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我是不是死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我是不是死了字體大小: A+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白露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渾身開始散發着紅色的光芒,而她,此時正卯足了勁想要攻擊這個結界。

    也不知道是因爲我的血在白露的身體裏發揮了巨大的作用,還是因爲別的原因。我竟然真的就看到結界被白露一巴掌拍的知啦知啦響。

    白露詭異地一笑,說道,“嘿嘿,現在,就試試我最厲害的一掌吧。”

    只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白露擡起手的時候,竟然還轉過頭來對我說道,“小瑤姐姐你先往後躲一躲。剛纔我沒用全力,現在,我要發力了哦。”

    Wωω•тt kán•¢O

    我點點頭,往後退了好幾步,直到白露點點頭表示可以的時候,我才停下了腳步。

    看着白鷺瘦小的背影,我的心情是複雜的。

    經過了剛纔的一切,我覺得我對自己的血,對白露都有了新的認識。

    我想,我不會再隨便用自己的血去救人了,也不會隨便讓別人讓自己陷入困境中。我得學會自保。

    在白露的努力下,結界終於開始噼裏啪啦地想玻璃一樣碎裂開來,而我們,也呼吸到了不一樣的空氣。

    那是瀰漫着煙味還有一些燒焦味的空氣。

    我穩了穩心神,睜眼看去的時候正好看到我們的左邊,山羊鬍他們幾個十分狼狽地站在一起,此時的他們正錯愕地看着我跟白露。

    站在我們右邊的那三個自然就是唐琅他們,也正在看着我們。

    看起來,雙方似乎都很意外我們的出現。

    尤其是山羊鬍那邊,那道士指着我詫異地說道,“你竟然把我的困陣給破了?”

    緊接着我就聽見山羊鬍諷刺地說道,“早就提醒過你不要小瞧這個死丫頭,你偏不聽。非要用什麼困陣。就這種不入流的陣法,管個屁用啊!現在好了,人家隨隨便便就給破了。”

    道士臉色很難看,聽完了山羊鬍的話之後就更難看了,“你!”

    正當我瞧得津津有味的時候,我聽到禿頂大叔開口說話了,“師兄,老張。你們都少說兩句吧。有什麼事兒咱們不能等事情結束了再說嗎?”

    兩個人互相瞪了對方一眼,這纔沒有接着吵。

    而我,趁着這個時候已經走到了唐琅的身旁。

    此時打頭陣的人竟然不是唐琅而是老魏,所以當唐琅看向我時,我也看向唐琅。

    我知道我們現在不適合互相傾訴什麼,我只要知道他沒事就行了。

    懷抱着這樣的心情,我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唐琅一遍,發現他似乎並沒有受傷,我這才放下心來。

    這個時候白露從我身後冒出來了,她笑嘻嘻地對着唐琅說道,“大人,你來啦!”

    唐琅點了點頭,只是當他看向白露的時候,原本微笑着的神情一下子就變了。

    只見他皺着眉頭凝視了白露好一會兒,才轉過頭來問我,“你,”

    我大概知道唐琅想問什麼,便輕輕滴點了點頭。

    我看到唐琅臉色忽然變得十分凝重,那陰沉的神情,酒像是能滴出墨來一樣。

    就在我忐忑不安的時候,我發現唐琅已經不再看我了。

    她把目光轉向了白露,然後嚴肅地說道,“小露,現在我要把你收進這個稻石裏面,你願意嗎?”

    白露想都沒想就點點頭,“好的!大人!”

    話音剛落,白露的身影就消失不見了。那速度快的讓人幾乎反應不過來。

    唐琅捏了捏手裏的那顆稻石,然後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我忽然有一種感覺,相對於跟對方鬥了半天都僵持不下來說,我喂血給白露這件事情,似乎更讓唐琅生氣。

    這是爲什麼呢?

    我忽然覺得自己應該解釋一下才行,“那個,唐琅你聽我說,其實”

    我話還沒說完就被唐琅打斷了。

    他搖了搖頭,“回去再說,躲好。”

    說完,唐琅不由分說地就把我推到了身後。

    ¸t t k a n ¸C〇

    這時老魏也開口調侃道,“嘿嘿,小丫頭別急,等我們把這幾個傢伙搞定了,隨便你們說多久都行。”

    一句話就讓我安靜下來了。

    而緊接着,新一輪的戰鬥又開始了。

    只見對面的道士不知道怎麼回事,忽然就大叫着向我們這邊衝了過來,而老魏冷哼了一聲,就迎了上去。

    我有注意到,沈雁似乎受傷了,現在的她,臉色非常難看,似乎在忍着什麼一樣。

    看着她痛苦的樣子,我有想過要不要也用自己的血救救她,可是這個念頭剛起,我又被唐琅瞪了一眼,“你最好什麼都不要做!”

    唐琅丟下這麼一句話就衝了出去,跟老魏一起並肩作戰了。

    這邊,就剩下了我跟沈雁。

    看着我靠近,沈雁諷刺地看了我一眼,說道,“張小瑤。真沒想到你命這麼好。大人竟然爲了你不惜付出這麼大的代價!”

    “什麼代價?你說什麼?”我愣愣地看着沈雁。

    她卻不在看我,而是目視前方的唐琅,嘴裏吐出。刻薄的字句,“哼!你跟我裝什麼傻呢?要不是大人剛纔估計接下對面那臭道士的符紙,然後引到你那邊,你以爲你會那麼容易出來?”

    我不知道沈雁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明明這個結界是白露打開的不是嗎?怎麼又跟唐琅扯到一塊兒了呢?

    只是轉念一想,我就明白過來了。

    原來剛纔白露攻擊結界的時候,唐琅也在外面努力。也就是因爲這樣,結界纔會那麼快被打爛,一定是這樣的。

    我沒打算跟她解釋什麼。事情到底是怎麼樣的,現在都沒有關係了,因爲眼前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因爲,我看到禿頂大叔又像上次那樣,似乎在偷偷摸摸佈置着什麼。

    不得不說,禿頂大叔雖然平時話不多,但是心眼還真挺多的,而且他太懂得見縫插針了。

    上一次我笨,看不出來他要幹什麼,但是這一次,我不會再讓他得逞了。

    所以禿頂大叔一行動,我便悄悄地繞了過去。

    就在禿頂大叔準備要在其中一個地方插旗的時候,我卯足了勁衝上去,然後結結實實地撞到了禿頂大叔。

    一陣眼冒金星之後,我看到禿頂大叔竟然真的被我撞倒在地了。

    只是,爲什麼他的嘴角會有血?

    我一下子呆在了原處!

    我,我該不會是殺人了吧?

    道士最先發現這邊的情況的。他大概是沒有想到我竟然傷了禿頂大叔,楞了一下神,然後才衝過來一把抱住禿頂大叔,大聲喊道,“師弟,師弟你怎麼樣?”

    禿頂大叔毫無反應。

    道士怒氣衝衝地想要抓住我,只是還沒有抓到我的時候,我已經被唐琅抓住後背往後飄出好遠了。

    道士咬牙切齒地盯着我說道,“你好得很!師弟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的,我要你賠命!”

    山羊鬍側過臉去看了一眼,也同樣對我怒目相向。

    我呆呆的,完全忘了該有的反應,此時的我,還沉浸在自己是不是殺了人之中。

    而這一邊,唐琅把我帶回來之後,就將我護在了身後。

    他對老魏說道,“老魏,幫我護法。”

    老魏同樣十分嚴肅的樣子,此時的他,早就沒有了原先嬉皮笑臉的模樣,鄭重地說道,“你要祭出那張符紙了嗎?”

    唐琅緊抿着嘴脣點點頭。

    老魏大喝一聲,“好!那就讓這幾個傢伙見識見識,什麼才叫做真正的符紙!”

    說完,老魏大手一張,在唐琅的前面劃出一片黑兮兮的濃霧來。

    而唐琅在他的身後也沒有閒着,此時的他,嘴裏唸唸有詞,同時手裏的動作也不斷。

    “去!”

    唐琅大喝一聲,然後往山羊鬍他們的方向用力地擲了出去。

    我一眼就看出來了,那張符紙,就是唐琅花費了很大心血畫出來的符紙,就是那張用我的血畫出來的符紙。

    符紙以飛快的速度向他們直奔而去,同時也變得越來越大。

    只見對面那兩個人大驚失色地看着空中那張越來越大的符紙,不敢置信地說道,“這,這是?”

    尤其是那個道士,幾乎就是忘了反抗一樣,口瞪目呆地看着已經來到了自己頭頂上的符紙,那慘白的臉色,彷彿就像是在等待死亡一般。

    山羊鬍本想用自己的桃木劍抵擋一下,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那桃木劍一碰到這張符紙的時候,竟然一下子就變成了渣渣。

    “這,這怎麼可能?”

    話沒說完,我就看見山羊鬍保持着剛纔說話的樣子,然後被定住了,而旁邊的道士情況竟然也是一模一樣。

    只是不同的是,他們看起來好像連呼吸都沒有了。

    緊接着,我就看到另一個山羊鬍跟另一個道士飄到了空中,他們看起來似乎非常驚訝的樣子。最讓我感到驚訝的是,禿頂大叔的魂魄竟然也飄了起來。

    我這才明白過來,他們竟然是魂魄離體了。

    據說,如果活人的魂魄離體了的話,時間太長的話,就回不去了,然後這個人要不就變成了植物人,要不,就死掉了。

    山羊鬍跟禿頂大叔面面相覷,然後紛紛低頭看了一眼地上的自己,似乎有些接受不了。

    尤其是當他們看到唐琅和老魏他們的時候,山羊鬍竟然很不爽地說道,“怎麼那麼多鬼?”

    我差點沒有因爲山羊鬍這無厘頭的一句話給咬了舌~頭。這個時候他難道不應該關心自己是什麼情況嗎?

    果然正常的人還是有的,只見禿頂大叔疑惑地說道,“我這是,死了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
    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