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七十九章 被關起來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七十九章 被關起來了字體大小: A+
     

    緊接着我就看到了之前那種保鏢裝扮的大叔,以一種異常飛快的速度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我還沒弄明白他們要幹什麼的時候,就看到這些人一步一步地向我走來。

    “家主,這丫頭要怎麼處理?”其中一個黑衣大叔恭敬地問道。

    唐老家主隨意地看了我一眼,然後就像處理垃圾一樣說道,“先別急,我還有點事情要問這個丫頭。要是一會兒她不說實話,你們再動手。”

    “是!”黑衣大叔應了一聲,然後往後退了幾步。

    我不知道唐老家主這個架勢是什麼意思,但是很顯然,他似乎準備對我動粗。

    “丫頭,我現在問你,唐琅那小子到底在哪裏?又或者說,他的鬼魂到底在哪裏?”唐老爺子看着我說道,“我那二兒子回來跟我說,唐琅已經死了。但是卻沒有人能夠說清楚他是怎麼死的,也沒人知道他什麼時候死的。”

    “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雖然讓人拿走了他的貼身之物,但是我竟然感受不到任何關於那小子的氣息。所以我有理由相信,那小子根本就是藏起來了!”唐老家主這麼說道。

    說完了,他看向我,“現在,你該告訴我,他在哪裏了!”

    我說唐老家主爲什麼沒有懷疑我的黑傘呢,原來他竟然感應不到唐琅的氣息。

    可是他剛纔說什麼?他讓人拿走了唐琅的貼身之物?

    我腦子裏頓時想起來上一次,唐家那羣奇葩親戚曾經就擅自闖進過唐琅的房間裏,尤其是那個眼睛嬸,就曾經從唐琅的房間裏出來。

    聽唐麒說,那眼睛嬸是他的小姑姑,也就是說,是唐老家主讓她去唐琅的房間裏亂拿東西的是嗎?

    “竟然是你指使那個眼睛嬸亂跑進人家房間裏的!”我氣沖沖起說道。

    “是我,那又怎麼樣?”唐老家主竟然就這麼承認了。

    “你不覺得這麼做挺下作的嗎?實在是跟你的身份挺不配的!”一想到這個傢伙竟然指使別人隨便闖進唐琅的房間裏,我的心情很難平靜得下來。

    我很瞭解唐琅到底有多厭惡別人進他的房間,而這個人,簡直就是在挑釁唐琅一樣,簡直不能原諒。

    “哼!一個沒教養的丫頭,竟然也敢在我面前對我指手畫腳?你父母沒教過你,怎麼跟老人家說話嗎?”說着,唐老家主就像是恍然大悟一樣,上下掃了我一眼說道,“哦,我差點忘了,你就是個孤兒而已,所以你是沒有教養的!”

    我簡直不敢相信一個道士家族的家主,竟然會跟潑婦一樣地說出這麼尖酸刻薄的話來。

    但是不得不承認,他的話的的確確刺痛了我的心。

    我一直覺得自己是一個孤兒這件事情並不是什麼不能說的祕密,但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有人會這麼直白地拿這件事情來刺激我。

    他是在提醒我,我是一個生下來就被拋棄的孩紙嗎?

    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我的悲傷,我手心裏的傘似乎動了動!

    “怎麼?被我說到痛處了嗎?”唐老家主就像是看戲一樣地欣賞我臉上的表情。

    我怎麼可能會讓這個傢伙看我的笑話呢。我抿了抿嘴,然後說道,“你到底想幹什麼?”

    唐老爺子嘴角歪了歪,說道,“幹什麼?當然是要把當年沒做完的事情完成它!”

    “什麼沒做完的事情?”我下意識地覺得唐老家主絕對不是在說什麼好的事情。

    果然,他冷笑兩聲,然後不就用着一種像在談論天氣怎麼樣的口吻,說,“當然是,斬草除根!”

    “你,你想對唐琅做什麼?”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

    唐老家主看着我的眼睛,慢悠悠地說道,“你肯定想不到吧,當年就是我的一時心軟,纔會讓這個小雜種有機會活在這個世界上!就算他現在已經變成了鬼,我也得親手收拾了他!”

    我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了。

    他竟然就這麼毫不掩飾地把自己的真實目的暴露在我的面前,又或者說,他故意這麼說的,說給我聽,亦或是?

    我不敢往下想了!

    唐老爺子看了我一會兒,忽然失去了耐心一般,“把她給我關起來!”

    “你要把我關起來?”我再一次震驚了,這是一個一家之主能幹出來的事情嗎?

    “哼!我就不信,那臭小子不出來!”

    唐老家主戲謔地看着我說道,“我忽然有了更好的想法,你說,如果那臭小子知道我把你關起來了,他會不會不顧一切地來救你呢?”

    說到這裏,唐老家主忽然擡起頭來,嘆了一口氣說道,“啊!我好像對着小子越來越好奇了。真期待他早點來,所以,你會配合我的對不對?”

    “嘖嘖嘖,這麼個花一般的年紀,真是可惜了!”

    說完,唐老家主擡起手來就那麼輕飄飄地揮了揮手指頭,緊接着,就有人飛快地朝我的方向走來。

    再緊接着,我就感覺到手中的黑傘竟然劇烈地晃動了起來。

    我緊緊地握住黑傘,大喊一聲,“不要!”

    這一句話,是喊給唐琅聽得!既然唐老家主到現在都沒有察覺到他的存在,那我也不能讓他在這個時候暴露出來。

    畢竟我們的最終目的,就是搞清楚當年的事情,讓唐家人,還唐琅爺爺一個交代!

    “小丫頭終於知道怕了啊?”唐老家主涼涼地說道,“要是剛纔你就這麼說的話,說不定我還能心軟一點!可惜晚了!你現在說什麼都沒用了!因爲我現在忽然沒興趣聽了。”

    我沒有理會唐老家主,也沒有理會那些向我靠近的黑衣大叔們,我只是低着頭,用力地握緊手中的黑傘。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過於用力了,我竟然忍不住微微顫~抖了起來。

    “竟然害怕的發抖了嗎?”唐老家主狀似無意地盯着我的雙手,“我還以爲你真的是個膽大包天的小丫頭,原來不過是個紙老虎而以!”

    說完,唐老家主盯着我手裏的黑傘,奇怪地說道,“其實一開始我就很好奇,你爲什麼一直拿着一把黑傘。你該不會藏了一隻鬼在裏頭吧?”

    不得不說,唐老爺子的話真的是一針見血啊!

    我僵了一下,然後強迫自己鎮靜下來。

    “看你這樣,該不會真被我說中了吧?”唐老家主似乎有些意外地看着我,“嘖嘖嘖,真是讓人大開眼界啊,竟然還有人這麼明目張膽地帶着一隻鬼跑到道士家族裏頭。我是該說你蠢得可以,還是該誇你蠢得可以呢?”

    真沒想到,這老頭子說話還挺時髦的,連流行語都懂得用呢。

    但是他的話也提醒我了。

    沒錯,這裏是道士家族,不知道多少會法術的道士守在這裏呢,尤其是我眼前的這一個,說不定還是道法最高深的大boss,我絕對不能讓他察覺到唐琅的存在。

    可是直接否認他的話顯然是不行的。

    電視裏不都這麼演的嗎?越是否認,對方就越覺得在隱瞞什麼。

    而我,既沒有否認,也沒有做別的,只是學着以前的樣子,像看一個白癡一樣地看着唐老爺子。

    雖然這麼做看起來挺不尊敬老人的,但是我是在顧不上這麼許多了。

    “老爺子,你不會是在搞笑吧?你覺得這傘裏有鬼啊?還是說其實是你心裏有鬼?”我一語雙關地說道。

    緊接着我單手緊緊地抓着黑傘,卻裝作很不在乎的樣子遞出去,“既然你這麼擔心的話,這黑傘你就拿過去檢查一下吧。省得提心吊膽的睡不好覺,到時候怪罪到我頭上,我可擔當不起!”

    唐老爺子大概是沒有想到我竟然會這麼做,驚訝之餘似乎也鬆了一口氣的樣子,只是下一瞬,他卻看着我冷哼道,“哼!你也就剩一張嘴了!”

    說完,他就朝那些黑衣大叔們擺擺手說道,“把她帶到祠堂旁邊那間房子去。”

    “是!”那些黑衣大叔恭恭敬敬地應了一聲,然後就有兩個大叔走過來架起我就往一個方向奔去。

    而我的全部注意力,都還在自己手中的這把黑色傘上。

    能夠暫時打消了老爺子的疑慮,我總算是鬆了一口氣,但是不知道爲什麼,我忽然感覺到手裏的傘隱隱有種要跳出來的感覺。

    我只好把傘收回來,雙手緊緊地把它按在胸口,低頭,不語!

    一直到被扔進一間房間裏之後,我纔回過神來。

    我警惕地查看了四周,發現沒有人把守,也沒有攝像頭之類的,可是我還是不放心,只得把傘抱在懷中,然後用自己才聽得見的聲音說道,“唐琅,你不能衝動。你千萬不能衝動!聽見了嗎?”

    唐琅沒有回答我,但是黑傘似乎已經沒有象剛纔那麼距離地晃動了。

    我抱着黑傘,接着語無倫次地說了好說話。

    其中無非就是安慰他不要輕舉妄動之類的話,,還說了很多今天發生的事情,其實我知道唐琅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裏了。但我還是想說出來。

    到最後,我也不知道說了些什麼,因爲我說着說着竟然睡着了。

    只是我又做了一個夢。

    我夢見唐琅很溫柔地抱着我,可是嘴裏卻很不客氣地說我是白癡。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
    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