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六十五章 那對姐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六十五章 那對姐妹字體大小: A+
     

    就像是看電影一樣,在我的腦子裏,抑或是在我的眼前,出現了一個十分漂亮的湖泊。

    十月的天氣,秋高氣爽,山上的楓葉都紅了,一片一片隨着清風飄落在湖面上,說不出的美。

    而這個季節的魚,更是肥美,要是逮上幾條,準能美美的吃上一頓。

    在湖泊中間,有一條小船,上面是兩個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的小姑娘。

    都是梳着長長的大辮子,然後用彩色的絲帶綁起來纏在腦後。

    唯一不同的,就是其中一個小姑娘穿着紅色的裙子,另一個穿的是綠色的。

    兩個小姑娘不知道說起了什麼,兩個人同時開懷地笑了起來,是那樣的純美。

    在她們笑起來的時候,我發現,其中一個綠衣服的小姑娘左邊有一個可愛的小酒窩,而紅衣服的,則是右邊纔會出現酒窩。

    有些聽不清她們在說什麼,於是我想離得近一點。

    念頭剛起,我就發現自己似乎站到了她們的跟前。

    “姐姐你看,這湖裏的魚長得真肥呀!”紅衣服的小姑娘指着湖裏的魚興奮地叫道,“早知道叫阿爸來了,到時候逮幾條回去,還能分給子軒哥幾條呢。”

    紅衣小姑娘說道魚的時候,我似乎還能聽見她嚥了咽口水,似乎已經饞得不得了了。

    紅衣服的小姑娘靠在小船的邊沿,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身後的綠衣女子臉上的嫉妒和憎恨!

    她轉過頭來,笑的一臉眼光燦爛,“姐姐,要不,我們自己網上幾條吧,正好阿爸這船裏有網呢。”

    綠衣女子收起了一切的情緒,微笑着說道,“你這個調皮鬼,跟子軒哥訂了親,眼裏就只有你的子軒哥了。難道你忘了姐姐我不會游泳嗎?萬一掉下去怎麼辦?”

    紅衣小姑娘站起來拽着綠衣女子的衣袖,羞紅了臉,“哎呀姐姐,你怎麼這樣說人家。我纔沒有只顧着子軒哥。我就是,就是想到他阿媽生病了,所以才,”

    紅衣服的小姑娘越說,兩隻手就越是不知所措地擰着衣襬,整個人羞得滿臉通紅,恨不得把頭埋進了胸口裏。

    “好了好啦。姐姐不笑你就是啦。”綠衣服的姐姐拍了拍妹妹的肩膀,言不由衷地說道。

    “謝謝你,姐姐,”天真的小姑娘看着湖裏的魚,很快就轉移了注意力,“對了,姐姐我跟你說,其實我們根本就不用下水的。只要把網丟下去就行啦,很簡單的。”

    姐姐有些不確定地說道,“這樣,真的能網到魚嗎?”

    “當然能拉!我見阿爸就是這麼做的。到時候咱們再把網拉上來,保證能逮到魚。”紅衣小姑娘握了握拳,信心滿滿地說道,“一定能行的。”

    綠衣女子猶豫了一下,“可是,”

    “哎呀我的好姐姐,別可是了嘛!”紅衣女子撒嬌道,“你就放心好了,我們只要在船上等着就好了。到時候,你就幫我把漁網拉上船就行啦。”

    “好吧。”姐姐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原本一直不贊同的她忽然很爽快地答應了妹妹的請求。

    姐妹兩達成了共識之後,便開始蹲下來整理漁網。

    綠衣女子神色隱晦地看着妹妹的背影,咬咬牙也蹲了下來幫忙。

    只是,在紅衣女子不注意的時候,把漁網悄悄地纏在了紅衣女子的腳踝上,而另一頭纏到了固定船隻的錨上。

    這一切,妹妹都沒有察覺到,此時此刻的她,滿腦子都在想着抓到了魚之後,就送去給子軒哥一些,到時候,還不知道子軒哥會跟自己說什麼情話呢。

    想到這裏,紅衣小姑娘還忍不住撲哧地笑出了聲。

    發現姐姐沒有再笑話自己,紅衣小姑娘這才定了定心神,然後撈起漁網向外一撒。

    紅衣小姑娘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腳踝上的繩子被她這麼一撒,似乎扯得更緊了一些。

    正當她美滋滋幻想着能網到多少魚的時候,自己的身子忽然就被拽進了湖裏。

    這個時候正直深秋,湖水更是涼的刺骨。紅衣女子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就被嗆進了好幾口冰冷的湖水。

    本來有些水性的紅衣女子,因爲腳踝被漁網纏住了,還有鐵錨一直不停地往下拽,她越掙扎,漁網就越是纏過來,到最後,整個人都被漁網給纏住了。

    她很想呼救,可是嘴一張湖水就不停地往嘴裏灌。

    所以她只能不停地拍打着湖水,希望姐姐能夠爲自己呼救,可一直到她沉入湖底,也沒能聽見姐姐喊一聲。

    姐姐爲什麼不呼救?她是不是太害怕所以忘記了?

    紅衣小姑娘心疼地想到,姐姐肯定嚇壞了。

    早知道自己就聽姐姐的話,不要冒險了。

    現在,自己恐怕快要死了吧。

    紅衣小姑娘又吞了一口湖水。

    她很想再努力一把,可是剛沒碰到船邊,手又滑了一下,最後還是沒有抓牢船沿。

    從頭到尾,姐姐都沒有開口喊過一次,也沒有過來想要救自己,她就這麼頻頻婷婷地站在遠處,靜靜地看着自己,紅衣小姑娘甚至還看到了姐姐嘴角揚起的笑意。

    姐姐,爲什麼會笑得這麼奇怪?

    一直到自己的身體完全沉沒在湖水裏,紅衣小姑娘才聽到姐姐的呼救聲,“快來人啊!救命啊!快救救我的姐姐沈清啊!”

    沈清?自己明明是沈雁,爲什麼姐姐會這麼喊?

    沈雁已經沒有辦法去想明白姐姐爲什麼這麼做,她的身體一直下沉,下沉。

    因爲時間太長,她的意識也越來越模糊,到最後,她還是沒有堅持到別人來救自己。

    好冷啊,當紅衣小姑娘醒過來的時候,她對面漂浮在水中的那個人竟然就是自己。

    她的身體,她的長髮,還有她的紅裙子,在水裏綻放,就像是一朵妖豔的花!

    她看着自己的身體被人撈起來,然後放在了岸邊。

    紅衣小姑娘緩緩地走向自己的屍體,她發現,原來死掉了的自己,真的好難看啊。

    大概是被水泡過的緣故,她的臉已經有些浮腫了,原本白皙的皮膚更加白了。頭髮水草,胡亂地粘在臉上。原本明亮的雙眸,現在卻像是死不瞑目一樣瞪的大大的。

    任何人看到這幅猙獰的面孔,都會被嚇到的。

    順着往下看,小姑娘發現自己最愛的紅裙子也髒了,皺皺巴巴的。

    子軒哥以前說過,她穿紅裙子最好看了。

    可惜,以後再也沒有機會穿給子軒哥看了。

    再往下看的時候,紅衣小姑娘發現自己的右手指甲斷了好幾個,而且更詭異的是,手背上竟然有好幾個掐痕。

    看着那幾個不太明顯的掐痕,小姑娘似乎看到了一些不一樣的東西。

    之前她剛掉到水裏的時候,曾經抓到過船沿的。只是當時她以爲是沒抓牢所以才又掉回了湖裏。

    可是她現在看到了什麼?

    就在她拼命地想要抓住船沿往上爬的時候,姐姐竟然掐住了自己的手背,還使勁掰開抓着船沿的手。

    因爲想要活下去,可想而知,自己當時幾乎用盡了所有的力氣。那斷掉的指甲,就是因爲用力太大抓住船沿,所以纔會斷掉的不是嗎?

    也就因爲這樣,姐姐想要掰開自己的手,也得耗費不小的力氣,因爲這樣,所以纔會在自己的手背上留下了這不深不淺的掐痕。

    只可惜,根本就沒有人去留意手背上到底有沒有掐痕了。

    紅衣小姑娘眼睜睜地看着子軒哥朝這邊跑來,看到自己的屍體時,子軒哥頓時停下了腳步,不敢置信地瞪大了雙眼。

    小姑娘心想,子軒哥一定難過死了,自己還沒來得及當他的新娘,就要跟他天人一方了。

    可接下來的一幕,卻生生出乎了她的意料。

    因爲她的姐姐,哭得梨花帶雨的姐姐,竟然衝進了子軒哥的懷裏。

    “子軒哥,怎麼辦?姐姐掉河裏了,怎麼辦?都怪我沒拉住她,嗚嗚嗚……”

    姐姐爲什麼要冒充自己?

    而此時聽完了姐姐的話之後,子軒哥的神色一鬆,然後伸手摟住了姐姐。

    被子軒哥摟住了之後,姐姐更是淚中帶笑地依偎在他的懷裏,“子軒哥怎麼辦?姐姐是不是救不回來了?我好自責,要不是我說來逮幾條魚給你阿媽送去,姐姐就不會落水了,嗚嗚嗚。”

    小姑娘分明看到,子軒哥的身體僵了僵,然後才拍了拍姐姐的後背。

    他明明抱着姐姐,嘴裏卻說着安慰自己的話,“不要哭小雁!這不是你的錯!”

    我纔是小雁,子軒哥,我纔是小雁啊!

    她不是沈雁,她是沈清!

    子軒哥,我在這裏啊,你爲什麼不看我,我就站在你的面前啊。

    沈雁大聲喊着叫着,可不管她怎麼喊,所有的人都像是聽不見她說話一樣。她想要上前掰開摟着沈清的手,可是她卻發現,那些人竟然穿過了自己的身體。

    看着張子軒摟着沈清漸行漸遠,沈雁想衝過去攔住他們,卻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束縛住了。

    除了在這個湖裏,她根本就沒辦法踏出地面一步。

    從那一天起,她就一直待在湖裏,哪裏也去不了。

    一天天,一年年,她已經不記得自己待在這裏多久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