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六十七章 連魂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六十七章 連魂咒字體大小: A+
     

    我剛經歷過兇險的事情,整個人本來就緊繃着。被他這麼突然地一拍肩膀,我覺得我的心都快跳出來了。

    我轉過身來氣鼓鼓地瞪着來人,沒等剛開口問他爲什麼要嚇唬我,我就聽見了那不含一絲溫度的聲音,“我不是說過,今天我跟你一起來嗎?”

    “爲什麼不聽話?”

    唐琅一連用了兩個疑問句!他的語氣聽起來,十分不美麗。

    糟糕!我竟然把這事兒給忘了!

    原本因爲他到來而感到的喜悅,一下子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尤其是看到他鐵青着臉的時候,我更是懊惱的不行。

    我甚至都可以預見到,未來的日子裏,我將會在怎麼被奴役中度過。

    我趕緊轉過身來,討好地看着唐琅說道,“那個,我不小心給忘了,嘿嘿嘿。您大人有大量,就放了小的一馬吧。”

    “忘了?”唐琅眉毛一挑。

    我趕緊狗腿地說道,“是啊是啊,你也知道我很笨的啦,有時候就容易忘事情的。您老人家就別生氣了唄,我真不是故意的啦。”

    說完,我還朝唐琅眨巴眨巴眼睛。

    求原諒,求放過啦!

    唐琅嘴角翹了翹,然後點點頭說道,“嗯,你的腦子的確不太好使,這一點我從不懷疑。”

    都這個時候了,他還不忘打擊我!

    不過,只要他不找我算賬,損兩句就損兩句吧。

    我正想鬆口氣,然後又聽見他慢條斯理地丟出一句話,“你不覺得這個理由編的太假了嗎?你是有點蠢沒錯,可我似乎還記得,你的記憶力一直都挺好的。”

    眼前這位鬼大人,他就這麼抱着手,居高臨下地看着我,一言不發。

    這種壓迫感,讓我都快喘不過氣了。

    剛纔的沈雁跟他一比,那都不叫事兒!

    果然惹神惹鬼都不能惹唐琅生氣啊!

    我糾結地看着唐琅,不知道該怎麼說才能平息他的怒火。可絞盡腦汁地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想了這麼久,還沒想好理由?嗯?”唐琅的聲音依舊不溫不火的。

    看着唐琅就快要發飆,我趕緊狗腿地扯了扯唐琅的衣袖,各種賣萌耍寶做鬼臉,“我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您老人家行行好,別生氣了唄。”

    甚至都不用他開口,我就主動表示以後家裏的花花草草全都有我來負責打理了。

    我想,看在我這麼主動承認錯誤,並且認錯態度這麼好的份上,唐琅應該不會再跟我計較了吧。

    只不過,他的臉色爲什麼變得這麼凝重?

    看着他嚴肅的表情,我也跟着緊張起來了,“怎,怎麼了?”

    唐琅揚了揚下巴,面無表情地說道,“這是怎麼回事?”

    順着他指的方向,我下意識地就摸了摸額頭。

    額頭?

    難道唐琅一眼就看出來了?

    沈雁不是說只有她纔看得到這個嗎?我還以爲沈雁的手法十分高明呢,結果一下子就被唐琅看出來了。

    看來還是我們家的鬼大人更厲害些。

    那是不是說,唐琅有辦法幫我解掉這個詛咒呢?

    不管怎麼說,身上莫名其妙地多了個詛咒,怎麼想都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啊。

    我可憐兮兮地說道,“唐琅,你快幫我解掉這什麼咒吧。”

    說罷,我還指了指自己的額頭。

    “嗯?”唐琅一下子盯着我,“你被人下了咒?”

    我莫名其妙地看着唐琅,“對啊,難道你剛纔問的不是這個嗎?”

    “不是,”唐琅的嘴角抽了抽,有些不太自然地說道,“我只是想問你身後那團金光是怎麼回事而已。”

    我下意識地回頭一看,原先我丟金剛符的地方,還在金光閃閃地亮着吶!

    那閃閃發亮的光團,就像是在嘲笑我做了多麼白癡的事情一樣。

    還有,唐琅明晃晃的笑容爲什麼看起來那麼欠揍?

    我咬牙切齒地想,如果我跟他打起來的話,勝算的可能性會有多少。

    這簡直太欺負人了有木有?

    正當我幻想着用一百零八種方式收拾唐琅的時候,我忽然感覺到周圍冷颼颼的。

    唐琅臉色一正,忽然硬邦邦地說道,“說說吧,這下咒又是怎麼一回事!”

    呃!

    他就不怕話題轉的太快把我噎死嗎?

    我偷偷瞄了他一眼,正好看到他滿臉嚴肅地盯着我。

    “那個,嘿嘿,那個,”我揉了揉額頭,不知怎麼地忽然就結巴起來了。

    “嗯?”

    我咬咬牙,心想我有什麼好心虛的啊。不就是被一隻女鬼下了詛咒嗎?有什麼不能說的。

    這麼一想,我頓時就理直氣壯了起來。

    於是我做了一個深呼吸,巴拉巴拉巴拉地連哭訴帶描述地把整件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訴了唐琅。

    說完之後,我就像個犯了錯的小孩子一樣,老老實實地站在唐琅跟前,一動也不敢動。

    唐琅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了。

    我總覺得,他之所以這麼生氣,一定還是因爲我忘了他昨晚說過的話。

    要不然,他爲什麼眉頭皺的越來越厲害了呢?

    “你是說,你這連魂咒是被一隻水鬼給下的?”唐琅眉頭緊鎖。

    我點了點頭,“是啊。”

    沈雁是被淹死的,說她是一直水鬼應該沒錯吧。

    不過,看唐琅的樣子,似乎被水鬼下的詛咒跟別的鬼不一樣?

    看着唐琅這麼嚴肅,我的心也跟着緊張了起來。我小心翼翼地問道,“那個,連魂咒真的很厲害嗎?”

    唐琅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難道說?

    看着我臉色一下子沒了血色,唐琅有些無奈地說道,“不是你想的那樣。”

    “那你爲什麼這麼嚴肅啊?害得我以爲自己快要死了!”我幽怨地說道。

    連我自己都沒有察覺到,這話聽起來滿滿的都是撒嬌的味道。

    “白癡!”

    我不服氣地反駁道,“我怎麼就白癡了?”

    “不白癡,你能讓人隨便下咒?”唐琅一擊斃命。

    “我,我,”我氣鼓鼓地瞪着他。

    唐琅也懶得跟我鬥嘴,皺着眉頭又陷入了沉思。

    我輕輕地拽了拽他的衣袖,“那個,是不是很難解掉啊?”

    越說到最後,我的聲音就越小。

    都怪自己,怎麼就沒想起來呢,要不然帶着他一塊兒過來,說不定我就不用遭這份罪了。

    可事已至此,再懊惱也沒用了。

    “不難,”唐琅面無表情地說道。

    還沒等我高興起來,唐琅又接着說,“就是我解不了。”

    “啊?”

    我口瞪目呆地看着他。

    連他都解不了,那還叫不難啊?

    唐琅看了看我的額頭,說道,“我說的不難,是說這種詛咒真的只是一般的詛咒而已。”

    “但是連魂咒跟別的詛咒不同。這種詛咒,連着下咒之人的魂魄,所以,只有下咒之人才能解開。如果旁人強行解開的話,你們就會同歸於盡,神魂俱滅!”

    我抖着嗓子問道,“也就是說,到時候我連鬼都做不成?”

    “沒錯!”唐琅點了點頭。

    我簡直欲哭無淚,這不是坑爹嗎?

    我想到了沈雁最後的話,她說,讓我查到她想知道的東西。

    對,靈瑤鎮。

    我得去靈瑤鎮調查當年的事情。

    可是我要是沒記錯的話,唐琅之前跟我說過,讓我請假跟他去唐氏本家的。

    我糾結地看了看唐琅,不知道怎麼開口才好。

    “怎麼了?”唐琅看着我欲言又止,出聲問道。

    我頭搖的跟撥浪鼓似得,“沒,沒什麼。等回去再說吧。”

    眼下,還是先離開這裏要緊。

    “既然沒事了,那就走吧。”說罷,唐琅率先轉身離開了。

    “等等,”我趕緊喊了一聲。

    這還有一個吶!

    唐琅只是瞥了還躺在地上的陳玉一眼,然後轉過頭來,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自己解決。”

    說完就閃身不見了。

    我滿臉憂愁地看着他消失的地方,簡直無語凝噎。

    這個可惡的傢伙,竟然還惦記着之前的事情呢!

    唐琅剛消失不見,羅婆婆就從臥室裏慢悠悠地走過來。

    “小瑤,你怎麼來了?”羅婆婆很是奇怪地看着我說道。

    “婆婆你醒啦,昨天你不是給我打電話了讓我過來的嗎?”我提醒道。

    “昨天?沒有啊。”羅婆婆更加疑惑了。

    我一下子就愣住了。

    可是轉念一想,也許是沈雁控制了婆婆所以才讓她打的電話吧。

    想到這我就笑了笑說道,“哦,那大概是我記錯了。”

    “沒事沒事,我這啊,平時也沒什麼人來,你是不知道,我那不着家的女兒啊,經常一兩個月都不回來的。所以你能來看看婆婆我,我也是很高興的。”

    我聽着婆婆的話,更加確定她什麼都不知道了。

    我本來還打算告訴她羅靜的事情,現在,我改變主意了。或許,這樣對婆婆來說,也許並不是一件壞事吧。

    對於包裹的事情,我只字不提,而婆婆似乎也完全想不起來了一樣。

    我們兩個人聊了一會兒,陳玉這才幽幽醒轉過來。

    她揉了揉眼睛,迷茫地問道,“我這是怎麼了?”

    “沒事,你就是睡着了而已。”我若無其事的樣子。

    我想,既然婆婆什麼都不記得了,那陳玉大概也不記得剛纔的事情了吧。

    結果陳玉四處張望了一下,當她看到婆婆那張跟羅靜有些相似的臉時,忽然“啊——”的一聲大叫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