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五十章 這東西能養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五十章 這東西能養魂字體大小: A+
     

    聽到唐琅的話之後第一個跳出來的人竟然是老魏,“我說臭小子!你沒瘋吧?明天就出發?”

    沈雁沒有什麼表情,只是低着頭盯着手裏的那顆稻石,似乎對於唐琅的任何決定,她都會無條件地服從。

    而白露呢,雖然有些奇怪,不過也跟沈雁差不多,絲毫不懷疑唐琅爲什麼要這麼做。跟老魏不同的是,她頓時就興高采烈地衝到唐琅跟前,兩眼放光地說道,“是嗎是嗎?大人要去哪裏?我也去我也去!”

    唐琅環視了一週,然後示意白露安靜下來,這纔對老魏說道,“老魏,你之前不是說讓我儘快趕回老宅嗎?怎麼現在?”

    我頓時跳出來說道,“對啊老魏!上次你不是還催着讓趕緊出發嗎?怎麼忽然就改主意了?這可不是你的風格啊!”

    老魏瞪了我一眼,然後氣勢洶洶地說道,“小子,你別以爲我不知道。你這麼着急着回去,不就是因爲那個臭道士的話嗎?我問你,你真的就那麼相信那個臭道士?”

    我才明白過來,原來老魏也跟我有着同樣的懷疑呢,難怪他會這麼激動。

    果然唐琅聽了老魏這句話之後,笑了笑說道,“原來是因爲這個。放心吧,我心中有數。”

    唐琅用之前回答我的話同樣回答了老魏。

    老魏盯着唐琅的臉看了半天,最後嘆了口氣說道,“既然這樣,那我也不多說了。不過,我還是覺得你不要那麼着急走,不管怎麼說,你還是得先把眼下的事情解決了纔好。”

    說完,老魏意有所指地看了白露一眼,惹得白露好一陣迷茫。

    唐琅點了點頭,“嗯,我明白了。”

    說完,唐琅就先是對沈雁說道,“沈雁,現在你已經是我的部下了。張子軒的事情,我會想辦法幫你。”

    “謝謝!”沈雁恭敬地表達了感謝之情,其餘的話,一個字都沒有。

    看着沈雁又回到了以前那種冷漠的樣子,我真是不知道該喜該怒。

    不過有一點是值得高興的,我再也不需要像以前那樣時時刻刻被她威脅了呢。

    只是一想到那把梳子,我還是沒能忍住開口問道,“沈雁,那個,你以前涌來寄居的那把梳子呢?”

    沈雁楞了一下神,然後不知道從哪裏掏出一把梳子,問道,“你說的是這把月牙梳?”

    我看着熟悉的梳子就在沈雁的身上,便笑了笑,“原來一直在你那裏呀,那真是太好了。我沒別的意思,就是一時想起來以爲你留在靈瑤鎮了呢。”

    “嘁!白癡!”沈雁面無表情地丟了這麼一句話就不理我了。

    只是當她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卻被老魏含~住了,“哎那誰,你先別走。”

    也不知道老魏跟沈雁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就從來沒有聽老魏喊過沈雁的名字,不是女鬼就是亂七八糟的,現在可好,竟然連稱呼都變成那誰了。

    沈雁壓根兒就當做沒聽見一樣,繼續往前走去。

    看着老魏氣得跳腳,我這才幫他喊道,“沈雁,你先別走,老魏有話跟你說呢。”

    沈雁轉過身來,面無表情地說道,“我沒聽見有人叫我!”

    額!

    好吧!

    我瞄了老魏一眼,心說,人我已經幫你叫住了,剩下的,只能靠你了。

    老魏大概是接收到了我的暗示,咳嗽了一下然後說道,“沈雁是吧,你那梳子,給我瞧瞧。”

    沈雁卻定定地看着老魏,問道,“憑什麼?”

    老魏一下子就被沈雁這麼冷漠的態度給氣壞了,只見他鬍子一翹一翹地,整個人就像是要氣炸了一樣,“憑什麼?哼!老子本來還想說你這梳子有點特別,或許對你那半死不活的相好說不定還有點作用!真沒想到,老子就是那個呂洞賓!真是氣死老子了!”

    咦?老魏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這月牙梳比稻石還厲害?

    沈雁似乎也被老魏的話驚住了,只是一瞬間的功夫,我就看見沈雁的臉色又恢復到剛纔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樣子,“笑話!以前大人就見過這把梳子,他都沒發話,你說的,我不信!”

    “你!你!你!”老魏沒有想到,沈雁竟然不相信他的話,氣得話都說不利索了,“簡直氣死我了!哎呀呀呀呀!氣死老子了!”

    我看着這兩個人一個依舊面無表情,一個氣得滿屋子亂竄,真不知道該怎麼勸纔好了。

    看來,還是得讓唐琅出馬才行啊。

    我看向唐琅,正好看到他陷入了沉思之中。大概是感覺到我的目光落在了他身上,唐琅很快就回過神來,他示意我不要着急,然後看着沈雁問道,“沈雁,或許,你應該聽老魏把話說完。”

    面對唐琅的時候,沈雁的態度明顯就換了一副樣子,只見她恭恭敬敬地把月牙梳遞到了唐琅的面前,然後說道,“相對於那個不着調的死老頭!我更願意相信大人您!”

    我看到了唐琅的嘴角似乎微不可見地抽了抽,然後就聽到他說道,“我很感激你對我的信任。但是跟一個見多識廣的老鬼相比,有些地方我也只能甘拜下風。就好比你這把梳子,我就看不出其中的蹊蹺。”

    唐琅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就看到沈雁的表情就像是崩掉了一樣,特別有喜感,只是我沒敢笑出來。

    白露卻沒有眼力界地跑到我身旁,拽了拽我的手臂輕聲說道,“小瑤姐姐,我一直有一個問題想問你來的,那個老魏到底是誰啊?怎麼連大人都說他很厲害?還有啊,大嬸怎麼看起來好像跟那個老魏很不對頭的樣子啊?他們以前有仇恨嗎?”

    聽到白露竟然又一次喊沈雁做大嬸,我簡直佩服的不要不要的。尤其是看到沈雁如刀一般鋒利地眼神甩過來,我都有一種白露還好好地活着真是奇蹟的感覺。

    這個口無遮攔的小丫頭,難道就不怕別人一怒之下把她給撕了?怎麼看這裏面除了我之外,戰鬥力最低的就是這小丫頭了吧?

    面對沈雁殺人般的眼神,我沒敢吱聲,只是朝着白露眨了眨眼睛。

    只是我很明顯失敗了,這個小丫頭根本就沒明白我在救她。

    她竟然還很無辜地睜得大眼睛問道,“小瑤姐姐,你眼睛怎麼了?”

    我只得尷尬地笑了笑,然後把這小丫頭扯到一邊說道,“小露啊,以後你就把沈雁喊做沈姐姐,或者直接叫她沈雁也行,別再喊人家大嬸了,她看起來跟你差不多大啊。”

    “可是你看她穿的那麼土,那根本就是老太婆穿的嘛。我叫她大嬸也沒錯啊!”白露依然我行我素地一口一個大嬸。

    我簡直快要被她打敗了!

    我值得換一句說法,“小露,姐姐的話還聽不聽了?”

    要是不把這小丫頭對沈雁的稱呼改過來,我有種感覺,這兩個傢伙總有一天肯定會互掐起來。

    我可不想讓唐琅的後宮着火呢!

    白露癟癟嘴,不情不願地說道,“好吧,我答應你。”

    那邊唐琅似乎也說服了老魏,我把白露說服了之後,正好看到老魏已經沒有繼續亂飛亂竄了,雖然他還是看都不看沈雁一眼,但是還是很耐心地跟唐琅解釋起那把梳子來。

    我總覺得,老魏這話其實就是說給沈雁聽得。

    尤其是看到我過來了之後,老魏更是和藹可親地朝我招招手,笑眯眯地說道,“丫頭,想不想知道這梳子的來由啊!”

    我點點頭,就連身旁的白露,也把頭點了跟小雞啄米似得。

    老魏滿足地捋了捋鬍子,然後說道,“這把梳子其實沒什麼奇特的地方,唯一值得一說的,就是做梳子的材質。這可是犀牛角啊!”

    犀牛角?沒錯,我記得的,當初得到這把梳子的時候,我曾經記得有人說過這把梳子就是當年張子軒花費了大量的錢財用買來的犀牛角自己刻了這麼一把梳子送給沈雁。

    可是,犀牛角到底有什麼奇特的地方呢?

    沈雁雖然還是保持着剛纔面無表情的樣子,但是很顯然,她也被老魏的話勾起了興趣。

    老魏心滿意足地看着大家一點茫然的樣子,賣足了關子之後接着說道,“嘿嘿!要說這犀牛腳爲什麼稀奇,那是因爲在以前,這東西就是用來招魂的。據說以前的地主家,要是家裏有這玩意兒的話,他們就會把這犀牛角點着,然後那燃起來的煙,慢慢地,就能把死人的魂魄給招回來。”

    招魂?

    我真沒想到,一把小小的梳子,竟然還有這麼厲害的功效。哦,不對,不是梳子,而是犀牛角。

    白露也讚歎地說道,“好厲害啊!我要是有這個東西,那時候我肯定要用它來把我爸爸媽媽招回來,這樣我們就不用分開了。”

    說完,白露難過地低下了頭,我趕緊輕輕地拍拍她的手以示安慰。

    沈雁皺着眉頭說道,“招魂?那跟我有什麼關係?我現在根本就用不着招什麼魂。”

    對呀,張子軒現在就在沈雁的身邊了,她還用得着招魂嗎?

    老魏卻沒有因爲沈雁的話而像剛纔那樣暴跳如雷,只見他用一種看白癡的眼神看着沈雁說道,“誰跟你說我們現在要用這東西來招魂了?”

    老魏神祕兮兮地說道,

    “我現在要說的是,這東西能養魂!”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