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八十三章 你是不是見過我弟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八十三章 你是不是見過我弟弟?字體大小: A+
     

    我錯愕地看着唐麒,又看了看手裏的黑傘,心想他是不是看出了什麼。

    我強裝鎮定地問道,“這把傘怎麼了?有什麼不對的嗎?”

    說着,我還把眼睛瞪的大大的。

    唐麒看了我一眼,然後說道,“也不是有什麼不對。就是覺得,你好像一直都拿着他不放,挺奇怪的。”

    我不知道唐麒這句話到底想表達什麼,原來他帶着我們來的時候,不就早知道唐琅在黑傘底下嗎?

    他現在專門拿這個出來說,到底是什麼意思?

    難道說,他想試探我?

    我不得而知。

    “這不就是普通的傘嗎?好像也沒什麼特別的吧?”我裝作隨意地說道。

    其實我想說太陽太大怕把自己曬黑,可是看着天色都快黑了,這麼說顯得有點欲蓋彌彰的味道。

    “傘本身倒是沒什麼,不過我好奇的是,你的態度。”唐麒意有所指地說道。

    我的心裏咯噔了一下,我不由自主地把目光鎖在唐麒的身上,我想知道他接下來要說什麼。

    唐麒回視了我一眼,然後“這把傘,會不會是我哥”

    他的前半句還沒什麼,後半句簡直讓我的心吊到了半空中。

    尤其是他這說一半留一半,更是讓人無所適從。

    我覺得全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

    “我說你能不能一口氣把話說完啊,你這說一半留一半的,是打算要把我憋死嗎?你不嫌累得慌嗎?”我故意擺出一副不爽的樣子,以掩飾我內心的不安。

    唐麒卻悶頭笑了笑,然後才說道,“你別生氣嘛,我就是想問問,這把傘是不是我哥給你的,所以你才這麼傘不離手,走到哪裏都拿着,是嗎?這把傘對你來說,應該意義非常吧?”

    我不敢相信地眨巴了一下眼睛,這個傢伙,是在替我打掩護嗎?

    他竟然一個字都沒提唐琅?

    正錯愕間,我就聽到身後傳來了唐老家主的聲音,“原來這把傘還有這麼一個故事啊?”

    我好像有些明白唐麒爲什麼忽然改變話題了。我很清楚他想問的根本就不是這個。

    只是同時,我暗暗心驚唐老家主竟然就站在我的身後,爲什麼我剛纔一點都沒察覺到?

    我滿頭黑線地想,這算得上什麼故事嗎?

    “哦?小瑤看起來好像被我嚇到了?”唐老家主笑眯眯地來到我們身旁,然後坐在了唐麒的身旁,正好直面我。

    我打着哈哈,“還好還好!”

    在這個時候,我唯有能不說盡量不說。

    因爲我現在已經知道了,這老頭兒難對付着呢,絕對沒有我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唐老家主也不知道忽然抽的什麼風,竟然問起我的感情生活來,“小瑤來,跟我說說,你跟那小子到底是怎麼回事?”

    那小子,指的該不會是唐琅吧?

    我看着唐老爺子,本想從他的眼神中看出點什麼,可是我悲催地發現,唐老爺子那波瀾不驚的眼神,根本就讓人看不出什麼來。

    而且不得不說,他雖然已經一大把年紀了,但是那雙眼睛完全不像是這個年紀該有的,一點也不渾濁,而且眼神透亮,讓人一眼望不到底,就如同他這個人一般。

    “其實,我們就是房東和房客的關係而已。”我擅做主張地隱瞞了自己跟唐琅的關係。

    我想,這個時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原來那小子是你的房東啊。不過看樣子,你這房東對你還挺好的嘛。你看,他送你傘,你替他討回公道。怎麼聽這都是情深意切的一對兒嘛。”

    “爺爺你怎麼可以亂說呢?”唐麒不樂意地說道。

    我心想,我還沒說什麼呢,你倒先不樂意上了。

    我低下頭說道,“老爺子過獎了。”

    唐老爺子也沒在意,就像聊家常一樣,示意我坐下之後,開始有一句沒一句地聊着。其中無非就是我在這裏住的怎麼樣啊?有沒有人打擾我啊之類的話。

    我還真有些接不上來,確切地說,我也不過是因爲他的一聲令下,然後被人架着丟進了一間房間裏。

    而從頭到尾,也不過大半天的功夫,哪裏就談得上住宿感受呢?更何況,我這餓了一路了,現在這老頭兒當着我的面把唐麒原本是拿給我吃的包裹拆開,是幾個意思?

    “爺爺,這是我給小瑤的。”

    唐老家主正準備把一隻烤翅塞進嘴裏的時候,唐麒冷不丁地來了這麼一句。

    緊接着,我就看到老爺子錯愕地張着嘴~巴,保持着要吃不吃的姿勢看着我們,過了一會才把烤翅放下,然後咳嗽了兩聲問道,“小瑤還沒吃飯?”

    我點點頭。

    老爺子氣得直接把烤翅往桌子上一扔,怒喝道,“我不是讓他們好好招待你嗎?這些人都幹什麼吃的?連這麼小的事情都辦不好?”

    我心想,誰知道你這句好好招待說的是真招待還是假招待啊?別說他們了,連我都蒙圈着呢。

    只是這個時候,我可不會火上添油。

    我只是笑了笑說道,“沒事,我就是睡過去了,他們大概是不想打擾我休息吧。”

    “嗯!”唐老家主點點頭,然後拿了另一隻烤翅遞到我面前,“來,先墊墊肚子。”

    “哎呀,我也好久沒吃烤翅了。算你小子有良心!”唐老家主一邊啃着烤翅,一邊感慨地說道。

    唐麒卻皺着眉頭,不贊同地看着唐老家主說道,“爺爺!醫生不是說不讓您吃油膩的東西嗎?你怎麼又吃這個?”

    看着這爺孫倆相親相愛的畫面,我只好默默地啃着手裏的烤翅。

    實在是餓得不行了啊。

    更何況,我還一邊吃一邊思考事情呢。

    吃東西是最好的掩護了。

    正吃着呢,這邊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結束了脣舌之戰,只聽見唐老家主關懷地問道,“小瑤啊,吃飽了沒有啊?”

    我趕緊三下兩下把肉啃掉,然後胡亂地擦了一下嘴,點點頭說道,“飽了。”

    然後,唐老家主就笑眯眯地看着我說道,“既然吃飽了,那咱們是不是該接着之前的話題好好聊聊了?”

    ……

    這畫風突變很容易讓人消化不~良的好嗎?

    我緊抿着嘴脣,就這麼一言不發地看着唐老家主。

    “怎麼?還沒考慮好嗎?”唐老爺子微眯着眼睛說道,“還是說,你真的跟唐麟那小子說的那樣,看上我們家唐麒了?”

    我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這怎麼可能?”

    緊接着,我就看到了唐麒的臉上又露出了莫名其妙的痛苦表情。

    可是,我並不覺得自己有說錯話啊!

    唐老爺子沒說什麼,沉思了一下,說道,“小丫頭,我老人家的耐心也是有限的,所以你最好儘快考慮清楚,明白了嗎?否則的話,我不介意用強勢手段。”

    我想到唐琅的話,便問道,“既然這樣的話,那你爲什麼不乾脆把我綁起來直接放血呢?你這樣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唐老爺子似乎有些意外我會說直白地把這個說出來,似笑非笑地說道,“原來你是這麼想的啊?”

    我可沒覺得我想什麼了,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嗎?

    唐老爺子斜倪了我一眼,說道,“你放心吧,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我不會採取這種過激的行爲。我要的,是你心甘情願地給我!”

    這麼充滿曖~昧的話,在我聽來,簡直就是一件驚悚的事情。而與此同時讓我感到奇怪的是,讓我心甘情願地把血給他,這其中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我百思不得而解。

    唐麒卻沒有像之前那樣,嚷嚷着我的血能救他爸爸之類的話了,除了一開始不讓唐老爺子吃烤翅之外,其他的時候,唐麒都在保持沉默。

    我沒再說什麼,低着頭盯着自己手裏的傘。

    唐老爺子也不在意,而是對唐麒說道,“小麒,你就好好招待小瑤吧,爺爺還有事情。等一會兒你記着讓人安排好小瑤的吃住。剩下的事情,我們改天再說。”

    唐麒恭恭敬敬地說道,“是爺爺!”

    唐老爺子點點頭,然後深深地看了我手中的傘一眼,緊接着就這麼施施然離開了。

    整個過程都詭異得莫名其妙。

    我真心覺得自己就好像待在一個神經病院裏似得。

    “唐麒,我有個問題一直想問問你。”我覺得自己真的憋不住了。

    唐麒點點頭,“嗯,你問吧。”

    “你們家裏人,都是這麼神經兮兮的嗎?”我一點也不客氣地說道。

    唐麒錯愕地看着我,過了好一會兒纔回過神來似得。

    我沒等他回答,又接着說道,“先說你爺爺吧,一會兒看起來和藹可親的樣子,一會兒又變得凶神惡煞的。就好比剛纔的,莫名其妙地出現又莫名其妙地消失。說的話也是莫名其妙的。”

    “就更別說你那個神經病似得弟弟,還有你那些奇葩親戚了。”我目光灼灼地看着唐麒說道,“唐麒你跟我說實話,你們家的基因都這樣的嗎?”

    我沒好意思直接問他們是不是有精神病,但是我覺得,自己這麼說其實也差不多了。

    我承認我這話真的挺不客氣的。

    果然唐麒的臉色有些難看,他猶豫了一下,說道,“其實我爺爺最近的精神狀態真的不太好。而且他的脾氣變化的也挺大的,別說是你,就連我們有時候都反應不過來。”

    我暗暗思考,這真的是藥物的作用嗎?似乎不完全是吧?

    不過,我還是點了點頭,這種問題再討論下去根本就沒什麼意義,而我的本意也不過是吐吐槽而已。

    唐麒也沒有接着往下說的意思,他看了看我,然後問道,“小瑤,你以前是不是見過我弟弟?”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
    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