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二十五章 鬼大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二十五章 鬼大叔字體大小: A+
     

    唐琅看了我一眼,“既然找上你了,那你就幫一幫吧。要不然他這麼老跟着你,時間長了,你就會被太多陰氣影響,會很倒黴的。”

    我很是憂傷地看着唐琅,既然你都知道我會很倒黴了,那你倒是趕緊幫忙把他給解決了啊。

    “你不用看我,我說的都是真的!”

    我頓時就就泄了氣的皮球一樣,垂頭喪氣地問道,“那我該怎麼幫啊?”

    “去問問不就知道了?”說罷,唐琅把扇子一合,站起身來往門外走去。

    不得不說,唐琅這簡單粗暴的風格真的挺帥的。

    跟着唐琅來到鐵門跟前,我一眼就看見鬼大叔站在牽牛花叢下。

    看見我們之後,鬼大叔還朝着我們扯了一個微笑,雙手十分緊張地搓了搓。

    唐琅抱着手,對他說道,“這幾天你一直跟着她?”

    鬼大叔似乎挺害怕唐琅,他小心翼翼地看了唐琅一眼,就趕緊低下了頭。

    “嗯?”唐琅的聲音不怒自威。

    鬼大叔一聽,連忙哆嗦地說道,“是,是的。”

    我一看他這樣,心裏頓時覺得十分舒爽。

    老話怎麼說來着?惡鬼還需惡鬼磨啊!

    看着他完全被唐琅鎮住的樣子,我頓時有了底氣,語氣也變得囂張了起來:“你天天蹲在我家門口,是什麼意思啊?”

    鬼大叔擡起頭看着我,祈求道:“我是真的沒法子了,先生小姐,你們行行好,就幫幫我吧。”說完,鬼大叔有些害怕地看了唐宅的那個牌匾一眼,

    “我本來是想一直跟着小姐的,可這裏的結界實在太厲害了,我沒辦法穿過,只能守在這裏了。我,我就是怕小姐去了哪裏,到時候再也沒辦法找着您,所以纔會用這麼笨的辦法。”

    鬼大叔說完,有些不好意思地又低下了頭。

    我一聽,頓時滿臉黑線。

    他這話是什麼意思?要不是因爲這唐宅有結界,他還想跟着我,然後看着我吃飯睡覺上廁所?

    一想到這,我頓時覺得有種被變態盯上了的噁心感。

    鬼大叔看着我一臉噁心的樣子,趕緊解釋道,“不不不,我不會偷看小姐洗澡上廁所的。我就是想請小姐幫忙而已。”

    我被他拆穿了心思,感覺自己的老臉火燒火燎的。

    我正想反駁他,卻被唐琅阻止了,“行了,這些無關緊要的小事就先別說了。說正事!”

    我轉過頭來瞪着唐琅,什麼叫做無關緊要的小事啊?難道被人偷窺了還是小事嗎?

    可是唐琅只冷冷地瞟了我一眼,我囂張的氣焰瞬間就被澆滅了。

    我轉過頭來惡狠狠地瞪了那鬼大叔一眼,然後撇了撇嘴,老老實實地站在唐琅身旁。

    聽得唐琅這麼一說,鬼大叔立即說道,“我求求你們,救救我的兒子吧。求求你們了!”

    說完後,鬼大叔甚至還想向我們下跪的樣子,只不過他輕飄飄的,試了好幾次也沒有成功。

    唐琅皺了皺眉頭說道,“說重點。你兒子怎麼了?”

    我也趕緊說,“對呀,你得告訴我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才能知道怎麼幫你啊。”

    “我兒子被一隻鬼纏上了!求求你們,救救他吧,要不然我兒子就沒命了!”鬼大叔說着說着,一臉的絕望。

    這鬼大叔是什麼意思?找我幫他捉鬼?

    我疑惑地跟唐琅對視了一眼,越想越覺得這話滑稽。

    鬼大叔嘆了口氣說道,“我也是實在沒有法子了。自從我死了之後,就沒有一個人看得見我的存在。就算是我那失散多年的老婆孩子,也根本看不見我,還被我嚇的不敢再回老宅。”

    貴大說說到這裏,看着我說道,“那天,我在手術室裏看着醫生給我兒子做手術的時候,我就發現小姐好像能看見我,只不過那幾天我有點事情沒在醫院。”

    “等我回來的時候,我才發現,每到晚上半夜十二點的時候,我就看見一隻小鬼趴在我兒子的身上,不停地吃着什麼。”

    “那天早上小姐跟另外一個護士去查房的時候,我聽到小姐跟我說話了,這才知道原來小姐真的能看見我。”

    鬼大叔滿臉祈求地看着我說道,“我真的沒辦法了,小姐你幫幫我吧。”

    聽到這裏,我總算是明白過來了。

    感情是因爲這世界上只有我一個人能夠看見他,所以鬼大叔這才一直跟着我不放。

    感覺到唐琅的視線落在了我的身上,我轉過臉來一看,正好看見他戲謔地看着我。那意思再說,這麻煩是我自找的。

    我不服氣地朝他皺了鄒鼻子。無聲地抗議。

    我也不想看見他的好嗎?真是豈有此理!

    可是,這讓我怎麼幫啊?

    我愁眉苦臉地看着鬼大叔,“那個,你想讓我怎麼幫你啊?”

    難道說,我得找一個道士去醫院裏給他兒子做法?

    我悄悄地瞄了唐琅一眼,心想,要是真找來什麼道士和尚之類的,保不齊這傢伙第一個不願意。

    鬼大叔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那小鬼看起來挺厲害的。我試過想要把他趕走,可是我根本還沒來得及出手就被他打飛了。而且,那小鬼還威脅我說,我要敢再打擾他,他就一口把我兒子吞掉。”

    “什麼樣的小鬼?”唐琅沉聲問道。

    鬼大叔一聽,趕緊說道,“就是一個半米多高的小娃娃,虎頭虎腦的,還會跟孩子一樣笑個不停。”

    鬼大叔說完之後,滿臉驚恐地看着我們。看樣子是在那小鬼身上吃過不小的虧。

    唐琅沉思了一下,便說道:“你是說,這小鬼每天晚上半夜都會出現,然後趴在你兒子的身上?”

    鬼大叔點點頭,“沒錯,就是這樣。”

    唐琅轉過頭來問道,“他兒子得的什麼病?”

    我趕緊說道,“腦積水!”

    唐琅用拳頭捂着嘴咳嗽了兩下,然後神情古怪地看着我,“你說他腦子進水了?”

    “不是腦子進水了!是腦積水,腦部的一種病!”我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

    沒文化真可怕!

    “咳咳!我知道了,”唐琅恢復了神色,一本正經地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說的應該是一隻鬼娃娃。”

    鬼娃娃又是什麼鬼?我疑惑地看向唐琅。

    鬼大叔也楞了一下,“鬼娃娃?”

    “沒錯!”唐琅點了點頭,這才正色道,“鬼娃娃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喜歡吃人的大腦。尤其是生病了的人的大腦。”

    我沒想到這鬼娃娃竟然還有這麼變態的愛好。

    可是,吃人腦也就罷了,可爲什麼還喜歡吃有病的大腦呢?

    唐琅看了我一眼說道,“普通人陽氣重,一般的小鬼都是不敢近身的。只有那些生了病的人,陽氣沒那麼重,纔會被他們盯上。”

    唐琅沉思了一下,又接着說道,“不過,據我所知,鬼娃娃一般不會無緣無故盯上一個人的,除非這人跟他有什麼過節。”

    說到這裏,唐琅便詢問道,“你知不知道,你兒子之前有沒有得罪過什麼人,或者做了什麼奇怪的事情?”

    鬼大叔有些爲難地說道,“這個,我還真不太清楚。我也是最近才知道自己有個兒子的。”

    聽得鬼大叔這麼一說,我怎麼感覺事情越來越複雜了呢?

    唐琅沉着臉說道,“如果你真想救你兒子,最好把你知道的事情告訴我。”

    鬼大叔嘆了口氣,然後說道,“哎!既然這樣,那我就講講吧。”

    “這件事情,還得從二十年前說起……”

    鬼大叔陷入了回憶中。

    原來鬼大叔生前叫樑正,是一個普通的工廠工人。醫院裏的那個何思樑,其實是他的兒子。

    只不過在二十年前,樑正的兒子還沒有出生。

    那時候的樑正,不僅是個有把子力氣的大男人,還特別衝動。

    因爲那時候的工廠特別忙,所以樑正也只是每個星期週末的時候纔會回家,平時都是住在工廠的工人宿舍裏。

    他的妻子何瓊懷孕之後,樑正就讓何瓊辭職在家養胎。不巧的是,廠里正好來了一批新機器,樑正剛把媳婦安頓好,就被廠裏叫去加班了,這一加就是一個多月。

    要說起這何瓊,在當時那可是數一數二的大美人。打何瓊主意的人,並不在少數。

    看到樑正經常不在家,有一個叫杜衛國的人,更是三番四次地想要勾搭何瓊。

    可何瓊卻是一個剛烈的女人。她一心一意地對樑正,並且肚子裏還有個娃,根本就沒有想過跟別的男人有什麼瓜葛。

    杜衛國幾次來兩家騷擾何瓊,都被她義正言辭地罵了回去。幾次下來,杜衛國原本只是想要隨便撩撥一下何瓊,這下也有了火氣。

    這杜衛國可是出了名的小心眼,被何瓊幾次三番的辱罵,他便懷恨在心。

    榆樹杜衛國決定,既然他佔不到何瓊的便宜,那搞臭何瓊的名聲。

    於是杜衛國四處散佈謠言,說何瓊肚子裏的孩子根本就不是樑正的,而是他杜衛國的。

    街坊鄰居們又搞不明白事情的真相,只知道那段時間杜衛國經常往樑正家去,就以爲何瓊真的跟杜衛國有一腿。

    這一來二往,謠言越傳越烈,等樑正終於收工回家的時候,聽到的就是這些難聽的流言蜚語。

    當時的樑正一下子就火冒三丈,他覺得自己家連屋頂都綠了。

    於是樑正二話不說,剛一回到家就不分青紅皁白地把妻子趕出了家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