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六十六章 談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六十六章 談判字體大小: A+
     

    到了這裏,我眼前的景象突然就中斷了,我晃了晃腦袋,然後疑惑地問道,“那後來呢?”

    我看向沈雁,發現此時的她,正滿臉怨毒地不知道看着什麼。聽到我的聲音,她纔回過神來。

    “後來?”沈雁恨恨地說道,“還能有什麼後來?”

    我斟酌了一下語言,小心翼翼地說道,“我是說,後來你是怎麼想到給我寄包裹的呢?”

    我可以很肯定地說,我和羅靜根本就是完全的陌生人,所以我並不認爲羅靜會在這麼短的時間裏知道我的存在。

    就更別說這種匪夷所思的事情跟我有什麼瓜葛了。

    “哦,原來你問的是這個。”沈雁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我好不容易壓下去的恐懼,被她這麼一瞧,整個人又開始不由自主地哆嗦了起來。

    可沈雁只是掃了我一眼,根本就沒有要向我解釋一下的意思。

    我只得退而求其次,又問道,“那你這麼多年,怎麼就沒有想過去問個明白呢?”

    “誰說我沒有想過?嗯?”沈雁瞪了我一眼。

    沈雁告訴我,當年她死了之後,有很多次都想找沈清還有張子軒問個清楚。

    可是不知道爲什麼,她根本就沒有辦法離開楓葉湖,只要稍微靠近岸邊,就會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拽回去。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爲自己淹死在湖裏的緣故,從那之後竟然再也沒有人來過楓葉湖。

    慢慢的,她也就放棄了,只是經過了一天又一天,她就只剩下了滿腔的仇恨!

    她要報仇!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長時間,她發現楓葉湖的周圍似乎開始變得熱鬧了起來,只是依舊沒有人到湖裏遊玩。

    直到有一天,她看見一個年輕的姑娘。

    那姑娘手裏拿着透明的瓶子來湖裏裝水,而她發現,自己竟然可以觸碰到這個姑娘。

    那姑娘裝好了幾瓶水之後,就把瓶子放進了隨身的揹包裏。

    更巧的是,沈雁在那個人的包裏,竟然發現了當年子軒哥爲自己刻的那把月牙梳。

    沈雁說,本來她看到這把梳子的時候,心裏還是猶豫過的。

    不管怎麼說,這姑娘讓她有一次見到了當年子軒哥送給自己的定情信物。

    我想,她口中的女人,應該就是羅靜了吧。

    當時的羅靜,應該就是去採集水樣了。 ωwш◆ттκan◆CO

    按照她說的話,那爲什麼?

    “那爲什麼?”我小心翼翼地問道。

    “你是想問我,爲什麼我最後還是殺了她,是吧?”沈雁眼神冰冷。

    我輕輕地點了點頭。

    “哼!不知檢點的女人!”沈雁冷哼一聲,“本來我是打算放她一馬沒錯!不過,這都是她咎由自取的!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跟一個男人摟摟抱抱,簡直不知廉恥!我絕對不會讓這種狗男女我絕對不能讓她弄髒了我的梳子!”

    沈雁說到這個,又怒得長髮紛飛。

    可想而知,當年的事情對她造成了多大的刺激,以至於看到別的戀人親密的時候,都無法忍受。

    沈雁忽然湊近我,怪笑道,“你知不知道,我是怎麼把那不知檢點的女人殺得了?”

    我趕緊搖搖頭,我真的一點也不想知道。

    可沈雁卻根本不是在徵求我的一眼,她桀桀怪笑,然後伸出一隻手,長長的手指往空中一抓,說道,“當時她雖然還站在岸邊,但是我還是能碰到她,所以我就那麼一抓,把她拖到了水裏。”

    “哈哈哈哈!你知不知道,那同樣不知羞恥的男人,根本就沒有去救她。他就那麼定定地站着不動,看着我一點一點地把女人按到了水裏面。就跟我當年的姐姐一樣!”沈雁的整張臉都扭曲了。

    她頓了一下,說道,“不過,我總算是明白了,原來我得有個替身,才能解開身上的詛咒。”

    “什麼意思?”我驚恐地說道。

    沈雁攤了攤手,“意思就是,她是了,我就可以離開楓葉湖了!哈哈哈哈!”

    原來如此!

    可這些跟我有什麼關係呢?這些事情根本就和我無關啊!

    我十分無語地想着,難道說我的體質已經黑到什麼倒黴事都能往我身上攬了嗎?

    沈雁掃了我一眼,鄙夷地說道,“小姑娘,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想什麼。父債子還的道理你不會不懂吧?你爹媽欠我的,你也別想跑!”

    什麼父債子還,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爹媽是誰,憑什麼她就認爲我就是那什麼張子軒的女兒啊?

    我辯解道,“我只是想知道,你是怎麼知道我的名字而已。這包裹是你寄的,這點你總不能否認吧?”

    “是我寄的,那又如何?”沈雁不以爲然地說道。“想要得到一個人的記憶,又不是什麼難事!”

    “可是,我和羅靜根本就不認識啊!她的記憶裏怎麼會有我呢?”我激動地爭辯道。

    可沈雁只是涼涼地看着我,連話都懶得回答了。

    我不死心,又說道,“再說了,就算我姓張,也不能證明我就是沈清跟張子軒的女兒是不是?”

    沈雁一聽到張子軒的名字,整個人就像是被點燃的爆竹一樣,她怒吼一聲,“不是?怎麼可能不是?別以爲你這麼說,我就會放了你。哼!”

    無論是她的語氣還是神情,都在表明,她根本就認定了我就是沈清跟張子軒的女兒。

    我有點無語,可現在敵強我弱,我只能耐心地分析,“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就是想告訴你,萬一你弄錯了,那豈不是白忙了嗎?”

    “錯了?不可能!”根本就是認定了我就是那什麼張子軒的女兒。

    我頓時覺得十分的挫敗!她怎麼就這麼肯定呢?

    跟詭異的是,雖然我極力否認她說的話,但是我的心裏卻覺得她說的其實是真的。

    難道是因爲我太渴望知道自己的身世了嗎?

    可現在根本由不得我去多想,我得想辦法自救。

    我穩了穩心神,繼續耐心地說道,“先不說錯不錯的問題,難道你就不想找到他們問清楚當年的事情嗎?”

    我雖然不明白原因是什麼,但從她剛纔的話裏頭,我判斷她似乎並沒有去調查瞭解當年的事情,一心就只想着報仇了。

    所以我在賭,賭她還在介意當年張子軒到底有沒有變心。

    沈雁一臉悲切,“還有什麼好問的?一對狗男女!”

    聽完她這句話,我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

    只要她真的還在乎當年的事情,那就有戲!

    我繼續循循善誘道,

    “那個,你先聽我說。我覺得事情可能不是這樣的。”

    沈雁像看傻子一樣地看着我,“你口氣還挺大。就憑你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竟然敢下結論說事情不是這樣的?”

    我趕緊解釋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什麼意思?”沈雁擺出了一幅一言不合就要殺了我的姿態。

    我吞了吞口水,然後強作鎮定地說道,“你不也看到了嗎?那時候,你的子軒哥根本就沒認出來你的姐姐,說不定他也是被騙的啊。難道你就不想知道事情到底是怎麼樣的嗎?”

    “這,”沈雁的臉上露出了猶豫之色。

    從她之前的敘述中,我相信她還是深愛着那個子軒哥的。相對於報仇來說,她更想知道心上人爲什麼會變心吧。

    我再接再厲,“所以,我可以幫你去調查一下當年的事情,同時我還可以幫你討回一個公道。”

    說完,我十分誠懇地看着她。

    沈雁鄙夷地掃了我一眼,“哼!公道我會自己來討,用不着你!”

    好吧,我被一隻鬼鄙視了!

    我小心翼翼地問道,“那個,如果真的跟我沒有關係,你能不能放了我?”

    “如果有呢?”沈雁原本變軟的神情一下子又回到了剛纔猙獰的模樣。

    “那到時候你想怎麼報仇就怎麼報吧。反正我也反抗不了,不是嗎?”我一副認命的樣子。

    其實我想的是,只要離開了這裏,唐琅一定有辦法幫我解決的。至於調查什麼的,我只能說抱歉了。

    想到這裏,我纔想起來唐琅好像跟我說過今天一起來的。

    可我竟然把這件事情給忘了,完蛋了!

    “你在想什麼?”沈雁陰測測地說道,只是情緒聽起來已經緩和了不少。

    “沒什麼,就是在想,你說的那個靈瑤鎮到底在哪裏。不怕你笑話,我從小就是孤兒。除了福利院,我最常待的地方就是學校,也沒什麼錢去旅遊。”

    “哼!少廢話!這些事情你自己解決。我只想知道結果。”沈雁冷哼一聲,“我只給你半個月時間,如果到時候你查不出來什麼,到時候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說罷,沈雁的指甲在我額頭紮了一下。

    我錯愕地捂着額頭,“你,你對我幹了什麼?”

    “沒什麼,”沈雁哼笑一聲,“我只是想告訴你,別想着找人收了我,要是我出了什麼問題,你同樣魂飛魄散。”

    說罷,她指了指我的額頭,“不妨提醒你一下,這連魂咒,別人是看不出來的。所以,你最好祈禱你能快點查到我想知道的事情。”

    丟下這句話之後,沈雁就倏地一下鑽進了梳子裏。

    我看了一眼手裏的月牙梳,只得認命地嘆了口氣。

    就在我把梳子放進口袋裏的時候,一直冰冷的手按住了我的肩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