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一十章 怎麼發光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一十章 怎麼發光了?字體大小: A+
     

    至於地上的那些東西,我想,米主任是不會讓我碰的。

    等米主任終於把所有的東西都收拾好了之後,他又像剛纔來的時候那樣,一手提着鉢,一手拿着一把黑色的戒尺。

    其實我現在知道了,他真正起作用的,是手心裏的那塊綠瑩瑩的東西。

    一路上,我總是時不時地瞄向米主任腰間的那個布袋子。

    到了靈異部之後,米主任擺擺手,頭也不回地對我說道,“好了,你可以下班了。”

    緊接着,拽過米主任不由分說地就一把拽過我手裏的糯米袋子,連門都沒讓我進去就“砰”地一下把門給關上了。

    要不是我閃躲得快,我都懷疑自己的鼻子是不是會被撞扁了。

    我撇了撇嘴,只得轉身離開。

    直到走到一個拐角處的時候,我看了看窗外才發現,不知不覺之間竟然天都大亮了。

    我走出醫院大門,溫暖的陽光照在身上的時候,之前那一直圍繞在身上的陰暗感覺才散去不少。

    放鬆了心情之後,一股濃濃的疲憊感向我襲來,果然,一個白天再加上一個晚上的時間,真的很熬人啊。

    我想都沒想就在醫院門口打了一輛出租車。

    當車開到唐琅家門口的時候,我都還聽見司機在嘟囔,“就這麼點路還打車,現在的人真是有夠嬌貴的!”

    此時的我,哪裏還有精力去理會司機嘟嘟囔囔,給了錢我就下車了。

    打開大鐵門,進了屋,果然還是冷冷清清的。

    哎,唐琅還是沒有回來。

    我嘆了口氣,轉身上樓去了。

    大概是因爲太過於疲憊了,我剛躺下沒多久就睡着了,只是一直睡得很不安穩。

    睡夢中,我竟然有看見宋春梅那雙赤紅的眼睛,正惡狠狠地瞪着我。

    “張小瑤,你竟然不救我。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你等着吧!……”

    那聲音就像是有迴音一樣,不停地在我腦海中迴響着,我驚得一下子就坐了起來。

    迷迷糊糊間,我才發現屋子裏的光線都變暗了。

    我拉開燈,揉了揉眼睛,才發現,原來天都快黑了。

    哎,這才一天的功夫,我整個人的生物鐘已經完全被顛倒過來了。

    看了一下牆上的鬧鐘,快到六點了。

    一想到一會兒還得去醫院上夜班,說不定還要跟米主任那個老瘋子出去抓鬼,我的心情一下子就變得十分鬱悶。

    這種日子,可什麼時候纔到頭啊。

    我嘆了口氣,最後還是認命地起身洗漱。

    當肚子咕咕響的時候,我纔想起來,我已經整整一天一~夜沒吃東西了。

    最後,我還是到廚房給自己下了碗麪條吃。

    當我終於吃飽喝足,又磨蹭了十來分鐘,終於還是不得不出門了。因爲米主任規定的,晚上七點鐘之前,必須要到辦公室報到,否則就當曠工論。

    就當我準備打開大鐵門走出的時候,我竟然出現幻覺了。

    因爲,我竟然聽見唐琅說話的聲音,“我不是跟你說過,晚上不要出門嗎?”

    可是等我回頭看去的時候,卻什麼都看不到。

    搖了搖頭,我暗罵了自己一句,真是腦子壞掉了,連幻覺都出來了。

    低頭,接着開門,可鐵門上的鎖還沒打開,我又一次聽見了唐琅的聲音。

    “張小瑤,我剛纔的話你是真沒聽到還是假裝沒聽到?嗯?”唐琅的聲音聽起來好像是在生氣。

    是在擔心我大晚上出門不安全,所以纔會生氣嗎?

    我確定,這一次真的不是我的幻覺,我聽見唐琅說話了,我真的聽見了。

    我回過頭去,望着空空如也的四周喊道,“唐琅你在哪裏?爲什麼我看不見你?”

    “你看不見我?”唐琅的聲音似乎是在我的正前方。

    我拼命地點頭,“是的是的,我能聽見你說話,但是我一點都看不見你。你到底怎麼了啊?”

    “竟然會這樣!”唐琅喃喃道,頓了一下才說,“沒事,大概過一陣子就好了。”

    “這樣啊,那真是太好了。”我很開心。

    就算是暫時看不見他,只要能聽到他的聲音,我都還是覺得好開心。再說了,唐琅不是說了嗎,過一陣子,我就可以看見他了。

    “對了,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啊?”我仰頭問道。

    我想,我面對的應該就是唐琅的方向了吧。

    “剛剛,就在你準備出去的時候。”唐琅說道,“不過,難道你就不想解釋一下,爲什麼天都黑了你還準備出門呢?”

    啊!我一看時間,還有十分鐘就到七點了。

    我慌里慌張地說道,“我得走了,要不然來不及了。”

    說完,我也顧不上再跟唐琅多說兩句打開大鐵門就往醫院的方向跑去。

    當我氣喘吁吁地站在醫院門口的時候,唐琅的聲音又在我耳邊響起來了,“現在,你可以好好解釋一下了,爲什麼你今天晚上又要值夜班?”

    我緩了緩,才說道,“別提了,就爲了上一次的批假,我被調到別的單位了。而且這單位叫什麼靈異部,專門晚上才上班的。”

    “靈異部?那是個什麼東西?”

    шшш● t t k a n● ¢ 〇 我一邊走,一邊小聲地跟唐琅交談着,我知道他肯定不會離我太遠的。更何況,剛纔說的太大聲,都有好幾個人往我這邊看過來了。我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

    聽着唐琅問起我的新部門,我便說道,“具體幹什麼的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我只知道,那個米主任特變~態,昨晚上還把宋春梅給抓了,說是要做成什麼傀儡。”

    想到米主任,我一下子就想到了他手裏那塊綠瑩瑩的東西。之前米主任可是得意洋洋地跟我說過,這個東西能夠感應到鬼魂。那豈不是說,唐琅要是跟我在一起的話,今晚豈不是會被他感應得到?

    一想到這,我趕緊跟唐琅說道,“唐琅,要不,你還是先回家吧。”

    “怎麼?怕我撞破你的好事?”唐琅的聲音裏又帶着一絲不高興。

    我趕緊解釋道,“不是!你不知道,那米主任古怪的很,明明他根本就看不見任何鬼的,但是他手裏有個東西,能感應到鬼的存在,而且還能感應出是不是厲害的鬼。”

    “哦?竟然有這回事?說得我都有點好奇了。”

    我聽得唐琅竟然還好奇起來了,趕緊勸導,“你就先別好奇了好不好啊?他不但有個厲害的東西,而且還會佈下很厲害的結界,那宋春梅就是被關在結界裏逃不掉,才被他抓到的。”

    “怎麼?你就這麼不相信我的能力?難道我平時的表現就這麼讓你沒安全感嗎?嗯?”

    我真是無語,都什麼時候了,這傢伙竟然還關心我有沒有安全感,我明明是擔心他好嗎?

    更何況,他現在還不知道因爲什麼原因,連身影都消失了,我能不擔心嗎?

    正想着怎麼把他勸回去,我就聽見唐琅換了一種語氣跟我說話。

    只見他口氣變~軟了許多,在我耳邊輕聲說道,“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更何況,當初我答應過宋春梅會放她一條生路,並且,在有必要的時候幫她一把。現在,不正是這個時候嗎?”

    “可是,”我還是有些不太贊同他這麼冒險啊。

    他怎麼就不明白,我真的很擔心他呢?

    “小瑤我有沒有跟你說過,鬼之於人,其中很大的一個區別就是,承諾過的事情就必須要做到,否則,真的會灰飛煙滅的。我想,那什麼米主任再可怕,也總歸做不到讓我灰飛煙滅吧?”

    我聽得出來,唐琅的語氣中,含~着前所未有的鄭重。

    我張了張嘴,最後還是沒能再說出勸告的話。

    我打定主意了,要是到時候唐琅真的不小心也遭到了跟宋春梅同樣的情況,那我就是憑盡全力,也要把他救出來。

    這麼一想之後,我忽然覺得好像真的沒那麼糾結了。

    “好吧,我說不過你。”我沒告訴唐琅我剛做好的決定,而是嘆了口氣說道,“不過你得答應我,要是看着情況不對,你一定不能搶來,行嗎?大不了,我找機會把那個黑盒子偷出來就是了。”

    剛說完,我就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抱了抱,可是明明,我的眼前還是什麼都沒有。

    唐琅在我耳邊輕聲說道,“相信我,我不會讓你擔心的。”

    我重重地點了點頭,“嗯。”

    我們一路走一路說,這不,剛達成共識,就到了靈異部的辦公室門口。

    我敲門進去的時候,正好看見米主任正背對着我,不知道在幹什麼。

    聽的我開門進來的聲音,米主任轉過身來,拉着一張臉,很不高興的樣子,“你平時上班都是這麼晚纔到的嗎?”

    我一看牆上的鬧鐘,正好看見上面顯示七點整。

    爲了不讓他爲這件事情遷怒,我趕緊解釋到,“不好意思,大概是昨天白天晚上連着上班沒休息,所以精神有些不太好,下次我保證注意。”

    我其實是故意這麼說的,昨天白天的時候,我真的也在上班,還是爲他出去跑了一天呢。

    米主任大概是想起來昨天安排我去買東西了,只是“嗯”了一聲,倒也沒再說什麼。

    就在我悄悄鬆了口氣的時候,我就看見米主任攤開手心,奇怪地說道,“咦?這靈淨石怎麼發光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