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八十一章 帶你看好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八十一章 帶你看好戲字體大小: A+
     

    我結結巴巴地對法醫說道,“能不能帶我去看看老爺子?”

    法醫奇怪地看着我,然後跟看着我的李警官對視了一眼,得到了李警官的點頭之後,她這才同意把我帶到停屍間。

    當我再一次看到陳老爺子的時候,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老爺子就這麼安安靜靜地躺在那裏,身上什麼痕跡都沒有,只有一雙眼睛,就這麼瞪得大大的,彷彿是不甘心就這麼死去一樣。

    可明明他是被沈雁掐死的,怎麼會變成心力衰竭而亡呢?

    還有,沈雁把他甩到櫃子上,肯定對他的身體造成了不小的傷害,我還看到他擦過嘴角的血的。

    可女法醫爲什麼說他沒有受到任何外力的創傷呢?

    難道我看錯了?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李警官大概是看出了我的異樣,來到我的身邊裝作隨意地問道,“有什麼問題嗎?”

    我心裏一凜,可面上還是儘量保持平靜的樣子說道,“沒什麼,就是有些感慨昨天老爺子還跟我在下象棋,現在卻天人一方了。”

    女法醫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道,“看淡點吧姑娘,老大爺死的時候很安詳,沒受什麼苦。”

    我聽着女法醫的話,心情十分複雜。

    如果她知道陳老爺子在去世前到底經歷了什麼,還會不會說這樣的話呢?

    就在這個時候,醫院那邊也打來電話說陳大叔已經醒了。

    不知道爲什麼,陳大叔醒來之後,一口否認這件事情跟我有關,只是說他沒有按照老爺子的話去做,老爺子太過於生氣,這才暈倒在地的。

    而他的說法竟然詭異地跟我之前所說的如出一轍。

    正是因爲這樣,我被釋放了。

    當我從派出所出來後,我在門口看到了陳杰。

    跟我一起出來的李警官把老爺子的死因告訴了陳杰,並且告訴他醫院裏的陳大叔已經醒過來了,他也表示這件事情的確跟我無關。

    陳杰有些釋然也有些難過,他跟李警官道了謝,然後遞給我一個袋子。

    我疑惑地接過袋子,這才發現裏面裝着的是我的包包,還有沈雁留下來的那把梳子。

    我這才後知後覺地想起來當初自己竟然什麼都沒顧得上拿,幸虧東西沒丟,要不然我還真吃不了兜着走了。

    我朝着陳杰道了聲謝,正準備離開的時候,我就聽見陳杰在我身後急急地喊我的名字。

    我回過頭來,陳杰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說道,“我們家的事情,對不起啊。”

    我笑了笑,“其實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要不是我的出現,也許你們家就不會出現這種事情了。”

    我想,如果沒有我的出現,也許陳家人真的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陳老爺子也不會被沈雁殺掉。

    可不知道爲什麼,當我這麼想的時候,我的腦子裏頓時九出現了櫃子裏的那副白骨架子。

    想到張子軒就這麼被人殺了還不算,竟然連魂魄都被鎖在櫃子裏不得超生,我忽然就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天道使然,說不定這一切都是冥冥中註定的,我又怎麼能妄加定論呢。

    對於我所說的話,陳杰張了張嘴,卻什麼也沒有說。

    對於他的態度,我已經不在意了,畢竟這件事情真的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得清楚的。

    搖了搖頭,我還是決定不再去想這件事情了。當務之急,我還是先找個地方住下來吧。

    想到這,我便對陳杰說道,“謝謝你幫我把包包送過來,那我先走了啊。”

    “那個,”陳杰又一次叫住了我,“你還會待在這裏嗎?”

    看到我有些不明白,陳杰又說道,“我的意思是,你不會這麼快就離開靈瑤鎮吧?”

    我搖了搖頭,我總覺得,唐琅這幾天就該出來了。所以我得在這裏等他。

    反正還有十天的假期呢,我也不着急。

    陳杰嘿嘿傻笑了兩聲,什麼也沒說就跑開了。

    我被他這麼一驚一乍的弄得有些莫名其妙,搖了搖頭就準備找個客棧住下來。

    坐在出租車上的時候,我還在想,這靈瑤鎮怎麼說也算個名氣挺大的旅遊景點,不知道到時候住處好不好找。

    在聽完了我的話之後,好心的出租車司機表示,他可以帶我找到合適的旅館。

    就這樣,車子開了差不多半個小時之後又回到了東街。

    當車子行駛過陳大叔的那家舊貨鋪時,我的心裏挺複雜的。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當口,車子在一家掛着“正在營業”風鈴的旅館面前停下來了。

    不巧的是,當我從出租車上下來的時候,我隱約看到前面那個白色的身影很像是白露的。

    我朝着那個背影多看了兩眼,便走進了一家客棧。

    一進去我就發現整個客棧似乎都是木質的。木質的地板,木質的門窗,就連吊燈,外面也包裹了一層鏤空雕花的木板,這古香古色的裝飾,果然讓人有一種置身於民國時期一樣,十分有年代感。

    登記完了之後,我就到自己的房間去休息了。

    這一天折騰的,真的好累。

    剛躺下沒多久,我就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

    只是在夢裏面,我竟然夢見唐琅了,他就這麼酷酷地坐在我牀邊的椅子上,一瞬不瞬地看着我。

    “唐琅。”

    我傻兮兮地看着唐琅,正想問問他這些天都去哪兒了,怎麼那麼久都不出現啊?

    我都差點被派出所抓起來了,他都不出現。

    可是我所有的話都還沒說出口呢,就聽見唐琅一開口就說我白癡。

    “你才白癡!你方圓五百里都是白癡!”我氣得直接跟他懟上了。

    真是的,一見面就損我,還能不能一起快樂的玩耍了?

    “你敢罵我?”唐琅的臉忽然在我面前放大。

    我甚至都能聽見他磨牙的聲音。

    面對唐琅兇殘的目光,我頓時就慫了。

    我把頭搖的跟撥浪鼓似得,趕緊否認了自己之前的“壯舉”。

    開什麼玩笑!惹天惹地也不能惹毛唐琅啊!

    “可我明明聽見了!”唐琅根本不爲所動,他而恨恨地說道,“你說,我該怎麼收拾你好呢?”

    我看着唐琅忽然張開大嘴,那細碎的尖牙幾乎要刺破我脖子上的大動脈一般,嚇得趕緊大叫了起來,“不,不要啊!”

    緊接着,我驚醒了!

    我迷迷糊糊地朝窗外看了看,發現天色有些暗了。剛想起牀,我就驚得張大了嘴巴,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唐琅他他他,正坐在我的牀邊,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吶!

    我揉了揉眼睛,還有些不適應自己現在到底是真的了還是依然在夢裏面。

    可是我揉了半天眼睛,唐琅還是真真切切地在我的面前。

    “我好像聽見有人在罵我?”唐琅涼涼地說道,那一如既往的表情頓時讓我覺得壓力山大。

    忽然就覺得周圍的溫度似乎降低了不少,我想,這絕對不是在夢裏面。

    我裝傻一般,撓了撓頭傻笑,“嘿嘿,那個,唐琅你什麼時候到的啊?你怎麼知道我住在這?”

    唐琅沒有回答我,只是看我的眼神有些怪怪的。

    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反正他沒再追究我在夢裏罵他的事情就行。

    於是我又接着狗腿地問道,“唐琅你快跟我說說,這些天你都幹嘛去了?你都不知道,我昨天差點就被派出所抓起來了。”

    巴拉巴拉巴拉巴……我羅羅索索地把最近發生的事情都給唐琅說了一遍,末了還悄悄地抱怨了幾句。

    大概是習慣了吧,在唐琅面前,我就會不由自主地變得話多了起來,有的沒的,我都願意跟他說。

    等我說的口乾舌燥的時候,我才後知後覺地想到另一件事情,唐琅是怎麼知道我在夢裏罵他的?

    “白癡!”唐琅冷不丁地又丟給我一個字。

    “你!”我氣鼓鼓地看着他。

    這已經是他今晚上第二次說我白癡了!

    叔可忍嬸不可忍好嗎!

    當我正準備懟他的時候,我就觸碰到了唐琅那似笑非笑的眼神,頓時,我無比囂張的氣焰一下子就消散的無影無蹤了。

    唐琅站起身來,一步一步慢慢地向我走來。

    不是飄哦,真的就是一步一步地走過來的。

    他雙手往牀上一撐,慢慢地靠近我。而我的心忽然就緊張起來了,我甚至都能聽見自己心跳加速的聲音。

    “撲通,撲通!”

    正當我們兩個的鼻子都快要碰到了的時候,我才聽見唐琅說道,“哦?你這連魂咒竟然解了?”

    我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額頭,有些傻傻地點點頭,“是啊。”

    唐琅倒也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多看了我兩眼便站了起來。

    看着唐琅忽然沉默不語,我有些不適應,緊張兮兮地從牀上趕緊爬起來,跟在他後頭追問道,“那個,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嗎?”

    唐琅搖了搖頭,只是抱着手沉默地看着窗外。

    而我,也只好靜靜地站在他的身後。

    窗外的月光灑了進來,正好把唐琅的背影照在我的臉上,看着唐琅那幾乎跟活人無異的影子,我竟然覺得有些開心。

    過了一會兒,唐琅才頭也不回地說道,“既然你的事情解決了,那就跟我一塊兒去看出好戲!”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
    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