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八十二章 這把傘到底怎麼回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八十二章 這把傘到底怎麼回事字體大小: A+
     

    我回頭一看,那提着一包東西過來的人,不是唐麒還有誰呢?

    唐麟根本就沒有理會那邊匆匆趕過來的人,而是低着頭看着我戲謔地說道,“真沒想到,你的魅力還挺大的,上次來了個救你的鬼,現在又來了個救你的小道士。嘖嘖嘖,張小瑤,你讓我該說點什麼好呢?”

    “你可以閉上嘴什麼都別說!”我沒好氣地說道,“放開我!”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唐麒來到的緣故,原本扣在我腕上的手竟然真的被我掙脫了。

    我一掙脫了禁錮,立即拔腿就往唐麒的方向跑去。

    唐麒大概是有些意外地看着我連逃跑都沒忘記拿着手裏的黑傘,愣了一下。

    緊接着,他就把手裏的包遞到我懷裏,一把將我護在了身後,“唐麟,你想對小瑤做什麼?爺爺不是說不準來打擾她嗎?”

    “嘖嘖,他既然說了不准我來打擾張小瑤,那你在這裏又是怎麼回事?難道就不是來打擾他嗎?”唐麟諷刺地看着唐麒。

    “你!”唐麒被他的話一堵,“不管怎麼說,你最好不要打什麼歪主意,否則,我一定會告訴爺爺的。”

    不得不說,大家族就是不一樣,連對話都跟電視裏演的一模一樣。

    看來,藝術源於生活這句話真的不是瞎說的。

    聽着這兄弟倆你來我往地互相指責對方,而重點全是我,這種感覺還真的不是太美~妙。

    只是更讓我不美~妙的是,那些從不遠處聚集過來的人,到底是誰?

    我可不想被人當猴來看啊。

    我拽了拽唐麒的衣袖,說道,“唐麒你們別吵了,來了好多人。”

    唐麒一頓,疑惑地往周圍看了看,頓時臉都黑了。

    而那邊的唐麟也學着唐麒的樣子四處張望了一下,等到看着聚攏過來的人們,他嘴角一歪,吊兒郎當地說道,“小爺不跟你玩兒了!”

    說着,竟然就真的這麼跑掉了!

    “切!真是個慫包!看着長輩來了就慫了!”我鄙視地說道。

    說完了,我還跟唐麒說,“咱們也走吧,唐麒!”

    雖然很鄙視唐麟跑掉了,但是這並不代表我得待在這裏啊。眼看着那些人就快要走到跟前了哇!

    只是我說完了之後,發現唐麒根本就沒有動彈

    我有些不解,悄悄了打量了一下唐麒,發現他此刻的臉色極其難看。

    “唐麒,怎麼了?”

    唐麒轉過頭來,面色難看地說道,“咱們現在可不能走。”

    我更加不解了,“爲什麼啊?”

    正說着,那邊就已經傳來了一道洪亮的聲音。

    果然是人未至聲先到啊,“我說唐麒,你們剛纔在幹什麼呢?剛跑掉的那小子,就是唐麟吧?哼哼!竟然連跟長輩們打聲招呼的功夫都沒有就開溜。老孃記住他了,一會兒,我非得去跟他爹媽理論理論不可!”

    一個胖胖的大媽一邊噼裏啪啦地說個不停,一邊往我們這邊走來。

    等來到我們跟前的時候,我估計她都已經說了足足有五分鐘之多了。

    這還不算,最厲害的是,從頭到尾都是這位大媽再說,而別說是我們了,就連隨後聚過來的人,都沒有插嘴的機會。

    等到胖大媽終於緩了口氣的時候,其他人紛紛七嘴八舌地圍着唐麒說個不停。

    我仔細分辨了一下,發現那些人說來說去的話無非就是想要唐麒幫忙說說情,讓唐老家主批准這項款子那項款子之類的。

    除了這個之外,就是找工作啊,處對象啊,反正五花八門的,就沒有他們說不到的。

    我頓時有些理解爲什麼唐麟一看到這些人就跑了。我默默滴看着被圍在中間的唐麒,尤其是看着他除了“嗯”,“好”,“我會說的”之外,根本就沒有別的話。

    我頓時爲他在心裏默默地點了一根蠟燭。

    節哀啊!馬蚤年!

    不知不覺間,我已經被排擠到最外圍了。

    我看了看周圍的情況,心想,要不要趁着這個時候逃掉呢?

    正想着,我就聽到了原先那位胖大媽竟然大喝一聲,“喲,這水靈靈的姑娘是誰啊?”

    緊接着,我就感覺到了無數道目光,刷刷刷地全都射到了我的身上!

    我暗暗哀嚎一聲,只是放棄了趁機逃跑的念頭。

    唐麒趁機來到我的身邊,然後對着列位長輩說道,“姑媽姨娘們,這是我朋友張小瑤。”

    那些人一聽,趕緊圍過來,七嘴八舌地對我輪番轟炸了起來。

    “小姑娘今年多大啦?”

    “有男朋友了沒有啊?”

    “在哪裏工作啊?”

    “家裏有幾口人啊?”

    ……

    我的腦子嗡嗡嗡直響,唯一的念頭就是,唐琅快來救救我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感應到我的想法了,我竟然真的感覺到了黑傘似乎在動。

    我定睛一看,發現根本就不是唐琅感應到了我的想法,而是有人想要把我的傘拿走。

    我頓時用力把傘往回一抽,沒好氣地說道,“你幹什麼?”

    那個試圖抽走我黑傘的大媽,有些訕訕地看着我,緊接着立馬就換了一副嘴臉,指着我的鼻子罵道,“我說你這死丫頭是怎麼回事啊?不就是一把破傘嘛?給我看一下怎麼了?會掉肉還是會死人啊?”

    噼裏啪啦就是好一頓臭罵,直接就把我罵蒙圈了。

    明明,我才僅僅說了一句話而已好嗎?

    其他人也紛紛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我手裏的黑傘上,“嘖嘖,大妹這毛病又開始了。”

    “可不是嘛!也不知道她這毛病是怎麼回事,怎麼一看見傘就管不住手了呢?”

    “我聽說啊,這是一種心理疾病,叫做什麼?哦對了,電視上說了,這叫做戀物癖!”

    那大媽被其他人說的沒臉,氣勢洶洶地說道,“你們胡說八道什麼?我纔沒毛病!”

    說着說着,不知道怎麼地這些人就吵起來了。

    那些人的注意力瞬間就從我的傘變成了那位想要拿走我傘的大媽身上。

    唯一把注意力停留在我黑傘上的人,只有唐麒。

    只見他若有所思地盯着我手裏的這把傘,一直保持着這個姿勢好久。

    我不知道他這是什麼意思,正想開口說話呢,就被他冷不丁地一把抓住手腕,然後另一隻手拿過我懷裏的包裹,然後二話不說拉着我拔腿就跑。

    “快走!”

    我自然快步跟上他的節奏。

    只是我不忘回頭看一眼,發現那些七大姑八大姨們,似乎已經扭打成一團了。

    等我們走出了好遠,才停下了腳步。

    我指了指剛纔那羣奇葩所在的位置,好奇地問道,“唐麒,那些是?”

    唐麒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那些是我們家的親戚,最近都住在我們家裏。”

    說着說着,我就發現唐麒的申請越來越彆扭,似乎爲剛纔的事情感到很尷尬一樣。

    我不在意地擺擺手說道,“安啦安啦,我懂得。誰家還沒有幾個討人厭的親戚啊!”

    唐麒心有慼慼然地點點頭,緊接着卻又擡起頭手說道,“你就沒有這種親戚。”

    說完,唐麒用一種非常羨慕的口吻說道,“小瑤你知道嗎?有時候我真的挺羨慕你的,無牽無掛,自己一個人想做什麼只要自己做主就好了。不像我們,簡直就像是被困在牢籠裏的鳥一樣。”

    說完,唐麒還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我有些錯愕地看着唐麒,心中的震驚不亞於剛剛見識到那羣奇葩的程度。

    竟然還有人羨慕我沒有家人沒有親戚?

    這還真新鮮!

    我挨着亭子裏的石柱子,向唐麒表達了心中的謝意,“謝謝你哈,我還頭一回被人羨慕呢。以前只有我羨慕別人的份兒,原來自己也有被羨慕的時候,真是太讓人意外了。”

    唐麒笑了笑,說道,“我是真的羨慕你。”

    生怕我不相信一樣,唐麒就把那羣親戚的事情告訴了我。

    原來那些親戚們都是奔着唐家老宅的名氣來的。

    據唐麒說,這些親戚好幾個月之前就來這裏了。只是讓人鬱悶的是,這些親戚輩分有的比他爺爺都還大,所以更加肆無忌憚地每回只要逮着唐家的人,那就是一頓沒完沒了。

    現在整個唐家上下都唯恐避之不及。

    這也就罷了,你要是跟唐麟剛纔那樣直接拔腿就跑,那就大發了,她們直接追到人家爹媽那裏去告狀,而且一告就是好幾天,直把人攪得雞飛狗跳不可。

    “所以你剛纔寧願站在那等着他們來?”我這才明白過來爲什麼唐麒明明看到唐麟跑了,自己卻沒跟着跑。

    要說兩人一起跑的話,火力分散也不會像以前火力集中來的難受吧。

    唐麒有些爲難地說道,“我之前跟你說過的吧,我爸爸自從上次回來之後,就出車禍了,現在成了植物人,天天躺在牀上。家裏就只有我媽一個人照顧他。本來我媽就很辛苦了,要是這些親戚們再上門打擾,我擔心我媽吃不消。”

    我瞭然地點點頭,明白唐麒這麼做的原因。

    不得不說,不管從哪一方面說,唐麒真的可以稱得上是一名有孝心的孩子。

    只是,我看了看自己,再看看唐麒,很想問問他,季然唐老家主都下令要把我關起來了,那我們這麼貿貿然地跑出來,真的不要緊嗎?

    沒等我把話問出來呢,我就聽見唐麒指着我的傘問道,“小瑤,你能不能告訴我,這把傘到底是怎麼回事?”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