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六十四章 親人?仇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六十四章 親人?仇人?字體大小: A+
     

    “羅靜”諷刺地看了癱作一團的陳玉,鄙夷道,“我還沒幹什麼就被嚇成這樣,真夠沒用的!”

    說完,她就緩緩地把目光轉向了我。

    看着她步步逼近,我下意識地就把手伸進了衣服的兜裏。

    早在下班的時候,我就特意把金剛符放在了衣服的兜裏,以防一時不備,而此時,只有緊握着這張金剛符,我才能稍稍感到一點安全感。

    看着“羅靜”步步逼近,我驚恐地喊道,“你到底是誰?爲什麼要把我們引到這裏來?”

    “你錯了,我想要的,只是你而已!”“羅靜”繞了繞自己鬢角的一縷頭髮,嫵媚地說道,“難道你竟然連我也認不出來了嗎?我的好姐姐,我就是你的雙胞胎妹妹沈雁啊!”

    沈雁?

    她就是沈雁!

    我下意識地就看了一眼茶几上的梳子。

    那上面,不正是刻了一個雁字嗎?也就是說,這把梳子其實就是她的?

    “羅靜”,哦不,沈雁,捏起梳子,兩隻手就這麼抵着梳子的兩頭,輕輕巧巧地在手心裏轉啊轉。

    此時的沈雁脣紅齒白,面若桃花。

    她側着臉朝我笑了笑,右邊臉上還出現了一個小酒窩,再配上她那勾魂的眼神,有一種說不出的嫵媚之感。

    可我現在卻無心欣賞。

    她剛纔叫我姐姐?

    從小到大,老院長根本就沒有跟我說過我有一個妹妹的,這又是哪裏冒出來的?

    “你,你是不是認錯人了?我根本就沒有妹妹?”我強忍着恐懼,儘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平靜些。

    “認錯人?哼!你以爲你這麼說我就會放過你嗎?沈清!”沈雁怒斥一聲,就要抓向我的面門。

    可我真的不是什麼沈清啊。

    我連連後退,同時還急切地解釋道,“我真的不是你姐姐,而且我姓張不姓沈,我是個孤兒。”

    “孤兒?”沈雁停下了手裏的動作,疑惑地看着我。

    而我,也瞪大了雙眼看着她。

    不知道爲什麼,我總覺得看起來有些面熟,尤其是在看到她的小酒窩時,總有一種照鏡子的感覺。

    可我的腦子裏根本就沒有這個人的任何記憶。

    即便是在福利院的時候,我也不記得有什麼姓沈的人來找過我。

    確切地說,根本就沒有人找過我。

    我忽然有一種滑稽的想法,該不會是這紅衣女鬼找錯對象了吧?

    可即便真的是這樣,我也不敢說出來啊。誰知道她會不會又突然翻臉。

    “姓張?”沈雁眼神複雜地看着我。

    “是的,我姓張。老院長跟我說,當初把我交給她的人,就直說我姓張,其他的什麼也沒說就跑了。我的名字,還是老院長給我起的。”說到這裏,我忽然有點想念老院長了。

    如果這次能夠安然無恙的話,我一定會抽個時間去看看老院長。

    聽完了我的解釋,沈雁就死死的盯着我。

    我被她盯得有點莫名其妙。可我說的都是實話啊,這沒什麼不對的。

    “嘁!沒有想到,你竟然什麼都不知道!”沈雁嫌棄地說道。

    看着她似乎並不打算對我怎麼樣的時候,我悄悄地鬆了口氣。

    可緊接着,沈雁像是想到了什麼,她的臉色忽然變得十分猙獰可怖,那殺人一般的眼神,就像是要把我劈成兩半都不解恨一般。

    可剛纔不明明聽了我的解釋,而且也相信了嗎?

    “原來你竟然是他們的孩子!簡直不可饒恕!”沈雁怒視着我,那眼神,是仇視!

    我不知道沈雁爲什麼會說出這些奇奇怪怪的話,而且她口中的“你們”,指的又是誰。

    說實話,我很想問問她,是不是真的認識我的父親母親,可很顯然,她現在根本就不會回答我的問題。

    看着她要吃人的目光,我以爲她下一秒就要對付我,可我卻發現,沈雁似乎非常痛苦地仰天大喊,“你們,你們竟然這麼對我!竟然還揹着我有了野種!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啊——!”

    沈雁痛苦地捂着自己的腦袋,一會兒笑,一會兒哭。

    發泄完了之後,沈雁惡狠狠地說道,“很好!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辜負我的人,全都不得好死!”

    此時的沈雁,哪裏還有剛纔那種嫵媚女人的神色,整張臉蒼白無比,而且頭髮溼漉漉地貼在臉上,說不出的恐怖。

    “現在,我就先把你們的野種殺了!哼!”說話的同時,沈雁的手也同時向我伸了過來。

    沈雁的忽然發狂,讓我更加緊張不已,我緊緊地捏住符紙,等待合適的時機。

    “就是這個時候!”在她伸出爪子想要抓住我的時候,我飛快地把金剛符丟了出去。

    “砰!”

    只見被我砸中的地方,一片金光閃閃!

    “啊!什麼東西!”沈雁驚呼一聲,快速地倒退好遠。

    “竟然是金剛符!”沈雁的臉色似乎更難看了。

    很顯然她完全沒有想到我身上竟然會有金剛符這種東西。

    想到那天禿頂大叔說過的話,我想,既然這張符紙這麼的名貴,殺傷力肯定非同凡響吧。

    不管怎麼說,聽到她這麼驚慌的聲音,我想,這金剛符一定是給她造成了不小的傷害吧。

    或許,我就可以找機會逃跑了。

    可接下來,我就聽見沈雁嗤笑一聲,“哈哈哈哈!竟然還有人蠢到連金剛符都不會用。”

    什麼意思?

    我擡眼望去,沈雁哪裏受到什麼重創了啊,她根本一點受傷的樣子都沒有。

    此時的沈雁,正一臉鄙夷地看着我。

    “真沒想到,你還挺有本事啊!竟然連金剛符這種東西都能弄到。不過,”沈雁看了一眼那片金光,嘖嘖說道,“給你金剛符的人一定沒告訴過你,這符紙只能貼在自己身上護身不能攻擊別人的吧?嘖嘖嘖!”

    我這才明白原來金剛符不是用來攻擊鬼怪,而是用來護身的。

    我肉痛地看着那片金光閃閃的地兒,心在滴血。這麼珍貴的符紙,就被我浪費掉了!

    可是,根本就沒人告訴過我,金剛符該帖在自己身上啊!

    現在我該怎麼辦?金剛符只有一張,還被我這麼白癡地給浪費掉了!

    “你也不用露出這種表情。等我殺了你,你再到地獄去後悔吧!”沈雁諷刺道,說罷,她就像箭一樣向我衝了過來。

    沒有了金剛符,我現在唯一能用的就是胸前的這顆天珠了。

    已經由不得我多想,我拽着天珠的鏈子就想扯斷它。

    可沒等我拽斷鏈子,沈雁就已經衝到了我的跟前。

    我此時已經顧不上後悔昨晚上把天珠的鏈子系的太結實了,看着沈雁那慘白的臉忽然在自己面前放大,我下意識地就大叫一聲,“救命啊!”

    “救命?哼!當初我也在喊救命,可誰聽見了?誰來救我了?”沈雁說這話的時候,忽然拉開了點距離。

    我在她的臉上,忽然想到了貓在咬死老鼠之前,都會逗弄它一番。而現在,沈雁就是一隻貓,而我,就是被她抓住了的老鼠。

    她緩緩地飄在我的正前方,悠悠地說道,“你一定很奇怪,爲什麼我們兩個長得這麼像對吧?”

    經她這麼一提醒,我才明白過來這種熟悉感在哪裏,原來我們倆長得真的很像。

    只不過,她的酒窩在右邊,而我的,在左邊。

    難怪我一直覺得有種照鏡子的感覺。

    “爲什麼?”我下意識地問道。

    “因爲,我就是你的——”沈雁繞了繞鬢角的一縷頭髮,故意拖長了尾音,“小姨!”

    小姨?

    “沒錯,你的母親,就是我的雙胞胎姐姐,沈清!”沈雁的聲音聽起來飄忽不定。

    可當我聽到她這麼說的事情,我的內心,竟然是激動的。

    也許別人很不理解我現在的心情。因爲從小到大都被告知,沒有任何關於我身世的信息,父親母親,任何親戚長輩,對於我來說,都是一個謎。

    所以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竟然真的能夠遇到親人,雖然見面的方式十分詭異,而且也並不是那麼的愉快,但這怎麼說都是讓人高興的事情不是?

    我頓時忘記了害怕,幾步衝上前,激動地問道,“你知道我的身世,對不對?那你能不能告訴我?我的父母在哪裏?”

    就算她是一隻鬼,此時此刻的我也忘記害怕了,因爲我整顆心,都被別的情緒給佔據了。

    十八年了,第一次有人跟我說,原來我還有別的親人,原來還有人知道我的父母是誰。

    沒等我來得及高興,就聽見沈雁冷冰冰地說道,“別擺出那副噁心的表情。我是來要你的命,不是來跟你認親戚的。”

    我愣愣地看着她,“爲,爲什麼?”

    “哼!爲什麼?”沈雁忽然眼睛充滿了血,紅通通的雙眼瞪着我,咬牙切齒地說道,“因爲你的母親害死了我!所以我要報仇!”

    “不可能的!你騙我!”我拼命地搖頭,完全不敢相信事情竟然會是這樣的。

    “哼!竟然敢說我騙你!我就要讓你看看,我到底有沒有騙你!”說罷,沈雁伸出長長的指甲直接往我的腦袋一扣。

    “啊!”

    我的大腦傳來了一股刺痛,緊接着,我的意識就慢慢地混亂了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