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不想讓別的人靠近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不想讓別的人靠近你字體大小: A+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竟然又在偷懶的懷裏。而在這之前發生的事情,我竟然忘得一乾二淨。

    最要命的是,我竟然忘了自己是怎麼回到臥室的,而且我又是怎麼跟唐琅睡到一起的呢?

    我揉了揉眼睛,緊接着我的眼眸首先看到的就是這張熟悉的俊臉。雖然這張臉已經被我看過了無數遍,但是我悲催地發現,無論這張臉我看了多少遍,到最後我還是沒能逃脫被淪陷的下場。

    一直到聽見唐琅低低的笑聲,我才從花癡的狀態中醒過神來。

    回過神來的時候,我發現唐琅正撐着腦袋側躺着看我,“張小瑤,你知不知道你這迷糊的樣子看起來好傻?”

    我直接扭過身去不理他!

    竟然還敢說我傻,也不知道這是被誰害的!

    “好了,別鬧了,趕緊起來,一會兒我們該出發了。”唐琅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後就起身離開了。

    我氣鼓鼓地瞪着他的背影,真恨不得上去咬他一口才解恨!他竟然跟我說別鬧了!誰鬧了啊?!

    “別看了,趕緊收拾一下吧,我先下去了。”唐琅頭也不回地說道,然後直接穿門而出。

    我一邊豔羨地看着某人這種炫酷的技能,一邊撇撇嘴,認命地起牀。

    等我坐到梳妝檯前收拾自己這頭亂糟糟的頭髮時,我一邊漫不經心地梳着,一邊想着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那就是,爲什麼唐琅已經是第二次爬到我的牀上了,可是我竟然兩次都沒有拒絕他?

    這絕對是個大問題!

    尤其是,我們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啊?這一點讓我非常糾結。

    當我洗漱完畢揹着小包包下樓的時候,發現其他人竟然全都到了。

    老魏翹着二郎腿坐在沙發上哼着什麼,等我下來的時候眼睛還保持着微眯着的狀態。

    唐琅意味不明地看了我一眼,直到看得我臉頰發熱的時候才收回目光,然後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說道,“既然人都到齊了,那咱們現在就出發吧。”

    老魏這才慢悠悠地睜開眼睛,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說道,“女人果然就是女人啊,回回都要讓人等半天,嘖嘖嘖。”

    我低頭看了一下輕裝上陣的自己,很難理解老魏這句話從何而來,跟其他女生相比,我這簡直就是飛一般的速度了好嗎?

    果然老魏的話音剛落,就有人爲我打抱不平了,只見白露走過來衝老魏說道,“老頭我看你就是故意找茬的吧?小瑤姐姐哪裏讓你等半天了?你自己不也是剛到嗎?”

    老魏這下不依了,他瞪了白露一眼說道,“嘿我說你這小丫頭,不記得昨天晚上是誰守着你了是吧?要不是老子看着你,你早變成渣渣了。竟然還敢來跟老子頂嘴?”

    白露朝着老魏做了一個鬼臉,然後嘟着嘴哼了一聲,“哼!我可沒讓你守着我!”

    “嘿!我還真不信了。你過來,讓老子好好教教你,什麼叫做懂得感恩。”老魏起身就要抓住白露。

    白露卻一把躲在我的身後,吐了吐舌~頭說道,“我怎麼就不懂得感恩了,別以爲我不知道,那都是大人叫你做的。所以我告訴你老魏,我當然會感激大人的,但是不包括你!哼!”

    也不知道是不是經過了一個晚上的沉澱,現在我看着白露,竟然已經沒有了之前那種心有餘悸的感覺了。看着她又回到了熟悉的樣子,我的嘴角止不住地向上揚。

    這真是太好了!

    看向老魏,我忽然發現其實他也是一個可愛的小老頭兒呢,雖然嘴裏總是說着不饒人的話,實際上,我卻覺得他也只是說說而已,根本就不會動真格的。

    白露發現老魏沒有搭腔,非常得意地揚起下巴對我說道,“小瑤姐姐,咱們又可以去玩啦,這真是太好啦!”

    我看了唐琅一眼,發現唐琅微不可見地點了點頭,知道他是想告訴我,白露已經完全沒事了。

    其實我知道唐琅誤會我的意思了。我並不是想問他這個,而是對於白露所說的去玩這個問題,他有什麼看法而已。

    畢竟我跟老魏都知道,他這次去唐家老宅,肯定有一場硬仗要打,要不然的話,他幹嘛要帶着這麼多人一起去呢?

    那邊老魏不再跟白露鬥嘴之後,便來到唐琅身旁,問道,“小子,我想跟你說個事兒,到了唐家,你能不能幫我找到我的另一半魂魄?”

    唐琅點了點頭,“嗯!”

    我口瞪目呆地看着老魏,竟然不知道他只有一半的魂魄。

    而白露更是誇張地說道,“哇!不會吧老魏,你真的只有一半的魂魄?”

    老魏似乎被白鹿太過於誇張的表情弄得有些不自在,他轉過頭去假意咳嗽了兩聲,說道,“沒錯,老子現在就只有一半的魂魄,不過對付你,老子一半的魂魄就夠了。”

    白露卻不在意老魏故意嚇唬她,而是崇拜地說道,“老魏你真帥!半個魂魄都這麼厲害,要是你的魂魄齊全的話,那豈不是跟大人差不多?”

    老魏被白露這悄無聲息的馬屁拍的渾身舒暢,整個人看起來得意洋洋的,“那還用說!”

    說完之後才反應過來白露後半句話的意思,頓時沒好氣地說道,“小丫頭怎麼那麼不會說話,老子要是魂魄齊全的話,絕對比臭小子還厲害,你信不信?”

    白露卻十分堅持地說道,“不信!大人才是最厲害的!”

    “切!不識貨!”老魏決定不跟白露一般見識,而是把頭扭到一邊。

    快要出門的時候,老魏把原先的那個菸斗放在了我的手心裏,說道,“丫頭,這菸斗現在就是我安身的地方了,你可要好好給我保管好咯。”

    看着老魏鄭重其事的樣子,我認真地點了點頭,“嗯!我會的!”

    說完,我就看到老魏化作一絲青煙鑽進了菸斗裏。

    我小心翼翼地把菸斗放進自己的包包裏,然後這纔看向唐琅,“咱們是不是可以走了?”

    沈雁和白露也一同看向唐琅,等待他的一聲令下。

    唐琅卻不慌不忙地說道,“沈雁,你也進到梳子裏面去吧。”

    說完之後,唐琅還看了我一眼,我頓時就明白過來了,他這是要讓我也把梳子帶着。

    沈雁沒有說話,點點頭,然後倏地一下就鑽到梳子裏去了。

    我看了一眼那把梳子,心想,這兩個人可真是夠方便的,直接鑽到道具裏頭讓人帶着走就行了。

    把梳子好好地放進了梳子裏之後,我再次看向唐琅。

    這次輪到白露不樂意了,“大人,爲什麼他們都有地方呆啊?”

    唐琅笑了笑說道,“難道你也想進去待着?”

    “我還以爲你更喜歡到處看看風景什麼的。”說罷,唐琅表現得十分可惜的樣子說道,“既然你不喜歡的話,那我找個地方讓你進去待着好了,省的我還浪費一張現身符。”

    白露一聽,哪裏還想學那兩個人,當下就擺擺手拒絕了,“不不不!我還是跟你們在一塊好了。外面多好啊!那麼多好看的好玩的,我不要學他們了。”

    唐琅寵溺地笑了笑,說道,“既然這樣,那我們走吧。”

    就這樣,我們一行離開了唐琅的家,開始踏上了唐家老宅的路程。

    到了火車站的時候,我本來還在想該買幾張票纔好,卻發現這兩個傢伙竟然讓我打開一把傘,然後躲在我的傘下面了。

    我說唐琅怎麼在出門前讓我必須帶上一把傘呢,原來就是爲這個準備的。

    我一邊撐着傘擠進買票的地方,一邊小聲地說道,“唐琅,你怎麼也躲到這裏頭來?你不是不怕曬太陽的嗎?”

    白露靈力不夠我是知道的,可這傢伙直接把腦袋搭在我的肩膀上那又是怎麼一回事?

    唐琅十分無辜地說道,“省點靈力!”

    額!

    好吧,這理由實在太強大了,我竟然無言以對!

    買好了票,我撐着傘坐在候車室裏,一路上也沒少聽到有人奇怪地看着我還有我的傘。

    我知道他們在奇怪什麼,因爲我竟然在候車室裏還撐着傘吶!

    可是,誰讓這候車室的天窗是半透明的呢,那太陽能照的進來呀!

    用唐琅的話來說,那就是照樣得耗費好多靈力的。

    我滿頭黑線地聽着唐琅胡說八道,一邊盯着周圍異樣的目光,一邊咬牙切齒地說道,“唐琅,你確定你這樣子真的好嗎?你就不怕把白露小妹妹給帶壞了嗎?”

    話剛說完,我就感覺到自己右邊的肩膀也有一顆腦袋搭在上面,緊接着還聽到白露脆生生地說道,“嘻嘻,姐姐,我不會被帶壞的!”

    說完,這死丫頭竟然還發出了一身滿足的嘆息,“啊!還是姐姐的肩膀讓人靠着最舒服了。是不是啊?大人?”

    這邊,唐琅竟然十分配合地點了點頭!

    忽然好想把傘收起來有木有?

    正當我想着把傘收起來的可能性有多大的時候,我就聽見唐琅十分堅決地說道,“小瑤,我覺得你最好還是一直撐着傘的好!”

    爲什麼呀?難道他不知道我已經被當成怪物一樣了嗎?

    我氣鼓鼓地想到,而我也把心裏所想脫口而出,“唐琅,你是故意的對不對?”

    緊接着,我就聽見白露再一次脆生生地說道,“嘻嘻,姐姐你真是太笨了。大人這是不想讓別的男生靠近你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
    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