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二百一十章 把你看到的說給他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二百一十章 把你看到的說給他聽字體大小: A+
     

    唐德宇看着唐玉石,掩下了眸中的算計,而是裝出一副深明大義的樣子衝上前去。

    他握着唐玉石的肩膀說道,“果然是我的好大哥!你放心,我一定會讓人安全地把梅碧蘭送出臨塘鎮,不過大哥,你還得留在這裏一段時間才行。”

    唐玉石看了唐德宇一眼,面無表情地說道,“多待一天少待一天,對我來說都不是什麼要緊的事情。”

    唐德宇聽得自家大哥這麼一說,心下暗喜。

    但是唐玉石不等他發表什麼感言,又接着說道,“但是!如果梅碧蘭有點什麼差池的話。你知道後果是什麼!”

    “是是是!大哥你儘管放心好了!”唐德宇連連點頭,“這麼說,咱們就算是達成協議了對不對?大哥?”

    唐玉石微微點了點頭。

    唐德宇一拍手,高興地說道,“好!那這樣的話,我這就去安排梅碧蘭的事情。大哥,還得麻煩你在這裏多忍耐幾天了。” шωш ⊕тTkan ⊕C〇

    說罷,唐德宇就一刻也不停留地離開了這個石洞。

    他一邊頭也不回地往前走去,一邊小聲嘀咕道,“果然是個被女人迷住了的蠢貨,哈哈哈!這下我看還有誰能跟我搶這家主之位。”

    看到這裏的時候,我就發現唐琅陰沉着臉,然後伸出手那麼一劃,眼前的畫面就變了。

    只見幾個鬼鬼祟祟的年輕人領着一個扎着大辮子的姑娘匆匆忙忙地在趕路。

    夜色很濃,此時的光線也很不好。

    那幾個人把姑娘送到路口的時候,正好就有一輛車子過來接應。

    看着姑娘上了馬車之後,其他人這才互相點點頭離開了。

    誰也沒有去多問一句,這是不是他們安排的車輛,也沒有人去查看一下那車子裏到底是誰。

    就這樣,扎着大辮子的梅碧蘭就這麼被帶走了。

    她遭遇了什麼,唐德宇不知道,唐玉石更不知道。

    此時的唐玉石,正聽着唐德宇興沖沖地告訴他梅碧蘭已經安全送離黎塘鎮了。

    他緊抿着嘴脣,一言不發地低着頭聽唐德宇在那裏天花亂墜,誰也不知道現在的他在想什麼。

    震盪唐德宇說的正起勁的時候,唐玉石忽然擡起頭來說道,“昨晚我夢見碧蘭了,她說,她現在很冷,她哭着讓我去救她!”

    這一句話,就像一盆冷水從唐德宇的頭頂上潑下來一樣,驚得他就像是卡殼了一樣,之前滔滔不絕的話一下子就斷掉了。

    此時的唐德宇臉白的跟紙一樣,他愣愣地看着唐玉石,“大哥,你說什麼?”

    如果說一個人做夢其實真沒什麼好奇怪的。

    但是唐德宇知道,他大哥專門跟他提這件事情,卻不僅僅是想要告訴他昨天晚上做了一個夢這麼簡單。

    唐玉石死死地看着唐德宇說道,“唐德宇你給我聽好了!如果碧蘭死了,你休想當上這家主之位!”

    唐德宇連忙擺擺手否認這件事情,“大哥你怎麼能這麼說呢,我們可是說好的,我把人送走,你答應幫我把這件事情認下來。現在我承諾的我可是已經做到了啊,大哥你不能因爲一個莫名其妙的夢就反悔!”

    唐玉石冷冷地看着唐德宇說道,“你最好祈禱碧蘭沒事,否則的話,哼!”

    再下來的鏡頭就到天台審問唐玉石的那一幕了。

    他原本是打算按照之前約定好的,把拿走天珠的事情認下來,可是不知道爲什麼,天珠竟然莫名其妙地出現在了當時的家主手裏。

    也就是說,這件事情根本就不是這麼一回事。

    原本唐德宇以爲這件事情是唐玉石搞的鬼,目的就是爲了不讓他當上家主,但實際上他自己也明白,唐玉石一直被關着,根本就沒機會這麼做。

    就在大家以爲唐玉石就這麼會被放走的時候,梅家送來了消息,那就是梅碧蘭竟然被發現關在了一個深井裏,而且救出來的時候已經不行了。

    唐玉石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大怒,當場質問起唐德宇來,兩個人的爭執被在場的所有人都聽了去,就連他們之間達成的協議,也被大家聽到了。

    虧得這次只是內部審理,所以在場的人除了梅家的一位使者之外,其他的都是唐家的高層人員。

    而唐玉石早就因爲梅碧蘭喪命的消息而失去了理智,他在天台上大打出手,就連當時的家主和幾位叔伯都不是他的對手。

    最後唐玉石重傷了唐德宇之後,拿着那顆天珠面無表情地說道,“就爲了這個破珠子,你是機關算盡,既想得到家住的位置,還想把我剷除。這些,我都無所謂,你想要,儘管拿去好了。可你爲什麼要害死碧蘭?”

    “唐德宇你給我聽好了,這顆珠子,你永遠也別想得到!我要用它給我的碧蘭陪葬!”

    說完,唐玉石也不理會那些被自己重傷的叔伯們,那這天珠就離開了天台。

    誰也沒有想到的是,當時傷的最輕的唐德宇,竟然做了一件讓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事情。那就是,他趁機把唐家的老家主,以及幾位叔伯全都殺害了,並且還把這件事情推到了唐玉石的頭上,還拿着家主的玉佩開始以家主自居,開始發號施令。

    在他的雷厲風行之下,別的人即使再有疑問,也不敢提出來。

    而這件事情就被唐德宇這樣壓下去了。

    從那以後,所有人聽到唐玉石這個名字的時候,幾乎都是恨的牙根癢癢的。

    所有人都覺得,這唐玉石就是一個忘恩負義的敗類,不僅搶走了家族的寶物,還要殺害家族的那麼多長輩,簡直就是喪盡天良。

    看到這裏,我簡直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內心的情緒纔好。

    這簡直就像是一部狗血劇一樣的劇情,真的讓人很難用言語來表達此刻的心情。

    我只能說,我的心中有無數頭神獸在狂奔,那場面已經不是洪荒之力能控制得了的了。

    唐麒慘白着臉,死死地盯着這定格的景象,久久不能言語。

    我看向唐琅,發現他的眼中真的是悲憤交加。

    我想,他大概都沒有想過事情的真~相竟會然是這樣的吧。

    只見他緊握着拳頭,那手指頭被他握得啪嗒啪嗒直響。那聲音簡直就像是敲打在人的心上一般。

    我很是擔憂地看着他,很想對他說說點什麼。但是我知道,此刻的唐琅,根本就不須要任何安慰的語言。

    此時此刻,誰也沒有說話,那場景裏面的聲音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唐琅做了什麼的緣故,也沒有再發出聲音了。

    死一般的寂靜!

    就在這個時候,我好像聽到了一絲聲響。

    正疑惑是不是自己出現幻覺的時候,我就感覺到自己被唐琅一把攬住腰然後往發出聲音的方向閃身而去。

    我不知道唐琅的速度到底有多快,我只知道周圍的景象就像是走馬觀花一般地在我的眼前略過。

    就在我一陣頭暈目眩之後,我們終於停下來了。

    不僅是我們,就連唐麒,也氣喘唏噓地跟上來了。

    “怎麼了哥?”唐麒喘着粗氣說道。

    說完了,我就看到唐麒一臉震驚地看着正前方。

    我順着他的視線看去,才發現唐老家主竟然就這麼突兀地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聽到唐麒的聲音之後,唐老家主也是一臉錯愕地轉過頭來問道,“唐麒你怎麼也在這裏?這是什麼地方?”

    話說完了之後,我就發現唐老家主的臉色忽然一變,似乎是因爲想到了某件事情而受到驚嚇一樣。

    唐琅的手依舊搭在我的腰上,聽得唐老家主的話之後,面無表情地看着他,“想知道這裏是哪裏是嗎?我告訴你好了,這裏是你的內心世界。”

    “我的內心世界?哈哈哈!你開什麼玩笑呢?你以爲這是在拍電影嗎?”唐老家主誇張地大笑了起來,一邊笑還一邊諷刺地說道。

    唐琅卻沒有在說什麼,只是這麼靜靜地看着他。

    唐老家主笑了一會兒之後,看着唐琅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又看了看唐麒,這才收起了笑容不確定地問道,“小麒,他這話是什麼意思?”

    唐麒搖了搖頭,“對不起爺爺,我也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唐老家主低頭看了一眼他手裏的那面鏡子,然後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忽然大驚失色地說道,“難道說,這鏡子就是?”

    “沒錯,這就是窺視鏡!窺探別人祕密的窺視鏡!”唐琅淡淡地說道,“你要是不相信的話,可以讓你這個孫子跟你說說,剛纔我們到底看到了怎樣一個精彩的故事。”

    “我不知道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唐老家主猛地擡起頭來說道,”什麼窺視鏡不窺視鏡!你少糊弄我了!誰不知道窺視鏡在很多年前就已經沒了消息了。你現在跟我說,這舊的不像樣的鏡子就是那什麼窺視鏡?笑話!”

    “是嗎?原來你也知道窺視鏡啊!那就好辦了,既然你知道這個的話,你應該也知道,窺視鏡的作用是什麼吧?”唐琅淡淡地說道。

    唐老家主把手裏的鏡子翻過來覆過去看了兩眼,狐疑地說道,“窺視鏡的作用,我當然知道,不就是把一個人的所思所想映照在鏡子裏頭嗎?這點你糊弄不了我!”

    “看來你真的知道這鏡子是用來幹什麼的。既然這樣的話,唐麒,”唐琅忽然轉過頭去對唐麒說道,

    “把你剛纔看到的說給他聽。”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