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七十六章 那兩家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七十六章 那兩家人字體大小: A+
     

    陳老爺子說到這裏,忽然頓住了。我看到他的臉色忽然變得十分凝重。

    我疑惑地看向陳大叔,可是他也只是無聲地朝我輕輕搖了搖頭。

    可是,我得搞明白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啊,於是我焦急地問陳老爺子,“那他們兩家出了什麼事兒?”

    陳老爺子看了我一眼,然後重重地嘆了口氣,“唉!那真是天大的事啊!他們兩家,竟然遭到了滅門之災!”

    “啊?”聽着陳老爺子這麼一說,我忽然驚叫一聲。

    就連陳大叔也驚得張大了嘴巴,“祖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件事情啊,說來也蹊蹺的很。”陳老爺子頓時又陷入了深深的回憶之中。

    話說當年,沈張兩家之所以能稱之爲靈瑤村的大戶人家,那可不是隨便說說的,因爲那些都是有依據的。

    在那個時候,沈張兩家都是正兒八經的大家族,人口衆多,光是自己的子弟就有百多口人,這在當年,可是了不得的大家族。

    想想當年整個靈瑤村也就三四百號人而已,可是沈張兩家的人口加起來,幾乎就佔據了整個靈瑤村的七八成還多。而他們的財力就更不用說了,那就是家財萬貫的大地主。

    要不然怎麼說張家大少爺能花了半根金條去買個什麼犀牛角來做成梳子呢?要換做尋常人家,就算他有這個敗家的心,也沒有這份家底啊。

    可這對於沈張兩家來說,根本就算不上是什麼大事兒。

    由此可見,沈張兩家的財力是何等的雄厚。

    也正是因爲這樣,尋常的小老百姓,根本就沒有人敢惹這兩家人,也虧得這兩家人還算良善,基本上也沒傳出來有欺凌他人的醜聞。

    所以大家對於這兩家人,羨慕者有之,崇拜者有之。可尋仇的,還真從來沒出現過。

    可就是這樣聲名顯赫的兩大家族,竟然就這麼毫無道理可言地慘遭了毒手。

    一夜之間,沈家二小姐還有張家少爺忽然離奇死去。緊接着,沈張兩家的人就開始一個一個的,也跟着莫名其妙地死了。不管的年老的還是年幼的,幾乎無一倖免。其中還有好幾個人,死狀可怖,簡直就不像是人爲的。

    老爺子沉痛地說道,“因爲沈張兩家接二連三地出事,於是整個靈瑤村的人開始人心惶惶。而經過這件事情之後,所有跟沈張兩家有關聯的人,逃的逃,躲得躲,大家唯恐牽連到自己而搭上小命。”

    這些人的這種舉動,更讓沈張兩家雪上加霜。於是沒過多久,靈瑤村偌大的兩大家族,就這麼落沒了。

    良田萬頃又如何,沒多久就全都變成了荒地,家財萬貫又如何,到最後連門匾都被人偷了去。

    可是就算是這樣,沈張兩家的事情還是沒人敢拿出來談論。

    在後來的很長一段時間裏,沒有人敢提起任何關於這兩家人的隻字片語,這簡直就是大家默認的禁忌。

    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忽然有一天,也不知道是誰傳出來的,竟然有人說,沈張兩家之所以會被滅門,其實是因爲當年被淹死的人根本就不是姐姐,而是妹妹。實際上,嫁給張家少年的那個人,是沈家的大小姐。

    還有人說,其實沈家二小姐不是淹死的,而是被大小姐推倒湖裏去的。所以二小姐冤魂不散,這纔回來報復兩家人。

    可也有人說,其實他們兩家根本就是被一個道士做法給害死的。因爲那個道士曾經說過,沈家的這對雙胞胎是災星,必須要除掉才能免去血光之災。

    而解決辦法就是讓他帶走沈家這對雙胞胎姐妹。結果沈家人根本就不相信道士的話,還跟張家人結成了親家。結果還是應驗了道士的話,沈張兩家最後雙雙慘遭毒手。

    其實就是因爲沈家的那對災星姐妹招來的橫禍。

    甚至還有人說,其實說沈家雙胞胎姐妹是災星的這一說法,只是那個道士的一種說辭而已,實際上是因爲道士看上了沈家雙胞胎姐妹中的一個,想要據爲己有。

    結果沒想到,沈家人不僅沒有滿足自己的要求,竟然還讓沈家小姐跟張家人成了親。於是道士一怒之下,便做法害死了沈張兩家。

    慢慢的,各種各樣的傳說在靈瑤村傳播開來,甚至越傳越烈,到後來連各種神怪傳說都編出來了。

    誰也不知道到底哪一個說法纔是真的。

    不過倒是有一點,因爲這些傳說,沈家那位被淹死的大小姐再一次被大家提起。而因爲這樣,再也沒有人敢去楓葉湖了。

    不僅如此,一度在大家心中最盛大的節日,三月節也慢慢地不再像當初那麼熱鬧了。

    沒有了沈張兩家,很多人開始逃離這個村子,靈瑤村一下子變得蕭條了不少。

    陳老爺子說到這裏,臉色十分的沉痛,就連我跟陳大叔兩人,都不勝唏噓。

    “那後來呢?這兩家人真的就一個後人也沒有了嗎?那是這也不對啊!”我問道。

    陳老爺子奇怪地看了我一眼,“小丫頭爲什麼會這麼說?哪裏不對?”

    我這才發現自己說錯了話,我趕緊改口,“那個,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就是想說,您之前還說我像張家的人呢。這說明,張家還是有後人的不是嗎?”

    陳老爺子讚賞地點了點頭,“小丫頭真聰明。你說的沒錯,張家的確還有後人。不僅是張家,沈家到現在也還有後人。”

    陳老爺子接着說道,“其實靈瑤村之所以現在變成了靈瑤鎮,也脫不開這兩家人的功勞。”

    陳老爺子說,經過了慘遭滅門的事情之後,大家一度以爲這兩家人算是絕後了。卻沒想到,好巧不巧的是,沈張兩家的小公子那段時間竟然都不在靈瑤村,而是跟着張家老太爺到鄉下游玩去了。

    也正是因爲這個原因,沈張兩家這才得以保住了根。

    後來,沈張兩家的孩子慢慢長大了,經過了數年的努力之後,沈張兩家雖然已經不能跟當初相比,不過卻也算是恢復了元氣。

    有了家底之後,沈張兩家的後背更是擴大了招工規模,而且開出的條件也十分優厚,大家都很樂意在他們兩家手中謀一份差事做。

    就這樣,靈瑤村的村民們在沈張兩家的帶領下,開始慢慢走向富足的生活。

    就這樣,靈瑤村的人口又開始慢慢地多了起來。很多人慕名這裏的生活,開始來到靈瑤村某差事,或者做點小生意什麼的。

    靈瑤村就是這樣,慢慢地,就發展成爲了一個鎮。

    不過聽說,沈張兩家之所以會這麼做,其實就是想得到更多的線索來調查當年的事情。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時間相隔的太久,還是因爲別的什麼原因,不管他們花費了多少人力財力去調查當年的事情,結果都是一無所獲。

    即便是到了現在,當年沈張兩家慘遭滅門的事情還依然是個謎。

    陳老爺子說到這裏之後,就停住了。

    我雖然滿腔的疑惑,可是一時間,我也不知道該從何問起。

    我看着老爺子手中的梳子,很想問問裏面的沈雁,她是否已經聽到了老爺子的話。

    她想要找張子軒問個清楚明白,可是她死了沒多久,張子軒跟她的姐姐也接着死了。這段恩怨,早就不知道該怎麼了斷了。

    可是,根據我對沈雁的判斷,她現在根本就不可能會接受這樣的結果。

    我憂愁地看着月牙梳子,心裏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了。

    說是來解決問題,可是現在問題還沒解決,我恐怕小命就沒了。

    唐琅啊唐琅,你到底在哪裏啊?這件事情,到底該怎麼解決啊?

    我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忽然就看見陳老爺子把梳子遞了過來。

    我一時間沒反應過來,甚至還被嚇了一跳。

    陳老爺子沒好氣地說道,“我說你這個小丫頭怎麼回事?把東西還給你,你還能嚇成這樣?我老頭子有這麼嚇人嗎?”

    我趕緊抱歉地說道,“不是不是,我不過是在想剛纔的事情而已。爺爺您可千萬別生氣,我真的不是這個意思,您一點也不嚇人,真的。”

    陳老爺子的臉色這才緩和了不少,“我就說嘛,我老爺子怎麼說也不可能會把人給嚇着了。”

    陳大叔看着陳老爺子有些小孩子脾氣的樣子,只是無奈地看了我一眼,倒也沒說什麼。

    結果,陳大叔跟我之間的眼神交流不小心竟然被陳老爺子給發現了。他立馬吹鬍子瞪眼地叫道,“怎麼?難道我老頭子說的不對嗎?你們這擠眉弄眼的,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們倆連忙擺手解釋道,“沒有!絕對沒有!”

    “哼!諒你們也不敢!”陳老爺子傲嬌地哼了一聲,然後說道,“走,陪老爺子殺幾盤去。”

    話音剛落,老爺子不由分說地就把梳子塞進了我的手裏,然後大步邁向不遠處的棋盤。

    我輕輕地摩挲着這把月牙梳子,心想,看來這件事情,我還得再多瞭解一些情況才行。希望沈雁能夠多耐心一點纔好。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