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八十九章 這就是虛空畫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八十九章 這就是虛空畫符字體大小: A+
     

    我不用看都知道,這個說話的人就是唐老家主。

    我懶得理會這些人,使勁地拍打着閃閃發光的房門,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我竟然被這些金光彈出去好遠。

    還沒來得及作出反應的我,就這麼生生地跌坐在好幾米遠的地方。

    我爬起來,正想努力向前,可是我發現怎麼使勁都不管用了。

    此時,唐老家主的聲音再一次在我的身後響起,“張小瑤你還是別浪費力氣了。就憑你根本就不可能破開我這改良過的金剛符,哈哈哈哈!”

    金剛符?

    我認得金剛符,根本就不像現在這樣。

    從那些金光中摻雜着的黑煙就能看出來,這根本就不是金剛符該有的。

    難怪唐琅要說這些人的手段下三濫了。

    一個存活了幾個世紀之久的道士家族,一個德高望重的一家之主,竟然用這麼下三濫的招數,真的太下作了!

    我得問問他,到底想要幹什麼?

    “唐老家主,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大半夜的帶着那麼多人來圍着我的房子,難道這就是你們唐家人的待客之道?”我很不客氣地說道。

    都這個時候了,我真的沒辦法再像之前那樣平靜地跟他們周旋。

    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很是緊張地把目光轉向了唐琅這邊。

    原先我都沒有注意自己所在的這棟建築物的構造。但是現在,我發現這竟然是一棟獨立的小樓,除了周圍有一圈的圍牆圍住之外,整棟小樓就像是被孤立了一樣,就這麼孤零零地杵在中間。

    其實我想要說明的一點就是,這樣的建築物,一旦被包圍起來,真的是一點死角都沒有了。

    我暗道自己當初怎麼那麼粗心大意,竟然一點都沒有察覺到這一點呢?

    唐老爺子淡淡地掃了我一眼,似乎不屑跟我解釋一樣。

    站在他身旁的一個從沒見過的大鬍子,這時候卻跳出來叫囂道,“小丫頭可別給我們唐家抹黑,我們這麼做也是爲了你的安危着想,你可別不知好歹!”

    聽着這個大鬍子好不要臉的話,我幾乎想要仰天長笑,他們這麼興師動衆地擺出這麼一副陣勢,竟然是爲了我的安危着想?

    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你們別假惺惺了行嗎?你們到底想幹什麼,大家心知肚明,幹嘛還有給自己戴上這麼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呢?你們難道就不覺得,這樣太不要臉了嗎?”

    天色太暗,所以我看不到大鬍子的表情,但是我還是從他惱羞成怒的語氣中體會得到,這傢伙大概真的是被我戳中痛處了。

    “哼!我早就聽父親說過你這丫頭牙尖嘴利得很!果然沒錯,你這丫頭的嘴皮子的確很利索。但是我告訴你,今晚這事兒,就算你說破了天,也改變不了什麼!我們今天,就是專門爲了那個雜種來的!”大鬍子毫不掩飾地把他們的真實目的說了出來。

    別的我都不在乎,但是他們竟然敢說唐琅是雜種,我第一個就不同意!

    “哼!你們說誰是雜種?唐琅嗎?如果他是雜種的話,那你們全都是雜種!”我大聲地說道。

    “小丫頭你找死是不是?你罵誰是雜種呢?”大鬍子氣沖沖地說道。

    我卻毫無畏懼地對視上他的眼睛。

    虧得我沒有近視,能在這麼昏暗的光線中準確搜索到這傢伙的眼睛。

    其實也不難,因爲這傢伙正一臉怒意地瞪着我呢,想裝作看不見都不行。

    原本我以爲打嘴仗這種事情我最不擅長了,但是現在我發現,對付這種辣雞,我根本就不用顧及那麼多。

    “行了,別在這裏跟她浪費時間了。先把正事兒辦了!”唐老家主發話道。

    “是!父親!”大鬍子恭恭敬敬地對着唐老家主說道,然後忽然看向我。

    模糊間,我好像看到他的嘴角露出了詭異的笑容,“小丫頭,你就接着在這裏過嘴癮吧,再過一會兒,我看你還猖狂的起來不?”

    正當我奇怪他想幹嘛的時候,我就聽見他忽然擡起手來,然後一聲令下,“來人,給我封!”

    緊接着,我就看到這棟小樓的周圍都被黑衣大叔包圍了,最要命的是,他們每個人的手裏竟然都拿了一張符紙。

    聽到大鬍子的命令之後,那些人拿着符紙就打算要貼到這棟小樓。

    我有心想要阻止他們,可是我悲催地發現,別說是阻止這麼多人了,就連其中一個,我也打不過他們。

    不過當我衝過去的時候,我意外地發現,自己竟然衝破了原先擋着我的屏障。現在的我,能觸碰到房門了。

    我也不去試圖阻攔這些人了,與其這麼做,我還不如直接把門撞開帶着唐琅離開。

    這麼想着,我也的確這麼做了。

    我卯足了勁,用自己的身體猛地撞向房門。

    一下不行,我就再來一下!

    也不知道那些拿着符紙的人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利用餘光發現他們的動作十分僵硬,而且前進的步伐也很緩慢。

    我沒工夫去多想他們爲什麼會這樣,只是希望他們越慢越好,同時也在暗暗啊給自己打氣。

    連續用自己的身體砸了幾次門之後,我眼冒金星地看着那巍然不動的房門,心想,再來一次,說不定就能把它砸開了呢。

    這麼想着,我就慢慢地往後退了兩步。

    正準備衝上去的時候,我恍惚地似乎看到了房門似乎已經有些鬆動了。

    緊接着,我就看到一陣強烈的光芒從房間裏往外射了出來。

    那光線太過於強烈,讓我眼睛都睜不開了。

    我被迫閉上了眼睛,緊接着我好像聽到了一些奇怪的聲音。

    那聲音猶如刺眼的光芒一樣,同樣刺耳。

    沒等我緩過勁來,我就感覺到唐琅似乎向我走了過來。

    他一把攬起我,無奈的語氣中充滿了擔憂,“傻瓜!我不是說讓你好好照顧自己嗎?”

    我緩緩地睜開眼睛,然後就看到了唐琅好看的眉眼。

    “唐琅。”

    我喃喃道,生怕這只是自己的幻覺。

    唐琅笑着點了點頭,“嗯!我在!”

    這不是我的幻覺,唐琅真的就在我的身邊。

    我伸出手回抱唐琅,滿心歡喜。

    只是總有些人是見不得別人開心的。

    一道刺耳的聲音就這麼突兀地插了進來,“嘖嘖嘖,果然跟我預料的一樣,這丫頭真的跟一隻鬼混在一起呢。”

    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院子裏的唐老家主刻薄地說道。

    在唐老家主的身旁,依舊站着一臉大鬍子的傢伙,以及一些黑衣墨鏡的大叔。

    聽得唐老家主這麼一說,大鬍子更是接過話茬,毫不掩飾地諷刺道,“不會吧父親?竟然真的有人跟這隻雜種鬼混在一起?難道她不知道這隻鬼活着的時候就是個見不得光的雜種嗎?”

    大鬍子一口一個雜種,直聽得我火冒三丈!

    他以爲他是誰?

    我從唐琅的懷中退開,正想轉過身去反駁這對可惡的父子,還沒開口就被唐琅打住了。

    “小瑤,不用跟這些無恥之徒費什麼口舌了,他們不值得你浪費精力。這種人,本來就是意外存在的物種!”

    好吧,唐琅纔是最毒舌的那一位!

    果然那對父子聽到唐琅這麼一說,氣得臉都綠了,尤其是那大鬍子,現在距離的近了,我只要往他臉上一看,就能看到他的臉墨綠墨綠的,簡直太更讓人解氣了有木有?

    “哼!果然是物以類聚,連這張嘴都是一樣討人。”大鬍子,“我就把你們這一對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全都收了!你們到地底下去做夫妻吧!”

    說着,我就看見大鬍子不知道從哪裏掏出一把桃木劍,然後朝着我們比劃了一番之後,又神奇地掏出了一個酒葫蘆,然後猛地往嘴裏灌了一大口,緊接着就“噗”地一聲往我們這邊噴了過來。

    我知道他這是往桃木劍上噴黃酒,接下來應該就是掏出一張厲害的符紙往這邊扔過來了。

    這種套路,之前在靈異部的時候我就已經見識過了。

    以前看着山羊鬍他們使這些招數的時候,我還覺得他們挺死板的,總會讓人覺得這是半吊子的傢伙而已。

    但是現在,站在我眼前的這個大鬍子,他所使出來的一切動作就像行雲流水一般,一個動作接着一個動作,期間銜接順暢無比,根本就不是靈異部的那些人所能比的。

    我很快就意識到,這纔是道士家族的真正實力吧?

    緊接着,那噴出來的黃酒很快就化作星星點點地向我們直飛過來,就像是一顆顆閃耀着光芒的火球一般。

    跟我我想象中的一樣,大鬍子噴完了黃酒之後,立馬就從懷裏掏出一張符紙來。只是不一樣的是,那符紙根本就稱不上是符紙,因爲上面竟然什麼都沒有畫。

    可我知道,這根本就不是因爲他疏忽大意拿錯了紙。

    因爲,我看見他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並作一起,以手指做筆,先是用桃木劍劃破手指之後,再用自身的血在虛空的符紙上面寫寫畫畫。

    雖然我不知道他畫的到底是怎樣的一種符紙,但是我已經感覺到了周圍的空氣似乎已經變得扭曲了。

    這一定就是因爲他畫符所造成的。

    與此同時,我聽到了唐琅震驚地說道,

    “這竟然就是,虛空畫符?”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
    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