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我都看到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我都看到了字體大小: A+
     

    我楞了一下神,完全沒有想到唐琅這麼做竟然是吃醋了。

    想到唐琅竟然吃醋了,我忍不住就嘿嘿笑了起來,這還不算,我竟然傻兮兮地還小聲問道,“唐琅,你這是吃醋的節奏嗎?”

    可我等了半天,卻還是沒有等到某個傲嬌的傢伙的回答,甚至連小跟班白露也沒了聲音。

    我頓時就慌神了,這兩個傢伙該不會是出什麼事兒了吧?明明剛纔都還在我身邊的,怎麼忽然間就一點動靜都沒有了呢?

    我下意識地就想要把傘收起來,手上的動作還沒開始的時候,我就聽見唐琅低聲說道,“別收傘!”

    而白露的呻~吟也同時響起來了,“小瑤姐姐,嘻嘻。剛剛大人把我的嘴~巴捂住了,沒讓我說話。我跟你說哦,大人絕對臉紅了,嘻嘻嘻嘻。”

    聽着唐琅低聲訓斥白露,而白露卻絲毫不害怕的反駁。

    我懸着的心這才慢慢地安定了下來。

    哎,真是被這個傢伙給打敗了啊!

    不過既然某人那麼不願意說這個,那我以後不提就是了。更何況,我真的有些受不了他們會忽然消失不見,這樣真的會讓我很恐懼的。

    我撫~摸着身前的小包包,忽然就想到了之前老魏的話,便輕聲問道,“唐琅,爲什麼老魏的魂魄只有一半啊?”

    白露這下也不跟唐琅接着鬧了,而是好奇地問道,“對呀,這真是好奇怪啊!而且老魏要是不說的話,我根本就沒看出來這只是他一半的魂魄哦。”

    我點點頭,白露說的沒錯,我也沒看出來老魏竟然是隻有一半魂魄的存在。

    可是轉念一想,我似乎還是能跟他平時的細節中找出點不一樣的地方來。

    比如,每一次出門都必須要一個依附體,就連上一次去靈異部的時候,我就發現了,老魏那一次就是鑽進菸斗裏的,一直到了醫院門口的時候,他才從菸斗裏鑽出來。

    只不過從頭到尾那菸斗都在我的包包裏沒動,所以我一時間忽略了而已。現在想起來,真是覺得不太對勁呢。

    顧不上自己到底是不是馬後炮了,我問道,“對了,唐琅,是不是隻有一半魂魄的鬼,出門的時候都得有個什麼東西裝着才行?”

    緊接着我就聽見唐琅說道,“沒錯!因爲他們本身就不是完整的魂魄,而白天的時候,陽光這種至純至陽的東西對他的傷害就更大了。就算是晚上,月光同樣也對他有不小的影響。”

    這就好理解了,難怪老魏只有進了屋纔會鑽出來呢。

    “那大人,老魏的魂魄爲什麼只有一半呀?到底是誰把他的魂魄給分開了?該不會就是他自己乾的吧?”白露好奇地說道。

    不得不說,這小丫頭的腦洞永遠都是這麼大,她到底是從什麼地方得出這是老魏自己乾的結論呢?

    唐琅似乎也被白露這驚人的結論給愣住了,他硬是過了好一會兒才恢復了平靜,“咳咳,這個,應該不是老魏自己乾的。他還沒這麼蠢!”

    緊接着,唐琅給好奇寶寶白露解釋了魂魄被分開之後的巨大後遺症以及各種危險等等,白露這才把自己之前的那個推斷給否決了,“哦!原來是這樣!那我相信這不是老魏自己乾的了。”

    我滿頭黑線地聽着白露這天真無暇的論調,心想,這真是個單純的孩紙啊!

    本以爲這件事情就算是告一段落了,可是我們可愛無比的小露美眉,竟然又爆出了第二個驚天動地的問題,那就是,“大人大人,老魏到底是得罪了誰啊?爲什麼會被人整的這麼慘?”

    我有心想要阻止這個丫頭接着問下去了,可是無奈此時氛圍正好,而丫頭早就把問題給甩出來了。

    唐琅沉思了一下,淡淡地說道,“我也想知道是誰幹的!”

    不難聽出,唐琅的心情很不好。也不知道是因爲老魏的事情,還是想到了這有可能是唐家人乾的。

    其實對我來說,我更傾向於這件事情就是唐家人乾的,要不然的話,唐家人爲什麼會把這個菸斗偷偷地放到我們的家裏呢?

    想到唐家人,我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上次遇到的那些極品親戚,還有大男孩唐麒,以及那個變~態的唐麟。

    尤其是那個變~態,我現在想起來都忍不住起一身雞皮疙瘩。

    我永遠也忘不掉,自己被這個變~態不斷地馬蚤擾,後來還差點被這個傢伙用一個什麼破陣困了起來。

    也不知道唐琅是怎麼做到的,他竟然一下子就猜到我在想什麼,“小瑤你別擔心,我不會讓那個變~態再傷害你的!”

    白露聽得唐琅這麼鄭重的話,忍不住問道,“大人你再說誰是變~態呀?”

    唐琅沒有回答白露的問題,而是說道,“小露,你記住,唐家就是一個道士家族,也就是說,咱們到了唐家之後,會有很多未知的危險。這一點,我必須跟你說清楚。”

    白露回答道,“我知道的大人,之前沒出發的時候,你不是已經跟我們說過一次了嗎?”

    說完,白露又笑嘻嘻地說道,“放心吧大人,我一定會小心的。更何況,我相信大人才是最厲害的,所以我什麼都不怕!”

    剛說完這句話,那邊就提示可以上車了。

    而我,又接着在周圍異樣的目光中,繼續撐着一把黑乎乎的大傘往檢票口走去。

    跟之前不同的是,我已經不會因爲周圍那些目光而感到不自在了。

    一直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之後,我還準備保持撐傘的姿勢,只是這時候唐琅告訴我,可以把傘收起來了,但是要把窗簾拉上。

    我當然不會拒絕唐琅的請求啦!

    直到火車開起來的時候,我很幸運地發現,我的旁邊是沒有人的,而我的對面,也不過是一對年邁的夫婦。

    當唐琅跟白露一左一右地在我身邊坐下來的時候,我似乎看到對面的老太太似乎朝我這邊看了一眼,只是當我再次想要確認的時候,我卻發現老太太已經閉上了眼睛。

    我搖搖頭,心想,也許是我想多了吧,那老太太怎麼可能會看到唐琅他們呢。

    只是,我的表情卻沒有逃過唐琅的眼睛,我剛一低下頭就聽見唐琅問道,“小瑤怎麼了?”

    我一手撐着腦袋,側過臉裝作看外面風景的樣子,一邊還捂着嘴,小心翼翼地說道,“剛纔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看錯了,我好像看到對面那老太太朝你們看了一眼來着。”

    白露一聽這下不得了了,她故意湊到那個老太太面前做了個鬼臉,然後縮回來說道,“沒有啊姐姐,你看,我剛纔都湊到她跟前去了,也沒看出來什麼呀?”

    我只能把這件事情歸根於自己看走眼了。

    唐琅卻皺着眉頭說道,“小露,從現在開始,你不要亂動,也不要出來了。”

    白露嘟着嘴不情不願地說道,“爲什麼呀?”

    “聽話!”唐琅卻十分嚴肅地說道。

    那語氣毋庸置疑!

    白露只好點點頭,不甘願地鑽進了我的包包裏。

    哦對了,在這之前,唐琅把原先沈雁換下來的那顆稻石也放到了我的包包裏。

    不得不說,我這個包包雖然東西裝的不多,但是細數一下我竟然發現,有一半的空間竟然都是用來裝我的同伴了。

    想想還挺帶感的有木有?

    等到唐琅看着白露老老實實地鑽進了我的包包裏之後,他輕聲在我耳邊囑咐道。

    聽完了唐琅的話,我便微微地點了點頭。

    緊接着,唐琅也不見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對面的老太太竟然開口主動跟我說話,“小姑娘,你一個人啊!”

    如果說我原先還覺得這是自己的錯覺的話,那麼當我聽到老太太這意有所指的“一個人”時,我不得不謹慎了起來。

    我微笑着對老太太點了點頭,說道,“是呀!”

    老太太沒有再說什麼,就這麼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半天,然後又閉上了眼睛。

    這沒頭沒腦的對話,愣是讓我渾身不自在了起來。

    總感覺哪裏不對勁一樣,可是想了半天,我還是找不到頭緒。

    我只得收回目光,然後也開始閉目養神了起來。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當火車開始啓動的時候,伴隨着轟隆隆的聲音,我似乎聽到了一些奇怪的聲音,那聲音聽起來很奇怪,好像很遠,卻又好像就在我的耳邊呢喃一樣。

    只是這聲音太過於縹緲,沒等我捕捉到它,就已經消失不見了。

    我把手放在胸口的位置,繼續保持着閉目養神的姿勢,可只有我才知道,我很緊張。

    我確定自己真的聽到了什麼,但是我不知道這聲音到底從何而來,又代表了什麼意思。

    過了一會兒,火車趨於平穩,動靜也沒那麼大了。而我的心,也隨着火車有規律的聲響而慢慢地平息了下來。

    只是,沒等我的心徹底平靜,我又一次聽到了那縹緲的聲音,只是這一次,似乎是從我的對面傳來的。

    他似乎我的耳邊低聲呢喃,“我都看到了,嘻嘻嘻嘻!”

    當我的眼前映出那老太太的面容時,我嚇得一下子驚叫了起來。

    等我睜開眼的時候,我就看見老太太倏地一下睜開了眼睛。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
    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