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我得把她帶回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我得把她帶回來字體大小: A+
     

    我以爲唐琅喝了我的血就回原地滿血復活了,可是我卻發現自己真的是太天真了。

    唐琅受的傷,並不是一般的傷,就算是現在表面上開起來好像已經好得差不多了,可等我鬆開了懷抱之後我才發現,這根本就不是這麼一回事。

    唐琅的身體的確凝實了許多,可是我卻發現他似乎還處於神志不清的狀態。

    再加上此時從不遠處傳來的吵雜聲,讓我不得不分出一絲心神往那邊掃了一眼。

    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前仆後繼着想要涌過來的密密麻麻的死靈,着實讓我嚇了一大跳。

    我怎麼忘了呢,我的血不僅僅對唐琅管用,對於他們來說,更是致命的吸引啊。

    我根本就不用想就能猜到,這些東西肯定是因爲剛纔我手指頭冒出來的鮮血的香氣給吸引過來的。

    雖然我的手現在已經不流血了,但是空氣中肯定還瀰漫着我的血的味道。

    我再也顧不上許多,一邊扶着唐琅,一邊掏出鑰匙就趕緊把大鐵門打開。

    等我扶着唐琅走進去之後,我趕緊砰的一下把大鐵門關上。

    只有回到這裏,我才真的覺得安心啊。

    果然從大鐵門看出去,院子裏跟院子外面簡直就是兩個世界一樣,我再也聽不到剛纔那種滲人的吵雜聲,而外面原本來圍過來的東西,此時正迷茫地四處張望,似乎找不到原先的目標一樣。

    我知道,是結界把我們隔開了。

    我收回心神,看着唐琅緊閉的雙眼,趕緊甩去腦子裏亂七八糟的東西,扶着他就進了屋。

    都這個時候了,我怎麼還有空在這裏想七想八呢。

    唐琅就像是一個虛浮的影子一樣,就這麼靠在我的身上,從表面上看來,他現在跟正常的人並沒有什麼區別。

    只除了一點,那就是我感覺不到他任何一點的重量。

    我本來打算把唐琅送回三樓的,但是想到過唐琅從來不讓人進入他的房間,我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我想,乾脆就在二樓隨便找一間房間讓他休息好了。可是走到二樓的時候我才發現,除了我自己的房間,我竟然沒有任何一個房間的鑰匙。

    我憂愁地看着唐琅,來不及多想便扶着他邁步走進了自己的房間。大不了我不睡了,把牀讓給他就是了。

    進了屋,我就把唐琅安頓好,然後站在牀邊,靜靜地看着眉頭緊鎖的他。

    此時的唐琅就像是睡着了一樣,只是眉頭依舊緊鎖着。

    我不知道剛纔的那點血夠不夠,自己是不是還需要再餵給他一點血,這麼想着,我還是不放心,

    想了想最後還是搬過來一張凳子,放在唐琅的牀邊。

    我就坐在牀邊,最後還是沒忍住,把他的手握在了自己的手心裏。

    唐琅的手還是絲毫沒有溫度,冰冰涼涼的,那修長的手指還有寬大的掌心,顯得我的手要小上許多。

    要是換做別的時候,我一定會感嘆一句,這真是玉一般的手啊,可是現在,我根本就無心去想這些事情。

    看着他好看的眉眼,不知不覺間,我就開始迷糊了起來。

    這一次,我似乎又做了一個夢,我夢見自己正窩在唐琅的懷裏,而他的腦袋,埋在我的頸窩間,似乎沉浸在什麼裏面一樣。

    我看到他眉頭舒展開來,臉上還露出了滿足的表情。

    看着唐琅好看的脣~瓣溢出滿足的嘆息聲,我的心情跟着都變得好好。

    他沒事了,真好啊!

    忽然間,我看到他的眼睛變得赤紅,那微微張開的嘴角,竟然露出了一顆尖尖的細牙。

    緊接着,我看見唐琅一口咬向我脖子間的大動脈,就好像電視裏演的吸血鬼一樣。

    我怎麼都忘不了,唐琅那雙赤紅的眼睛,那樣冷冰冰又陌生的眼神,根本就不是唐琅的。

    我下的一下子就驚醒了。

    只是醒過來之後的一幕,卻讓我再次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了。

    我我我,我真的窩在唐琅的懷裏睡着了。

    只是跟夢境裏不一樣的地方是,唐琅似乎並沒有醒過來。我想要轉過身去,甚至還發現唐琅的大手就這麼環在了我的腰上。

    我擡起他的手,輕輕地轉身去,然後就看到他好看的雙眼還在緊閉着。

    我不知道鬼是不是跟人一樣也需要休息,但是我還是決定不要打擾他的好。

    剛想起來,我就發現扣在腰上的手使了使勁。

    我錯愕地看向唐琅,正好看到他正朝我笑了笑,依然有些虛弱的聲音說道,“再陪我躺一會兒!”

    我愣愣地應了一聲,便保持着仰躺的姿勢一動都不敢動。

    唐琅的笑聲溢了出來,“別那麼緊張!”

    “呵呵,我,我沒緊張啊!”我打着哈哈。

    天知道,我現在的心都快要跳出來了。

    我們就躺在一張牀上哎!而且還是清醒的!這簡直就是要多尷尬就有多尷尬好嗎?

    唐琅把我掰了過去正面對着他,說道,“昨天晚上,是不是把你嚇壞了?”

    “嗯!你真的把我嚇到了!”我輕聲說道。

    想到自己有可能再也見不到他,我沒忍住伸出手抱了抱他。

    抱完了之後,我才後知後覺地察覺到我們現在的姿勢到底有多曖~昧。

    正想着把距離拉開一些,我就聽到唐琅在我耳邊輕聲地說道,“以後不會了!”

    那聲音吹在耳邊,癢癢的。

    我擡眼看着唐琅,正好他也在專注地看着我,那好看的眉眼,離我這麼的近,我想都沒想就做了一件一直以來想做又沒敢做的事情。

    我伸出手,仔仔細細地瞄着他的眉他的眼,心裏滿滿漲漲的。

    他還在我的身邊,真好!

    唐琅抓起我的爪子,沒讓我繼續在他的臉上畫來畫去,正好摸到我的傷口,便皺着眉頭說道,“你咬的?”

    我點點頭。

    “什麼時候咬得?”唐琅皺着眉頭問道。

    我不知道唐琅怎麼會這麼問,我明明記得,自己當時咬破了手指的時候,唐琅還睜開了眼跟我說了一個字來着,後來我沒再讓他繼續說而已。

    不過這已經不重要了,反正只要唐琅沒事就行了。

    我笑了笑,什麼都沒說。

    唐琅也沒有再問什麼,而是有一下沒一下地摩挲着我之前咬破的地方。

    我以爲這件事情就算是過去了,可是他接下來的動作,卻讓我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心再一次快要蹦出來。

    他他他,竟然把我的手指頭含~住了。

    “你你你!”我結結巴巴地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可唐琅卻含~住就算了,他竟然還用舌~頭在我咬破的地方轉了一圈,那酥酥麻麻的感覺,直接讓我動彈不得。

    唐琅似乎嫌這樣還不夠,還不忘朝我眨了眨眼睛!

    原本還有一些傷感的氛圍,被他這麼一弄,現在生生把畫風變成了曖~昧旖旎。

    這簡直要人命了!

    過了好大一會兒,唐琅才停止了放電,也沒有在抓着我的手不放,而是帶着笑意撫着我的臉龐說道,“小瑤,你的臉好紅,看起來好像很可口的樣子啊!”

    我覺得自己大概是被他馬蚤擾的腦子都當機了,竟然脫口而出地來了這麼無腦的一句話,“你剛纔都吃了我的手指了,現在又要吃我的臉啊!”

    說完了,我也反應過來了。我真恨不得找些地縫給鑽進去!

    這簡直太丟人了有木有?

    唐琅果然湊過來在我火~辣辣的臉上親了一口,然後說道,“放心吧,我不會把你的臉吃掉的!”

    我沒回答他,只是當起了鴕鳥,這種話題,我拒絕討論。

    唐琅倒是也沒有再逗我,靜靜地抱了我一會兒,變鬆開了手。而我,也趁機逃離了這個曖~昧無比的牀。

    唐琅看着我故意坐的離他遠遠的,倒也不在意,而是坐起來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然後問道,“小瑤,你還記得我們昨天晚上是怎麼離開醫院的嗎?”

    聽着唐琅的話,我想,那個時候的唐琅應該是靠着本能纔會拼勁最後一絲力氣把我帶走的吧,所以他纔會絲毫沒有印象是不是?

    想到這裏,我便把當時的情形告訴了他。

    說完了之後,我看到唐琅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我看到他緊握着拳頭狠狠地砸了一下牀板,沉着臉說道,“奇恥大辱!”

    我擔憂地看着他,“你沒事吧?”

    “沒事,今天開始,你不要再去上班了,那些東西,我會處理的。”唐琅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陰沉着臉對我說道。

    我一聽到他竟然還要去醫院,很不放心地說道,“可是他們手裏的東西會把你傷的很重的!”

    唐琅走過來,拍拍我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我不會在同一個地方栽兩次的!”

    可我還是很不放心,看着唐琅不容置疑的樣子,我便說道,“要不,我今晚跟你一塊兒去好了!反正他們不會對我怎麼樣的!”

    “不!你不能再去了!”唐琅堅持道。

    “可我不放心你啊!”我抓着唐琅的手,擔憂地說道。

    我根本就忘不了唐琅被禿頂大叔擊中的那一幕,我再也不要再經歷這樣的事情了!

    唐琅拍了拍我的手背,“別擔心,我不會再冒險了。”

    他低頭看了一樣自己的手心,說道,“更何況,我還得去把小露帶回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