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零一章 我竟然抱了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零一章 我竟然抱了他字體大小: A+
     

    唐琅卻像是沒聽到一樣,目光一直盯着我的布兜。

    過了一會兒,我才聽見唐琅說道,“也許,我找到辦法救張子軒了。”

    沈雁一聽,也顧不上生我的氣了,她急切地問道,“什麼方法?”

    唐琅指了指我的布兜,說道,“用符紙!”

    我一下子就讀懂了唐琅話裏的意思,他是打算自己畫符紙來救張子軒。

    我不知道這個方法算不算好方法,但是既然唐琅都說出來了,那我覺得,他肯定是有把握的。

    只是有一點我想錯了,並不是我相信唐琅,所有的人都會相信唐琅的。

    就好比眼前的沈雁。

    只見她滿臉狐疑地看着唐琅,將信將疑地問道,“你說用符紙是什麼意思?”

    沒等唐琅回答,沈雁就一臉防備地看着他,“差一點就上了你的當了!哼!說到底,你還是想殺了我們是不是?我不管你是誰,我絕不可能眼睜睜地看着子軒哥在我面前消失的!”

    言下之意就是,她會用盡全身的力量爲張子軒拼命,如果唐琅要對付他們,到時候誰都討不了好。

    面對沈雁劍拔弩張的氣勢,我趕緊解釋道,“沈雁你誤會了,他不是這個意思。唐琅他就是想說,用符紙來幫助恢復”

    我還沒說完就被沈雁粗魯地打斷了,“哼!開什麼玩笑!我從來只知道,符紙都是那些臭道士用來對付我們的。根本就沒有聽說過,符紙還能幫一隻鬼恢復。”

    “你們明擺着就是在糊弄我,以爲我這麼好騙嗎?嗯?”說完這話的沈雁,眼神冰冷地盯着我,就像是嗜血的毒蛇一樣。

    “不是的,唐琅他真的就是想用符紙來幫忙,而且那些符紙也不是什麼道士畫的,是唐琅自己畫的,你要相信我們。”我焦急地說道。

    本以爲我這麼解釋,沈雁應該會相信我們了,結果她敵對的意味更加重了,她甚至還做出了攻擊的狀態,恨恨地說道,“廢話少說!反正現在我們倆已經是這樣了,大不了就是拼個魚死網破!哼!”

    我正急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的時候,白露跳了出來,她十分鄙夷地看着沈雁說道,“我說大嬸,你是不是年紀太大糊塗了啊?”

    沈雁聽得白露言語中毫不掩飾的諷刺,氣得長髮紛飛,吃紅着眼吼道,“你說什麼?”

    白露卻絲毫不在意,她接着說道,“你沒見過不代表沒有好嗎?真是的,自己沒見識就以爲所有的人都跟你一樣沒見識嗎?”

    白露來到沈雁的面前,一字一句地說道,“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我親眼看到過大人繪畫符紙,而且還是很厲害的安魂符。”

    沈雁猶豫了一下,“安魂符?他畫的?”

    白露點點頭,“沒錯,就是大人話的!”

    我以爲沈雁終於相信了白露的話,卻發現她依然一臉的不相信,“哼!你再怎麼說我也不會相信你的!”

    說着,白露轉過頭來對我說道,“小瑤姐姐你告訴他,我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聽得白露這麼一說,我頓時就想到了之前唐琅爲我畫的那一張安魂符,便忙不迭地點了點頭,“沒錯沒錯!就在前幾天,我因爲晚上失眠,所以唐琅還特意給我畫了一張符紙,效果很好的。”

    爲了讓自己看起來更加有可信度,我還特意把眼睜的大大的。

    沈雁看着我不像是說假話的樣子,這才放下了點防備,只是神色依舊帶着一絲狐疑。

    爲了徹底打消她的懷疑,我把符紙丟到了一邊,然後衝到唐琅跟前,拽着他的袖子說道,“唐琅,你告訴她,你會畫符紙的,對不對?”

    可是唐琅卻一改之前的態度,面無表情地對沈雁說道,“我不需要證明什麼!信,或者不信,那都是你自己的事情。”

    說罷,唐琅就一刻也不停留地往外走去,頭也不回地對白露說道,“小露,跟上。我們回去!”

    白露瞪了沈雁一眼,然後蹦蹦跳跳地跟着出去了。

    我不知道唐琅爲什麼忽然生氣了,糾結地看了沈雁一眼,然後趕緊也跟着出了院子。

    出來了之後,我才發現唐琅其實並沒有走,只是站在院子外面似乎思考着什麼。

    “唐琅,你真的不打算管她們了嗎?”我小心翼翼地問道。

    唐琅瞥了我一眼,“怎麼?你就這麼希望我去幫助一個懷疑我的人?還是其實你也覺得,我會對你做什麼?”

    看着唐琅冷冷的眼神,我一下子就明白過來了,他在生氣,而他生氣的原因是,因爲剛纔他朝我走過來的時候,我以爲他是要傷害我。

    他在生氣我不相信他!

    我咬了咬嘴脣,磨磨蹭蹭地來到唐琅的身旁,輕聲說道,“對不起,其實,我不是不相信你。”

    唐琅嗤笑一聲,“你就是害怕而是,是嗎?”

    我忙不迭地點頭,還沒說話就又聽見他說,“你害怕我會傷害你,沒錯吧?”

    “我”我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纔好。

    明明,我根本就不是這個意思。

    我怎麼能告訴他,因爲看到他這麼在乎白露,我覺得自己受傷了。我怎麼能告訴他,我不喜歡他跟白露太過於親密。

    這些,叫我怎麼開口呢?

    “算了!你害怕我也是對的,一個人連鬼都不怕,那不是太詭異了嗎?”唐琅無所謂地說道。

    可是那濃濃的悲涼氣息,卻讓我忍不住鼻子一酸。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我急忙說道。

    甚至於,我腦子一熱,直接從他身後抱住了他,“我一點也不怕你,我很喜歡你,很喜歡很喜歡!”

    說完之後,我才反應過來自己到底幹了什麼事情。

    可是,要是現在就放開手的話,會不會顯得太尷尬,就好像我很在乎這件事情一樣。

    這麼想着,我竟然真的就沒有鬆開手,而是緊緊地抱着唐琅。

    唐琅的身材真好啊!

    而且渾身涼涼的感覺,就像是抱着一塊玉一樣,在這個燥熱的秋天,顯得異常舒服。

    就在我把腦袋靠在唐琅的背上沉醉的時候,我聽見了清清淡淡地說道,“好了,鬆開手吧。”

    我一聽,趕緊把手鬆開了。

    我正想着唐琅是不是不高興被我抱了,就聽見不遠處傳來了白露的聲音,“大人,我回來了。”

    原來白露已經把整個院子都繞了一圈,檢查了一圈了。

    我想,唐琅應該是不想讓白露看見我抱了他,所以才讓我鬆開手的吧。

    雖然不明白唐琅爲什麼不想讓白露看到這個,但是我已經不會再去胡思亂想了。因爲我怕又惹到他生氣。

    再說了,他剛纔被我抱着的時候,也沒有一開始就拒絕,不是嗎?

    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我就已經胡思亂想了這麼多東西了。

    就在我準備擡頭的時候,我聽見唐琅輕輕地在我耳邊說道

    “有什麼事兒,回去再說。”

    我想我明白他指的是讓我鬆手的這件事,聽得他這麼特意地交代,我的臉頓時就燒起來了。

    要不要說的這麼大聲啊!萬一白露聽見了,多不好意思啊!

    想到白露可能在身邊,我趕緊擡起頭來,結果發現白露離我們還有好幾米的距離呢,我這才稍稍安心了些。

    我悄悄地鬆了口氣,然後就聽見白露忽然出現在我面前,好奇地歪着腦袋問道,“姐姐,你的臉好紅呀!”

    呃!

    wWW _TTKдN _¢ 〇

    我尷尬地朝她扯了個微笑,說道,“呵呵,那個,大概是太熱了吧!”

    白露疑惑地看了看陰沉的天,有些不明白地說道,“熱嗎?我看着風挺大的呀,而且十月份的靈瑤鎮比別的地方都冷,怎麼會熱呢?”

    “那個,那個,可能是剛纔我跑的太厲害了,所以沒緩過勁來吧。”我趕緊換了個藉口。

    白露點點頭,“哦,原來是這樣。”

    我以爲這件事情就這麼過去了,剛想鬆口氣,就有聽見她說道,

    “不對啊姐姐。那都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啊!”

    我張了張嘴吧,竟然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就在這個時候,唐琅開口了,“好了!”

    我看向唐琅,而他正好跟我接上了目光。他用拳頭捂在嘴邊,假意咳嗽了一下說道,“小露,有沒有發現什麼情況?”

    白露一下子就被轉移了注意力,她立馬把自己勘察到的情況一一稟告給唐琅聽。

    我靜靜地看着唐琅的側臉,就算是看了很多次,我還是覺得他長得真好看啊!

    至於他們在談論些什麼,我完全沒有聽進去。

    唐琅時不時地跟白露交談着什麼,偶爾也會不經意地掃過來一眼,那眼中,似乎還帶着笑意。

    看着他微微翹起的嘴角,我無意識地也跟着笑了起來。

    也不知道他們談了什麼,什麼時候談完的。反正整個過程中,我都處於花癡狀態。

    “你口水要流出來了!”

    聽着這樣的話,我趕緊用袖子往嘴邊擦了擦,擦完了我才反應過來,我怎麼可能流口水啊!

    我氣鼓鼓地瞪着唐琅,結果發現他正帶着笑意看我,一下子我又不好意思起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