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五十八章 窺視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五十八章 窺視鏡字體大小: A+
     

    我以爲老太太這句話只是隨口說說而已,可是她接下來的話,卻讓我不得不重視了起來。

    因爲她說,“就算你不知道,難道你身邊的這位也不知道嗎?”

    我口瞪目呆地看着老太太,卻發現她已經不再看向我,而是慢悠悠地把原先用來包着鏡子的布一層一層地包了起來。

    她說的,該不會就是唐琅吧?

    此時,唐琅閃身出現在了我的身邊,我認認真真地盯着老太太的臉,生怕自己錯過她的每一個表情。可是讓我失望的是,老太太根本就沒什麼變化,那樣子看起來,就像是沒有注意到唐琅的存在一樣。

    可是這也說不過去啊,老太太明確指出我身邊的朋友,可是現在她竟然看不到唐琅的存在。那要真是這樣的,老太太剛纔指的又是什麼?

    我百思不得其解。

    唐琅卻已經沒有了顧及,他就這麼坐在我的身旁,盯着老太太手裏的東西。

    過了好一會兒,我才聽見唐琅輕聲說道,“窺視鏡?”

    唐琅喃喃着。

    我原以爲唐琅說不定會知道這是什麼呢,可是我卻看到唐琅皺着眉頭想了半天,卻還是朝我搖了搖頭。

    顯然連無比強大的唐琅都不知道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看來這什麼窺視鏡也真夠罕見的。

    看來,想要知道這窺視鏡的祕密,只能從這位老太太的身上找了。

    我看了唐琅一眼,然後抿抿嘴脣,問道,“那個,婆婆啊。你剛纔說,這鏡子叫窺視鏡。這是爲什麼啊?”

    老太太停下手中的動作,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說道,“哦?你想知道?”

    我想都沒想就點了點頭。

    就算我不想知道,可是唐琅看起來對這個東西很感興趣的樣子,我想幫他。

    老太太有些嘲諷地看着我,就像是在諷刺我剛纔的做法是在裝模作樣給她看的。

    我無意去辯解什麼,現在我唯一想知道的就是,這窺視鏡到底是什麼。

    老太太擺了一會兒譜,然後便用手指敲了敲裹着好幾層布的鏡子,說道,“這東西可是我們家祖傳的東西,你覺得,我會在這光天化日底下大肆宣揚自家的寶貝嗎?”

    老太太湊過來,神祕兮兮地說道,“小姑娘,你該不會是想讓我們家的東西被別人惦記上了吧?”

    我連忙擺擺手說道,“沒有沒有,我絕對沒有這個意思。”

    開什麼玩笑,我怎麼可能會這麼做。

    沒好氣地看了老太太一眼,我想,這老太太該不會是給人扣罪名扣習慣了啊,隨口就給我扣了這麼大一頂帽子。要知道這罪名可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更何況,她既然明知道自己這東西容易招人惦記,那爲什麼還要大張旗鼓地拿出來啊!

    真是的!

    老太太完全不在意自己剛纔說了什麼似的,又接着說道,“你要真想知道,帶上你那位朋友,到時候來找我吧。”

    老太太頓了頓,說道,“不過,要儘快喲。”

    說完,老太太就把鏡子塞進了行李箱中,然後參扶着老爺子慢慢地跟着人羣下車了。那麻利的樣子,完全看不出來已經是頭髮花白的老太太了。

    我看着老太太話沒說完就走,趕緊大聲地喊道,“婆婆等一下。”

    可是很快我就發現自己已經沒辦法在人羣中找到那兩人的身影了。

    “小姑娘還不趕緊下去啊,一會兒乘務人員就要過來趕人了哦。”好心的路人經過我身邊的時候提心到。

    我這才注意到,原來車子已經到站了。

    看着人頭攢涌的樣子,我頓時沒了主意。

    老太太竟然丟下這麼一句沒頭沒腦的話然後就消失不見了。

    她說讓我帶着朋友去找她,可是我連去哪兒找他們都不知道,更何況我還不知道她口中的朋友指的是誰啊。

    這時候,唐琅的聲音又傳到了我的耳朵裏,“小瑤,那桌子上有東西。”

    我定睛看去,果然有一張像卡片一樣的東西。

    我拿起卡片,正想看清楚上面寫的什麼,然後就聽到列車員在催促着下車了。

    我只好把卡片撞進了兜裏,然後背起包包,提着大黑傘下了車。

    下車之後,我又像之前那樣把大黑傘打開了,然後身旁就多了連個身影。

    確切地說,應該是我的兩邊肩膀分別多了一顆腦袋。

    我漫不經心地一邊走着,一邊掏出那張卡片翻看了一下,這才發現上面竟然寫了一行十分娟秀的字,很顯然,那是一個地址。

    我想,這大概就是老太太故意留給我的吧。

    她故意在最後給我留下這個一張卡片,是斷定了我們一定會去找她的是嗎?

    想到老太太臨走前的那個似乎並沒有裝多少東西的行李箱,我有充足的理由懷疑,她之前不小心掉到地上的鏡子,沒準就是她故意這麼做的,爲的就是引我上鉤吧。

    一想到自己竟然被一個老太太算計了,我的心情就像是被什麼東西給堵住了一樣,憋得慌。

    唐琅盯着我手裏的卡片半天,說道,“這地址,應該就是那老太婆故意留給你的吧?”

    我把目光轉回到卡片上,點了點頭。

    不得不說,這字寫得真好啊,雋秀的楷體小字,看起來就讓人神清氣爽的。

    現在已經很難見到能手寫的這麼好看的字了。

    白露好奇地湊過來問道,“什麼地址呀?你們說的老太婆是誰?”

    等看到了卡片上的字之後,白露誇張地讚歎道,“哇!這一手字是誰寫的呀!寫的太漂亮了!”

    說着,白露還改變了從我肩膀拉長了脖子往前看的姿勢,轉過來走到我的面前,十分好奇地盯着我手裏的卡片瞧

    看着白露的樣子,我忽然有了一種很奇怪的念頭。

    下意識地,我就跟唐琅對視了一眼。

    而與此同時,唐琅也正往我瞧過來,那眼裏的意思,頓時讓我明白過來了。

    我想,我們兩個大概是想到一塊兒去了。

    雖然不明白具體的原因是什麼,但是我覺得,老太太說的“朋友”,很有可能指的就是白露。

    而唐琅似乎也是這麼想的。

    我看着唐琅,沒忍住把心中的疑惑問了出來,“唐琅,這是爲什麼啊?”

    唐琅沉思了一下,說道,“或許,是因爲之前白露往他們跟前湊過,所以被某種東西感應到了?”

    我想了想,覺得這個可能性是最合理的。

    這世界上千奇百怪的東西實在太多了,誰也說不準那老太太身上是不是也有這玩意兒。

    只不過沒感覺出唐琅來,這點倒是讓我挺意外的。

    白鷺依舊一頭霧水的樣子看着我們,“大人,姐姐,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啊?”

    我趕緊擺擺手,“沒什麼沒什麼。”

    “姐姐騙人!我不理你們了!”白露嘟着嘴說道。

    說完了白露很不高興地回到了我的身旁,腦袋搭在我肩膀上,一直保持着嘟嘴的樣子。

    看着她這孩子氣的模樣,我忍不住覺得一陣好笑。

    唐琅看了白露一眼,也就任由她去了。

    看着唐琅一直沒展開的眉頭,我想,他肯定還在思考那老太太的事情吧。

    果然,我正這麼想着,就聽到唐琅說道,“我總覺得,那窺視鏡不太對勁。”

    白露頓時好奇地問道,“窺視鏡?那是什麼東西?”

    果然是個沉不住氣的小丫頭啊,還收不理我們呢,結果才忍了沒多久,就被我們之間的談話給吸引的破功了。

    沒人取笑白露的孩子氣。

    因爲我也覺得唐琅說的是對的。

    那老太太故意用窺視鏡來算計我,而且還不惜暴露窺視鏡的祕密,我想,這其中肯定有古怪。

    低頭再次看了一眼那串地址,我想,或許我們應該去一趟那老太太的家才行。

    “找個時間,我們去看看怎麼回事吧。”唐琅說道。

    我點了點頭。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白露生怕我們丟下她一樣,忙不迭地說道。

    我點點頭笑道,“放心吧,一定不會忘了你的。”

    白露這才滿意地點點頭,然後接着讓我充當代步工具了。

    只是想到我們來這裏的目的,我有些拿不準到底要不要節外生枝。

    唐琅卻不在意地說道,“這麼多年都過來了,遲一天早一天沒什麼區別。更何況,我現在對這東西的興趣更大。我有種感覺,這什麼窺視鏡說不定還能幫上我的忙。所以,咱們先去看看這老太婆到底什麼情況。”

    正主都發話了,我自然不反對。

    “那他們呢?就這麼待着沒事?”我指了指包包。

    唐琅不在意地說道,“不要緊的,他們待在裏面反而更好。”

    好吧,那我更加沒問題了。

    很快,我們就把第二天的日程確定下來了。

    唐琅的決定是,先讓我休息一個晚上,然後再去找那個老太太瞭解窺視鏡的事情。

    對於這一點我是沒有異議的。

    我們很快就找好了房間,然後住了下來。躺在旅館的大牀上,我身體上的疲憊一下子就得到了緩解。

    白露從窗外看去,然後大聲歡呼“天總算黑了”云云,然後還說終於可以不用待在大黑傘下了。

    說完,白露就想聊天詢問是不是可以出去玩,唐琅點了點頭,叮囑了一番便放白露出籠了。

    唐琅示意我先休息,他還有事情要做。

    我應了一聲,然後沒多久就睡着了。

    我以爲自己一定會一覺睡到大天亮,只是沒有想到的是,半夜的時候,意外竟然發生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
    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