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七十七章 在哪見過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七十七章 在哪見過你字體大小: A+
     

    等到太陽快落山的時候,我才忽然反應過來這一天竟然就這麼糊里糊塗地過去了。

    可是我想要知道的事情,到現在爲止,也只是一知半解而已。

    一想到我還得出去找旅館住下,我就趕緊起身跟陳老爺子告別。

    “我說丫頭,你這麼急着走,是要幹嘛去啊?”陳老爺子下象棋下的正過癮,看着我要走趕緊焦急地問道。

    看着陳老爺子意猶未盡的樣子,我只好解釋道,“爺爺,我得先去找房子住下才行。我這一天都在陪您下棋,還沒去找住的地方呢?”

    陳老爺子聽完了我的話,完全不在意地揮了揮手,“你這丫頭,怎麼不早說呢?”

    聽着老爺子的意思,大概是讓我去找房子了,我拿着包包就準備往外走去,可還沒走出兩步又被老爺子給叫住了。

    “我說你這丫頭,怎麼話還沒說完又要走啊?”老爺子不高興地說道,那鬍子還一翹一翹的。

    我有些反應不過來,愣愣地說道,“您剛纔不也同意了嗎?我得去找房子住下呀?”

    “找什麼找?你就踏踏實實地在我這住下就行了!”陳老爺子當即拍板道。

    那不容反對的語氣,讓我好一頓犯難,“可是,”

    “可是什麼可是?我說住下,你就安安心心住下就行了?”陳老爺子見我不同意,眼一瞪,“怎麼?難不成你這丫頭嫌棄我地方太破舊?”

    我連忙擺擺手,“怎麼會呢?我就是覺得太麻煩您了。”

    陳老爺子擺擺手,“這有什麼麻煩不麻煩的,反正現在就我自己一個人住,平時他們也忙,我這裏冷清的很。我還擔心你年輕人喜歡熱鬧,在這裏待不住呢。”

    看着老爺子有些落寞的神情,我忽然心軟了。

    更何況,沒準我還能從老爺子這裏多瞭解一些關於當年的事情呢。

    這麼一考慮之下,我便痛快地答應了老爺子的邀請。

    看着我同意住下了,老爺子更是高興得不得了,“來來來,再殺兩盤。”

    我苦哈哈地看着老爺子,說道,“您這都下了一整天了,現在該休息一下了。”

    實在是這一整天都陪;老爺子下棋,我現在滿腦子裏就剩兵馬卒了。

    說起來,一開始陳老爺子並不是跟我下的棋,只是一開始的時候,陳大叔完全抵擋不住老爺子的攻勢,幾盤下來完全是一面倒的局勢,陳大叔簡直被屠殺的慘不忍睹。

    就連老爺子也說跟陳大叔下棋太沒勁了。

    於是老爺子便問我是否也會下棋,我當時也不知道怎麼想的,就點了點頭。

    我想,大概是因爲我自己也太久沒有下象棋,手癢了吧。

    結果這一下,老爺子直接就揮手打發陳大叔做自己的事情去了,臨走前還不忘打擊陳大叔下棋下的實在太爛,連我都比不上云云。

    我滿臉黑線地看着陳老爺子這毫不留情的打擊,只得在心裏默默地對陳大叔說了聲抱歉。

    就這樣,我們一下就是一整天,就連中午飯,也只是陳大叔送來的。

    到了這會兒,我看看快要下山的太陽,心想,這一天過的,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纔好了。

    一邊說服着老爺子休息一會兒,我一邊考慮着要不要先去把晚飯做了。

    結果陳老爺子告訴我不用做晚飯,因爲今天晚上陳大叔一家人,還有別的人會一起帶着吃得過來這邊。

    卻原來,每個月的月中這天,陳家人都會聚在一起吃團圓飯,而且十分有意思的是,每家人都會做幾道拿手的菜帶過來。

    “既然今天晚上是大家聚會的日子,那我一個外人在,有些不太好吧?”我小心翼翼地對着陳老爺子說道。

    我剛想着,陳老爺子千萬不要生氣纔好,結果陳老爺子一聽,還是橫眉怒目地瞪着我,“什麼外人不外人的?你這小丫頭,就是想得太多了。聽着,今晚上呢,你就踏踏實實地跟我們一起就行了,聽見沒有?”

    雖然老爺子的語氣聽起來不太好,但是我依然覺得心裏暖暖的,我露出了大大的笑容,應到,“嗯!”

    老爺子的臉色這才變得好看了些。

    果然沒多久,大院子的門就很有節奏地響了起來。

    得到了老爺子的示意,我這才顛顛兒地跑去開了門。

    果然人未到聲先至,門還沒完全打開,就聽見門外的人在大聲喊道,“太爺爺太爺爺,我們給您帶燒雞來啦!”

    “太爺爺——”

    等我把門一開,剛纔說話的那個年輕人傻愣愣地看着我,就連嘴裏那半截沒說完的話,也嚥了回去。

    “你是誰?”這年輕人疑惑地問道,還退出去兩步看了看大門上的門匾,確認沒錯之後,又接着疑惑地看着我。

    這邊,老爺子早就等的不耐煩了,“臭小子,燒雞呢?怎麼還不給我老頭子拿過來?”

    聽得老爺子的聲音,年輕人這才顛顛兒拎着東西快步過去,甚至還不忘回頭看了一眼正在關門的我。

    “太爺爺,這位是?”年輕人放下手中的東西,他一邊跟老爺子說這話,一邊試探性地朝我這邊努了努嘴。

    “這個小丫頭是我的小朋友,張小瑤。臭小子我跟你說,人家丫頭下象棋可比你們強多了。今天這一天,可讓老頭子我過足了癮。”老爺子心滿意足地說道。

    年輕人向我伸出手來,友好地說道,“你好,我叫陳杰。”

    “你好,我叫張小瑤。”我禮貌性地回答了一句。

    說話的功夫,我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這個叫陳杰的年輕人。

    陳杰看起來年紀不大,大概也就二十歲出頭的樣子,很陽光的一個大男孩兒,尤其朝我笑的時候,還能隱隱約約看到臉頰上的酒窩。

    “行了行了,有什麼話一會兒慢慢聊,先去開門去。”

    我倆正尷尬着不知道該說點什麼話題,這邊老爺子就發話了。

    陳杰不好意思地撓了撓他那利落的板寸頭,然後傻不愣登地就跑去開門去了。

    緊接着,又是一羣人來到了陳老爺子的家裏。

    就這樣,陸陸續續的來了一共十來個人,大家七手八腳地把吃的用的東西都擺放在一個大圓桌上,這才領着陳老爺子上了桌。

    wωω⊕ ttκan⊕ C○

    而我,也在陳老爺子的注視下,硬着頭皮坐了下來。

    等到所有的人都落座完畢之後,陳老爺子便示意大家安靜下來。

    “來來來,我給大家介紹一下這個小丫頭,她呢,叫張小瑤。”老爺子用洪亮的嗓門向大家介紹了我。

    而我,多少也有些不好意思,站起來跟大家打招呼的時候,我還能感覺到自己的臉上還在微微發燙。

    衆人聽着陳老爺子介紹完了之後,尤其是在座的幾位大神,便開口問道,“姓張啊,是不是咱們靈瑤鎮北街那頭老張家的孩子啊?”

    從陳老爺子那,我早就知道了北街那頭的張家,其實就是以前的大戶人家張家。

    我搖了搖頭,跟大家解釋了一下我只是一個外地人,這次是來靈瑤鎮旅遊的。

    大家這才恍然大悟。而聽完了我的介紹之後,大嬸們對我的興趣似乎也減弱了不少。

    我正好奇這是怎麼回事呢,不經意地一擡頭,正好看到側對面的陳杰正對着我擠眉弄眼的。

    我還沒來得及弄明白他要表達什麼意思,就又聽見了陳老爺子一如既往的洪亮嗓門又響起來了,“我可跟你們說,小瑤這丫頭雖然年紀看起來不大,可人家棋藝了得,你們跟她比,可差得遠了。”

    一位長着鬍子的大叔頓時不服氣地說道,“祖父,您可別吹牛,就她這麼大點年級,下象棋能下得過我?”

    聽這話,說明這位大叔也是愛好下象棋的人啊。

    老爺子沒有想到,竟然還有人懷疑他的話,頓時被氣樂了,“嘿!你還別不相信。你弟弟今早上可是親眼看見的,這丫頭跟我連殺了四盤棋,愣是跟我打成了平手。你想想,就你那水平,你能贏得了我不?”

    鬍子大叔這下不淡定了,他瞪大了眼睛看了又看我,然後還轉過頭去向陳大叔求證,“老弟,祖父這說的可是真的?”

    沒等陳大叔開口呢,鬍子大叔就指着他說道,“我可跟你說啊,你這傢伙從小就不會說瞎話,所以你有沒有哄我,我一聽就聽出來了。”

    聽着鬍子大叔這麼孩子氣的話語,大家鬨堂大笑,就連陳大叔,也是含着笑意地說道,“我的大哥啊,祖父說的沒錯,小瑤的棋藝的確很不錯。”

    “霍!這丫頭竟然這麼了得,看來有機會我得跟她來兩盤才行。”鬍子大叔倒是磊落的很,一聽到陳大叔的話,也不再懷疑什麼了,轉而還躍躍欲試地想要跟我下象棋。

    “行了行了,以後有的是機會,先吃飯先吃飯。老頭子的燒雞在哪裏?給我拿過來。”陳老爺子聞着燒雞的香味兒,再也坐不住了。

    “好好好,這就給您拿來。”陳杰立馬把燒雞外面那層荷葉剝去,端到老爺子的面前,“喏,您的燒雞。”

    笑笑鬧鬧間,大家就其樂融融地把碗飯吃完了。

    吃完飯後,看着鬍子大叔向我走過來,我還想着他是不是想要跟我下棋呢。結果鬍子大叔來到我的跟前,忽然莫名其妙地對我說了一句話。

    他說,“丫頭,我是不是在哪裏見過你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