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七十一章 原來如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七十一章 原來如此字體大小: A+
     

    詭異卻有異常順利地請好了假之後,我就回到護士站接着上班了。

    不過,我可沒忘記自己是因爲什麼而被調到什麼靈異部去的。

    我惡狠狠地瞪着陳玉,而陳玉也被我兇殘的目光給嚇得連連後退,連說話都不利索了,“嘿,嘿,那個,小瑤,你能不能別這麼看着我啊?怪嚇人的。”

    “哼!”我冷哼一聲,沒好氣地說道,“老實交代,你這大嘴巴都跟護士長說什麼了?”

    “沒,沒什麼呀。”陳玉賠笑。

    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來,她心虛着呢。

    我學着唐琅的樣子,雙手抱在胸前,就這麼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忽然才發現,這個姿勢一擺出來,果然氣場都不一樣了。

    這不,陳玉沒多久就敗下陣來了,“對不起嘛,我原以爲你會喜歡去那個部門的嘛。”

    鬼才喜歡好嗎?

    我哭笑不得地看着她,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陳玉看着我的臉色緩和了下來,狗腿地湊上來,問道,“對了,小瑤,護士長都跟你說了什麼啊?”

    看着瞬間就化身成爲了八卦女的陳玉,我無奈地說道,“還能有什麼事兒啊。不就是跟我說去那邊上班的事情咯。”

    “哇!這麼說,你同意了啊?”陳玉異常興奮。

    可我看着她滿臉笑容的樣子,怎麼覺得她高興的太奇怪了呢?

    “太好了!這下總算安穩了!”陳玉拍手叫好,等接觸到我的目光時,才收斂了一點。

    她看我不說話,拽了拽我的衣袖,眨巴着大眼睛說道,“我不是那個意思啦小瑤。”

    我不動聲色地將衣袖抽了回來,平靜地說道,“我知道。”

    我知道她其實還是害怕這種事情的,所以纔會聽到這件事情的時候極力地向護士長推薦我。

    還不惜把之前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了護士長。

    我忽然福至心靈地想到,護士長的態度就變了那麼多肯定也是因爲這個原因。

    因爲她這一前一後的態度,簡直就是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以前板着臉訓人的架子也沒有了,說話還客氣了不少。

    就連我故意拿請假的事情跟她討價還價,護士長也沒有過多的刁難,對於我這個剛來上班三個多月的新人,竟然一口氣就答應給我半個月的假期。

    原來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因爲,她們害怕我!

    瞭解清楚了之後,我忽然覺得有些說不出的感覺。

    心裏頭悶悶的。

    說實話,知道她們竟然在心底裏害怕我,防備我,我說不難過是假的。可是,我又有什麼理由去責怪她們呢?或許在她們眼裏,我其實就是一個怪物一樣的存在吧。

    所以知道我會調走,陳玉才這麼的興奮,不是嗎?

    我低着頭整理着一會兒要換的藥,同時也掩去了臉上苦澀的笑容。

    陳玉大概是看到我半天都沒有說話,有些小心翼翼地問道,“小瑤,你沒事吧?”

    我擡頭,揚起一如既往的笑容,說道,“沒事。”

    指了指面前的醫藥籃子,我說道,“我得去換藥了,先走了啊。”

    陳玉欲言又止了半天,最後說道,“哦,好吧。”

    我也不在意,推着小車子開始了一天的工作。

    一直到中午休息的時候,李麗不知道從哪裏匆匆忙忙地趕來,她看着還在做着記錄的我,一把搶過了我手中的筆,掰着我的肩膀,十分擔憂地問道,“小瑤,你沒事吧?”

    我奇怪地看着她,不知道她所謂的“事”,指的是什麼。

    “你要調去靈異部的事情,我都聽說了。”李麗接着說道。

    “哦。”我答道。

    原來說的是這個啊!

    我拿過筆,打算接着把沒做完的記錄補充完整。

    李麗再一次搶過我的筆,說道,“我知道,小玉把你的事情說出去了,你肯定很傷心對不對?”

    我有些奇怪地看着李麗。

    傷心?

    一開始是有點啦!但是現在我都想明白了,也沒什麼好傷心的啊!

    “小瑤,你聽我說。”李麗看進我的眼睛裏,“不管這些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我都把你當成最好的朋友。”

    我有點不敢相信地看着李麗。

    李麗朝我笑了笑,“其實,我早就知道你跟我們不太一樣了。雖然你很努力地表現的很正常,但是有些時候,還是能看得出來的。”

    “比如,你有時候走着走着,會忽然很驚慌地加快步子,就好像身後跟着什麼東西一樣。”

    “又比如,上一次何思樑的事情。其實那天晚上我也來醫院了。因爲護士長說,何思樑有可能會病情惡化,所以臨時讓我來看着。還有黃主任,所以,”李麗沒有接着往下說。

    不過她要表達的意思已經很清楚了。

    我不知道自己的猜測是對是錯,所以我還是什麼也沒說,只是靜靜地看着李麗。

    李麗看着我的樣子,眼中有些心疼,“你不用這麼防備地看着我,小瑤。我告訴你這些,只是想說,不管你能看見什麼,這都不能說明什麼。”

    “所以,我們還是好朋友,不是嗎?”

    李麗紅着眼,抱住了我僵硬的身體。

    在她的懷抱中,我心中的涼意才慢慢散去。

    只是,有了之前陳玉的事情,我還是有些不確定地問道,“你,不怕我?”

    李麗溫柔地說道,“我怎麼會怕你呢?說起來,我還得謝謝你有這個特別的能力。要不然,我到現在都還不知道自己的弟弟在哪裏呢。”

    說完,李麗就像哄着小孩子一樣,在我後背輕輕地拍了拍。

    我像個孩子似得,賴在李麗的懷抱裏。

    她的懷抱真溫暖啊。

    還好,還有人願意接受我,這就足夠了。

    “好了,別撒嬌了。”李麗拍了拍我的後背,“咱們吃飯去!你看看,這都幾點了,一會兒食堂的飯菜該沒了。”

    說罷,李麗二話不說就拽着我往外走去。

    一路上,我也沒來得及說話。

    一路上,李麗絮絮叨叨地向我解釋,陳玉這孩子只是膽子太小了點,並沒有壞心眼,之類之類的話。

    我不可置否,畢竟,這種事情真的沒辦法按照簡單的一加一等於二來衡量。

    我只是有些接受不了她揹着我做這些事情罷了。

    我安安靜靜地跟在李麗的後面,對於她的話,我不做任何迴應。

    因爲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李麗察覺到了我的沉默,很快就明白了我大概是不想談這個問題。她尷尬地朝我笑了笑,再也沒有說關於陳玉的任何事情。

    我正想跟她說話,李麗卻不由分說拽着我就來到食堂裏面,開始點菜打飯。

    一直到我們倆把飯打好了,找地方坐下了,我才尋得機會告訴她,我要請半個月假的事情。

    “什麼?你要請半個月的假?”李麗張大了嘴巴,一口飯還包在嘴裏沒嚥下去。

    我點了點頭,若無其事地夾了一口菜往嘴裏送。

    李麗把嘴裏的米飯吞了吞,這才說道,“你是不是因爲調工作的事情才請的假啊?”

    我有些好笑地看着李麗,不過她眼裏滿滿的關心還是讓我挺感動的。

    我笑了笑,說道,“不是啊,正好有別的事情。而且護士長也同意了。所以明天我要離開黎城一段時間,半個月後再回來。”

    “哦,這樣啊,那就好。”李麗低頭吃了口飯,然後猛地一擡頭,“你說什麼?護士長給了你半個月的假期?”

    結果因爲太着急還被嘴裏的米飯嗆到了。

    我點了點頭,“對啊。”

    李麗咳嗽了一陣,這才緩過勁來。

    她因爲之前被嗆到了,滿臉通紅地看着我,“護士長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說話了啊?半個月啊!”

    說罷,李麗又告訴我一些關於護士長如何如何刻板不講情面,平時想要請一天以上的假都十分困難等等。

    還說,這次竟然那麼大方批了我半個月的假,實在太讓人意外了云云。

    聽完了李麗的話,我更加確定了,或許,這件事情不單單是表面上看起來這麼簡單。

    不過,我現在也顧不上許多了。

    想到這裏,我把心頭的疑慮壓了下來,裝作不在意的樣子說道,“別多想了。說不定護士長就是覺得我反正要調到別的部門了,她也管不着了,所以乾脆送個人情給我呢。”

    “但願如此吧。”李麗嘀咕了一句,然後埋頭吃飯了。

    就這樣,我倆沒再繼續交談,靜靜地吃着飯。

    一直到下午開始上班,一切都顯得跟以前沒什麼不同。

    就連之前對我還有些愧疚加糾結的陳玉,也沒有了早上的尷尬,除了時不時表現出來一點對我的害怕之外,也沒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我本以爲這件事情到這裏就算一個段落了。可我到後來才發現,自己真的想的太天真了。

    早上的藥水已經打完了,於是我準備去藥房領取病人下午需要的藥水。正當我快要走到藥房的門口時,我聽見了藥房裏傳來了護士長的聲音。

    她說,“老胡我跟你說,我今天把這個張小瑤給安排到別的部門去了。啊哈哈哈!這下,應該沒有誰能擋我的道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