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九十五章 這不可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九十五章 這不可能字體大小: A+
     

    眼看着沈雁幾乎就要掐斷這兄妹倆的脖子,我有些不忍心地說道,“你真的要殺了他們嗎?”

    沈雁轉頭瞪着我,面目猙獰地說道,“怎麼?難道你要阻止我?”

    看她的樣子,很有一種我敢阻止她的話,她就連我也要滅掉一樣。

    我趕緊擺擺手說道,“不是不是,我就是覺得,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

    “哼!誤會?能有什麼誤會,姓張的都該死!”沈雁咬牙切齒地說道。

    說罷,沈雁忽然詭異地朝我笑了笑,說道,“你不說這個我倒是忘了,你也姓張。”

    我看着沈雁陰森森的笑容,整個人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她這意思,該不會是真的連我也殺了吧?

    我暗罵自己多事,一邊不動聲色地往後退,一邊假笑着對沈雁說道,“那個,我就不打擾你了,你繼續,繼續。”

    “嗯?你想逃?”沈雁忽然提着那倆人飄到我的跟前,“張小瑤,你真的以爲,我不會殺你嗎?”

    “當,當然不是,”我連忙否認。

    就算之前我真的有那麼一點兒以爲是這樣的,現在我也不敢這麼說出來啊。

    我真的是太天真了,竟然會以爲經過了上次那檔子事情之後,她會對我有那麼一絲的不同。

    我知道我錯了,而且錯的離譜。

    對於這種喜怒無常的女鬼,我怎麼敢這麼掉以輕心的呢?

    沈雁讓我明白了一件事情,人是不可能跟一隻鬼做朋友的。

    那麼,唐琅呢?

    唐琅會不會在某一天也像沈雁這樣,忽然就對我翻臉了呢?

    我光是想到這種可能性,胸口就像是被針紮了一樣,生疼生疼的。

    “怎麼?現在知道害怕了?”沈雁以爲我是因爲害怕才蹲下來,冷笑道,“怕也沒用!等我收拾了他們,下一個,就是你!”

    我終於體會到了被判死刑的感覺是什麼了,等待死亡的過程中,每一分每一秒,竟然是這麼的煎熬。

    “你不用露出那樣的表情,用不了多久,就輪到你了。”沈雁陰測測地說道。

    說完,我就看見張一武的瞳孔一縮,緊接着呼吸就開始急促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白露出現了,而她的身後,是一如既往表情冷冷的唐琅。

    “你,你們怎麼會來?”我有些詫異地看着他們。

    而一直緊繃着的神經,也終於得到舒緩。

    有唐琅在的地方,我就覺得無比安全,即使他總是那麼毒舌。

    唐琅只是掃了我一眼,然後便面色凝重地看着沈雁。

    白露還是原來的樣子,蹦蹦跳跳地來到我的面前,說道,“姐姐,你怎麼在這裏呀?哎呀,陰氣好重,好喜歡這種味道。”

    我有些無語地看着這個跳脫的丫頭,心說,難道最先考慮的不應該是先解決沈雁嗎?

    果然,白露接着就指着沈雁驚訝地說道,“哎呀大人你看,這裏竟然有隻女鬼,唔,看起來怨氣好重啊!”

    說完,白露十分知趣地跳到唐琅的身後,老老實實地說道,“我打不過她呢,大人!”

    “嗯!”唐琅頭也不回地點了點頭,目光緊緊的鎖住沈雁。

    這邊沈雁也察覺到了兩人的到來,她一下子就鬆開了那對兄妹,然後在我跟唐琅之間來回地掃視,怪笑着說道,“哈哈哈哈!鬼來救人?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太可笑了,哈哈哈哈!”

    白露皺着鼻子哼了一聲,不服氣地反駁道,“有什麼好笑的?難道鬼就不能來救人了嗎?你以爲,所有的鬼都跟你一樣,只會殺人嗎?”

    “小小的女鬼,竟然還敢跟我嗆腔!哼!簡直不知死活!”沈雁冷然地瞪着白露,咬牙切齒地說道,“等我收拾了他們,我就把你抓起來吞了!到時候看你還怎麼牙尖嘴利!”

    “你!”白露被沈雁這麼一懟,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反擊,氣得在唐琅身後直跺腳。

    唐琅伸出手來擋在白露的面前,那意思不言而喻,就是讓白露不要跟沈雁爭口舌之快。

    白露恨恨地瞪了沈雁一眼,然後老老實實地站在唐琅身後。

    看着唐琅處處維護白露的樣子,我忽然又覺得自己的心一下子疼了起來。

    我低下了頭,再也不想讓眼前的畫面刺激到自己的心臟。

    只是當我剛低下頭的時候,只一秒鐘的時間,我就看見了唐琅的身影站在我的面前。

    “小瑤你怎麼樣?”那熟悉的聲音,清清淡淡地在我頭上響了起來。

    我擡起頭來,正好看到唐琅的眼睛裏閃爍着某一樣我看不懂的內容。

    我搖了搖頭,“我沒事,可能是心臟有點不舒服而已。”

    我爲自己的異常反應找了一個藉口。

    “嗯,那你休息一下,接下來的事情,有我!”唐琅如是說道。

    說完,我就看見他整個身影都擋在了我跟沈雁之間,完完全全把我擋住了。

    沈雁大概是被唐琅無視她的舉動惹怒了,我聽到她十分惱怒地說道,“我說你們幾個,還真是有夠囂張的!正當我不存在了是嗎?嗯?”

    白露不以爲然地吐槽道,“嘁,大家都是鬼,別弄得自己好像很特別似得好嗎?大嬸!”

    我聽得白露的話,真是有些爲她捏了一把汗,畢竟不管是人還是鬼,只要是女的,都不會喜歡別人把自己叫老,而沈雁死的時候,也不過十七八歲而已。

    叫她大嬸無疑就是點燃了火藥桶一樣。

    不過白露比她還要小,只有十四歲,所以我是不是可以認爲,其實在白露眼裏,我也是大嬸一枚?

    我正胡思亂想着呢,這邊沈雁果然被白露的這一聲大嬸給氣炸了!

    原本還只是有些憤怒的沈雁聽着白露這麼一個稱呼,直接暴怒,“你說什麼?!大嬸!”

    說罷,沈雁箭一般地衝向白露,只到一半的時候就被唐琅攔住了。

    唐琅就這麼冷冷地抱着手,居高臨下地看着沈雁,那冷酷的眼神,讓人不寒而慄。

    “欺負一個小姑娘,又有什麼意思呢?”唐琅猶如天神一般,巍然不動。

    沈雁楞了一下神,不過也只是一下下而已,緊接着,她就大叫着衝向唐琅,“哼!欺負她又如何,既然你這麼想死,那我成全你!”

    緊接着我就看見沈雁跟唐琅纏鬥在了一起。

    這一次打鬥,完全不同於以往唐琅所面對的任何一個對手,就連我都能感覺得出來,沈雁比唐琅以前所遇見過的任何一隻鬼都要厲害。

    果然唐琅一個不查,竟然被沈雁打的倒退了好幾步。

    “啊!大人小心!”白露驚呼一聲,二話不說就衝了過去,可是唐琅頭也不回地怒斥道,“回去!”

    白露十分擔憂地說道,“可是,大人你,”

    “我說,回去!”唐琅的聲音冷冷的。

    白露恨恨地瞪了沈雁一眼,這才心不甘情不願地退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其實看到唐琅被打退的那一剎那,我全身的血液幾乎都要凝固了,可是我知道,他不喜歡失敗的感覺,同時他也不需要無謂的擔心。

    所以我把我所有的擔憂都深深地藏在心底,只是我的手指甲,不受控制地狠狠插進了手心了,冒出絲絲血珠。

    “小心啊,唐琅!”我生怕唐琅因爲我的打擾而分心,只能在心底裏暗暗爲他打氣。

    唐琅很快就站了起來,他看着我,好看的嘴脣輕輕開啓,他說,“別擔心。”

    緊接着,我就看見唐琅一個極衝來到沈雁的面前。

    沈雁看着我們之間的互動,氣得吱哇亂叫,“哼!竟然還在我面前親親我我!該死!我最討厭就是別人在我面前秀恩愛了,都給我去死吧!”說罷沈雁就想衝過來抓攔我的臉。

    可她還沒有衝到我的跟前就被唐琅攔住了,“你要對付的人是我!”

    唐琅冷冷地對沈雁說道。

    “哼!果然情深義重!好!我就先殺了你,再把她們倆個殺了!到時候我看你們還怎麼個恩愛!”沈雁怪叫一聲,然後雙臂張開,滿頭長髮猶如一條條鐵鏈一樣向唐琅甩了過來。

    “都給我下地獄去吧!”

    那長長的頭髮忽然變得又粗又大,甚至還發出巨大的響聲,宛如一條條鐵鏈子一樣直接衝着唐琅的面門而來。

    看着這一幕,我深深地唐琅捏了一把汗!

    再看向唐琅,可他還是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

    眼看着沈雁的長髮就要帥到唐琅的身上了,我驚得什麼都顧不上了。

    “唐琅小心!”我大聲喊道。

    沈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嘿嘿嘿,一會兒,我就讓你嚐嚐什麼叫做怨氣纏身!”

    “還有你們兩個,等我收拾了他,接下來就輪到你們了!要秀恩愛,就給我倒地獄去秀吧!”

    說完,沈雁的長髮鏈子眼看着就纏上了唐琅。

    接下來的一幕,簡直讓我終身難忘,只見唐琅以手爲刀,就這麼直直地將衝到身前的長髮一一批斷,那寸寸斷裂的長髮,伴隨着沈雁鬼哭狼嚎般的嚎叫聲。

    “不!這不可能!”

    “我的頭髮裏全是怨氣,你怎麼可能會毫髮無傷?這絕對不可能!”沈雁完全不敢置信地看着唐琅,就像是看一個怪物一樣。



    上一頁 ←    → 下一頁

    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