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你在幹什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你在幹什麼字體大小: A+
     

    小露?

    我想起來了,白露因爲要幫我解開繩子,結果傷到了,然後就消失不見了。

    我看着唐琅,“你是說,小露沒事?”

    唐琅點點頭,再次溫柔地對我笑了笑說道,“放心吧,小露暫時沒事,只不過她現在動不了,我得去把她帶回來。”

    聽着唐琅的話,我內心的愧疚纔多少好受一些。

    不管怎麼說,白露也是爲了我纔會變成這樣的。

    想到這裏,我更加沒有理由阻止唐琅了。

    我擡起頭來,倔強的看着唐琅說道,“不管怎麼樣,你一定要回來。”

    “嗯!”唐琅深深地看着我。

    “好吧!那我不攔着你了。不過,你千萬要記住,我等着你回來。”我仰着頭,“我會一直等着的。”

    唐琅揉了揉我的頭髮說道,“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

    說完,唐琅把我攬在了懷裏,過了好一會兒才閃身消失了。

    知道他真真切切地消失了,我還保持着擁抱他的姿勢。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太過於敏~感了,這樣的告別方式,我總感覺很不好。

    我會誤以爲,唐琅真的會有一天在我的手上就這樣消失了。

    我使勁晃了晃腦袋,拼命地對自己說不能胡思亂想,唐琅只是去把白露帶回來而已,不會有事的。

    可是不管我怎麼安慰自己,我還是揮不去心中的慌亂。

    我決定給自己找點事情做,於是我下了樓,到廚房給自己煮了碗麪條。

    麪條很快就吃完了,我看了看牆上的鬧鐘,發現纔過去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我很鬱悶地嘆了口氣。

    等待總是讓人覺得時間太過於漫長,接下來的時間,我該怎麼辦?

    不行!我得找點事情做才行,要不然的話,我會瘋掉的。

    就這樣,我決定來一個大掃除。

    於是我把屋裏屋外全都好好地打掃了一遍,這還不算完,我甚至還把書房好好地收拾了一番。

    只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時候,在書房裏,我卻意外滴看到了一樣東西。

    一個小巧的菸斗!

    我並不是第一次進書房,也不是頭一回收拾這個書房,但是我如果沒有記錯的話,我根本就沒有見到過這個菸斗。

    那爲什麼書房裏會突然出現這個東西呢?

    我有些好奇,但是同時我也很猶豫,因爲我不確定這個東西會不會有什麼問題。

    就在我準備離開書房的時候,我卻忽然注意到,這個菸斗竟然是放在一本古書上的,那本書,是以前唐琅最喜歡閱讀的書。

    第一次進書房收拾的時候,唐琅就跟我說過,這本書一定要好好擦拭乾淨,而且動作得輕柔,不能弄髒它,不能損壞它。

    其實我應該第一眼就認出這本書的,只是當時我的注意力全都在這個菸斗上了,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沒有打掃的原因,書房裏的書早就蒙上了厚厚的一層灰塵,以至於我沒能及時認出來。

    既然是唐琅最喜歡的書,那我肯定要好好收拾乾淨才行的。

    這麼一想,我轉身接了一盆乾淨的水,又另外拿了兩條幹淨的毛巾進來。

    這還是當初唐琅要求的呢,要先用乾的毛巾擦一遍,再用浸了水擰乾之後的毛巾再擦一遍,還要輕輕地吹乾書面,反正當初的我,挺痛恨唐琅這一套的。但是現在,我甘之若飴。

    只要是爲唐琅做的事情,我都甘願。

    我美滋滋地端來了水還有毛巾,正想着等唐琅回來的時候,看到他最心愛的書被我擦拭的這麼幹淨,肯定會很高興的。

    這麼想着,我就把手伸向了菸斗。

    只是,當我的手觸碰到菸斗的時候,一絲黑氣,迅速地從煙裏鑽出來,然後再迅速地鑽進了我的身體裏。

    而我,竟然一點也不知道。

    等我感覺到不對勁的時候,我的眼前一黑,再也沒有了知覺。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我才醒過來。

    不對,我根本就沒有醒過來,但是我有感覺。

    我能感覺得到,自己的身體竟然在動,但是,我卻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權。

    那個傢伙攤開了我的雙手,然後揚聲大笑,“哈哈哈哈!不錯不錯,這皮膚還挺水~嫩的,老夫很是滿意!”

    我一聽,這個人自稱老夫,也就是說,這其實是個男的?

    一想到自己的身體竟然被一隻男鬼給侵佔了,我怎麼想怎麼覺得渾身都不舒服。

    我掙扎着想要奪回身體的控制權,但是我發現,不管我怎麼努力,都是徒勞。

    我除了眼睜睜地看着這個噁心的傢伙捏捏手捏捏臉,雖然那雙手也是我自己的,但是我還是有了一種被別人佔了便宜的噁心感。

    真的很噁心啊!

    “你到底是誰,給我滾出我的身體!”我大聲罵道。

    但是不管我怎麼罵,這具身體依舊我行我素地做着別的動作。

    我很擔心自己的身體會被他玩壞了,喊了半天無果之後,我放軟了姿態,“不管你是誰,求求你了,放過我吧。只要你肯離開我的身體,我一定會多給你燒幾株香的,求求你了。”

    等我把這句話說完了之後,我終於得到了迴應。

    只見那個傢伙張開嘴收到,“小姑娘終於不吵了啊!不錯不錯!不過現在老夫還沒玩夠呢,你還是別折騰了,等老夫玩膩了,自然就會離開的。”

    我聽到他的話,心裏總算落了一半,可另一半還沒落下來呢,我又聽見他說,“不過呢,你要是在這麼喋喋不休沒完沒了的話,老夫可沒這麼好說話。”

    我趕緊保證道,“您放心,我絕對不會再喋喋不休了。不過,您能不能悠着點,別把我玩壞了啊!”

    “哈哈哈哈!小丫頭說話果然風趣!”我聽到他說了這麼一句話之後,就再也不理我了。

    我看着他控制着我的身體,在書房裏來回轉動,這才稍稍地放了心。

    但是當我看到自己的雙手就這麼粗魯地把書胡亂丟到一旁的時候,我還是沒忍住開口說道,“您能不能別這麼粗魯啊,會把這些書弄壞的!”

    “哼!聒噪!”那個傢伙冷哼一聲,緊接着更加粗魯地把書丟的到處都是。

    我簡直看的心驚肉跳!

    這些可都是唐琅的寶貝啊!

    我真後悔自己多嘴說了這麼一句!

    不對!這不是我的問題。都是這個侵佔了我身體的靈魂在作祟。

    我得把自己的身體奪回來,只要我伴身體的控制權搶回來,就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這麼一想,我又開始努力地想要奪回自己身體的控制權。

    可是我把所有的方法都試過了,依舊是一點反應都沒有,這具身體該怎麼還是怎麼。

    我絕望地發現,我不僅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而他似乎是爲了報復我一樣,更加變本加厲地在各個房間裏來回竄動。

    他甚至還跑到了廚房裏,端出一碗麪條呼啦啦地就吃了起來。

    那碗麪條其實是我之前心不在焉下多了,所以分了出來單獨裝在一個碗裏,準備留着等什麼時候再吃的。沒想到就這麼被這個傢伙端出來吃了個乾淨。

    我感覺得到,自己的胃都快要撐爆了!

    這個傢伙吃完了麪條之後,拍拍肚子感嘆道,“嗯!果然好久沒有吃過東西了,真懷念啊!”

    如果僅僅是這樣的話也就罷了,可我竟然發現,這個傢伙竟然說,“下面看完了,該到上面去轉轉了!”

    說完,這個傢伙也不顧我的身體已經撐得不行了,邁開腿就往樓上奔去。

    當我察覺到自己竟然直奔三樓的時候,我無力地發現,我什麼都阻止不了。

    我不知道自己現在這個情況是怎麼回事,但是我真真切切地感覺到了,我的身體裏住進了另一個靈魂,而且,那一個靈魂要比我強大得多,不管我怎麼掙扎怎麼努力,我的身體絲毫都沒有受到影響。

    唐琅房間的門,被打開了!

    其實唐琅的房間也並沒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要真說有什麼不一樣,那也只不過是因爲他的房間里根本就沒有牀。

    原本擺放牀的地方,現在只有一個蒲團,一個就像寺廟裏僧人入定的那種蒲團。

    其他的,也不過是桌之上的一些用來畫符紙的材料罷了。

    我聽到自己發出了冷笑了聲音,還聽見了自己在說話,“哼!真沒想到,活着的時候像個鬼,死了之後倒像個道士了!”

    我不知道這個莫名其妙侵佔了我身體的到底是誰,但是我有一點可以確定,那就是,他很熟悉唐琅的一切。

    只不過到目前爲止,我還沒辦法判斷出來他到底對唐琅有沒有歹心。

    我看到了自己的手,隨意地在唐琅的房間裏四處亂翻亂找,還看到了自己竟然還拿起了硃砂旁邊的那一本符經,以及房間裏其他的東西。

    只不過讓我稍稍放心一點的就是,這個傢伙也只是很隨意地翻看了唐琅的東西而已,並沒有將任何一樣東西佔爲己有。

    只是下一秒,我就發現自己錯了。

    我發現控制我身體的這個傢伙,竟然打開了唐琅的抽屜,然後從裏面拿出了一個四四方方的玉盒,直接就揣到了懷裏。

    沒錯,他就是踹到懷裏,而不是放進我口袋裏。

    就從這一個動作,我就能判斷得出,這個人,或者說這隻鬼,肯定跟我們不是一年代的。

    就在他轉身準備離開唐琅房間的時候,唐琅的門忽然被人從外面打開了。

    “你在幹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