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四十九章 引魂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四十九章 引魂術字體大小: A+
     

    “吱呀——”身後的門自動鎖了起來,而我絲毫沒有察覺。

    “來啊,來啊,”

    那聲音似乎是在樓梯那裏。

    好的,我現在就來。

    我一步一步地走下樓梯,慢慢地,我走出了這個小區。

    “來啊,來啊……”

    我毫無知覺地在大馬路上走着。

    我越走越偏,不知不覺間,竟然走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

    這裏看起來,顯然跟現代化的都市建築有着非常明顯的差異。

    “來啊,來啊……”

    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遠,我甚至連自己掉了一隻鞋子都沒有察覺到。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這才慢悠悠地清醒過來。

    我環顧了四周,努力地辨認了一下,發現自己對這裏一點印象都沒有。

    入目所見的,只是一些零零散散的瓦房,錯落在不遠處,而我的周圍,空蕩蕩的一片。

    這裏到底是什麼地方?我怎麼徒步走到這裏來了?

    由不得我接着多想,我就聽見了一陣細碎的腳步聲。

    我定睛一看,頓時驚訝地說道,“唐麟,竟然是你?”

    “嘿嘿,真沒想到,竟然還真的把你給引來了。”只見唐麟從樹的另一頭繞了過來,一臉壞笑地看着我,“你怎麼知道是我?”

    我正想衝過去質問他到底想幹什麼,卻發現自己竟然被綁住了。

    “真是讓我感動啊,”唐麟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嘖嘖稱道,“該不會,你對我上心了吧?是不是覺得前段時間被我的猛烈攻勢感動了?”

    “感動你個大頭鬼啊,快給我鬆開!”我實在懶得跟這個傢伙廢話。

    可是我使勁掙了掙,這才發現身上的繩索一點鬆動的痕跡都沒有。

    靠!綁的這麼緊!

    唐麟看了一下我,不在意地說道,“你就別費勁了,這繩子可不是一般的繩子。再說了,就你這點力氣,是不可能掙得開的。”

    我可不管這繩子到底是一般還是二般。

    “你到底想幹什麼?快放開我!”我大怒。

    唐麟走過來拍了拍我的臉,輕聲說道,“別急嘛,我可是費了好大的勁,這才把你弄到這裏來的。怎麼能說走就走呢?”

    我一聽到這個,第一反應就想起了之前他闖進我家裏的事情,這麼說,他真的拔走了我的頭髮?

    唐麟得意地掏出一個紮起來的小人兒,我一眼就看到上面纏了好幾根頭髮。

    “你果然拿了我的頭髮!”我大怒!

    這是怎麼心機深沉的一個人啊,爲了得到一縷頭髮,竟然費了這麼多的心思,簡直太可怕了!

    唐麟發現我一直盯着他手裏的那個小人看,讚賞地說道,“嘖嘖嘖,你還是挺聰明的嘛!這麼快就想通了,哈哈哈!”

    “我跟你說,爲了不嚇醒你,我可是很努力的。怎麼樣,是不是覺得呼喚你的聲音特溫柔?”唐麟笑嘻嘻地說道。

    我這纔想起來,之前一直呼喚我的聲音怎麼聽起來有點熟悉,原來是他的聲音。

    只不過,在這之前那小孩兒的聲音,又是誰發出來的?

    我顧不上思考太多,死死地盯着他,“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別急嘛,”唐麟慢悠悠地說道,“你想不想知道,我是怎麼學到這引魂術的?”

    我把頭別到了一邊,我根本就不想聽什麼引魂術好嗎?我只想有個人來救我。

    卻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無視刺激到了他,唐麟一把捏過我的下巴,惡狠狠地說道,“我最討厭別人當我不存在了,你也一樣!所以,你必須聽我說完!”

    看着他似要噴火的眼神,我只得點點頭,含糊不清地說道,“你是怎麼學會這引魂術的?”

    “這纔對嘛!”唐麟拍了拍我的臉。

    “從小到大,不管我學什麼,他們不是打就是罵,說我寫的字太難看,說我笨說我蠢。”唐麟越說越激動,“後來他們竟然說我沒天賦,最後竟然什麼都不教我,你說可惡不可惡?”

    “不教就不教,他們嫌我學不會,我還嫌他們不會教呢。”唐麟詭異地一笑,“於是,我開始自己偷偷的學。”

    “你知道嗎?我只不過把家裏那本禁書偷出來翻了翻,結果就學會了,哈哈哈!”他仰天大笑,“這不是挺簡單的嗎?要是他們早就教我這些東西,不就沒事了嗎?看,我現在不也把引魂術用的挺好嗎?”

    我看着他瘋瘋癲癲的樣子,心說,這傢伙該不會是有什麼神經病吧?就爲了證明自己也能當道士,他就要把我綁到這裏來?

    這叫什麼事兒啊!

    唐麟看着我半天不說話,走過來拍了拍我的臉,說道,“別生氣嘛!等我辦完了事,我肯定放了你,而且我還可以答應你,以後我都不會再騷擾你了。怎麼樣?我還是很講道理的吧?”

    我真的確定這個人腦子很不正常。

    “那你現在已經證明了自己是一個厲害的道士了,那是不是可以把我放了?”我小心翼翼地說道。

    “放了你?不行不行不行!”唐麟掃了我一眼,然後搖了搖頭。

    “那你到底想幹什麼啊?”我覺得自己的耐性真的快要被磨光了。

    “幹什麼?嘿嘿,既然你這麼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好了。”唐麟拿出一個鋒利的匕首,他一邊顛着手中的匕首,一邊說道,“我要你的血。”

    我心中一凜,他說什麼,竟然要我的血?而且還是一碗?

    “要不是唐麒那小子說漏了嘴,我還不知道原來你的血這麼精貴呢。純陰之體的血啊,那可比什麼黑狗血,黑驢蹄子強多了。”

    “別的我都找來試驗過了,可我總覺得還差那麼一點,所以,我就想到了你!”唐麟拿着匕首指了指我,“只要我的實驗成功了,到時候我一定能打敗唐麒那臭小子!等到那個時候,我一定會好好感謝你的。”

    我惡狠狠地瞪着他!

    鬼才要你的勞什子感謝呢!

    可我現在都被綁住了,就連一個戰鬥力只有五的人都能對我爲非作歹,更何況是眼前這個拿着匕首的神經病呢!

    “你不要過來!走開!你再不走開我喊人了!”對啊,我爲什麼不大聲呼救呢?

    “你別費勁了,這裏被我布了陣,你的聲音根本就傳不出去!”唐麟陰測測地笑着,一步一步地向我走來。

    我這才反應過來,我說怎麼半天了,周圍怎麼說也還有沒熄滅的燈火,怎麼就沒人來呢,原來是根本就沒有人聽到這邊的動靜,也許就連看都沒看見這邊的異樣。

    唐麟拿着匕首慢悠悠地走向我,“要說這心頭血纔是最極品的,可是我怕到時候把你的小命給弄沒了,到時候唐麒肯定會找我的麻煩,哎,既然這樣,那我就取一點手上的血好了,誰讓我這麼善良呢。”

    他善良?

    我真想噴他一臉血,都要放我的血了,竟然還趕赴大言不慚地說自己善良。

    看着點匕首離我越來越近,我真的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心裏邊真的瘮得慌。

    尤其看到那匕首在月光的照耀之下閃閃發光,更讓我瘮得慌。

    “我,我警告你,你別過來,否則,我一定會讓唐麒收拾你!”我慌亂中想到了唐麒,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

    聽到唐麒的名字,唐麟果然露出了猶豫之色,可還沒等我鬆一口氣,就又聽見他惡狠狠地說道,“哼!等我練成了絕世神符,我還會怕那小子?”

    我的話不僅沒有嚇退他,反而讓他一把抓住了我的手,“你放心,我帶了上好的止血藥,只要放夠一碗血,我就幫你止血,保證你死不了。”

    緊接着,他的匕首在我的左手食指劃了一道。

    “啊!”那種鑽心的疼痛讓我一下子掙脫了他的禁錮。

    真的好疼!

    我沒有注意到的是,我這麼一甩,手上有好幾滴血滴到了大槐樹上面,而且這幾滴血迅速地就被大槐樹吸了進去,完全沒有任何痕跡。

    唐麟一把拽住我的手,惡狠狠地說道,“給我老實點!再亂動信不信我再給你來一刀!”

    說罷,他鉗着我的手,還真的端出一個碗來,接住我的血。

    “滴答滴答。”我的血一滴一滴的滴到了碗裏。

    唐麟貪婪地看着碗裏的血,舔了舔嘴角說道,“真香啊,我都快忍不住想要喝上一口了。”

    我真想啐他一口,可是因爲失血過多的原因,我的意識開始變得有些模糊。只是覺得周圍忽然颳起了好大的風,怎麼這麼冷啊。

    而且我好像還看到了周圍多了好多模糊的影子,是我的錯覺嗎?

    “好香啊,好香啊。”

    原來不是我的錯覺,真的有好多人在說話。

    迷糊間,我好像聽見唐麟說道,“嘖嘖嘖,果然是極品啊,竟然還引來了這麼多東西。”

    迷糊間,我好像聽見唐麟咒罵一聲,“可惡!竟然來大傢伙了!”

    他有些猶豫地看了我一眼,最後咬咬牙說道,“對不住了!你可別恨我,要怪就怪你自己的血太香,引來了大傢伙。你放心,等我畫出了威力巨大的符紙,我一定幫你報仇,到時候我還給你念一百遍往生咒。”

    說罷,唐麟就消失在了我了眼前。

    我根本就聽不明白他到底在說什麼,只是覺得,怎麼又變冷了呢?

    “張小瑤?你怎麼會在這裏?”這是誰的聲音,怎麼那麼熟悉。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