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章 找到方法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一百章 找到方法了字體大小: A+
     

    張子軒不知道那道士爲什麼要把沈清也抓過來,知道那天道士把自己放了出去,他才明白,那道士竟然想讓變成鬼的自己跟沈清成就好事,而他要的,就是想讓沈清懷上鬼胎!

    沒錯,就是鬼胎!

    張子軒萬萬沒有想到,這道士竟然如此的變態,他拼命地反抗,最終卻不知道中了道士的什麼招數,最後連自己的意識都控制不了了。

    沒多久,沈清真的懷孕了。

    懷孕後的沈清,被陳子榮接了回去。他跟道士做好約定,等到孩子出生的時候,就把孩子送來這裏,而沈清,自然就歸陳子榮了。

    張子軒完全無法忍受這種安排,所以他拼命地反抗,結果就是,從那之後,自己完完全全的被鎮壓在了這個箱子裏。

    只是時不時地,能聽到外面的人在說話,有時候是道士自己一個人在自言自語,有時候,是道士跟陳子榮在說着什麼,或者爭執。

    再後來的日子,張子軒聽到了關於沈清生了一個女兒的消息。

    張子軒最後聽到的消息就是,沈清抱着孩子跑了,當時那個道士似乎非常生氣,匆匆就跟着陳子榮跑了,說是要去把沈清母女追回來。

    只是從那之後,道士再也沒有回來,陳子榮也再沒有出現過,這裏,就像是被遺忘了一樣。

    這些年來,他無數次地嘗試過沖破這個封印,結果每一次都是無功而返。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少歲月,張子軒只知道,自己似乎越來越虛弱了。

    張子軒原以爲,自己也許就要在這個箱子裏一直待到魂飛魄散的那一刻。不過看來,上天還是很眷顧他的,在這個時候,竟然有人發現了他的存在,即便對方也是一隻鬼。

    張子軒講完了之後,整個人看起來更加虛弱了。

    沈雁心疼地將自己的手掌貼在張子軒的胸口,似乎是要做着什麼。

    唐琅看着她的這個動作,只是抿了抿嘴,倒也沒說什麼。

    那一邊,張子軒似乎看懂了唐琅的意思,搖頭對沈雁說道,“啊雁,沒用的,你的法力渡不到我身上,還是算了吧。”

    沈雁頭也不擡,還是十分固執地嘗試着,“我不信!我不信!”

    張子軒笑了笑,說道,“別難過,最起碼,我能在最後的時刻見到你,我滿足了。”

    “可我不甘心!活着的時候,我們就沒能在一起,我不甘心連死了也不能在一起,我不能眼睜睜地看着你在我面前消失!我不甘心!”沈雁大聲地吼道。

    那一聲聲怒吼,像是要把她所有的委屈何不甘全都吼出來一般。

    張子軒愧疚地看着沈雁,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沈雁吼完之後,忽然轉身來到唐琅的面前,她一下子就跪在了唐琅面前。

    這一舉動直接把我嚇了一大跳。

    唐琅曾經跟我說過,鬼跟人是不一樣的,像沈雁現在的舉動,代表的意思就是,她向唐琅臣服了。

    “我求求你,救救他,無論什麼條件,我都答應你!求求你救救他!”沈雁哀求道。

    “啊雁,你!”張子軒大概是沒有想到,沈雁竟然爲了他向另一隻鬼臣服了,他既憤怒又心疼地看着沈雁。

    而沈雁卻十分固執地跪在地上,就這麼仰着一樣慘白的臉祈求地看着唐琅。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沈雁露出這樣的表情。

    一直以來,她都是狂妄而又喜怒無常,只管自己喜好行事的人,沒想到爲了救張子軒,沈雁竟然毫不猶豫地把自己的驕傲丟掉了,如此卑微的跪在地上,懇求着。

    就算是她之前算計過我,而且在剛剛還脅迫過我,此時看着她這樣,我的心裏還是有些不忍。

    可是,同樣的,我不能擅自替唐琅做主,我不想把自己的意願強加到他身上。

    所以我什麼也沒說,只是安安靜靜地看着唐琅,等待他的決定。

    唐琅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沈雁,過了許久才說道,“你憑什麼認爲,我一定就有辦法救他?”

    沈雁十分肯定地說道,“你有的,你不是鬼”

    話還沒說完就被唐琅打斷了,“好,我儘量試試。”

    沈雁被打斷了之後,她看了唐琅一眼,然後又看了我一眼,說道,“我明白了!”

    唐琅聽完了沈雁的話之後倒也沒說什麼,只是嗯了一聲表示自己知道了。

    兩個人就像是做着什麼暗語一樣。我不知道沈雁那意有所指的目光是什麼意思,也不知道唐琅爲什麼突然要打斷她的話。

    現在我所關注的是,唐琅會用什麼辦法來拯救張子軒呢?

    唐琅這時候又說道,“不過,我也沒有百分百的把握,你最好別抱太大的希望。”

    “以你的能力,我相信你肯定有辦法的!”沈雁感恩戴德地說道,“謝謝。”

    說完,她爬起來衝到張子軒跟前,抓着他的手激動地說道,“子軒哥,聽見了嗎?他會救你的!以後,我們再也不分開了!”

    張子軒複雜地看了唐琅一眼,最後什麼也沒說,只是對着沈雁點了點頭,“好!”

    這一聲承諾,讓沈雁激動的無以復加。

    兩個人竟然完全不把我跟唐琅這兩個錚亮的電燈泡放在眼裏,兩個人就這麼深情款款地看着對方。

    就在這個時候,之前一直不知道幹什麼去的白露竟然出現了,她出現在唐琅身旁,說道,“大人,我回來了。”

    唐琅:“嗯,情況怎麼樣?”

    “沒問題!”白露說道。

    唐琅這才點了點頭。

    這時,白露終於發現了那邊的沈雁二人,她指着他們,奇怪地問道,“大人,這是什麼情況?”

    “沒什麼,沈雁把他放了出來而已。”

    白露一下子激動地說道,“哇!原來箱子裏鎖着的是他啊!還是很帥的嘛!這還是民國時期的穿着哎,果然跟我以前看的電視裏演的一樣的,嘿嘿嘿。”

    白露就像是個小花癡一樣,就這麼不停地打量着張子軒,那邊沈雁看待白露竟然這麼毫不掩飾地表露出對自己男人如此濃烈的興趣,幾乎就要爆炸了。

    要不是張子軒拉着沈雁,我想,現在她早就衝上來跟白露打一架了。

    就在我準備提醒一下白露稍微收斂一點時,我就聽見白露奇怪地看了看張子軒的臉,然後轉頭問唐琅,“大人,這傢伙怎麼看着有些不對勁啊?好像,”

    白露歪着腦袋想了一會兒,才找到合適的詞語,“好像他隨時都會消失一樣哎!”

    唐琅不可置否地點了點頭。

    “哇!這麼可憐?”白露驚訝地說道。

    她看了看張子軒,又看了看沈雁,然後探出腦袋對沈雁說道,“大嬸,你真可憐,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心上人,結果他不僅變成了鬼,竟然連鬼也撐不久了。嘖嘖嘖,真可憐!”

    “哼!你得意什麼?你的大人已經答應我了,他會想辦法救子軒哥的!”沈雁沒好氣地說道。

    白露這下更加好奇了,她轉過頭來問到,“大人,是真的嗎?”

    唐琅笑着點了點頭,說道,“嗯。”

    看着他們的互動,我忽然福至心靈地想到一件事情。

    唐琅似乎對白露總有着一種無限度的寵溺,不管白露什麼時候,問什麼樣的問題,唐琅都會回答她,最要緊的是,似乎唐琅從來都沒有對白露擺過臉色,或者兇過她。

    可是,對我的時候,卻不是這樣的。

    我忽然又覺得受傷了。

    我下意識地把手伸進了衣服的兜裏,摸着那張符紙,無意識地就掏了出來。

    結果,我的身邊哀嚎聲一片,尤其是那張子軒竟然慘叫了一聲。

    我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到底幹了什麼蠢事。

    “張小瑤,你幹什麼!我警告你,要是子軒哥出了什麼事兒,我拼的魂飛魄散,也絕對不會放過你!”沈雁一把將張子軒擋在了身後,怒氣衝衝地超我吼道。

    那一邊,唐琅拉着白露也閃出了好遠,此時正一臉防備地看着我手裏的符紙。

    我趕緊把符紙收了回去,然後想要走過去向沈雁和張子軒道歉,結果還離得很遠,就被沈雁給阻止了,“你別靠過來!”

    我只好站在原地不動,向他們倆表達了歉意。

    沈雁冷哼一聲,在張子軒的勸說下這才勉勉強強地說道,“算了!”

    我朝張子軒感激地點點頭,然後轉頭看向那邊的唐琅。

    其實我很想告訴他,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可是看着他拉着白露的手,我還是覺得被刺到了。

    我藏在兜裏的手緊緊的握着,表面上卻裝作不在意的樣子,主動地離他們遠一些。

    唐琅皺了皺眉,鬆開了白露的手似乎想要往我這邊走來。

    我趕緊一邊退一邊說道,“你別過來了,會傷到你的!”

    唐琅卻像是沒聽到一樣,目光一直盯着我的布兜。

    過了一會兒,我才聽見唐琅說道,“也許,我找到辦法救張子軒了。”

    沈雁一聽,也顧不上生我的氣了,她急切地問道,“什麼方法?”

    唐琅指了指我的布兜,說道,“用符紙!”



    上一頁 ←    → 下一頁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