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九十八章 揭掉這東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九十八章 揭掉這東西字體大小: A+
     

    感覺時間其實沒過多久,卻又像是過了漫長的一個歲月一般,我們的目的地到了。

    唐琅摟着我又是一躍,緊接着,眼前的景象又開始像時光穿梭在身旁快速地移動,眨眼的功夫,我們就落了地。

    “到了。”唐琅鬆開摟在我腰上的手,說道。

    我打量了一下週圍的環境,發現這裏竟然是在半山腰的樣子,周圍有好多樹木什麼的,整個山頭唯一的建築物,就是我眼前的這棟宅子。

    那宅子看起來已經十分的破舊了,屋頂的瓦片上就像是蒙上了一層厚厚的塵埃一般。就連宅子的周圍,也是雜草叢生,除了我們現在所站的位置,竟然再也沒找到一個合適的落腳處。

    “哇,這竟然是一格門匾哎!上次來的時候我都沒有注意到。不過,我咋那麼看不懂那幾個字是什麼意思啊?”白露竟然地說道。

    我順勢看去,這才發現宅子的正上方果然放了一塊黑色的門匾,匾上寫了幾個金色的字。

    大概是太久沒有人搭理的緣故,這字跡看起來有些模糊。

    還沒等我辨認出來那幾個字是什麼意思呢,就看到身旁的沈雁忽然衝了過去,緊接着又在大門前停了下來。

    “這,這是?”沈雁看着牆上的門匾,喃喃道。

    看她的樣子,似乎有一種近鄉情怯的感覺。

    我看着沈雁奇怪的舉動,又看了看門匾上的字,這才勉強人出來那幾個字是:沈家別院!

    我看着來到我身旁的唐琅,指着那塊門匾,問道,“唐琅,這是,她家的別院?”

    唐琅點了點頭,“看她的樣子,就算不是她們家的,應該也是熟悉的地方。”

    我再次看向那棟宅子,發現建築風格還是民國時期的,不過看起來似乎已經非常破舊了。

    只是讓我感到好奇的是,現在都二十一世紀了,怎麼還有地方竟然還保留了以前的樣子呢?

    “走吧,去把門打開。”唐琅低聲說道。

    “哦,”我點了點頭。

    雖然不知道唐琅爲什麼要我去開門,不過我想,唐琅是不會傷害我的。

    “吱——呀——”

    我推開了那扇破敗的門,然後邁步走了進去。

    院子裏看起來像是已經很長時間沒有人來過了,到處都是蜘蛛網,以及破敗的落葉,窗戶上的紙糊也都破了。

    此時,唐琅他們幾個也來到了我的身旁,沈雁更是想上前卻又不敢上前。

    我看向唐琅,得到了他的肯定之後,便再度上前,推開眼前這間屋子的門。

    推開門進去之後,首先映入眼瞼的,竟然是一個大木箱子。

    那木箱子上,有大鐵鏈鎖着,還有一把大大的鐵鎖。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這個大木箱子周體通紅,箱子的正前方,有兩張符紙交叉着貼在上面,就像一個大大的X。

    只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當我盯着箱子上的符紙看時,我竟然看到這箱子似乎在劇烈地晃動着。

    “哐當,哐當!”

    我嚇得一把後退了一步,緊接着被門檻給絆了一下。

    就在我的屁股幾乎要跟地面來個親密接觸的時候,唐琅從身後扶住了我。

    “怎麼了?”

    我驚魂未定地看着唐琅,指着那箱子說道,“我,我看到那箱子在動。”

    唐琅皺了皺眉頭,然後看向箱子。

    白露湊過來,看了看那箱子,然後對我說道,“姐姐,你該不會看錯了吧。”

    我搖了搖頭。

    白露歪着腦袋,瞪着大大的眼睛看了又看,嘴裏還喃喃道,“沒有啊!還是那樣。”

    沈雁也發現了那個箱子,她問道,“子軒哥在哪裏?”

    白露指了指那個封着符紙的大紅色木箱,說道,“喏,那個就是。”

    “什麼?”沈雁一聽,急着就衝了過去。

    “哎,別”

    白露阻止的話還沒說完,就聽得沈雁“啊”的一聲。

    只見那箱子上的符紙金光一閃,沈雁整個就被擊飛出去。

    白露無奈地看着沈雁狼狽的樣子,嘆了口氣說道,“哎,我其實剛纔就想告訴你的,那符紙很厲害的,上次我們來就沒敢碰這個東西。”白露聳了聳肩膀,“結果話還沒說完,你就着急着上去了。”

    沈雁狼狽地爬了起來,然後咬牙切齒地說道,“哼!馬後炮!”

    白露氣鼓鼓地說道,“誰馬後炮了?我本來就是要告訴你的,是你自己沒讓人把話說完,怪誰啊?”

    沈雁不接話,只是來到唐琅面前,說道,“你確定,子軒哥就是被鎖在這裏?”

    唐琅點了點頭。

    “我憑什麼相信你?”沈雁死死地看着唐琅。

    唐琅意味不明時掃了沈雁一眼,有些覺得好笑,“你不覺得,現在才懷疑這件事情太晚了些嗎?更何況,你有讓我騙的理由嗎?”

    “你,”沈雁被唐琅的話噎得,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過了一會兒,她又說道,“好!我暫且不問你是怎麼知道這件事情的,我就想知道,現在,該怎麼辦?”

    唐琅朝我這邊揚了揚下巴,然後對沈雁說道,“她!”

    “她?”沈雁跟着掃了我一眼,又轉過頭去問道,“你是說,讓她開箱子?”

    唐琅無所謂地說道,“要不,你來?”

    沈雁這才閉上了嘴。

    只是,我有些不大明白,唐琅爲什麼要讓我來開這個箱子。

    “那個,我,”我支支吾吾,話到嘴邊卻又開不了口。

    “別怕,有我。”唐琅如此對我說道。

    我看着他的眼睛,看到了他給我的信任,還有勇氣。

    我深呼了一口氣,說道,“好吧,不過,需要注意什麼?”

    “你只需要把符紙揭掉就行了,剩下的,我來。”唐琅說道。

    “哦。”我點點頭,便往前走去。

    只是,我剛伸出手捏住符紙一頭的時候,箱子竟然又一次劇烈地晃動了起來。

    我一下子被嚇得跌坐在了地上,順帶連那符紙也給揭掉了。

    “快回來!”唐琅急呼一聲。

    此時的我,眼睜睜地看着那箱子就要掙脫鐵鏈子,自己卻動彈不得。

    “小瑤!快回來!”唐琅再一次大聲喊道。

    我這纔回過神來,連滾帶爬地往唐琅的方向爬去。

    可是我才爬出去沒多遠,我就感覺到自己的腳被什麼東西給抓住了!

    “桀桀桀桀,別跑啊!你跑什麼!”身後傳來了陰森森的聲音。

    “救救我!”我拼命地想要蹬開抓住我的東西,可是無論我怎麼努力都是徒勞。

    我看着唐琅衝過來想要把我拽過去,結果卻因爲碰到我手上的符紙而被彈開了。

    他一邊捂着被符紙傷到的地方,一邊焦急又忌憚地看着我。

    就在這個時候,白露大叫一聲,“姐姐,把符紙貼到他身上!”

    話音一落,我想都沒想就把手裏的符紙往後這麼一貼,這才感覺到腳上的禁錮被鬆開了。

    “啊!”我的身後傳來了一聲慘烈的叫聲,緊接着,那箱子像是恢復了原來的樣子,一動不動。

    我趕緊爬起來,衝到唐琅的跟前緊緊的拽住他的衣袖。

    唐琅低頭看了我的腳一眼,問道,“你沒事吧?”

    我搖搖頭,“沒事!”

    話剛說完就聽得白露指着我的腳大喊一聲,“姐姐,你的腳!”

    我低頭一看,這才發現自己的腳踝上竟然有一個黑色的手掌印,就像是被人用墨水塗上去一樣,黑漆漆的。

    “這,這是怎麼回事?”我驚恐地看着唐琅。

    唐琅皺着眉頭,沉思了一會兒才說道,“看來,我們還是來晚了。那傢伙,竟然變成了厲鬼。”

    “那怎麼辦?我的子軒哥怎麼辦?”沈雁急急地吼道,“難道就讓他這麼一直被封印在這裏嗎?”

    “不!絕對不行!”沈雁說罷,又想衝過去揭掉那被我重新貼回去的符紙。

    “啊!”

    再一次,她又被符紙給擊飛出去。

    白露看着沈雁那麼執着,卻又被符紙給傷的那麼嚴重的樣子,心有餘悸地說道,“大人,這符紙怎麼這麼厲害啊?”

    唐琅眉頭緊鎖,盯着那符紙說道,“這應該是一個得道高人用自己的精血所畫,就連我,也對付不了這個。”

    白露得嘴張的大大的,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不會吧?這麼厲害?連你也沒辦法了嗎?”

    “有點棘手,要是那傢伙跟上次一樣,還保留了一點神智,還好辦些,現在,不好辦。”唐琅搖了搖頭,沉聲說道。

    這邊,沈雁聽了唐琅的話,趁着大家的不備一把掐住我的脖子,說道,“哼!什麼沒辦法?你不就是擔心你這小相好的嗎?我可管不了這些,你現在就給我把符紙給揭了。”

    唐琅眯着眼,面無表情地看着沈雁,“你確定要這麼做?”

    “哼!有什麼確定不確定的?我現在就要她把符紙揭了,大不了,一命賠一命!”沈雁咬牙切齒地說道。

    唐琅就這麼看着沈雁,似笑非笑,“你就這麼肯定,你的子軒哥一定沒事?你以爲,我會放過你的子軒哥?”

    “你!”沈雁怒瞪着唐琅,“那你到底什麼意思?帶我來這裏就是爲了讓我眼睜睜看着他被鎮壓在裏面而什麼都不做?”

    沒等唐琅說什麼,沈雁就掐着我的脖子,直接衝到了箱子的面前,“揭掉這東西!”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