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八十八章 荷塘屍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八十八章 荷塘屍地字體大小: A+
     

    白露搶在唐琅之前說到,“哼!什麼意思?大人的意思就是要收拾你!”

    說罷白露就像是某些明星的腦殘粉一樣,對唐琅毫無保留地信任。

    她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信誓旦旦地說道,“像你這種小嘍嘍,我勸你還是乾脆認輸吧,要不然的話,一會兒被大人揍趴下可不要怪我沒提醒你哦。”

    麻子臉先是看了白露一眼,然後不以爲然地說道,“哦?就憑你那什麼大人?我說小姑娘,你該不會是看他長得好看,就以爲他很厲害吧?我跟你說,我比你那大人還厲害,你要不要試試看?”

    “你!哼!簡直大言不慚!你連大人的腳趾頭都比不上”白露不知道是不是被氣糊塗了,完全沒有反應過來麻子臉話裏那污穢的意思。

    因爲麻子臉對唐琅的輕視,白露氣得小胸脯一股一股的,她看了唐琅一眼,然後大聲說道:“我相信大人的實力!大人很厲害很厲害的!一隻手就足夠對付你了!”

    白露就差沒有搖旗吶喊了!

    聽着白露的話,麻子臉露出了一絲的畏懼,不過他很快就恢復了之前的混蛋樣,毫不在乎地說道,“你這小丫頭,還挺死忠的嘛!等我把你那什麼大人收拾了,到時候我看你還死不死忠,哼哼!”

    麻子臉又露出了那種猥~瑣的表情,“小丫頭放心,到時候我同樣會讓你對我死忠地,嘿嘿嘿嘿!”

    那令人作嘔的表情,還有意有所指的話語,簡直讓人恨不得把他碎屍萬段!

    唐琅面無表情地看着他,說道,“本來我還打算留你一條小命,看到現在不需要了!”

    說罷,唐琅一揚一甩之間,先是把我們兩個輕輕柔柔地往後推了推,然後大踏步上前對着麻子臉就是一掌。

    麻子臉沒有想到唐琅一言不合就開打,忙亂地往旁邊一閃,只險險地躲開了唐琅的攻擊。

    唐琅嘴角微微一翹,早就算計好了他逃跑的路線,下一掌正等着呢,果然那麻子臉再一次現身的時候,就被唐琅一擊正中胸口。

    擊中了之後,唐琅閃身退到了我們身前。

    那邊,麻子臉捂着胸口踉蹌了好幾步,一臉不敢置信地看着唐琅,“這不可能!”

    說罷,麻子臉不服氣地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攻擊,這一次,他不再像原來那樣閃來閃去了,而是雙手一張,一絲灰白色的霧氣在他手中顯露出來。

    “這是屍氣?”白露的聲音微微顫抖。

    我不清楚屍氣到底有多厲害,但是看着唐琅凝重的神情,我知道這東西肯定十分棘手。

    我緊張地小聲問道,“唐琅,有把握麼?”

    反正在我看來,打不過大不了跑掉就是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看着白露對這股屍氣這麼忌憚的樣子,我下意識地並不想讓唐琅爲我而涉險。

    大不了,大不了我以後儘量少睡覺好了。

    可很顯然唐琅並不是這麼想的,他甚至因爲我不確定的話而有些惱怒地反問道,“怎麼?你不相信我?”

    我搖了搖頭,說道,“我只是有些擔心你而已。”

    唐琅的臉色這纔好看了些,他輕聲說道,“別擔心,我能對付得了他!”

    說完,唐琅再一次迎上去跟麻子臉打了起來。

    因爲他們的速度太快,到最後我只看見了模糊的身影來回竄動,只能依稀辨認出兩道光影在快速的移動。

    電光石火之間,兩個人終於結束了打鬥,而此時的麻子臉,原本凝視的身體竟然有些若隱若現的樣子。

    看着他這幅樣子,我終於體會到什麼叫做死得不能再死了,說的大概就是這種情形吧。

    麻子臉半跪在地上,似乎連站起來都十分困難的樣子,他顫抖着嗓音對唐琅說道,“你,你怎麼會?”

    也不知道爲什麼,我在麻子臉的臉上看到了深深的恐懼。

    唐琅退了回來,以一種保護者的姿勢站在我的前方,就這麼靜靜地看着對方。

    我望着他高大的背影,感動的無以復加。

    只是,他背在身後的雙手,似乎有些微微地顫抖。

    我沒有多想,只是以爲他可能是剛纔打的太激烈,累着了。

    可是我忘了,一隻鬼又怎麼會因爲打累了而發抖呢?他們之間只有強大和虛弱之分。換句話說,唐琅只有受傷了,纔會變得虛弱。

    麻子臉看着唐琅不爲所動的樣子,終於沒有了之前那種掉以輕心的樣子,他緊張地看着唐琅,不知道接下來唐琅會怎麼處置他。

    而這邊,沒等唐琅說什麼,白露就率先跳出來說道,“哼!這下知道我們家大人有多厲害了吧?”說罷,白露傲嬌地揚起了下巴。

    不得不說,白露這個小丫頭現在真的是逮着機會就要狠狠地表達一番對唐琅的崇拜之情。

    唐琅看了我一眼,緩緩地說道,“把她身上的屍氣抽出來!”

    麻子臉的目光在我和唐琅之間來回地掃,很顯然,他並不怎麼願意這麼做。

    唐琅也不說話,就只是這麼靜靜地看着他。

    就我的經驗來說,被唐琅這麼盯着看,用不了多久肯定就投降了。果不其然,纔過去幾秒鐘的時間而已,我就聽見麻子臉恨恨地說道,“可以!但是你必須放我一馬。”

    就像是害怕唐琅反悔一樣,麻子臉恨恨地說道,“否則的話,大不了魚死網破!哼!到時候你一樣討不了好!”

    “別忘了,我就算對付不了你,你身邊的這隻小鬼那那丫頭,我想拿下她們,你不一定都顧得了。”

    我聽着麻子臉的話,心知他說的沒錯。

    就憑那無影無蹤的屍氣,就夠讓人頭疼的了。更何況,他現在看起來雖然受傷了,但是唐琅同樣也受了傷,否則他的手不會抖得這麼厲害。

    只不過表面上看不出來罷了。

    我想,唐琅就算暫時麻痹了對方,等到時間一長,麻子臉肯定會察覺到的。

    想到這裏,我緊張地靠近唐琅,悄悄地拽了拽他的衣袖。

    唐琅只是看了我一眼,什麼都沒說又把目光轉向了那麻子臉。

    我看懂了他眼神裏的意思。

    我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就像白露一樣,無所畏懼地瞪着麻子臉。

    看着我們這邊三人信心滿滿的樣子,麻子臉果然氣勢更弱了,他緊張地問道,“就一句話到底肯不肯放了我?”

    唐琅點點頭,“這個條件,我可以答應你,不過,同樣的,我需要知道荷塘屍地的消息。”

    “什,什麼?你要去荷塘屍地?”麻子臉一下子就像是撞了鬼一樣的表情,即使他自己就是一隻鬼。

    顯而易見,這荷塘屍地根本就不是什麼好玩好看的地方,那是連一隻鬼都感到害怕的所在。

    得到唐琅肯定的答覆之後,麻子臉大驚失色,他連忙伸出一隻手對着我,緊接着我就看見一絲絲灰白色的霧氣朝他飄去。

    這一絲霧氣看起來,就像是在廟會裏點的那種小香點燃了之後飄出來的菸絲,並沒有多大。

    而且那就那麼幾個呼吸之間的功夫,菸絲就完全從我的身體裏剝離了出來。

    麻子臉快速地把屍氣吸入體內,然後嚥了咽口水,這纔對着唐琅說道,“我只知道,在荷塘屍地,有一個很神祕的東西,不管是什麼樣的闖入者,只要被他發現的話,不管是人是鬼,幾乎沒有逃脫的可能。”

    “我的這點屍氣就是在那弄到的,不過當時我比較幸運,沒被發現,只是第二次等我再想去偷點這玩意兒的時候,我看到一隻女鬼,比我厲害很多的女鬼,一下子就被吞了!”

    說到這裏,麻子臉像是想到了什麼極其恐怖的東西一樣,哆嗦着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他看了看唐琅,然後說道,“該說的我都說了,你是不是可以放我走了?”

    唐琅微微點了點頭,麻子臉像是得到赦免一樣,連滾帶爬地就離開了我們的視線。

    一直到麻子臉離開,唐琅都沒有再說話,而是緊鎖眉頭似乎在思索着什麼。

    我疑惑地看向白露,很想問問荷塘屍地又是個什麼東西。

    白露搖了搖頭,“不好意思啊姐姐,我當鬼的時間不長,並不知道荷塘屍地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回答不了你哦。”

    聽着白露說的這麼大聲,我幾乎嚇了一跳。要知道,唐琅這傢伙脾氣臭的很,要是一不小心打擾到他,絕對吃不了兜着走。當初的事情我都還記得清清楚楚呢。

    我正想提醒她不要說得這麼大聲,以免吵着唐琅,果不其然,白露的話剛落下,我就聽見唐琅的聲音不輕不重地響了起來。

    “荷塘屍地,就是專門孕育屍氣的地方,據說是以前的一個亂墳崗。至於什麼年代開始變成屍地的。誰也說不清楚。只是聽說,去過荷塘屍地的人,無一生還。別說是人,就連鬼也沒有逃出來的。這麻子是唯一一個去過屍地又還沒消失的。”

    我恍然大悟,這才明白爲什麼唐琅明明可以弄死他卻故意放他一碼。

    “原來是這樣。”我答道,緊接着我瞪大了雙眼看着唐琅,“你是說,你也要去荷塘屍地?”

    唐琅點了點頭,“沒錯,那裏有我要的東西。”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