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四十六章 讓我試試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四十六章 讓我試試看字體大小: A+
     

    緊接着,我就看到他們三個圍着我開始轉圈,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他們轉得越快,我的腦子就越暈,沒一會兒我就感覺自己暈乎乎的了。

    只是忽然間,我竟然有莫名其妙地醒了過來,只是跟之前不一樣的是,我發現自己被鎖在了一個很奇怪得地方,一個我從來沒有見過的地方。

    不遠處,似乎影影綽綽地能看到什麼東西在晃動一樣。

    我趕緊走上前去,靠得越緊,對面的景象就看得越清楚,原來不遠處有人。

    我很高興,想要過去問問他這裏到底是哪裏,可是沒等我觸碰到對方,我就發現自己竟然被擋在了裏面。

    我使勁地拍打着這個透明的結界,卻發現好像沒有人聽到我的聲音一樣。

    我只聽到結界外面的山羊鬍陰測測的笑聲,“這下,我們只要等着那個傢伙來就行了。”

    我忽然意識到一個錯誤,我發現,其實自己根本就是從一開始就錯了。

    他們早就算計好了的。

    這一切,全都是算計好的!

    我喊唐琅的名字,可是我發現唐琅也聽不到我說話。

    絕望再一次籠罩了我。

    我想,我必須得做點什麼才行了。

    我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現在,我不能亂。

    以前我就聽唐琅說過,所有的結界,都有最薄弱的地方,也就是說,這個結界也是一樣的,就看能不能找得到了。

    我沒再去理會外面的事情,因爲我很清楚,自己再怎麼樣都是徒勞,眼前最重要的,還是怎麼把這個結界破開纔好。

    讓我感到意外的是,當我像無頭蒼蠅一樣亂轉的時候,我竟然發現了白露的身影。只不過她現在看起來,似乎已經虛弱的不行了。

    光是看她那忽閃忽滅的身體就知道了。

    大概是察覺到有動靜,白露費勁地睜開眼睛,看到是我的時候,她虛弱地喊道,“小瑤姐姐,你怎麼?”

    我把手指頭比在自己的嘴脣上,“噓,別說話。”

    她現在已經這樣了,不能再因爲說話而浪費太多的靈力了。

    可是看到她這個樣子,我真不知道她能不能堅持到唐琅來救我們。

    低頭看着自己的手,我想,我大概是又要咬自己一口了。

    當我把手指頭伸進嘴邊的時候,我聽到白露詫異地瞪大了雙眼,“姐姐你這是要幹什麼?”

    那虛弱的聲音裏竟然還在關心我。

    想都沒想,我就一口咬了下去。

    不過還好,手指頭上的傷口並不大,我看着慢慢冒出來的鮮血,還嫌它太慢擠了擠呢。

    當我好不容易擠出了一顆圓滾滾的血珠時,一股奇特的香味混合着血腥味在我的周圍蔓延開來。

    我從來沒有想到過,原來自己的血竟然會有這種香味。

    當我看到白露突然赤紅了雙眼,目光灼灼地看着我冒血的手指頭的樣子,我忽然明白過來了。

    原來,他們之前聞到的,竟然就是這樣一種讓人迷醉的香味。

    想到現在還要救白露,我便努力把腦子裏的想法甩掉,然後準備將自己的手指頭遞到白露跟前。

    只是讓我錯愕的是,我剛把手指頭往前遞過去一點點,然後就看見白露就像是餓狼撲食一樣一下子就撲了過來。

    幾乎是一眨眼的功夫,我就看到白露的身體變得凝實了許多,而且她的身體開始泛着奇特的紅光。

    我欣慰地想到,幸虧把白露就回來了。

    只是我的高興持續不了多久,我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因爲我看見白露的嘴裏,竟然露出了尖尖的細牙。

    其實這並不是讓我覺得不對勁的地方,最讓我覺得不對經的是,她竟然不讓我抽開手指頭,而是用力地猛吸,我甚至都能感覺得到,自己手指頭的血在快速地流失掉。

    “白露,你不能再吸了。放手白露。”我拍打着白露的臉想要讓她清醒一點。

    可是我竟然看見白露齜着牙朝我詭異地笑了一下。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

    我想,我大概是大意了,我原以爲,白露一定會像唐琅那樣,只要吸一點點的血就不會再吸了。可是現在我發現我錯了,白露根本就抗拒不了這種誘~惑。

    尤其是當我看到白露正目光灼灼地盯着我,就像是獅子盯住獵物一樣的眼神,我知道,她終究還是跟唐琅不一樣的。

    過了一會兒,我發現白露似乎皺了皺眉頭像是在掙扎着什麼一樣,只是很快,她又變成了那副完全失去心智的樣子。

    我想,我現在必須要把手抽出來了。否則的話,白露吸血吸得越多,她就越容易迷失心智的。

    而到了那個時候,我真的會沒命的。

    只是她的牙齒緊緊地咬住我的手指頭,要是強行抽出來的話,我真的擔心到時候連手指頭都會被她咬斷不可。

    可是,任由着她這麼繼續也不行啊!

    當我絞盡腦汁在想辦法的時候,我悲催地發現,自己唯一能找到的武器竟然就是那可裂紋佈滿全身的天珠。

    由不得我多想了,我拽下天珠就往白露的腦門砸去。

    直到砸完了,我才後知後覺地想到另一件事情。那就是那麼長時間以來,我的天珠似乎對白露根本就沒什麼影響一樣,平時白露在我身旁的時候,天珠也不會發光。

    以前沒有注意到這件事情,可是現在,我去而發愁了。

    我把這種結果歸結於唐琅的功勞,我想,肯定是唐琅做了什麼,纔會讓天珠面對白露的時候毫無反應。

    可是現在萬一還是這樣的話,那我該怎麼辦啊?

    我越想心越往下沉,看着天珠砸中了白露的腦門之後,掉了下來骨碌碌地往一邊滾去時,我都沒敢看一眼白露。

    我屏住呼吸等了好幾個呼吸,發現周圍似乎沒什麼動靜之後,這才悄悄地朝白露看了一眼。

    還好,白露好像真的被砸中了,而且天珠似乎也起了作用。此時的白露,正捂着額頭驚恐地往後退出去好遠,而且我看到她正滿是戒備地盯着離我不遠的天珠。

    此時的白露,就像一個不懂事的小孩子一樣,看向我時迷茫又無辜,看向天珠時卻又滿是防備。

    從頭到尾,她竟然就沒有想過要把這玩意兒搶走或者過來攻擊我之類的。

    我顧不上去思考爲什麼白露會變成這個樣子,現在只要天珠對她有用就行了。

    爲了以防白露一會兒又莫名其妙地攻擊我,我快速地抓過天珠握在手心裏。

    手指頭上的傷口畢竟不大,雖然被白露吸走了不少的血,但是我檢查了一下發現,手指頭除了有點泛白有點麻之外,別的倒是沒什麼,看着似乎還有點血要往外冒的樣子,我趕緊用拇指按住了。

    果然,當我把手指頭的傷口按住的時候,我發現白露的眼神中似乎多了一絲清明。

    我想,只要保持這樣就好了。

    反正現在白露看起來已經沒事,那我就不用再多此一舉了。

    就這樣吧。

    可是當我聽到結界外面好像傳來了劇烈的響聲時,我還是坐不住了。

    我再也顧不上白露,而是拽着天珠就往之前的方向跑去。

    當我跑到結界的邊緣時,我果然看到外面刀光劍影的樣子,甚至還有符紙互相丟來丟去。

    如果是在別的時候,我一定會感嘆一句場面真壯觀啊,就像是科幻大片兒一樣,可是現在,我滿心的只有擔憂。

    我不知道唐琅到底怎麼樣了,可是就憑我所看見的,我都能猜測得到,外面鬥得很激烈。

    尤其是當我看到唐琅好像是被道士的符紙打中了一樣,我更是焦急的不得了。

    不行!

    我必須想辦法出去不可!

    就在我急得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的時候,我聽見了身後傳來了白露的聲音,“姐姐你怎麼了?”

    我轉頭一看,發現白露的雙眼已經變回了澄明,而她此刻,正擔憂地看着我。

    我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一把抓住白露的肩膀說道,“小露,你有辦法出去的是不是?快想想辦法,唐琅在外面有危險,我得去幫他!”

    只是我忽略了自己的手指頭畢竟還沒有完全止血,這麼一激動一拉扯之下,又開始有一絲絲的血往外冒,而白露的雙眼又開始慢慢地變得赤紅。

    當她把目光轉向自己的肩膀時,我頓時就明白過來了,肯定又是我的血讓她迷失了心智,我趕緊捏住傷口的位置,甚至把手伸進了衣服兜裏面。

    果然白露的雙眼又開始慢慢變成了原來的樣子。

    她似乎有些迷茫,“姐姐我剛纔怎麼了?”

    我搖頭笑了笑,“沒什麼!”

    一想到外面的事情,我趕緊說道,“小露你知不知道這個結界的弱點在哪裏?”

    白露歪着頭想了想,說道,“不知道!”

    我一下子就失落地低下了頭。

    我想,不能再浪費時間了,既然白露都不知道的話,那我還是抓緊時間好好找找吧。

    我正準備四處尋找的時候,我就聽到白露說,“姐姐,剛纔是你用自己的血救了我吧?”

    我不知道她爲什麼會突然說這麼一句話,不過還是點了點頭。

    只是當我看到白露猙獰的面孔,我一下子就呆住了,“小露,你想幹什麼?”

    白露沒有理會我,而是幾步走到結界的邊緣,面無表情地說道,“那麼現在,就讓我來試試,姐姐的血到底有多厲害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
    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