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二百零八章 懲罰之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二百零八章 懲罰之地字體大小: A+
     

    因爲唐琅的這句話,唐麒原本不打算說話的,這時候卻跑出來替我說話了。

    “哥,你別對她這麼嚴厲。剛纔的事情也怪我沒說清楚,所以小瑤纔不知道這其中的厲害!”唐麒越說聲音越小。

    最後在唐琅的注視下,唐麒怎麼也說不下去了。

    最後唐麒只得閉上了嘴,朝我比了一個愛莫能助的表情。

    而我也同樣用眼神告訴他,沒關係!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我們兩太旁若無人了,我感覺到周身的空氣又更冷了。

    尤其是看着唐琅這黑的能滴出墨汁一般的臉,我心想,這傢伙怎麼又生氣了啊?

    偷偷地瞄了唐琅一眼,發現他正面無表情地看着我,那架勢就像是等着我去主動認錯。

    我心想,這個時候不表態更待何時啊!

    我趕緊上前去,搖尾乞憐地說道,“我記住了,我保證,下一次絕對不胡思亂想了。您大人有大量,別生氣了唄?”

    唐琅就這麼一言不發地看着我,直把我看得心裏發毛。

    “嘿嘿,您老人家別生氣了唄。要不,咱們先緩緩?你之前不是說嗎,有什麼等辦完正事了再說唄?怎麼樣?”

    我眨巴眨巴眼睛,可憐兮兮地看着唐琅,就剩沒有在屁~股上按個尾巴搖尾乞憐了。

    可唐琅竟然還是不爲所動的樣子!

    我憂愁地看着他,心想,這傢伙到底是因爲什麼纔會生這麼大的氣啊!

    早知道會這樣,我剛纔跟他擡什麼槓啊,簡直就是吃多了撐的我!

    我深深地嘆了口氣,原本的恐懼現在已經全部都被衝散了,我腦子裏心裏現在就只剩下該怎麼才能讓這鬼大人不生氣!

    我實在是沒轍了,雙手合十地比在胸~前,苦哈哈地對着唐琅說道,“大人啊!您老人家就別生氣了哇!小的快扛不住了!”

    這麼說着,我還虔誠地朝他拜了拜。

    這些,是我閉着眼睛做的,因爲我覺得自己這個樣子實在是太丟人了。

    只是,我怎麼好像聽到了一聲低低的笑聲呢?

    我偷偷地瞄了唐琅一眼,怎麼覺得,他好像是故意這樣做,好讓我沒那麼害怕呢?

    要真是這樣的話,我只能說,親愛的鬼大人啊,您老人家真是太傲嬌了哇!

    難道您老人家就不怕我怕腦子轉不過彎來嘛?

    唐琅涼涼地瞥了我一眼,風牛馬不相及地來了這麼一句,“我相信憑你這想象力,絕對能轉得過來的!”

    這這這,原來他竟然真的是這個意思啊!

    我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唐麒原本看着唐琅板着臉不說話的樣子,還以爲他是不是在生氣自己多嘴了,結果聽得唐琅這麼一句不相干的話,一下子就懵住了。

    “哥,你說什麼啊?我怎麼一點都聽不懂啊?”

    唐琅看了我一眼,什麼也沒解釋,而是說道,“走吧。”

    “哦!”唐麒狐疑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我,最後只得老實地轉過頭去開路。

    我側頭看了唐琅一眼,結果迎來的是他對我挑了挑眉!

    我簡直不知道該怎麼說纔好了!

    一路往裏走去,我慢慢地看到了一扇鑲嵌在山中的門出現在了我的眼前。

    “這是什麼?”我指了指那道門,奇怪地問道。

    唐琅看了一眼這門,然後面無表情地說道,“這應該就是唐家的底牌了吧。”

    唐家的底牌?

    什麼樣的底牌,會放在這裏頭呢?

    我不禁有些好奇。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唐琅淡淡地說道。

    我總覺得,唐琅說這句話的時候,包含着濃濃的諷刺意味。

    我看着唐麒,發現他臉色也不太好看,不過接收到我的目光時,唐麒還是點了點頭表示認同唐琅的話。

    好吧,既來之則安之,現在我還是不要多問了,先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再說吧。

    真沒想到,就連這個大門,也布了一個陣法來的。

    只見唐麒示意我後退一些,然後掐着手印唸唸有詞,緊接着我就看見他快速地在大門的外圍擺弄了幾下那些石塊。再然後,我才聽到“咔噠”一聲。

    我以爲這是大門開了,走近一看,才發現根本就不是這麼一回事。

    “咦?這門怎麼還沒開?”我指了指這大門。

    唐麒笑了笑說道,“剛纔只是打開禁~忌而已,要打開這個大門,還得有鑰匙才行。”

    “鑰匙?”我喃喃道。

    這鑰匙得上哪兒找去啊?這荒天野地的。

    也不知道唐麒是不是事先就知道要來這裏,我竟然發現他笑眯眯地從自己的兜裏掏出來一把鑰匙,然後晃了晃說道,“別擔心,我早就把鑰匙拿上了。”

    我一點也不擔心好嗎?反正你們早就計劃好了,我只不過是一個打醬油的而已!

    我暗自腹誹道。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總覺得自己這麼想的時候,唐琅的目光好像又落在我的身上了。

    我皺了皺鼻子,趕緊收回心神不再胡思亂想了。

    這邊唐麒根本就沒有注意到我跟唐琅之間的隱晦互動,他一邊開鎖一邊說道,“其實這山門的鑰匙一共就只有兩把,一把在我爺爺那裏,一把在我手裏。說起來,這好像還是家主的象徵呢。據說只有家主纔有資格來這裏的。”

    我指了指我自己,說道,“那麼我是不是不能進去啊?”

    “白癡!”唐琅毫不留情地丟給了我兩個字。

    我冷不丁地又被唐琅損了一頓,整個人都不好了。

    我這不是聽了唐麒的話纔會這麼問的嗎,怎麼就白癡了啊?

    唐琅真討厭!

    我下了這麼一個結論!

    跟這個討厭的傢伙相比,顯然唐麒要可愛的多了,他耐心地向我解釋道,“不會的,因爲你們都是我帶進來的,所以不要緊的。”

    我點了點頭,“嗯嗯,明白了,那我們走吧。”

    說完,我看都不看唐琅,催促着唐麒趕緊邁步走進去。

    要不是感覺到周圍的空氣好像一下子冷了好幾度,我絕對懶得理會這個喜怒無常又小心眼兒還愛打擊我的可惡傢伙!

    可是現在,我不得不理他,“唐琅,咱們走吧?”

    我狗腿地說道,

    唐琅沒說話,傲嬌地點了點頭然後在我前頭進去了。

    我吐了舌~頭,決定不跟他一般見識。

    等我們全都進了門之後,我就看到出現在眼前的是一條隧道。

    因爲光線的問題,我判斷不出來這隧道到底有多長,不過看這樣子倒是還挺寬闊的。我覺得三個人並排着走都不擠。

    眼看着光線原來越暗,緊接着我還感覺到那扇大門好像自動關起來了。

    “吱呀吱呀”的聲音結束以後,我就聽見了“咔噠”一聲。

    大門緊緊地被關上了。

    而在大門關上的這一瞬間,眼前的光線全都沒了。

    黑乎乎的一片,簡直滲人。

    “啪!”唐麒不知道按了哪裏,然後我就看到隧道上方似乎拉了一長串小燈泡的樣子,每隔一兩米就能看到一個。

    雖然說光線不是很亮的樣子,不過也足夠讓我們看清腳底下的路了。

    七扭八拐地往裏走了有差不多十分鐘的時候,我就發現眼前的視線一下子變得豁然開朗了起來。

    目光所及的地方,就是一片非常寬闊的地方。最引人注目的,是中間往上看的時候,會發現這竟然能一眼看到外面的天空。

    除了這個之外,其他的地方簡直就像是一棟別院一樣,該有的東西一樣不差,小花園,還有一個往外吐的泉眼。更有甚者,這周圍還有好幾扇門。

    要不是知道我們是從外面進來的,我頂多就會認爲自己大概是進入了誰家了的那種感覺。

    我震驚不已地看着唐麒,“唐麒,你們家該不會是把這裏當成避暑山莊了吧?這地方夏天的時候絕對涼快。”

    唐家真不愧是大土豪啊,竟然在山體中央挖開一個洞建造成這麼一個富麗堂皇的住所。

    唐麒似乎也沒來過這裏,我跟她說話的時候,他才收回震驚的神情。

    聽完了我的話,唐麒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其實我也不太清楚,說起來,我還是第一次來這裏。”

    我這才明白過來爲什麼剛纔他會露出那樣的表情。

    我不禁感嘆道,“唐麒你們家真有錢啊,這大手筆,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唐麒撓了撓頭,說道,“聽你這麼說,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看着唐麒這樣子,忽然覺得他還挺可愛的。

    再怎麼樣,這也只是個十幾歲的大男孩兒而已啊。

    我們隨意聊了幾句,我才發現不對勁的地方。從進來這裏之後,唐琅竟然一句話都沒有說。

    我疑惑地看着唐琅,只見他沉着臉,正面無表情地打量着周圍的一切。

    現在的唐琅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瀕臨爆炸的火箭筒一樣,那隱藏在眉眼中的怒火,在告訴我他現在的心情很不好,一點也不好。

    我小心翼翼地拽了拽唐琅的衣袖,輕聲問道,“唐琅,你怎麼了?”

    這樣的唐琅也許在別人看起來很可怕,但是在我看來,我覺得很心疼。

    唐琅看着着周圍的一切,嘲諷地說道,“真沒想到,當年的懲罰之地竟然變成這麼奢靡的地方,簡直滑天下之大稽!”



    上一頁 ←    → 下一頁

    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
    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