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宅兇書 » 終章:歸去來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宅兇書 - 終章:歸去來兮字體大小: A+
     

    終章 歸去來兮

    ?は防§過§LV以下爲錯字按拼音爲準白渡=Bidu以蝦=Yixi嘿=нèì炎=yan哥=ge管=guan砍=kan醉=zui信=xin張=zhang街=jie“唉……”

    眼鏡男長長一聲嘆息。[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那朦朧細雨卻隨着這一聲嘆息戛然而止,烏雲散去,雷鳴消停。

    天空中露出一輪明月,久違的月光灑在大地之上。

    “我後悔了。”

    他呢喃了一句,然後走到我的身邊。蹲下身子,手裏多了一把漆黑匕首,嘆息道:“什麼原則,什麼承諾……兮笑說的對,我就是個讀書讀傻了的書呆子啊……”

    “天翎,你現在打算違背當初的誓言來阻止我嗎?但,已經晚了啊!你有地藏陰書的一點傳承,我也有地藏的一點傳承,你如何阻止我!”

    轟!

    兩人的中間,有一道水霧凝聚而成,化爲一道水牆。

    看到水牆凸起,葉仙得意大笑,不管不顧的把銀針刺入桃子額頭正中,衝我看到:“看吧。看吧,於磊。活取魂魄煉製厲鬼,便是這樣做的!”

    “先以引魂針刺其額頭,再以紅衣裹身阻止她三魂七魄身亡離去,再用追魂秤定住她三魂七魄融爲鬼魂,倒懸地一尺,從引魂針將她的融爲一體的鬼魂生生取出!”

    葉仙獰笑着,當着我的面,在水牆另一邊活取桃子鬼魂!黑巖閣就是對我們最大的支持,謝謝!

    桃子的聲聲慘叫,已經讓我血流滿臉!

    血眼朦朧,我完全看不清前面發生了什麼了,嗓子彷佛被什麼東西卡死了,再也吶喊不出一個字來!

    我感覺到手裏多了一把匕首,眼鏡男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來吧於磊,殺了我。拿走我身上那一點地藏陰書的傳承。”

    “天翎,你瘋了!”

    我聽到怡萍的聲音,但握着匕首的手被眼鏡男握住,往前一捅。

    呲!

    好像是匕首入肉的聲音。

    一大股黏糊糊的液體噴在我的手上,雨後清新的空氣之中,多了絲血腥味兒。

    我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順着匕首傳遞到我的手上,然後瀰漫在我的全身。

    力量。一股強大的力量開始在我的體內胡亂衝撞,很疼。但再疼,也疼不過剛纔心臟抽搐的那種疼痛。

    瀰漫我雙眼的血淚好像不再能遮擋我的視線,眼前再度清晰起來。

    眼鏡男已經摘掉了他一直帶着的眼睛,雙手放在我緊握着捅進他胸膛匕首的手上。

    “來,拿着。”他微微一笑,擡手遞給我一本書。

    那本書,就是從我見他第一眼起,他都沒有離開過手的那本書。

    很古樸的一本書,不像是地藏陰書那麼鬼魅異常。

    當我接過這本書的時候,只覺得體內亂竄的力量好像受到了控制,開始融入我身體的每一個角落。

    “天翎,你不能這樣做……”鑫怡萍還在客棧門口,她身後的秋涵與嬴魚米奇兩個人衝過來好像想阻止我們,但三個人卻被一道水牆攔住,只能在水牆另一頭憤怒嘶吼:“天翎,我要殺了你,我一定會殺了你!”

    “嘶……”

    秋涵與嬴魚米奇兩個女人身上的衣服開始撕裂,好像在變身,她們的身形開始不斷變大。一道水牆根本無法阻止她們兩個!

    鈴,鈴……

    一段悅耳鈴聲響起,暴起變形的秋涵與米奇兩個人好像生生被壓制住了。

    在我們的四周,出現一個個殭屍,一蹦一跳的,向我們靠攏。

    一位老人搖着手鈴出現在我們的眼前,“怡萍,千百年前你用感情拖住通靈顯形有了人性的地藏陰書,把它作爲祖傳寶物留在你們羅家;難道就沒想到過千百年後,有我們這樣的因果嗎?”

    是那位在趕屍客鎮突兀出現的老人。

    怡萍搖搖欲墜,無力靠在門框之上。

    眼鏡男擡頭看了一眼突兀出現的趕屍老人,微微一笑,莫名其妙的說了一句:“就算他知道了,也不會怪我的吧?”

    趕屍老人望向葉仙,點了點頭。

    葉仙沒有對趕屍老人的出現又任何的意外,他哈哈笑了幾聲,淡然道:“張老頭,你終於捨得出來了。我還以爲你要躲在那羣死屍裏,直到我獲得地藏陰書的全部傳承才肯出來呢!”

    “我躲的是地藏陰書,又不是你……”老人搖着頭,呵呵一笑道:“葉仙,你又不知道桃子是什麼人,你取得出她的生魂鬼魄嗎?”

    葉仙愣了一下,笑聲止住,他低頭看了看,一手牽引長針,可什麼也沒引出來,眉頭漸皺。

    ωωω⊙ тt kan⊙ ¢ ○

    不過,葉仙很快舒展眉頭,不管趕屍老人說了什麼,指着我再次笑道:“那又如何,他的怒火已經足夠,你們不是看到了,地藏陰書正在和他融合!”

    “唉……”

    怡萍長長的嘆息一聲。

    “呵呵……”

    趕屍老人冷笑了一聲。

    兩個人同時望着葉仙,不再言語。

    “過來吧,於磊。”葉仙扔下不知是死是活的桃子,不再試圖從桃子身上引出魂魄厲鬼,向我招手。

    這個時候,我體內的力量終於完全融合在我身體裏,我所有的痛苦一下消失了,再也感受不到任何的不適。

    一瞬間,我什麼都知道了。

    他給我的這一本,是地藏陰書上卷。而我先前撕掉的,是地藏陰書下卷。

    現在,上下卷合一,融入我的身體內。

    我就是地藏陰書,地藏陰書……就是我。

    千百年前,我在世間遊蕩,尋找有緣人將我保管。漫長歲月蹉跎時光,我漸漸通了靈,有了人性,化爲人。

    在追蟒村醍醐仙女河畔,我遇到了餵養青魚的羅家少女,她叫怡萍。

    她原本不是我要找的有緣之人,但通了人性的我卻喜歡上了她那天真無邪的性格。

    我的腳步被留在醍醐仙女河畔,被留在這追蟒村一個彈丸之地,不再去尋找世間有緣之人。

    我幫助原本與鬼魂無緣不能繼承羅家養鬼術的羅怡萍獲得神通,讓她變成羅家上下最偉大的養鬼師。

    爲的,只是和她朝夕相伴,在湖邊餵魚,將兩條普通青魚硬生開了神志,和我們一同修煉神通。

    人只有百年壽命,而我與天齊壽。

    怡萍開始老去,壽命漸短。我雖爲地藏陰書掌人間鬼魂,卻不能像我兄長生死薄那般判斷人壽。

    我犯了天規,讓怡萍身死魂存,以另外一種方式陪伴在我的身邊。

    天降雷劫,劈得我通靈人性魂飛湮滅,我以最後一絲力量送怡萍轉世輪迴等待我再度復活。

    百年前,我恢復一絲神志,沒有等到怡萍的出現,卻看到羅家後人求我豢養鬼王。他答應我尋找怡萍轉世之人,於是我幫助他以醍醐仙女河兩條青魚爲根,用我僅存餘力助他養出鬼王鬼將,也幫助那兩條青魚化爲人形。

    羅家人騙了我,他們只求鬼王鬼將,卻根本不曾幫我尋找怡萍。妄想利用我再養出其餘鬼王鬼將。

    我開始憤怒,替怡萍教育羅家後人!

    然而這一舉,再觸天規,連羅家之人,都要遭受上天懲罰。

    我徹底湮滅,回到最初地藏陰書一本死物,被羅家一個僥倖逃走的人帶出追蟒村。

    十年前,一對情侶用鮮血喚醒我一絲神志,我好像……又活了過來。

    ……

    葉仙手中的地藏祕聞,原本就是千百年前羅怡萍所寫,上面記載的傳承之術,本身就是在我經歷天劫之後,她所研究出來讓我重獲通靈神志的方法根本就不是什麼傳承之法,她騙了後人,也騙了機關算盡的葉仙!

    我轉過頭,看見了客棧門口的鑫怡萍,笑道:“怡萍,是你的……轉世之身嗎?”

    鑫怡萍捂住嘴,眼淚一下子流了出來,她的身後,我看見了那兩個鶯鶯少婦。

    “秋涵,米奇……你們,果然是一對姐妹啊!”

    我笑了笑,再回頭,看到地上躺着的陌筱邂張瑜之還有小紅袍。

    “魂來,魄來。”

    我擡手招了招,彌散在這片天地之中的鬼魂誰也不能擺脫我的控制。

    他們陽壽未盡,三魂七魄未去,我便可幫他們復活。

    “哈哈,地藏陰書!”葉仙看到我這個樣子,眼睛已經亮了,整個人興奮的都在顫抖,他不再向我招手,而是筆直走向了我,伸開雙手,“來吧,來吧,於磊,感覺到我身上你的傳承了沒有,來吧,到我的懷抱裏來。”

    我看着他走了過來,微微一笑。

    擡手。

    一指。

    葉仙立在原地,表情定格。

    砰!

    從內到外,他的身子開始腐爛,續而在一瞬之間爆裂開來。

    鬼魂從他的血肉屍體之中飄了出來,衝着我大喊,好像是在問爲什麼。

    我張開嘴,他的鬼魂便被我吸入腹中。

    “至於爲什麼,去地獄裏問閻王手中我的兄長吧……”

    我嘆息一聲,走到桃子身邊,端詳了她片刻。

    “原來是十年前本該死在追蟒村的村民……罷了,既然活着就是善緣,我送你一份造化,不需再食活人生氣來續命活着。”我在胸口一挖,一團紅氣浮現在手心,漸漸化爲一個桃子形狀,隨即我拍了拍她的頭,“乖,別睡了,醒醒。”

    桃子悠悠然睜開眼睛,好像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於磊哥欠你的兩個桃子,先還你一個,另一個,以後再還,行嗎?”

    我看着她,笑意盎然。

    桃子迷迷糊糊的,好像不知道我在說什麼,但看見我手中的桃子,一下變得興奮起來,伸手抓過桃子啃食起來,吃得滿嘴都是桃汁,幾口吃完之後還不忘擡頭衝我憨厚笑道:“哥哥,桃子真好吃!沒事沒事,人家都飽啦,另一個想什麼時候還給人家就什麼時候還給人家!”

    我轉身起來,望向鑫怡萍。

    “不要埋怨天翎,十年前他和夏依舞讓我恢復一絲神智,直到如今我再次看見你,已經心滿意足。”

    “善惡因果,自在人心道義。爲了復活我害死那麼多人,便是惡因,現在我即將魂飛魄散,便是惡果。這一次……換你等我百年,可好?”

    鑫怡萍哭成淚人,使勁點頭。

    “你們兩個,不會怪我吧。我壞了你們魚躍龍門的機會,讓你們變成了鬼王鬼將……”我再次望向秋涵與米奇,她們兩個和怡萍一樣,哭成淚人,聽完我的話之後,一直搖頭。

    我的目光移向趕屍匠老人,他就是當初告誡我不要去管羅家事的張老頭,也就是張道峯的父親。

    “十年前我師弟從我手中騙走地藏祕聞,我這數十年隱藏在澤陽,也是爲了償還他當年犯下的罪惡。現在一切結束,我也該回湘西去了。至於我的孩子,是他沒有那個命喲……”

    張老頭挺淡然,指了指我道:“你不要怪我就好,畢竟,你本身就是地藏陰書那點人性轉世。”

    我點頭,對這一切早已瞭然於胸。

    “你……”我最後才望向天翎。

    天翎向我搖頭,“我早就想去陪依舞了,讓我去吧……”

    我點點頭,不再說話。

    好像一切都交代完了。

    我鬆了一口氣,雙手合併。

    有什麼東西在我身體內砰然碎裂,同時,我的手上多一本黃色小書,封面上那如甲骨文一般的扭曲小字,我也能夠看懂了。

    《陰書》。

    有清風佛過,那本書在我手杖,如煙般隨風飄散。

    消失不見。

    後記:

    我也不知道我現在到底是於磊,還是地藏陰書。總之在我的記憶當中多了一份本不該屬於我的記憶一段關於鑫怡萍以及秋涵、米奇他們悠悠漫長歲月的記憶。

    天翎還是死了,死在追蟒村的醍醐仙女湖畔,讓我們把他埋在當年大紅袍夏依舞所埋的地方。

    秋涵和嬴魚米奇本就是鵜鶘仙女河裏的兩條青魚,百年前又得地藏陰書的部分力量化爲鬼將鬼王,是他們兩個把我們送出到一線天之外。

    鑫怡萍沒有和我們下山,張大爺把他家在XX街坊的那套房子鑰匙給我,算是把這套房子送給我住了,然後折返湘西去了。

    從邙山下來之後,張瑜之與小紅袍就結伴離開了我和陌筱邂,我知道,張瑜之打算去紅羅十八彎,做一遍當年天翎曾做過的事,讓自己變成紅羅十八彎歷史上,第二個娶到紅袍的外鄉人。

    桃子當然跟着小紅袍張瑜之回紅羅十八彎了,回到澤陽的只有陌筱邂與我。

    我還是去公安局自首了。

    我承認是自己殺了丁麗麗,曾亮,黃克楊哥他們。

    曾亮黃克楊哥他們的死,最終因爲沒有足夠的證據說明是我殺的而沒有算在我的頭上,至於死在山上的那一堆學生,早已被定義成失蹤,同樣沒有算在我的頭上。

    公安局最終也只把丁麗麗的死算在了我的身上。

    我被判故意殺人罪,但因自首認罪態度良好等原因,從監禁十年慢慢變成五年,最後,我被提前釋放。

    這一切陌筱邂在背後做了不少努力。

    只是我出來之後沒有去找她,也沒有去洛城找張瑜之和小紅袍。

    我在進監獄之前,向他們承諾過很多事,比如出來之後一定要去找他們之類的事,又或者,到現在我還沒有償還桃子的那一個桃子。

    我也想通了很多事,也不想再去打擾他們因爲,即便是在監獄裏的這段時間,還是會有許多和我關在同一間監獄的獄友,在各種離奇意外中死亡。最終,在我的強烈要求下,他們給我換了一間單獨的監獄,那些莫名其妙的死亡才得以停止。

    地藏陰書消失了,可我還是成爲一個不詳的人。我知道,我應該去什麼地方。

    當我獨自一人回到了一線天的時候,發現這裏和幾年前我離開的時候一模一樣,山壁的坍塌仍舊堵死了這裏。

    我聽到一陣腳步聲,轉過頭。

    鑫怡萍不知什麼時候站在了我的身後,好像等我很久了。

    看着我,她笑靨如花,問道:“你回來了?”

    “是,我回來了。”

    我點頭,致以微笑迴應。

    【《全書●終》】字-符防過-濾請用漢字輸入неì巖ge擺渡壹下即可觀,看最.新%章&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