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五十一章 嚇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五十一章 嚇唬字體大小: A+
     

    嘶——

    我下意識地哆嗦了一下,不過並沒有感受到想象中的那種鑽心的疼痛。

    咦?

    我偷偷地睜開了半隻眼睛,正好看見唐琅拿出來一個透明的東西,然後往我剛纔被劃的地方放去。

    小東西竟然還在動。

    我這才明白過來這是個活的物件。仔細瞧了瞧,這怎麼像一隻青蛙啊,亦或是,蛤蟆?

    沒等我開口問清楚,我就被眼前的一幕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就在我的右手手指頭上,我看見隱隱約約有一條黑絲被慢慢地吸出來,然後被這個小東西吞了進去。

    慢慢的,小東西的顏色越來越深,最後竟然變成了通體黝黑的東西。

    唐琅看着我的血變成了鮮紅色,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好了。”

    我剛想把手收回來,就被唐琅一把抓過去,然後含在了嘴裏。

    他他他,他這是要幹什麼?

    “不要浪費!”唐琅把我的血舔了個乾淨,最後只是不痛不癢地丟了這幾個字給我。

    真是,好想打人有木有!

    可我的心爲什麼跳得這麼厲害!

    我偷偷地看了他一眼,發現唐琅還保持着剛纔的姿勢。

    我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的手指頭還在他嘴裏呢。

    我迅速地抽回了自己的手。

    一時間,氣氛變得似乎有些尷尬。

    我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另一隻手,心說,明明這有一個現成的傷口,爲什麼非要重新給我劃一刀啊,有潔癖也不是這麼幹的吧?

    這絕壁是對我深深的不滿!

    我比了比左手這個小糉子,沒好氣地問道,“爲什麼不直接用這邊這隻手?反正也被劃了一道不是嗎?”

    也就是說,你是故意的對吧?是這樣沒錯的吧?

    我死倔死倔地等着唐琅。

    可唐琅根本就沒有要解釋一下的樣子,他像看傻子一樣地看了我一眼,“傻帽!”

    “你!”我不服氣地瞪着他。

    這什麼人啊,劃了我一刀還不算,竟然還罵我。

    唐琅這次更是話都懶得說,他拿起那團黑乎乎的東西施施然地飄走了。

    我欲哭無淚地看着他的背影,心說,劃了就劃了吧,但是你之前都那麼好心地幫我把傷口包成小糉子了,能不能把這邊的也包一下啊。

    就算不包,給我個創可貼也是可以的啊。

    惆悵地看了看自己的兩隻手傷的手,我重重地嘆了口氣。

    不過,我剛纔看見什麼了?我的右手……

    我擡起小糉子揉了揉眼睛,又看了看自己的右手食指,發現原來的傷口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了。

    這這這,這太玄幻了有木有。

    想到唐琅剛纔的樣子,大概說的就是這個吧?可他幹嘛不直接跟我說呀,這也太傲嬌了有木有?

    想到自己大概是誤會了,我忽然覺得自己似乎該向唐琅說點什麼。

    剛想邁出去,結果自己卻被自己的鞋帶給絆倒了。

    “哎喲!”我驚呼一聲,然後坐在地上懊惱地繫着另一邊的鞋帶。

    系完了鞋帶之後,我正想爬起來去找唐琅,就聽見他的聲音在我的頭頂上響了起來,“你這是有多蠢,才能自己把自己給摔成狗啃,”

    我連忙打斷他的話,“唐琅你來啦,我正好要去找你!”

    開什麼玩笑,就算我抗打擊能力很強,也經不住你這沒完沒了的打擊好嗎?再說了,竟然說我是狗啃那什麼,惡不噁心啊?

    唐琅倒也沒跟我計較什麼,他只是揶揄地看了我一眼,然後說道,“既然毒也解了,那接下來,咱們也該把你留下的爛攤子收拾一下了。”

    唐琅說罷,帶着我走出了房間。

    我這才發現,我竟然住在三樓的其中一間房子裏。不過,我不確定這是不是唐琅的臥室。

    他不是說,不準任何人上三樓的嗎?爲什麼這次卻把我安頓在三樓?

    “因爲二樓已經沒有可以呆的地方了,所以這個責任在你。你必須得負責把亂七八糟的東西全部給我丟出去。”唐琅頭也不回地說道。

    我這才明白,原來他把我放在三樓,只是因爲他不願意去二樓而已。

    好吧,是我想多了,反正都由他說了算,他都不介意我在三樓待着,我又有什麼好介意的。

    看着燈光投影在唐琅的身上,拉出長長的一個影子,我其實有點想問他,怎麼這麼久纔出現呀。

    影子?我瞪大了眼睛再次確認,唐琅的身後的確有個影子沒錯!

    我一下子就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

    不是說鬼都沒有影子的嗎?這是什麼情況?

    我扯了扯唐琅的衣襬,然後好奇地問道,“唐琅,你竟然也有”

    話還沒說完,就被一個尖銳的聲音給打斷了。

    “哎哎哎,我說你們兩個到底是誰,爲什麼會出現在我家?”一個陌生的聲音在客廳響了起來。

    我低頭看去,原來說話的是一個女人,不過並不是我之前見過的任何一個人。

    此時那女人正擡着頭很不高興地看着我們。

    在她的身後,還有幾個往屋子裏搬東西的人,看樣子,似乎是在搬家?

    難道說,唐家人這麼快就已經把房子給賣掉了?那我昨晚上又是怎麼睡在這裏的?

    我疑惑地看向唐琅,正好他也朝我看了過來。

    唐琅竟然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我有些無語地問道,“那個,你回來的時候什麼都沒發現嗎?”

    唐琅搖了搖頭,“我回來的事情,一個人也沒有,就是多了很多難聞的味道。”

    所以,他剛纔聽我說那些事情的事情,臉上的表情才這麼的詭異,是以爲我在編故事嗎?

    我沒好氣地看着他說,“你該不會覺得,我剛纔說的那些都是假的吧?”

    唐琅搖了搖頭,“我只是好奇他們都走了,爲什麼你還沒回來。”

    我一時語塞,我根本就不知道這邊發生了什麼事情好嗎?這段時間我都快被唐麟那神經病給整的自己也快得神經病了。

    “我說你們兩個聽見沒有啊,這裏現在已經是我的了,你們趕緊給我走。”女人還在底下叫囂着。

    說完,女人罵罵咧咧地說道,“這唐家到底怎麼回事啊?不是說給了錢立馬就搬走的嗎?真是的!”

    我聽着她叨叨個沒完,正想問問唐琅要不要把她打發走呢,結果就看見唐琅手一揚,緊接着,屋子裏的燈就開始忽明忽滅的。

    緊接着一股陰風吹了進來,窗簾都被吹得沙沙作響。

    最重要的是,那兩個工人手中的大花瓶竟然就這麼碎了,“啪啦!”

    “搞什麼鬼啊!”女人驚恐地看着我們,可是卻強撐着罵道,“別以爲你們裝神弄鬼的就能把我嚇跑,我告訴你們,我可是交了錢的,這房子現在歸我了。”

    唐琅的身影一下子就飄到了那女人的跟前,他冷冷地說道,“是嗎?”

    拖得長長的尾音讓人聽起來不由得起一身雞皮疙瘩。

    “啊,鬼啊。”那女人再也繃不住了,她跌坐在地,然後爬起來連滾帶爬地逃了出去。

    之前的那些工人,更是早就不知去向了。

    唐琅手裏的動作還在繼續,緊接着,我就聽見樓底下噼裏啪啦地好像又不少的東西都碎了。

    一直過了好久,整棟宅子這才慢慢恢復正常。

    可是這四處揚起的灰塵是怎麼個情況啊!

    我看着滿地狼藉,十分憂愁地看着唐琅,“這些,該怎麼辦啊?”

    唐琅只是涼涼地看了我一眼,“你來負責!”

    什麼!

    他把不屬於這裏的東西全都弄爛了,結果卻是要我來收拾!

    我氣鼓鼓地瞪着唐琅的背影。

    可是唐琅頭也不回地說道,“別忘了你的天珠。”

    我一時語塞,太過分了。

    我愁眉苦臉地看這一地的狼藉,早知道這樣,剛纔我就不讓他發威了。

    看熱鬧看得挺爽,結果現在苦的還不是我!

    我可還是個傷殘人士哎!

    我認命地把那些碎成了的花瓶古董什麼的全都清理完畢,並且一樣一樣地按照原來的樣子把東西擺放回去。

    所有的地方都收拾完畢了之後,唐琅這才慢悠悠地下了樓。

    他坐在最喜歡的那個位置上,慢條斯理地說道,“你的記憶力不錯。”

    “那真是謝謝你的誇獎了。”我頭也不擡地說道,然後把剩下的這點垃~圾拿到院子外面丟掉。

    “既然你記憶力這麼好的話,那麼你應該記得,如果沒有了天珠,你會很危險的,是吧?”

    我點了點頭。

    說實話,我也很奇怪那天爲什麼天珠會莫名其妙地掉了。不過還好,只是掉在家裏不是嗎?

    我踟躕了一下,說道,“又不是被外邊的人撿到了,應該沒那麼嚴重吧?”

    “你說什麼?”

    唐琅面無表情地說道,“要是被別人撿到了,我直接拿回來就行了。現在,我爲了要幫你把這東西要回來,還得專門去一趟那地方,你!”

    “算了,說了你也不明白!”唐琅把頭一扭,直接不願意搭理我了。

    說實話,我挺不適應唐琅這種變來變去的態度的,一會兒他可以對你很好,一會兒卻又莫名其妙地發脾氣。

    我咬了咬牙,還是把想說的話嚥了回去。

    誰叫我理虧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