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四十五章 你自己不清楚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四十五章 你自己不清楚嗎字體大小: A+
     

    我擡眼直面山羊胡的眼睛,平靜地說道,“張主任真會開玩笑,我怎麼會緊張呢?我就是覺得自己好像什麼事兒都不做,挺對不起這份工資的。”

    山羊鬍眉頭一挑,說道,“哦?原來你是擔心自己白拿工資啊?”

    我笑了笑,“是啊!不管怎麼說,站在這個崗位上還是得做點實事才行,要不然,怪虛的慌得,您覺得呢?”

    山羊鬍諷刺地看我一眼,說道,“真沒看出來還是個負責任的員工,真難得啊!那我是不是該向上面彙報一下,讓他們給你多發點獎金啊?”

    我知道山羊鬍話裏的諷刺意味,但是我根本就無意跟他爭執什麼。

    大家都知道我之前申請過辭職,也都心知肚明我不會在這裏待太久,說這些話,無非就是想找個話頭罷了。

    山羊鬍似乎也不在意我到底有沒有回答他的話,還是保持那個懶洋洋的樣子。

    想到我們這一次來就是爲了要把白露救出去,我便試探性地問道,“張主任,這兩天,你們又抓到什麼樣的鬼嗎?”

    山羊鬍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說道,“你問這個做什麼?”

    我笑了笑,“我就是有些好奇而已。畢竟我也是咱們靈異部的人不是嗎?更何況,上一次米主任雖然帶着我去抓過一次,但是我都不知道他抓得是什麼樣的鬼。”

    “張小瑤你在說笑嗎?你看不見?我可聽說,你從小就能看見鬼。”山羊鬍看了我一眼,“張小瑤,撒謊可不是什麼好習慣,我勸你還是把這毛病改了吧。”

    我有些詫異,誰說我從小就能看見鬼的?

    山羊鬍也不隱瞞,一邊敲着桌子,一邊隨意地說道,“你也不用這麼奇怪地看着我。這話可是你以前的同事說的。我想想哈,哦對了,她好像叫什麼玉來着。”

    我咬牙切齒地說道,“陳玉!”

    真沒想到,我都不跟她在一個地方上班了,這個傢伙竟然還在到處造我的謠。

    山羊鬍一聽,點點頭說道,“對!就是這個名字!我看她那樣,好像還挺崇拜你的。別人懷疑的時候,她還很賣力地爲你辯解來着,最後吵得還挺兇,好像還被扣獎金了。”

    我簡直不知道該怎麼說纔好了。

    我原以爲,陳玉這麼造我的謠是不喜歡我,可是現在看來,好像並不是這個樣子的。

    這愁人的孩子喲!

    只是一瞬我就回過神來了,山羊鬍竟然故意轉移話題!

    等我看向他的時候,果然看到他諷刺地笑容。

    看到我瞪着他,山羊鬍也不在意,聳聳肩說道,“你這麼看着我是什麼意思?”

    我抿了抿嘴脣,最後還是壓下心裏的情緒,問道,“張主任你看,你光顧着跟我說別的,都沒回答我剛纔的問題呢。”

    “你就真的這麼好奇?”

    我點點頭,“當然啦!你不是也說了嗎,咱們醫院的小~護~士們現在可都覺得我能看見鬼呢,我要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那豈不是表示我朋友在糊弄她們嗎?”

    爲了讓自己看起來真的就是這麼一回事,我還雙手合十地懇求道,“張主任你就跟我說說唄。”

    說話的功夫我偷偷用眼風掃了一眼,發現道士正皺着眉頭,似乎很不贊同山羊鬍跟我東拉西扯的樣子。只是不知道爲什麼,他竟然沒有開口阻止山羊鬍。

    山羊鬍看着我這樣,也不知道出於什麼心理,竟然真的回答了我的問題,“這樣啊!那我告訴你也不是不行!”

    “謝謝張主任!”我趕緊急切地道了聲謝。

    “別急着謝我,我話還沒說完呢!”山羊鬍眉頭一挑,“告訴你是沒問題,但是你總得那什麼東西來跟我換吧?”

    “什麼東西?”我隱約覺得,山羊鬍要的東西肯定跟唐琅有關。

    果然,山羊鬍坐直了身子,直直盯着我說道,“你得告訴我,跟在你身邊的這隻鬼到底是什麼來頭!”

    我一怔,沒有想到他問的竟然是這個。

    說真的,我也不知道唐琅是什麼來頭啊!

    我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山羊鬍吹鬍子瞪眼地說道,“你不知道?張小瑤,你覺得這樣有意思嗎?咱們這好歹也算是交換信息吧,你一個不知道就想把我打發了?”

    我還是搖了搖頭,“我真的不知道!”

    山羊鬍死死地盯着我,似乎是在判斷我這句話的真假。過了一會我才聽見他說,“行了。我也不問你了。不過我也不怕告訴你,上一次我們的確捉到了一隻小鬼,看樣子還是個不大的孩子。你說”

    話還沒說完就被道士打斷了,只見道士倏地一下睜開眼睛,冷冰冰地說道,“你跟她說這個做什麼?”

    山羊鬍聽得道士這麼一聲訓斥,眼中露出了一絲不耐,不過眨眼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快得讓人幾乎以爲這是自己的錯覺。

    我想,原來他們之間的關係也沒有這麼的好啊?

    難道說,其實這個人根本就不是他們的師傅?

    我再往道士看去,還能看到他臉色不虞的樣子,而一旁的山羊鬍卻絲毫不懼怕這名道士一樣。

    道士察覺到了我的目光,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那眼神裏似乎在警告我不要輕舉妄動。

    再看向山羊鬍的時候,他已經沒有了剛纔的隨心所欲的樣子,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沒多大區別,但是那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神情還是讓我明白了一點:我大概是問不出來什麼了。

    其實我也知道,山羊鬍剛纔會跟我說這些,也不過是他覺得我做不了什麼罷了,所以他不在乎,就算是告訴我,他也不覺得我能改變什麼。可是現在被道士這麼一打斷,我想,山羊鬍大概是沒心情跟我扯皮了。

    我只得垂下眼眸,暗暗嘆息沒能得到更有用的消息。

    讓我感到意外的是,道士雖然阻止了山羊鬍的話,自己卻突然開口說道,“小丫頭,我勸你還是死心吧。你不用再打聽那個小鬼的事兒了,我們不可能會讓你知道她的下落的。”

    我沒去跟他辯解什麼,只是想知道他們口中的那個小鬼到底是不是白露。一個沒忍住,我還是開口問了,“其實,我就是想知道,你們抓的那隻小鬼到底是男是女,說實話,我曾經在醫院裏碰到過一個小鬼,他真的太討厭了。你們要是抓住他了呢,我還真的跟你們說謝謝。”

    我誠懇地說道,而我說的這句話也是一句大實話,鬼娃娃真的挺討人厭的。所以就算他們怎麼探究我的表情,我還是那樣,坦坦蕩蕩。

    “你想知道那隻鬼是男的還是女的?”道士微眯着眼睛問道。

    我忙不迭地點點頭,“是啊,要是男鬼就太好了,那絕對就是以前整天害我的那隻!”

    爲了表示我真的很討厭這所謂的男鬼,我還做出了惡狠狠的樣子。

    “男鬼又如何?女鬼又如何?”道士面無表情地說道,“我們既不需要你感謝,也不需要別的,所以,對於您的問題,無可奉告!”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這個道士怎麼就這麼難纏啊?說話還這麼生硬難聽。

    道士說完之後,再也不搭理我,而是繼續像剛纔才那樣,閉目養神。只是我沒有忽略掉,他之前滿含威脅的一眼。

    這下,我真的不敢再問什麼了。

    我真是懊惱極了,不僅什麼都沒有問出來,現在自己還一點頭緒都沒有,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了。

    我有想過多注意一下週圍的情況,以免到時候應對不了,可是這幾個人什麼舉動都沒有,我就算想要地方都沒有方向。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見道士喊了一聲,“時辰到!”

    我嚇得一下子就站了起來。

    緊接着,我就看到這三個人像是早就排練了無數遍一樣,一個插旗一個撒糯米一個開始在各個地方噴上一口酒。

    根本就是眨眼的功夫,他們就把這一切做好了。而我竟然還傻愣愣地待在原處。

    很顯然,他們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根本就沒打算迴避我,甚至可以說,他們就是故意當着我的面這麼做的。

    做完了這些之後,他們就各自佔據一個位置。看着他們擺出來的陣勢,我一下子就明白過來了,他們這時在佈陣,而且還是專門用來對付別人的陣。

    我雖然看不出來這個陣到底是怎樣的一個陣,但是當我看到山羊鬍那詭異的笑容時,我覺得我心中的不按得到了證實。

    他們,果然是爲了唐琅而來的!

    我想要阻止這一切,哪怕是打亂他們的陣腳都可以,可是當我想要邁步出去的時候,我才發現,我早就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就已經被圈住了。

    我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腳下,發現自己就像是被釘木樁子一樣,死死地釘在了原地。

    “你們,你們到底想幹什麼?”我驚慌失措地喊道。

    擡眼看去,我首先注意到的並不是山羊鬍和那個道士,而是禿頂大叔,因爲我在他的眼中看到一絲憐憫的味道,似乎是在爲我接下來的境遇感到惋惜。

    沒等我弄明白禿頂大叔爲什麼會露出這樣的神情,我就聽見山羊鬍面無表情地說道,

    “幹什麼?你自己不是很清楚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