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七十五章 誰說跟她無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七十五章 誰說跟她無關字體大小: A+
     

    唐麒錯愕地看着那個被簇擁着出現在我們身後的老人,說道,“爺爺,你爲什麼?”

    那神色有着不敢相信,還有這一絲痛苦的神色。

    當我看到這一切的時候,我忽然明白過來了。原來這一切,真的是一場陰謀。

    他們早就佈下了陷阱等我們往下跳。

    只是看起來,唐麒似乎也被他們利用了。

    我忽然有些替這個大男孩兒感到難過。

    曾經我最羨慕的就是有很多親人的家庭,總覺得人越多越幸福。

    可是現在,我不認爲自己這麼想是對的。

    孤單,也許也並不完全是一件可悲的事情。最起碼,我不會被自己最親最愛的人算計。

    唐麒十分艱難地看着我,緩緩地說道,“對不起,小瑤!”

    我知道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這一句對不起,是爲了他家人對我們的算計而說。

    可是一句對不起,又能改變得了什麼呢?

    我看着唐麒,什麼話也沒說,此時此刻,也輪不到我說什麼。

    我只是很遺憾地覺得,自己怎麼就沒能快點離開這裏呢。說不定……

    看着那邊的一羣人,我知道自己再想什麼都沒有用了。

    現在的我,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不知道爲什麼,在這樣的情形下,我的內心竟然升騰出一個奇怪的想法:如果我死在這裏的話,是不是就有可能跟唐琅永遠在一起了呢?

    那老人只是隨意地掃了我一眼,然後看着唐麒說道,“這太極陣現在已經變動了,小麒,你還是聽爺爺的話,過來吧。不然的話,憑你的力量,你也出不去。”

    說完,老人看着我,然後說道,“小姑娘應該不介意在我唐家住一段日子吧。”

    那意思是要把我關起來嗎?

    我搖了搖頭,直視老人的眼睛,“不好意思,我不太習慣住在別人家。”

    “哦?小姑娘這意思是非走不可了?”老人面無表情地說道。

    可是話裏濃濃的威脅,我還是感覺到了。

    同時感覺到的,還有我手裏的黑傘。

    我竟然感覺到了黑傘在輕輕晃動。

    我頓時一陣狂喜!

    唐琅!是唐琅!他沒事了是不是?

    “小瑤你放心,我一定會送你出去的!”唐麒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同時也像警鐘異樣敲醒了我!

    是的,現在還不是高興的時候,我不能讓他們察覺到一星半點,絕對不能!

    想到這裏,我壓下了心中的狂喜,至於他們說什麼,似乎已經不那麼重要了。

    唐麒看了我一眼,沒有等到我的回答,轉而看向了老人。

    然後我就聽見他執拗地說道,“爺爺,能不能把她先送出去?只要你把她送出去,不管你想要孫兒幹什麼,孫兒都答應你!”

    老人大概是沒有想到唐麒竟然會反抗他的意思,一張臉一下子沉了下來,冷冷地說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我看着那個盛怒的老人,心想,原來這就是唐家的家主啊。

    雖然看起來的確挺有氣勢的,但是我作爲一個專業的護士,我還是能從他的臉上判斷得出,這位老人真的是一臉病態的感覺,這是掩飾不了的。

    我有些想不通,明明生病了爲什麼不去好好養病,非得在這裏強橫地要把我留下來,這位家主的心裏到底在想些什麼啊?

    唐麒毫不畏懼地看着老人,“爺爺,您明明說是讓我把她請回家做客的。可是現在你們根本就不是這麼回事!”

    老人看了我一眼,然後說道,“誰說我們不是請他們來做客?但是客人還沒到,你卻想把人送走,這是什麼道理?”

    我有注意到,唐麒說的是“她”,而老人說的,卻是,“他們”,也就是說,他其實早就清楚唐琅也來了是嗎?

    我下意識地握緊了黑傘,同時拼命地不讓自己表現出一絲異樣來。

    唐麒倔強地擡起頭來跟老人對視,“爺爺您真的不知道爲什麼嗎?如果真的只是想請她回來做客,爲什麼要在這裏下陷阱?”

    老人神色有些不自在,故意看向另一邊說道,“爺爺不過是爲了以防萬一!”

    我聽着老人這睜着眼說瞎話的樣子,真不知道該說他什麼好了。

    原先還覺得這老人一身道骨仙風的樣子,還是挺讓人敬佩的,可是現在,我卻發現我錯的離譜!

    這壓根就是一個道貌岸然的傢伙!

    就在這個時候,不知道從哪裏又冒出來一個人,他嬉皮笑臉地跟老人說道,“爺爺,您跟他說這麼多廢話做什麼?直接關到祠堂裏好好反省幾天,看他還敢不敢跟您頂嘴!簡直就是膽大包天!”

    說着,這個吊兒郎當的傢伙轉過頭來往我們這邊掃了一眼。當他看到我的時候眼睛一亮,激動地說道,“喲嚯!竟然是你啊!”

    我冷冷地看着這個吊兒郎當的傢伙,腦子裏不由自主地就想到自己曾經被這個傢伙半夜闖到屋子裏拔頭髮不說,還對我用什麼引魂咒,想想就覺得已有口惡氣堵在胸口。

    唐麒看到唐麟的到來,似乎也有些意外,此時他正抿着嘴,一言不發地看了唐麟一眼,最後還是把目光看向了老人。

    唐麟挑釁地看了唐麒一眼,發現他連反駁都不敢,更是得意洋洋的樣子。

    看着他總是把目光往我這邊看過來,我心裏咯噔了一下,一股不安慢慢從心底升騰起來。

    這個傢伙一向不按套路出牌,這回兒他該不會又想對我做什麼吧?

    唐麒察覺到了我的緊張,輕聲對我說道,“小瑤你別擔心,我不會讓你有事的!”

    我點點頭,並沒有因爲唐麒的這句話而降低對唐麟的防備。

    果不其然,唐麟笑嘻嘻地看了我一眼,然後低頭跟身旁的老人說道,“爺爺,我忽然覺得自己好像該結婚了,要不,你把唐麒身邊那姑娘給我吧,正好我娶了她。省得你們天天說什麼唐家沒後,您覺得怎麼樣啊?”

    我聽得唐麟這種毫無廉恥的話,氣得渾身發抖。

    真沒想到這個傢伙竟然還說出這麼不要臉的話來!

    他以爲他是誰?他說什麼就是什麼嗎?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不禁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發抖,我還感覺到黑傘也在劇烈地發抖,就像是怒極了一樣。

    我一下子就被嚇得忘記生氣了,悄悄地按了按黑傘。

    我知道唐琅肯定就在傘裏面,可是他剛剛纔受了傷,現在對面還來了這麼多人我更不能讓這些人察覺到唐琅的存在才行。

    我很慶幸唐琅對這把黑傘做了手腳,那會兒我還好奇唐琅爲什麼要大費周折地在傘裏面塗塗畫畫的,我記得唐琅那時候還神祕兮兮地跟我說,以防萬一。

    原來他說的以防萬一,就是現在這種情況嗎?

    唐麒聽到唐麟這不知廉恥的話,一把將我拽到他的身後,沉聲說道,“唐麟,你在胡說八道什麼?”

    唐麟毫不在乎唐麒的怒氣一樣,他張揚地大笑着,然後說道,“我說唐麒,你小子是不是太貪心了點?家主之位你搶走了,怎麼我好不容易看上個姑娘,你也要跟我搶嗎?是不是所有的東西,你都要全都搶到手才滿意?”

    我看到唐麒的身體一僵,急劇地喘着粗氣。

    我想,唐麒大概是被這種不要臉的話給氣壞了吧。

    我不知道唐麒有沒有把唐琅之前的話放在心上,但是看到唐麟這個傢伙現在肆無忌憚的樣子,我再一次想到了之前那些噁心的經歷。

    可是很顯然,論嘴皮子,唐麒是比不過那個傢伙的。

    想到這裏,我悄悄地拽了拽唐麒的衣袖,說道,“唐麒,你別跟他吵!”

    唐麒似乎是沒有想到我竟然會在這個時候跟他說這樣的話,眼中閃爍的異樣的光芒,點了點頭。

    而之前滿是怒意的臉,現在竟然已經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淡然。

    沒等唐麒說什麼,老人卻搶着說道,“唐麟,你胡說八道什麼?家主之位是我們大家經過商議之後一起決定的,怎麼能怪到唐麒頭上呢?你自己不爭氣,怎麼能怪罪到別人頭上?”

    “爺爺!你到這個時候還偏心這傢伙是不是?你瞧瞧他現在這樣,公然反抗家主,這是未來家主該有的做法嗎?”唐麟指着唐麒,大聲反駁道。

    老人卻看也不看唐麒,而是沉着臉說道,“這些事情我們自有判斷,現在,你給我回你的房間去!這裏沒你的事兒!”

    “爺爺你!”唐麟的樣子看起來似乎氣得不輕。

    我看到他惡狠狠地瞪了唐麒一眼,然後目光轉向我的時候,似乎還露出了詭異的笑容,他的嘴角一張一合的,我雖然沒聽到他說什麼,但是還是能從他的脣形判斷出來那句話的意思。

    他說:小~妞!你給我等着!

    看着他毒蛇一般的眼神,我還是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緊接着,唐麟氣沖沖地走掉了。

    老人也不在意唐麟的離去,而是看着唐麒,說道,“小麒!你還不過來?”

    唐麒身形頓了頓,緊接着把手往後一攬,說道,“爺爺,我必須送她出去!這件事情,跟她無關!”

    “你懂個屁!”老人忽然暴怒地吼了一聲!

    這氣吞山河的一嗓子,把我們都給震到了。

    老人忽然指着我說道,“誰告訴你,這件事情跟她無關?嗯?”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
    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