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七十八章 誰要殺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七十八章 誰要殺我字體大小: A+
     

    我被鬍子大叔的這句話弄得有點莫名其妙,只好問道,“大叔,你說什麼?”

    鬍子大叔坐到了我的對面,仔仔細細地在我的臉上打量了一番,喃喃道,“像!真像!”

    這越說我越糊塗,我不得不再次開口,“大叔,我都被你搞糊塗了?你說我跟誰真像啊?”

    鬍子大叔這纔回過神來,他看着我說道,“姑娘,你姓張對不對?那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爹媽是誰啊?”

    說完,鬍子大叔又趕緊解釋到,“你不用緊張啊,我就是想確認一下是不是我知道的人。”

    我搖了搖頭,把自己是孤兒的事情告訴了鬍子大叔,不過,我倒是從鬍子大叔的話裏得到了一些不一樣的信息。

    鬍子大叔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那你這些年來,就沒有嘗試過找一下自己的親生父母嗎?”

    我搖了搖頭,並不是我不願意找,而是我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線索,想找,卻無從找起。

    鬍子大叔看着我失落地低着頭,安慰道,“丫頭你也不用太灰心,說不定啊,你就是我那朋友失散多年的閨女呢?”

    接着,鬍子大叔又說道,“我有個哥們兒,他當年就丟了一個女兒,找了十幾年都沒找到,沒準啊,你就是他閨女也說不定。嗨,你還真別說,我這越看你,就越覺得你像一個人。”

    聽着鬍子大叔的話,我頓時升騰起了一股希望,我目光灼灼地看着鬍子大叔,“大叔,你能不能告訴我,你覺得我像誰啊?”

    鬍子大叔正想說什麼,就被來人給打斷了,“丫頭,你過來,我帶你去看看那你晚上睡覺的地方。”

    陳老爺子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我的身後,更詭異的是,他的聲音聽起來完全沒有了之前那種和藹可親的感覺,冷冰冰硬邦邦的,讓人聽了忍不住都起一身雞皮疙瘩。

    我以爲是自己想得太多了,可是當我轉過頭來看他的時候,我發現陳老爺子的臉上隱晦不明。他就這麼居高臨下地看着我,眼中不帶一絲溫度。

    我的心裏咯噔了一下,不知道陳老爺子爲什麼會忽然想變了一個人似得。

    老爺子警告地瞪了鬍子大叔一眼,鬍子大叔也不知道怎麼地,忽然就有些慌張。

    他尷尬地對我說道,“我忽然想到還有些工作沒處理完,丫頭,改天我再找你下棋。”

    “好啊。”我點了點頭,禮貌地回答道。

    看着鬍子大叔的身影漸行漸遠,陳老爺子這才笑着朝我點了點頭,彷彿剛纔那個一臉冷漠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一樣。

    我承認自己是一個敏感的人,所以看着陳老爺子截然不同的態度時,我記在了心裏,同時暗暗留了一個心眼。

    只不過,我表面上仍然不露聲色,老老實實地跟在陳老爺子的身後。

    老爺子帶着我拐了好幾個彎,這纔來到了一個獨立的小院子。

    老爺子說,“這是我閨女以前住的地方,你要是不嫌棄的話,今晚上就住這裏吧。你放心,這裏經常打掃,很乾淨的。”

    看着老爺子臉上的笑容,我總是不自覺地認爲他實在假笑。

    可是人家那麼周到地招待我,我再胡思亂想就有點不恰當了。

    我趕緊收起心中的疑惑,向老爺子表達了謝意。

    老爺子點了點頭,便說道,“走吧。”

    老爺子往前走了幾步,雙手一伸,就推開了兩扇門。

    “吱——呀——”

    當老爺子把在門邊按了一下點燈的開關,我這纔看清楚了房間裏面的佈置。

    一眼望去,這間屋子首先給我的感覺就是,太像民國時期的房子了,幾乎就跟電視裏演的一模一樣。

    無論是傢俱的樣式還是擺設,幾乎看不到什麼現在元素。

    不過總的來說,房間還是不錯的。

    “有什麼事你就大點聲喊,這裏離我住的地方有點距離,你大聲喊,我就能聽見了。”老爺子交代了一下,“你看看還有什麼需要用的,跟我說一聲,一會兒我讓人送過來。”

    我只是粗略地掃了房間一眼,聽着老爺子滿是關心的話,趕緊擺擺手說道,“不用了不用了,這樣已經很好了,不用再添什麼了。”

    老爺子點點頭,“那行,天也不早了,早點休息吧。”

    陳老爺子說完這句話,便關上門走了。

    我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房間裏的東西,當我看到梳妝檯上那面鏡子時,我原本忐忑不安的心,頓時就安定下來了。

    因爲我看到,鑲在那面鏡子上的木質鏡框,雕着一大朵曼陀羅花。這跟唐琅送給我的那個裝天珠的盒子上面的花幾乎一模一樣。

    我捂了捂胸口的天珠,忽然就想到了唐琅。

    整整一天了,也不知道他現在在哪裏。

    說好的陪我來調查事情,結果火車都還沒下,人就不見了。

    我一邊在心裏偷偷抱怨唐琅,一邊隨意地在屋子裏來回打量。

    就在這個時候,屋子裏的電燈忽然一閃一滅,閃了幾下之後就徹底滅了,而鏡子裏忽然顯現出一個長髮遮臉的紅衣女子。

    我甚至還能看到她身上的衣裳還滴滴答答地往下淌着什麼東西。

    我驚得忍不住“啊”的一聲大叫了起來。

    這時候,我聽見了女子嗤笑一聲,這才知道,原來是沈雁從梳子裏跑出來了。

    我拍了拍胸口,沒好氣地說道,“我的姐姐啊,下次你要出來之前,能不能事先通知我一下啊?”

    “誰是你姐姐?”沈雁冷哼一聲。

    我趕緊表達了自己的歉意,並且主動地把自己今天打聽到的事情告訴了沈雁。

    說完後,我小心翼翼地對沈雁說道,“根據我打聽來的消息,當初你姐姐在你死後沒多久也跟着死了。而且那件事情離現在少說也有七八十年了。這其實也說明,我根本不是你姐姐的孩子,對不對?”

    “你說什麼?!”沈雁不知道是不是接受不了這樣的事實,還是接受不了我說的話,忽然就發起了火。

    說罷,沈雁的長髮紛飛,露出了裏面那張慘白慘白的臉。

    雖然之前已經見識過她的真面目,但是我還是又一次被嚇到了。

    我哆哆嗦嗦地想要後退,又害怕這一舉動再次激怒了她,只是拼命地讓自己鎮靜一點。

    我使勁地瞪大雙眼,好讓自己看起來並沒有害怕。

    沈雁很是嫌棄地瞥了我一眼,然後那幾乎要戳破我額頭的長指甲倏地一下又收了回去。

    “哼!你放心,我暫時還不會殺你!”沈雁面無表情地說道,“這家人隱瞞了一些事情,你最好祈禱他們跟這件事情沒有關係,否則,你們都得死!”

    我剛想問沈雁爲什麼會說陳家人隱瞞了事情,而且他們到底隱瞞了什麼事情,我就聽見了我屋子外面響起了竊竊私語的聲音。

    沈雁詭異地笑了笑,然後直接飄在了我的上空。

    我已經顧不上去理會飄在上空的沈雁了,反正她現在還不打算要了我的命,暫且我就把注意力集中到了窗戶外面。

    我踮這腳慢慢挪到窗戶旁邊,正好能夠聽見外面的聲音。

    只見窗戶外面兩個人似乎在爭執着什麼。

    “咱們這樣做是不是不合適啊?這好歹也是一條人命啊?”

    “哼!你可想清楚了,到時候要是連累到咱們陳家,那可是十幾條人命。你自己好好掂量掂量,到底哪頭重哪頭輕。”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之前說話的那個人有可能是陳大叔,而後來的這位,應該是陳老爺子。

    聽着他們話裏的意思,是要殺了我?

    我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兒。

    “祖父,會不會是您想多了啊?那張小瑤就是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外地人,她怎麼可能是回來找咱們報仇的張家人啊?”

    “哼!什麼都不知道的外地人?這話也就是你這種沒腦子的人才會信!你也不看看她才幾歲,要真的不是張家的人,她一個十幾歲的小孤兒能知道七八十年前的事情?你也不動動腦子!”

    “這……”陳大叔被陳老爺子駁得啞口無言。

    我聽着他們的話,心中十分的無奈。對於他們的猜測,我甚至無力反駁,誰能相信,這是一隻鬼告訴我的啊?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他們既然這麼緊張當年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就像沈雁所說的那樣,其實當年的事情並不僅僅是這些?

    “別這啊那的了,趕緊動手!”陳老爺子沉聲說道。

    “可是,到時候萬一查起來,咱們不也一樣吃不了兜着走嗎?”陳大叔遲遲不肯點火。

    “查?上哪裏查去?你瞧瞧這是什麼地方?這可是獨門獨院的地方!當年那張家夫婦不也是死在這裏好多天都沒人知道嗎?別給我磨蹭了,趕緊點火!”

    當年張家夫婦死的地方?

    我忽然就像是被這句話生生劈中了腦子一樣。

    這大院子竟然是當年張家的宅子,可怎麼回落到陳老爺子的手裏呢?

    難怪他剛纔故意把我帶到這個小院子來,因爲這裏跟哪兒都挨不着。

    我還在想老爺子到底還隱瞞了什麼事情的時候,就聽見了刺啦刺啦的聲音,然後就聞到了煙燻的味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