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四十七章 李麗的身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四十七章 李麗的身世字體大小: A+
     

    因爲陳玉急吼吼地想要參觀李麗的家是什麼樣的,下了班之後我們一行人直接就往李麗的家去了。

    進去之後,首先入目的就是一個很典型的單身女性的家,所有的佈置都顯得那麼的溫馨。

    “哇,麗麗姐,就你自己一個人住啊?”陳玉大呼小叫地在李麗的家裏竄來竄去。

    “對啊,”李麗笑着說道。

    “對了,麗麗姐,我一直都不知道你結婚了沒有呢?”陳玉眨巴着大眼睛,看着李麗。

    其實根本不用問,這種房間的佈置一眼就能看出是單身女性的房間。

    “沒有,一直也沒遇上合適的。”李麗一邊示意我們隨便坐,一邊進廚房給我們拿了飲料。

    “不會吧?你不是已經?”陳玉吐了吐舌~頭,後面的話並沒有說出來。

    “已經28歲了,是個老女人了對不對?”李麗裝作很憂傷的樣子,可憐兮兮地說道,“那怎麼辦呢?你麗麗姐沒人要啊!以後大概只能孤獨終老咯。”

    李麗開着玩笑,一人遞給我們一瓶飲料。

    “哪有,麗麗姐那是那麼年輕漂亮,再說了,現在晚婚的人多得是,28歲根本就算不了什麼嘛。”陳玉趕緊安慰道。

    我一邊聽着她們大鬧,一邊打量着李麗家裏的佈置。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客廳牆上放着一張放大了的黑白照片兒。

    照片兒裏是兩個小孩兒,一個小女孩牽着一個更小的男孩兒,笑的陽光燦爛。

    我指了指牆上的那張老照片,問道,“麗麗姐,這是你小時候的照片兒嗎?”

    李麗順着我的手指看過去,然後點了點頭。

    陳玉也往照片看了看,驚訝地說道,“哇!真的是黑白照片兒哎,看起來好復古啊。我就從來沒有照過黑白照片兒。”

    李麗笑了笑,然後走過去把牆上的照片兒摘下來。

    她回來坐在我跟陳玉之間,一邊輕輕地撫摸着相框的玻表面,一邊懷念地說道,“這是我唯一的一張黑白照片兒,也是我跟我弟弟唯一的一張合影。”

    “那年我八歲,我弟弟五歲。你看,這是我弟弟小光,是不是特別可愛?”李麗的臉上充滿了柔和的光。

    靠近了看,才發現這姐弟倆長得其實挺像的,都是圓圓的小臉兒,眉眼彎彎,是那麼的快樂幸福。

    “真好!好羨慕你啊麗麗姐。你還有個弟弟,”陳玉豔羨地說道,“我家就我自己一個孩子。”

    我只是看着她們,微微笑了笑而已,其實,有父母在身邊,不管有沒有兄弟姐妹,都一樣是個幸福的孩子,不是嗎?

    李麗低着頭,看着照片兒沉默了半晌,然後才悠悠地給我們講起了當年的事情。

    原來那一年,在一個小縣城裏,八歲的李麗還有她五歲的弟弟,跟着家裏人去採購年貨。

    因爲大人比較忙,而小孩紙常年難得出來一趟,看着街上的東西這麼熱鬧,就十分好奇想到處看看。

    所以面對弟弟吵着要去別處玩的時候,父母根本就騰不出手來帶兒子去玩耍。李麗表示自己可以帶着弟弟先去玩,到時候再回來。

    父親摸了摸懂事的女兒,還有調皮搗蛋的小兒子,仔細叮囑了之後,這才讓他們去玩,並且約定只能玩一會兒,因爲他們還要去別的地方買東西。

    姐弟倆高高興興地答應了父親的要求,手牽着手去玩兒去了。

    “我記得,那天人特別多,街上的小販賣着各種各樣的東西,什麼小糖人啊,冰糖葫蘆啊,還有糖炒栗子。”

    “我弟弟看到這些東西,可開心了,他這邊看看,那邊看看,可是他很懂事,只是看看,然後就拉着我去看另外的小攤了。”李麗說起這段記憶的時候,臉上掛淡淡的笑容。

    “好幸福啊,我也想有個姐姐!”陳玉雙手合十,憧憬地說道。

    李麗笑着看了陳玉一眼,說道,“是啊,那是我最幸福的時光。”

    “那後來呢?你弟弟肯定很幸福!”陳玉羨慕地說道,“對了,你弟弟現在做什麼工作啊?”

    李麗摸索着照片上的小人兒,平靜地說道,“我弟弟被我弄丟了,就在我八歲那年。”

    可我感覺得出來,她正在極力地壓抑着自己的悲傷。

    “啊?不會吧?”陳玉驚訝地張大了嘴巴。

    “就是因爲那天的人太多了,我們兩個沒多久就被人羣衝散了,我當時嚇壞了,到處找我弟弟。可是嗓子都喊啞了,我也沒有找到我的弟弟。”

    李麗告訴我們,找不到弟弟之後,她哭着回到父母採購的地方,告訴父親弟弟找不到了,父母也沒有罵她,只是摟着她小小的身體,沉默了許久。

    從那之後,父母幾乎天天都會去尋找兒子的下落。

    可是周圍的村子全都找遍了,就連整個縣城也找遍了,都沒有找到人。

    就這樣一天天,一年年,父親的身體垮了,隨着父親的過世,母親也跟着去世了。

    李麗掩面痛哭,“當時我應該抓緊點的,再抓緊點,我弟弟就不會丟了。我的父母也就不會因爲這件事情,那麼早去世了。”

    李麗說着說着,整個人泣不成聲。

    我沒有想到,李麗的身世竟然是這樣的,看着她如此的悲傷,我只有緊緊的握住她的手,我想,也許傳遞一段溫暖給她,心裏會舒服一點吧。

    此時此刻,再多的語言,都顯得如此的蒼白。

    陳玉一看見李麗這樣,手足無措地賠禮道歉,“麗麗姐你別難過,我不是故意問你這個的,對不起。”

    說着說着,陳玉自己都快要哭了。

    “沒事,就是有些想他們了。”李麗擦拭了一下眼角,扯了一個牽強的微笑說道,“真不好意思,讓你看見笑了。”

    陳玉大概是害怕自己又說錯什麼話,這下老老實實地坐着什麼也不敢說了。

    我握住李麗的手,安慰道,“別傷心,你還有我們。”

    “其實不瞞你們說,我是在福利院長大的。”我笑了笑,“從小到大,我都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而且更奇怪的是,很多小朋友後來都有人收養,就只有我,從來沒有人問過。所以到最後,整個福利院就只剩下我一個人了。”

    “爲什麼啊?福利院不是每年都收很多小孩子的嗎?”陳玉問道。

    我回響起當初老院長的話,說道,“其實,我們那個福利院正面臨拆遷呢,只是老院長一直沒捨得,才又堅持了好多年。後來的孤兒也就沒送過來了,自然,我們福利院的福利也沒有了。”

    “我記得在我上衛校的時候,老院長就搬回老家住了,現在那個福利院,大概早沒了吧。”我想起自己這孤孤單單的一生,輕聲地說道,“不怕你們笑話,除了你們之外,其實我一個朋友都沒有。從小到大都沒有人願意跟我說話。”

    看着她們兩個,我忽然覺得以前的一切都不重要了,我笑了笑,說道,“其實,這些都過去了不是嗎?咱們現在還有朋友,同事,咱們並不孤單。”

    李麗破涕爲笑地說道,“對,我們都不孤單。”

    李麗又看了一眼照片兒,她輕輕地嘆了口氣,說道,“說起來,我其實不是黎城人呢。我們家離這裏大概有好幾百公里的地方。”

    “也不知道爲什麼,剛畢業的時候,怎麼都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後來還是在網上投了簡歷,這纔到了黎城的。我總覺得,黎城有什麼重要的東西在等着我。可是我從來沒來過黎城。”李麗自嘲地笑了笑,說道,“是不是挺奇怪的?”

    陳玉連忙搖搖頭,“我沒覺得有什麼不對的啊,我也是外地人,也是第一次來黎城就到咱們醫院上班了。”

    李麗像是想到了什麼,笑着說道,“對了,聽人家說黎城現在有一條老街,現在保留着原來的樣子呢。那條街就在城東,離這裏也沒有多遠,有時間我帶你們去看看,我也沒去過呢。”

    “好啊,到時候咱們一起去玩玩。”我點點頭說道。

    要不是李麗提起這個,我還想不起來,自己從來沒有跟朋友一起逛過街呢。

    陳玉忽然苦着臉說道,“我好羨慕你們,又漂亮又聰明,而且還有一個特悲慘的身世。嗚嗚嗚。”

    我跟李麗相視一眼,不知道陳玉這突然冒出來的話是什麼意思。

    “你們不知道,這段時間,我看的小說裏,幾乎全部的女豬腳都是這樣的,爲什麼我就不是啊?我也想當女主腳。”陳玉嘟着嘴抱怨道。

    我這才明白過來她說的是什麼。

    本來還有些悲傷的氣氛被陳玉這麼無厘頭的一鬧,頓時消散了不少。

    “而且你們還特別窮,對不對?”陳玉期待又拒絕的眼神定定地瞅着我們兩個。

    我不知道李麗的經濟狀況怎麼樣,我反正是挺窮的。

    當我們一同點了點頭的時候,陳玉更是垂頭喪氣地感慨,“怎麼能這樣啊,我跟你們說,小說裏的女豬腳都特別窮,然後一定會遇到一個高富帥,經過一番挫折磨難之後,從此過着沒羞沒臊的幸福生活。”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前半段聽着還不錯,怎麼說着說着就變味了呢?

    陳玉苦哈哈地看着我們,“嗚嗚嗚。就我最平凡了,普普通通的家庭,普普通通的人生經歷,什麼都是普普通通的,這根本就是女配角的待遇嘛。”

    這真是個可愛的女孩紙。



    上一頁 ←    → 下一頁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