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八十章 你以前對我做過這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八十章 你以前對我做過這個?字體大小: A+
     

    在夢中,我看到他好好的站在我的面前,別提有多高興了。就連他說我是白癡,我也可以不跟他計較。

    “小瑤,以後別再幹這種蠢事了!”唐琅嘆了口氣,說道。

    在我疑惑的目光中,唐琅無奈地搖了搖頭,然後說道,“那老頭根本沒有你想象中那麼蠢,他這麼做,無非就是降低你的防備罷了。”

    “你真以爲,他那麼容易就被你糊弄過去了嗎?傻瓜!”

    我楞楞地看着唐琅,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你真以爲光憑你剛纔那幾句話,就能真的激怒那老傢伙?要真是這樣,他也不可能當得了這麼多年的家主了。”

    唐琅毫不客氣地說道。

    可是我卻無從反駁,因爲我悲催的發現,他好像真的全說對了。

    “那,他爲什麼要故意這麼做?”我滿肚子的疑惑。

    “爲什麼?當然是想找到我了!”唐琅冷冷地說道。

    我一下子就想到了那唐老家主我之前意有所指的話,尤其是他盯着我手機那把黑傘的時候,他該不會早就發現了吧?

    我原先還以爲那唐老家主也不過如此,甚至還沾沾自喜地認爲他竟然那麼輕易的就被我糊弄過去了。

    現在我才知道,我實在太天真了。

    人家之所以會這樣,不過是因爲我這種小角色,根本就不值得他們大費周章。

    現在,他們不就輕易地把我關起來了嗎?

    我甚至覺得,沒準那老頭早就知道唐琅在我身邊了,只不過沒有確切的位置而已。

    一想到這個,我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們,該不會已經發現唐琅了吧?

    “唐琅,怎麼辦?他們會不會已經發現你了?”

    唐琅笑了笑,說道,“還不太笨,終於想到這一層了!”

    我哪裏還有心情跟他在這裏開玩笑啊!

    我一把拽着他的手,急切地說道,“唐琅,我是不是幹了蠢事了?”

    想到自己有可能把唐琅暴露出來,我的心情真的很低落。

    忽然覺得自己真的很沒用啊。

    每次都說不完拖累他,可是每一次都是我在拖累他。

    我真的覺得自己怎麼就那麼廢物呢?一點忙都幫不上。

    唐琅揉了揉我的頭髮,說道“沒有,你做的很好。要不是你,我剛纔說不定真的就衝出來了。”

    我擡起頭看着他,悶悶地說,“可是要不是我的話,你又怎麼會生氣呢?”

    我都能想得到那會兒唐琅爲什麼會這麼生氣,不就是因爲唐老家主對我說的那些話嗎?

    “對不起!我總是拖你的後腿!”我悶悶地說道。

    “傻瓜!你怎麼會拖我的後腿呢?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唐琅安慰道。

    可是這句話卻讓我更加難過了。

    我不由得想到了唐老家主的話,他說,唐琅是因爲我纔會死掉的。也就是說,如果我們沒有相遇,那唐琅會不會還好好地活着呢?

    “唐琅,是我害得你變成了這樣子的,對嗎?”我擡起頭來看着唐琅。

    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羞愧過,看着他慘白的臉,那是因爲我,纔會失去了血色的。

    再看看唐琅,原本鮮活的生命,也是因爲我的緣故,現在卻變成了一隻鬼。

    想到這裏,我怎麼也沒辦法直視唐琅了。

    我真的沒臉啊。

    此時此刻的我,終於體會到那句“傾盡黃河之水也難洗心中羞愧”是什麼樣的一種感覺了。

    我甚至有種錯覺,我其實就是一個殺人犯吧?

    正愧疚間,我就聽見了唐琅冷冷的聲音在我頭頂想起。

    “張小瑤!你給我聽好了!”

    那冷冰冰的語氣,讓我不由得擡起頭來看着他。

    唐琅是生氣了吧?

    也對,換做任何一個人面對害死自己的兇手,都不會心平氣和的起來!

    我甚至覺得唐琅這樣都已經算平靜的了,要換做我遇到這樣的事情,我絕對會抓狂的。

    唐琅雙手抱着我的腦袋,強迫我跟他對視,“聽好了!我會死,不是你的責任!”

    “可是,那唐老家主也說了,你就是因爲我纔會死的啊!”我急切地說道。

    唐琅定定地看着我,“那你告訴我,你是信我還是信那老頭?”

    唐琅故意偷換概念!

    我有心想要告訴他這不是一回事,可唐琅卻固執地非要我給他個答案!

    “我信你!”我不得不妥協。

    唐琅滿意地點點頭,“那就行了,這件事情以後都不準再提了!”

    “可是”我話沒說完就被打斷了。

    “嗯?”唐琅帶着怒意瞪着我。

    我只得把話嚥了回去。

    四目相對之間,我們誰也沒有再說話。

    過了一會兒,唐琅忽然抱住我,然後在我耳邊嘆了口氣說道,“真累啊!”

    我一聽,立即想要檢查一下唐琅是不是出什麼事了,卻被他死死地按在懷裏動彈不得。

    “別動!讓我抱一會兒!”唐琅的語氣中帶着濃濃的撒嬌味道,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唐琅故意這麼做的。既然沒辦法離開他的懷抱,我順勢伸出手回抱了唐琅!

    我貪婪地依偎在唐琅懷裏,細細地感受他的存在。

    如果說這真的只是一場夢的話,那就讓我貪心一點吧。

    夢?

    我忽然覺得自己從剛纔開始就忽略了一個最重要的問題。

    我們剛纔的對話,其實只是我的一個夢吧?

    可爲什麼我卻有一種異常真實的感覺呢?

    那就是說,這其實不是在做夢?

    我頓時慌了!

    現在那唐老家主正想方設法要找到唐琅呢,而我卻還在這裏拿一些無關緊要的破事浪費唐琅的時間。

    想到我竟然說了那麼長時間的廢話,我再也頂不住了。

    我猛地掙開唐琅的懷抱,然後焦急地看着他。

    “怎麼了?”唐琅有些疑惑地看着我。

    “你快走吧,萬一被他們發現了,那就慘了!”

    話音一落,我就不由分說地推了推唐琅,然後就聽見了他低低的笑聲。

    “說你傻,你還真挺傻的!你忘了我現在是在你夢裏嗎?他們上哪裏來抓我?”

    我呆呆地看着唐琅,覺得自己的腦子完全不夠用了。

    這裏,竟然真的是我的夢境?

    我使勁的捏了捏自己的臉,發現忽然一點都不疼。

    也就是說,唐琅現在真的在我的夢境中。

    我的心就像過山車一樣,一上一下的。

    也虧得我的心臟承受能力比較強,沒有被自己折騰的暈過去。

    只是,我還有疑惑。

    如果是在我夢裏的話,那爲什麼我能跟唐琅進行交流呢?難道他不是我夢裏出現的角色嗎?

    唐琅就像是看出了我的想法一樣,搖頭笑了笑,說道,“小傻瓜!在你夢裏是真的,我也是真的。”

    我呆呆地看着他,幾乎以爲自己的腦子又要當機了。

    唐琅也沒有給我賣關子,耐心地解釋道,“這不過是一種入夢術而已。一般的鬼都會,沒什麼大不了的。”

    爲了證明他說的是真的,唐琅還告訴我有些人會莫名其妙夢見鬼,那就有可能是被鬼用入夢術侵入他的夢境裏面了。

    我瞭然地點點頭,總算是放下心來。

    要真是這樣的話,唐琅應該就不會太費力。

    這個念頭剛起,我不由得看向了唐琅。

    他剛纔說的那些,其實只是爲了讓我安心的吧?

    “唐琅,你跟我說實話,這入夢術真的不會對你怎麼樣嗎?”我定定地看着他。

    我忘不了他被那麼多符紙擊中的一幕,也忘不了,他受了那麼重的傷,以至於只能躲在黑傘裏。

    唐琅笑了笑,“放心吧,我不會拿自己開玩笑!”

    “這入夢術對鬼來說只能算是一種小技能而已。既消耗不了多少靈力,也不會對自己有多大的影響。”唐琅看着我說道

    聽的唐琅這麼一說,我才放下心來。

    心想,唐琅真聰明啊。這樣的話,就算那唐老家主再怎麼想得到唐琅的消息,他也絕對想不到,唐琅此刻正在我夢裏呢。

    我仰望着唐琅,輕聲問道,“唐琅,你說,那唐老家主爲什麼要對你趕盡殺絕呢?”

    說完,我才察覺到自己這話說的太直白了。

    果然唐琅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他看着前方,沉聲說道,“他可不僅僅是想對我趕盡殺絕!”

    “你是說?”

    唐琅看着我,說道,“我懷疑他最終的目的還是你。”

    “現在我還不知道他要你的血到底是用來幹什麼,但是小瑤,你千萬要小心。”唐琅擔憂地看着我。

    我拍了拍胸口,大聲低保證道,“你放心吧,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

    唐琅點點頭,“嗯。不過你也不用太緊張,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

    我不放心地說道,“可是,你的傷真的沒事嗎?要不要我放點血給你?”

    唐琅卻不贊同地說道,“你忘了我剛纔的話嗎?那傢伙現在就想得到你的血,你這麼做,不就是要把他引過來嗎?”

    “在夢裏也不行嗎?”

    “傻瓜!在夢裏當然不行了。不過你也不用太擔心,讓我再抱抱就行了。”

    說着,唐琅就張開雙臂,把我結結實實地抱在懷裏。

    聽着唐琅滿足地發出一聲嘆息,我忽的腦子裏竟然莫名其妙地想到了一些畫面。

    看着這似曾相識的場景,我有些不太確定地問道,“唐琅,以前你是不是也對我做過這個?”

    唐琅看着我,然後故意裝作不明白的樣子,“做過什麼?”

    我氣呼呼地看着他明知故問的樣子,“承認吧,你以前就闖進過我的夢裏,對不對?”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
    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