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六十八章 他等着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六十八章 他等着呢字體大小: A+
     

    “鬼!有鬼!”陳玉一邊喊一邊往我這邊縮,“我看見鬼了,小瑤。”

    我趕緊拍了拍陳玉的後背,安撫道,“哪裏有鬼啊。你是不是做夢把自己給嚇到了?”

    “做夢?”陳玉喃喃道,似乎有些懷疑我的說法。

    過了一會兒,她定定地看着我的眼睛,說道,“你剛纔真的什麼都沒看到嗎?”

    “小瑤,你這朋友,是怎麼了?”婆婆看着陳玉驚慌失措的樣子,關心地問道。

    一聽到婆婆的聲音,陳玉就轉頭看了婆婆一眼。只不過,她驚恐的樣子讓羅婆婆有些不太高興了。

    換做誰,被別人當成了鬼,都不會高興的吧。

    婆婆的臉色頓時很難看,語氣也變得不太好了,“我說你這小姑娘,長得挺漂亮的,怎麼說起話來沒頭沒腦的?你要是再這麼胡說八道的話,我這可不歡迎你。”

    我看着婆婆脾氣也上來了,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聽了婆婆說的話,陳玉這才反應過來對方根本就不是之前的羅靜。尤其是看到婆婆很不高興的樣子,陳玉趕緊說道,“我,我,對不起婆婆,我不是故意的。”

    說完,陳玉還向我投來了求救的信號。

    我嘆了口氣,然後笑着對婆婆說道,“婆婆您別生氣,這是我同事。她昨晚值了一夜的班,今天又上了一個白天,所以不小心睡着了,大概是做噩夢了才說胡話的。您別跟她計較哈。”

    陳玉也知道自己剛纔的反映過大,趕緊向婆婆道了歉。

    看着陳玉不像是作假的樣子,羅婆婆的臉色這纔好看了點。她擺了擺手,說道,“罷了罷了。”

    發現婆婆沒有再計較,陳玉這才鬆了一口氣,只是她看向我的眼神裏,充滿了詢問。

    我示意她回頭再說。

    又跟婆婆聊了一會兒,我們這才向婆婆告了別。

    走出來之後,陳玉緊張地拽着我的手,定定地說道,“其實你也看到了,對不對?那個,”陳玉說着,又哆嗦了一下。

    我點了點頭,“嗯,我也看到了。”

    陳玉一聽,身體更是抖得不行。

    她一邊用力地拽着我,一邊緊張兮兮地說道,“那個東西,是不是還在婆婆的屋子裏啊?”

    我心說姑娘你這心可真夠大的。之前還被嚇暈了過去,現在竟然又八卦起來了。

    我搖了搖頭,“沒有,早走了。”

    “走了?不會吧?”陳玉一聽到這話,頓時手也不抖了,人也站直了,聲音也變得洪亮了。

    “是啊,走了,怎麼了?”

    “那東西,不是奔着你來的嗎?怎麼就這麼走了呢?”陳玉還在糾結這個問題。

    說完,陳玉又趕緊說道,“嘿嘿,那個。我不是在說你哈小瑤。我就是奇怪,那個什麼,怎麼會那麼輕易地就走了而已。”

    我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額頭,心說,你要是知道她給我下了什麼樣的詛咒,就不會這麼想了。

    “對了小瑤,你說,那個什麼,還會不會回來啊。”

    我一心想要往大路上走去,隨口就答道,“應該會吧。”

    陳玉“嗷”的一聲幾乎快要跳到我身上來了,“不,不會吧?”

    這真是讓人無法理解的傢伙。

    怕的不行還那麼重的好奇心,真是讓人無法理解。

    最要命的是,現在我們還在小巷子裏,周圍全都烏起碼黑的,根本就看不到多少亮光。

    在這種地方,我實在沒什麼興趣談論這樣的話題。

    尤其是當我隱約聽到身後傳來某些熟悉的動靜之後,我唯一的念頭就是趕緊離開這裏。

    所以在陳玉下一個問題即將問出來的時候,我搶先說道,“小玉啊,你確定真的要在這烏漆嘛黑的地方說這個嗎?”

    經由我這麼一提醒,陳玉才後知後覺地發現周圍竟然是黑漆漆的一片。

    “嗚嗚嗚嗚,我錯了。”陳玉嚇得一把縮在我身邊,緊張兮兮地。

    其實,我比她更加害怕,因爲我又聽見了身後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還有輕飄飄的感嘆聲,“好香啊!”

    陰森森的聲音,離我越來越近了。與此同時,周圍的溫度似乎也降低了好多。

    “小瑤,我怎麼覺得越來越冷了啊。”陳玉瑟縮了一下,小聲地說道。

    糟糕!

    連她都感覺出來了,看來我們得趕緊離開這裏。

    “快走!”

    我不由自主地拽着陳玉加快了步伐,小跑着往有亮光的地方奔去。

    “怎麼了?”陳玉楞了一下,只是機械地被我拽着往前走。

    “別回頭看,跟着我跑。”我拽着陳玉跑得更快了。

    此時,我已經顧不上跟她解釋什麼了。

    而陳玉,似乎也察覺到了什麼,緊緊的跟着我一直往前跑。

    終於跑到大馬路上,我這才鬆了口氣。

    融入這熱鬧的大街中,我這才感覺到身體的溫度回暖了不少。

    這是陳玉也說道,“啊,暖和多了!”

    我點點頭,“跑跑就不冷了,對吧?”

    陳玉恍然大悟狀,“哦,我明白了。原來你讓我跟着跑,就是爲了讓身體暖和一點啊。”

    我不可置否。

    忽然,陳玉轉過頭來,有些奇怪地說道,“哎,不對啊!”

    陳玉定定地看着我,“小瑤,你能不能告訴我,你是不是真的能通靈?要不然的話,爲什麼每次跟你在一起,我都能看見那些東西啊。”

    說完,陳玉還補充道,“你可別說,剛纔那都是我的幻覺。這一次加上去老街那次,總不能都是我的幻覺吧?”

    我知道,這種事情根本就沒辦法隱瞞,只好點了點頭。

    得到了確切的答案,陳玉一下子退離了我好幾步。

    她結結巴巴地說道,“你,你,”

    看到陳玉的眼睛裏有着深深的防備,我的心刺痛了一下。

    我苦澀地說道,“是不是覺得挺害怕的?其實我也很害怕,所以我才瞞着沒告訴你們。對不起!”

    我想,大概我就要失去這個朋友了吧。

    這個時候來了一輛出租車,我指了指那車,對陳玉說道,“你的車來了。”

    說完,我就退離車子更遠一些。

    陳玉看了看車子,又轉過來定定地看着我。

    一直到出租車司機不耐煩地踩油門走了之後,陳玉忽然朝我跑了過來,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擁抱。

    “你,不怕我?”我有些反應不過來。

    我以爲,她會躲我躲得遠遠地纔對,怎麼?

    “嘿嘿,我就是沒反應過來而已啦。”陳玉笑嘻嘻地說道。

    “你是說,你還願意交我這個朋友嗎?”

    其實我想,就算她說不願意,我也不會怪她的。

    這麼多年來,我早就習慣了。

    雖然覺得沒能長長久久的做朋友有些可惜,但是我還是會很珍惜她們給我的這段友誼的。

    陳玉輕快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當然啦。我們一直都是好朋友。”

    聽着這句話,我的心裏酸酸漲漲的。

    “謝謝!”我回抱了她。

    過了一會兒,陳玉才鬆開了懷抱。

    她拽着我的手,閃着淚花說道,“小瑤你都不知道,剛纔看你那麼落寞的表情,就好像全世界就剩你一個人了一樣,特可憐。我都難過得快哭了。”

    我笑了笑,“哪有你說的這麼慘。”

    “真的,我沒騙你。”陳玉誠懇地說道。

    “是是是,我好可憐的。”我無奈地說道。

    陳玉笑了笑,然後笑嘻嘻地問道,“我沒有拋棄你,有沒有被感動到啊?”

    “有,太有了!我都感動的快哭了。”

    “切,我纔不信,你看你,一點都沒掉眼淚。”陳玉指了指我的眼睛。

    “你看我,明知道你是通靈體,都那麼勇敢地選擇跟你做好基友,我還以爲你會感動的哭了呢。結果你竟然這麼淡定。好桑心啊。”說完還做了一個西施捧心的動作。

    我笑了笑,“沒讓你看到我哭真是太對不起你了哈。”

    陳玉把頭一扭,傲嬌地輕哼了一聲。

    我好笑地看着她跟小孩子脾氣一樣,只好說道,“我是一個沒有眼淚的人。”

    陳玉驚訝地張大了嘴巴,“不會吧?你是說,你沒有淚腺?”

    “差不多吧,反正我從來都沒有掉過眼淚。”我不在意地說道。

    曾經無數次,我也覺得自己大概得了什麼奇怪的病。當初在福利院的時候,是不是就因爲我不會哭不會撒嬌,所以纔沒有人願意收養我呢?

    我以爲陳玉聽到我的話之後,同樣也會覺得我是一個怪人。結果,陳玉卻異常興奮地大喊道,“哇塞!不會吧,這簡直太神奇了。”

    我硬是愣了半天才回過神來。

    沒有想到,我一直耿耿於懷的事情,在陳玉的眼裏竟然是一件非常驚奇的事。

    我忽然覺得有些釋懷了。

    陳玉絲毫沒有察覺到我的異樣,她使勁地晃着我的手臂,八卦之火忽然就熊熊燃燒起來了,“哎哎小瑤,你快跟我說說。是不是因爲這個原因,你纔可以通靈的啊?”

    我搖搖頭。對於這個問題,我根本就搭不上來。

    畢竟,不會哭是從我記事起就有的了。可是能看見“異類”這件事情,我想了想,似乎是見到唐琅之後?

    難道說?跟唐琅有關?

    我搖了搖頭,很快就否決了這個滑稽的念頭。

    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想到唐琅,我整個人都不好了。

    唐琅還在家等着我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