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四十二章 那就出發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四十二章 那就出發吧字體大小: A+
     

    過了好一會兒,我才聽到唐琅啞着聲音說道,“好了,小瑤。”

    我一聽趕緊將自己的身體離開唐琅一些。

    我仔仔細細地查看了唐琅的臉色,發現他看起來果然好多了。

    跟唐琅的視線對上之後,我看到唐琅的眼中竟然流光溢彩,那異樣的光芒讓我的臉滕地一下就燒起來了。

    我趕緊低下頭,然後不好意思地小聲催促道,“唐琅你別看我了,趕緊接着把符畫完。”

    剛纔我就注意到了,即便是唐琅分散了注意力的時候,他的手依然堅持着緩慢移動,只不過速度比一開始的時候慢了許多而已。

    唐琅果然沒有再把注意力放到我的身上,而是咬緊牙關接着畫符。

    我看着那張符紙,越是到後面的時候,唐琅似乎越吃力,而符紙的光芒卻越來越大,當唐琅畫到最後的時候,整個房間都被一片白色籠罩住了。就好像被牛奶包圍住一樣。

    過了好一陣子,光芒開始內斂,全都縮回到符紙裏面去,不大一會兒蘇友的一切都恢復平靜,符紙也安安靜靜地躺在了原來的地方,只除了唐琅畫過的痕跡隱隱約約閃着白色的光芒。

    要是不注意觀察的話,說不定就會讓這種一閃而過的流光給躲掉了。

    唐琅慢慢地放下狼毫,然後把手背到了身後,嘆息一聲說道,“總算是沒失敗!”

    我有注意到唐琅的手臂其實還在微微顫~抖着。

    我想,這張符紙肯定耗費了唐琅太多的心血靈力了。

    看着他走路都不穩,我趕緊衝過去一把扶着他,只是讓我錯愕的是,唐琅卻轉過身來一把抱住了我,然後他冰冰涼涼如同果凍一樣的脣~瓣,就這麼落在了毫無準備的我的脣上。

    “唐琅,你”我瞪大了雙眼看着唐琅。

    只見他輕聲說道,“乖!別說話。”

    而我,也就沒有再說什麼,任由着唐琅由輕變重,最後竟然帶着一絲懲罰地味道,狠狠地蹂~躪我的嘴脣,過了好一會兒,懲罰才結束。

    “不是告訴過你,以後不要咬傷自己嗎?爲什麼不聽話?”唐琅看進我的眼睛裏,嚴肅地說道。

    我這才明白過來爲什麼唐琅會用這種奇怪的方式來懲罰我,原來是因爲這個。

    我低着頭,低聲說道,“當時我沒想這麼多,我就是看你快要堅持不住了,所以想幫幫你。”

    聽完了我的話,唐琅嘆了口氣,再一次把我摟在懷裏,無奈地說道,“我該拿你怎麼辦啊?張小瑤!”

    我沒說話,只是回抱着唐琅。

    就在我以爲我們可以靜靜地擁抱一會兒的時候,我就聽到了老魏咋咋呼呼的聲音,“我說你們兩個,親熱也別這麼旁若無人的行不行?老子看見了!”

    我一聽到老魏這話,頓時羞得想要把頭乾脆埋起來算了。

    尤其是當我想到自己剛纔跟唐琅打啵的時候有可能也被老魏看到了,我更是臉上好一陣火燒火燎的,簡直沒臉見人了有木有啊?

    唐琅卻輕輕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就像是什麼事兒都沒有一樣,轉過身去冷冷地看着老魏說道,“我不是說過,你要是再進我房間就給我滾嗎?”

    聽着這萬分熟悉的話,我也顧不上羞澀了。

    我擡眼看向唐琅,只見他雖然語氣冷淡,但是我還是從他的神情中看出來,其實他心情還不錯。

    只不過這個傢伙實在是太會裝了,稍不注意的話說不定真的就會被他唬住了呢。

    看吧,老魏就上當了!

    只見老魏站在門口大呼小叫到,“臭小子你說什麼?你皮癢了是不是?竟然敢真麼跟老子說話,信不信老子今晚上撂挑子不跟你去幹活了?”

    唐琅卻完全不受老魏的威脅,清清淡淡地說道,“沒人求着你去!”

    老魏被唐琅這無所謂的態度給氣得跳腳,指着他的鼻子罵道,“你你你!你翅膀硬了是不是?之前誰說自己一個人沒把握對付那個臭道士來着,怎麼?現在牛氣了是吧?”

    緊接着我就看見老魏換了一副神色,怔怔地問道,“你的意思是,你把那張符紙畫出來了?”

    唐琅點了點頭。

    老魏這下不淡定了,“臭小子!畫出來了你不說一聲!害的我剛纔還以爲出了什麼事情,這才趕緊上來瞧瞧怎麼回事。你以爲老子稀罕看你跟小丫頭在這裏親熱啊?真是的!”

    尤其是看着唐琅異常淡定的樣子,老魏更是十分不滿地說道,“我說小子,你這是什麼表情?你知不知道,這張符紙可是連你爺爺都畫不出來的啊!”

    唐琅擡起頭來,輕飄飄地問道,“那又怎樣?”

    “那又怎樣?你說怎樣!這可是很厲害的符紙啊,難道你不應該表現的高興一點,激動一點嗎?你這個樣,不知道的還以爲你在奔喪呢。”

    我一聽,皺着眉頭呸呸了兩聲,不滿地瞪着老魏說道,“老魏,你胡說八道什麼呢?”

    就算是他們已經不忌諱這些東西了,我還是覺得拿這些事情出來說很不合適。

    其實更重要的一點是,我不想讓自己時時刻刻記着自己跟唐琅之間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老魏大概也是察覺到自己說錯話了,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不過很快就有陰陽怪氣地朝我擠眉弄眼地說道,“嘖嘖嘖,這好上了果然就是不一樣哈,我才說幾句話而已,這就不依不饒了。我說臭小子,你這小媳婦可真夠緊張你的啊。”

    聽着老魏沒轍沒攔的話,我簡直羞得無地自容了,真想過去把他那大嘴~巴給縫上,真是的!

    我很想再說老魏幾句,可是現在我被他這沒羞沒臊的話弄得臉上火~辣辣的,哪裏還有什麼氣勢啊!

    唐琅看着我渾身不自在的樣子,終於開口不讓老魏藉着胡說八道下去了。

    “好了,都不要耍嘴皮子了。咱們接着辦正事兒。”唐琅指着地上的稻石和哭魂火說道。

    我定睛看去,稻石和哭魂火還安安靜靜地躺在地上呢。

    老魏也看到地上的東西了,摩拳擦掌地走上前說道,“這玩意兒我來負責,我當年幫你爺爺弄過,至於哭魂火,我只認得這玩意,具體怎麼做還得你自己來。”

    唐琅點了點頭,“嗯。”

    分工好了之後,老魏就上前一把抓起了稻石,然後走到一邊不遠處坐下來擺了一個入定的姿勢。

    而這邊,唐琅也坐過去坐在蒲團上,然後地上的哭魂火被他這麼虛空一抓就飄到了手心裏。

    看着兩個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我沒敢做出任何動靜,只是站在一旁安安靜靜地等待着。

    老魏那邊什麼情況我沒有注意到,唐琅這邊,我卻發現自從唐琅把哭魂火抓過來之後,他就在上面打了好幾個複雜的手印,然後我就看到那黑黝黝的鬼燈籠裏,竟然真的冒出了火苗。而且那火苗是紅色的,鮮血一樣的紅色。

    更詭異的是,我聽到了淒厲的叫聲,真的就像恐怖片裏那些鬼在哭喊一樣。

    只是有一點讓我覺得奇怪,老魏之前不是說要用這個東西來畫符嗎?怎麼唐琅的做法卻不一樣呢?

    看着唐琅停下了手裏的動作,我這才指着哭魂火奇怪地問道,“唐琅,這個東西不是用來畫符的嗎?”

    唐琅看了我一眼,“誰跟你說我要用它來畫符?”

    我指了指那邊還在忙碌的老魏,壓低了聲音說道,“老魏告訴我的。其實要不是老魏,我根本就不知道這個東西叫哭魂火。”

    “原來是這樣。”唐琅拿起哭魂火,說道,“現在的確很少人知道這個東西了。”

    摸索了一下還在冒着火光的哭魂火,唐琅接着說道,“老魏說的沒錯,這個東西的確可以用來畫符,但是現在我並不是要用它來送魂。我現在,要用這個東西把小露召回來,也就是,招魂。”

    我這才明白過來,原來不同的做法,哭魂火的作用竟然是截然相反的。

    正說着,那邊的老魏好像也完成了,只見他拿着稻石就飄到了我們跟前,手伸到唐琅跟前,攤開,“看看!沒問題吧?”

    我悄悄地打量了一下老魏,似乎還看到他臉上有那麼一丟丟的不自信。

    老魏大概是察覺到了我的目光,有些不太自然地說道,“小丫頭別這麼看我。老子不過是耽擱的時間太長了,額,手藝可能不太熟練了而已。”

    我捂着嘴,眉眼彎彎地對着老魏點了點頭,難得看到他這麼可愛的樣子,我還是不要拆臺了。

    唐琅拿過稻石,翻了翻然後說道,“可以!”

    老魏這才鬆了一口氣,緊接着又恢復了之前那副囂張無比的樣子說道,“老子就說嘛,平老子的手藝,怎麼可能做不好這麼個小東西!”

    那牛氣沖天的模樣,就好像剛纔還有着小忐忑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一樣。

    察覺到我在看他,老魏竟然還朝我挑了挑眉。我簡直被他打敗了。

    簡直就是讓我大開眼界有木有,就沒見過這麼沒臉沒皮的人!

    唐琅把這三樣東西收了起來,然後說道,“既然東西都準備妥當了,那咱們一會兒就出發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
    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