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不好意思,我不同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不好意思,我不同意字體大小: A+
     

    我大驚失色地看着唐老家主,“爲什麼會這樣?”

    如果說唐琅真的是因爲我而死的,那麼,誰來告訴我這是爲什麼?

    “爲什麼?現在,你終於想知道爲什麼了嗎?我還以爲你一直都會這麼淡定呢,原來不是啊?小丫頭!”唐老家主逮着機會就對我一陣冷嘲熱諷!

    我知道他這是不滿剛纔我對他的態度太過於冷淡,現在找這機會了正報復我呢。

    我妥協地說道,“不好意思,我爲自己剛纔的傲慢道歉。現在呢,請告訴我吧。”

    唐老爺子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

    只是像是故意拖延時間一樣,唐老爺子竟然閉目養神起來了。

    那優哉遊哉的樣子,真讓人氣得牙根癢癢的。

    我知道他就是故意這麼做的,故意拖延時間來折磨我!

    可是除了忍耐,我別無他法。

    不得不說唐老爺子抓住我的弱點了。換作別的東西,我根本就不在乎,可是關乎唐琅,我卻沒辦法做到完全不在意。

    我攥緊拳頭,就這麼不停地告誡自己一定要忍耐,一定要忍耐。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長時間,就在我幾乎要以爲等不到唐老家主說話的時候,他終於有了動作。

    只見他緩緩睜開眼睛,隨意地掃了我一眼之後,然後說道,“還不錯!比我們唐家那幾個臭小子定力好很多!”

    說這話的時候,唐老家主還掃了唐麒一眼,只把他看的低下了頭。

    “爺爺,有什麼事情,你就快說吧。這麼吊着別人的胃口,真的挺幼稚的!”唐麒小聲地說道。

    說的老爺子神色一僵,沒好氣地說道,“你小子!怎麼說話呢?誰幼稚了?”

    說着,唐老爺子狐疑地看了我一眼說道,“你小子這話,該不會是想替她說話吧?”

    唐麒沒有看我,只是看着唐老家主說道,“爺爺您說到哪兒去了。我這不是爲了替您着想嗎?好歹您老人家也是我們唐家的一代家主,要是傳出去您跟一個小姑娘置氣,多不好聽啊!是不是?”

    唐老家主半信半疑地看着唐麒,然後又看了看我,這才點點頭說道,“臭小子!行了,我知道了!”

    說完,老爺子沒再繼續賣關子,而是說道,“在這之前,我得先說一件事情,關於當年我大哥的事情。”

    唐老爺子說起這個事兒的時候,神色暗淡,顯然這並不是一段美好的回憶。

    “當年我的大哥,也遇到了這樣的一個人。也正是因爲這個人,讓他一~夜之間忽然變成了一隻鬼。……”

    唐老爺子慢慢地向我們說起了當年的這件事情。

    在他的敘述中,他的大哥唐玉石當年之所以被逐出家主,是因爲唐家有一條族規,那就是,但凡莫名橫死之人,都必須要離開唐家,否則將會給唐家招來災禍!

    也不知道爲什麼,唐家幾乎每一代都會出現這麼一個人,這就像是一個詛咒一樣,在唐家世世代代中流傳下去,永不休止。

    而唐老爺子經過了大半輩子的研究,終於找到了解決的方法,那就是找到這個純陰之人,只有從根源上解決掉這個問題,唐家人的詛咒纔會停止。

    而這個根源,指的就是我!

    我面無表情地聽完了整個故事之後,對於唐老家主的這個請求沒做任何迴應!

    雖然唐老家主說話的時候,一臉的悲慼,而這個故事聽起來似乎也沒什麼毛病,可是我知道。整個故事漏洞百出。

    事情根本就不是這樣的!

    如果真如他說,唐玉石當年被逐出家族的時候已經死了,那爲什麼又到黎城去結婚生子,還生活了那麼多年呢?

    老魏不也說過嗎,當年還是唐玉石救濟的他才讓他活了下來的!

    更何況,唐琅也不止一次地跟我說過,當年他父母去世的時候,是他爺爺把他帶大的。

    而且似乎他爺爺是在他十歲的時候才過世的。

    這一切的一切,都在說明一件事情,那就是,唐老爺子他在撒謊!

    其實只要仔細想想,我都能理解唐老爺子爲什麼要撒這個謊。他這麼說,無非就是說給我聽得,又或者說,他是想通過我轉述給唐琅聽得。

    或許,他覺得,我看起來比較好騙?

    “現在,你知道我們爲什麼要把你請到唐家來了嗎?”唐老爺子說到最後的時候,語氣誠懇,情真意切。

    “小瑤,我知道讓你爲難,但是請你幫幫我們老唐家吧。我們也不需要你做什麼,只要你一點點血就夠了。我跟你保證,我們唐家一定會給你一份豐厚的報酬最爲感謝的!”

    我的血?

    如果在這之前沒有發生這麼多的事情,我真的還察覺不到自己的血竟然是這麼的特殊,說不定他們早上幾個月找到我,我沒準就聽信了這一切而乖乖地放上半碗血給他們。

    但是現在,別說是半碗血,我一滴都不會給他們!

    “不好意思,我答應過別人,不會輕易讓自己受傷,也不會讓自己流血!”我疏離地說道。

    我起來我也並沒有欺騙他們,唐琅的確這麼跟我說過的,而我也真的答應了他。

    更何況,現在不僅鬼對我的血感興趣,就連活人對我的血也感興趣,我不得不謹慎起來了。

    “小瑤你!”唐老家主詫異地看着我。

    他大概沒有想到,自己費盡口舌地講了這麼多,我竟然還是這麼油鹽不進。

    唐麒看着我這樣,竟然也跟着來勸我,“小瑤,我知道這件事情對你來說有些爲難。但是你能不能看在我的份上,幫幫我們?”

    我有些好笑地看着唐麒,說實話,這件事情對我來說,還真不是什麼爲難不爲難的問題,而是,他憑什麼認爲,在現在這個時候他還可以這麼要求我?

    難道他一點都沒聽出來,這個故事根本就是他爺爺編出來的嗎?

    難道黎城的唐家,唐琅都是虛擬的?

    唐麒看着我一臉的諷刺,臉上有些不自在,可他依然咬咬牙接着說道,“你不知道,我爸爸現在因爲這件事情,忽然變成了植物人,我們都看過了,他是因爲魂魄離體了纔會變成這樣的。爺爺說了,只要用你的血,一定就可以把我爸爸的魂魄找回來的!”

    我面無表情地看着唐麒,“你怎麼知道,我的血一定就能把你爸爸的魂魄找回來呢?”

    唐麒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因爲你是純陰之體啊!”

    我愣愣地看着他,過了好一會兒才找回了自己的聲音,“你說我是純陰之體?嘖嘖,聽起來好像很牛掰的樣子啊。”

    唐麒忙不迭地點點頭,看着我似乎不相信的樣子,唐麒還說到,“你等一下,我讓爺爺跟你說。”

    說着唐麒就像是爲了讓我相信這件事情,轉而向唐老家主說道,“對不對爺爺?小瑤她就是純陰之體,剛纔你不也跟我說,她能救回我爸爸嗎?”

    我注意到,唐老爺子在聽到唐麒這話的時候,眉頭皺了皺,而且他似乎並不像讓唐麒說出這些話來似得。

    “唐麒,你給我住嘴!”唐老爺子大聲呵斥道。

    只可惜,唐麒已經失去理智了,他說完之後,又看着我說道,“小瑤,我求求你了,救救我爸爸行嗎?你就當做是不小心磕了一跤,然後不小心流掉了一點血。好不好?”

    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內心洶涌的噁心感,我以爲只有唐麟那種人纔會說出這麼無恥的話來,卻沒想到自己再一次看走眼了,原來有些東西真的會遺傳的,老的不要臉,小的根本就不可能要臉!

    就當做是摔了一跤磕出點血來,這麼荒謬的話,唐麒是怎麼想出來的?

    我冷冷地看着這一切,甚至莫名其妙地產生一種唐麒是故意這麼做的錯覺來。

    可是當我回過神來看向唐麒的時候,我瞬間就否定了自己的猜測。

    這怎麼可能呢?這個傢伙根本就是露出了本性,這纔是他的真面目吧!

    不得不說,我真的被噁心到了。尤其是看到這爺孫倆的嘴臉時,我真恨不得把昨天晚上吃的東西都吐出來。

    唐老爺子大概是沒有想到唐麒會在這個時候壞他的事,重重地在桌子上一拍,然後怒斥道,“你要是再胡說八道,就給我滾出去!”

    被唐老家主這麼一下子,唐麒這才安分了不少,只是他依然用祈求地眼神在看着我。

    我決定無視他!

    唐老家主看起來被唐麒氣得不輕,指着唐麒的鼻子罵道,“老子把你帶過來,是想讓你幫忙勸服她,不是讓你來搗亂的!”

    唐麒忽然反應過來的樣子,十分後悔地說道,“對不起,爺爺,對不起!”

    “哼!給我滾一邊站着去!”唐老爺子冷哼一聲,然後轉過身來面目慈祥地看着我。

    “這麼說,除了我之外,沒人能救得了你爸爸,還有你們唐家?”

    那聲音,有着連我自己都察覺不到的悲涼和諷刺。

    唐麒似乎什麼都沒聽出來,目光灼灼地看着我說道,“你,你同意了?”

    而唐老爺子也正一臉激動的看着我。

    從他們的眼神中,我覺得自己在他們面前,就像是貪財的人忽然看到一座無人的金山一樣,那目光炙熱而貪婪,就差沒有當場把我生吞活剝了。

    我淡淡地收回目光,漫不經心地說道,“不好意思,我不同意!”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
    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