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八十五章 這叫屍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八十五章 這叫屍氣字體大小: A+
     

    夢境越來也真實,而我卻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越來越沉,甚至有種窒息的感覺。如果不是什麼都沒有,我還以爲自己被人掐住了脖子了。

    結果我念頭剛起,我的眼前就出現了一張猙獰可怖的面孔,這張臉靠的太近,以至於我還能看得清楚他臉上密密麻麻的小坑,以及那露出了滿口黃牙的血盆大嘴。

    不僅如此,我還看到此時他雙手正緊緊的掐住我的脖子,那雙白色的眼珠子就這麼近距離地瞪着我,桀桀怪笑!

    “啊!救命!”我驚呼一聲。

    能發出聲音之後,我更是歇斯底里地大聲呼救。可無論我怎麼掙扎,怎麼叫喊,我都沒辦法清醒過來,也沒辦法爭奪眼前這個可怕的惡魔。

    鬼壓牀?!

    這個詞莫名其妙地就出現在我的腦海裏。

    我不知道別人遇到鬼壓牀的時候是什麼樣的情形,現在我唯一的感覺就是,自己快要死掉了。

    隨着時間的推移,我感覺到自己的脖子被掐得更緊了。我甚至懷疑,再這樣下去的話,用不了多久,我的脖子就要被掐斷了。

    窒息感越來越厲害,而我竟然感覺到了呼吸困難。

    我的第一反應就是,這絕不可能僅僅是夢裏,夢裏是沒有感覺的,可我現在已經呼吸困難了。

    不信!我得趕緊醒來,否則,我會死在這個恐怖的夢境裏面的。

    我手舞足蹈的掙扎着,喊着,可不管我怎麼掙扎呼叫,窒息感依然還在加強。

    就在我很不甘心地以爲自己就這麼死在夢裏的時候,忽然間,我感覺到自己的身子一輕,掐着我脖子的那張面孔也頓時消失不見了。

    我倏地睜開雙眼,然後猛地一下子坐了起來。

    我深深地喘了好幾口氣,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終於從鬼壓牀中擺脫出來了。

    醒過來之後,我有一瞬間是分不清楚是夢境還是現實的,模模糊糊間看到對面站着一個人影的時候,除了覺得十分熟悉,我並沒有看出來對方是誰。

    大概是因爲夢裏那張臉太過於深刻的原因,我看着對面的身影時,差點大叫了起來。

    我揮舞着手正想把眼前的身影揮走,緊接着就聽見了無比熟悉的聲音,

    “是我!”

    我使勁地揉了揉眼睛,在我眼前站着的,除了唐琅,還有誰呢?

    看着唐琅出現在身邊,不管多麼慌亂的心,一下子就像是吃了定心丸兒一樣,很快就安定了下來。

    “唐琅,你怎麼回來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夢裏大喊大叫的時候,其實我真的就在大喊大叫,反正開口說話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的嗓子都啞了。

    不僅啞了,還火辣辣辣的疼。

    唐琅皺着眉頭看我,很是緊張的樣子問道,“你沒事吧?”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唐琅對我露出這樣的表情,以前不管是遇上了什麼樣的事情,他的反應都是清清淡淡的,這一次,我在他臉上看到了緊張!

    唐琅是在緊張我嗎?

    有了這個認知以後,我忽然覺得,似乎嗓子冒煙了也不是什麼要緊的事情了。

    我趕緊對唐琅笑了笑,說道,“嘿嘿,其實我就是做了個噩夢而已,沒事啦。”

    唐琅卻十分不贊同的樣子,他皺着眉頭說道,“如果你把額頭上的汗擦掉的話,說不定還能多一點說服力。”

    聽完了唐琅的話,我趕緊抹了抹額頭,這才發現自己竟然一手的汗。

    我胡亂地用袖子擦了擦額頭的汗,剛想對唐琅說點什麼,我就看見唐琅正皺着眉頭死死地盯着我屁股底下的這張牀。

    我下意識地就問道,“這張牀,有什麼問題嗎?”

    唐琅還在盯着這張牀,聽到我的話頭也不擡地說道,“你剛纔說,你做噩夢了?”

    我不知道唐琅爲什麼又重新問了一遍,不過還是老老實實地點點頭說道,“是啊,夢見被一個人死命地掐着脖子,感覺自己都快要死掉了一樣。”

    “果然如此!”唐琅沉聲說道。

    說完,唐琅便恢復了之前酷酷的樣子,抱着手對我說道,“說說看,你夢到的人長什麼樣?”

    我回想了一下,當腦子裏又開始浮現那張恐怖的臉龐是,我忍不住就哆嗦了起來。

    可是接觸到唐琅的目光,我慌亂的心還是安定了不少,我咬咬牙,說道,“一個男人,短頭髮,麻子臉,大概四十多歲的樣子。”

    唐琅抱着手,問道,“果然跟我猜測的差不多。”

    看着唐琅又把目光轉到了我屁股底下的這張牀,我下意識地蹦了起來,微微顫顫地問道,“你是不是想說,我夢到的這個人,跟這張牀有關?”

    唐琅很乾脆地點了點頭,“沒錯,你是被鬼壓牀了。而這個張牀,沾染了那隻鬼的氣息。”

    “什麼?”我瞪大了雙眼,不敢置信地看着唐琅。

    一想到自己做的噩夢竟然是因爲這張牀引起的,整個人都不好了。

    我想都沒想就開口問道,“那我換張牀行不行?”

    不管怎麼樣,我再也不敢躺在這張牀上了。

    可唐琅卻搖了搖頭說道,“沒用的,你身上已經沾染了他的氣息,換不換牀都沒什麼意義了。”

    我巴巴地看着唐琅,“那你能不能幫我把這東西給弄掉啊?”

    唐琅似笑非笑地看着我,等到我急的不得了的時候,才幽幽地丟出兩個字,“不行!你碰上的只不過是他的一點氣息而已,又不是他本尊,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去不掉。”

    我頓時整個人都垮了,唐琅都沒辦法了,那豈不是說,我只能任由這傢伙時不時地壓一次牀?

    想想就讓人無法接受。

    “不過,下次要是你在被壓牀的話,我還是有幾分把我能抓到本尊的。”唐琅面無表情地說道。

    我苦哈哈地問道,“也就是說,我還得再來一次鬼壓牀唄?”

    唐琅搖了搖頭,說道,“也許是幾次!”

    真不知道我到底是什麼體質,這纔多大一會兒的功夫啊,我就被盯上了。

    簡直生無可戀了有木有。

    可事已至此,連唐琅都說沒有辦法了,我又能怎麼樣呢?

    接受了這樣的事實之後,我看了看唐琅的身後,發現並沒有看到白露的身影,便問道,“白露呢?”

    唐琅隱晦不明地看着我,“你這心可真夠大的,自己的麻煩一大堆,竟然還有心情去管別人的事情。”

    “我這不是想轉移一下注意力嘛。再說了,之前看着你們一塊兒去的,結果現在只有你自己,所以我就問問咯。”

    唐琅只是涼涼地看着我,就好像把我內心的想法看穿了一樣。

    實在是,只要一碰到唐琅這麼看着我的時候,我就有一種什麼都藏不住的感覺,真是太不爽了。

    我氣鼓鼓地瞪着他,還沒想好說什麼的時候,我就看見白露不知道從哪裏冒了出來,“姐姐,你在找我嗎?”

    白露學着生前的樣子,蹦蹦跳跳地來到我的跟前。

    我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就看見白露湊過來在我身上嗅了嗅,然後皺着眉頭說道,“咦,姐姐你好臭!”

    我滿頭黑線地看着白露,聞了聞自己的身上,然後說道,“沒有味道啊?”

    白露笑嘻嘻地說道,“嘿嘿,這種味道你是聞不到的啦。用一句通俗的話來說,這叫屍氣!”

    屍氣?

    白露點點頭,“是啊,說白了,就是死人身上散發出來的屍氣,不過可不是屍體的臭味哦。那是不一樣的。這種屍氣,只有我們這樣的‘人’,才聞得到。”

    聽完了白露的話,我下意識地就想要把身上的衣服扒掉。

    屍氣啊!聽起來就很恐怖很噁心有木有?

    可沒等我開始動手呢,白露又接着說道,“就算你把衣服全都換掉,或者洗多少次澡,都沒用的哦。這種屍氣,是附在一個人的魂魄上面的,洗不掉的啦。”

    看着我半信半疑的樣子,白露竟然還跟我解釋了起來,“姐姐我真的沒有騙你哦。這些東西都是大人告訴我的。本來剛纔我就是跟着大人去屍地調查別的事情,這些東西都是大人告訴我的呢。”

    “沒想到剛回來就發現姐姐你被染上屍氣了。”白露搓搓手,躍躍欲試地說道,“這下我終於有機會看到,能練出屍氣的傢伙是什麼樣子的了。”

    聽着白露的話,我再一次感覺到無語凝噎,敢情她還覺得這事情挺刺激的。

    “可要是一直去不掉的話,那我該怎麼辦啊?”我苦着臉看着他們。

    “等!”唐琅惜字如金地說道。

    我知道他說的等是什麼意思,之前他就跟我說過了,只能等着下一次被鬼壓牀的時候,他才能抓住那隻鬼。

    可我真的不想再體驗一次瀕臨死亡的感覺了啊,真的太難以接受了。

    唐琅看了看我,然後說道,“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出事的。”

    白露也在一旁跟着說道,“對啊,姐姐。大人這麼厲害,你不用擔心的啦。到時候,大人一定會把那傢伙抓住,到時候就能把你身上的屍氣去掉啦!”

    我認命地點點頭,只能這樣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
    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