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宅兇書 » 第九十七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宅兇書 - 第九十七章字體大小: A+
     

    ?は防§過§LV以下爲錯字按拼音爲準白渡=Bidu以蝦=Yixi嘿=нèì炎=yan哥=ge管=guan砍=kan醉=zui信=xin張=zhang街=jie桃子?

    我杵在原地,看着那個小女孩,感到莫名其妙。[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我什麼時候欠這個小女孩東西了?還是兩個桃子?

    “你不記得了?”小女孩看到我的樣子,明白過來,眼淚溢出眼眶順着臉頰流了下來。“哥哥你真的忘記了嗎,當初你弄丟了我的桃子,答應過我,賠給我兩個桃子的啊……”

    想不起來,我真的想不起來我和這個小女孩還有這樣的一段經歷。

    哦,對了,一定是這個小女孩認錯人了!

    我的怒氣消失不見了,我怎麼能跟一個小女孩計較這麼多呢。

    我蹲下身子看着小女孩,很認真道:“小朋友,你一定是認錯人了。哥哥沒有弄丟過你的桃子,也沒有答應說要賠給你兩個桃子啊!”

    我回頭看了一眼,那個少女還蹲在湖邊喋喋不休的追問那兩條青魚,見她沒走我心安許多,然後接着對小女孩道:“乖。自己去別處找找,說不定欠你桃子的人在其他地方呢。”

    “是你。就是你,是你欠我的兩個桃子!”小女孩流着淚,賭氣一般的撒嬌道:“哥哥你是壞人,你忘記了對人家的承諾,人家可就要自己動手拿了!”好看的小說就在黑=巖=閣

    “動手?”我發現我今天遇到有意思的人好多,先是那個非要弄清楚兩隻青魚男女關係的少女,又是這個非管我要桃子吃的小女孩……

    “你想對我怎麼動手?”我眼帶笑意,絲毫不在意這小女孩的撒嬌表情。

    “那人家,人家可就真的動手從哥哥你身上拿桃子吃了!”小女孩變得越來越倔強,她超我伸過手來,小手掌按在了我的胸口。

    “你的桃子在我這裏嗎?”我吃吃笑着,開始好奇這小女孩到底準備怎麼從我身上變出兩個桃子來。

    “哼!”

    小女孩冷哼了一聲,按在我的胸口的小手掌突然一爪。

    一種輕微的刺痛讓我皺起眉頭來,我低下頭。赫然看到那小女孩的胳膊不斷的向前延伸。

    她的手掌撕開了我的衣服,挖開了我的胸膛,我看到她白嫩的手腕上沾滿了自己的鮮血。

    一點點,一點點……

    她的手臂開始向外收回,那血淋淋的小手從我的胸膛裏掏出一個椰子形狀的東西。

    好像是……我的心臟!

    “哥哥,你只有一個桃子耶!”小女孩不滿的看着手中那顆還在顫抖跳動的心臟,說完後仰頭看着我:“不行吶哥哥。你必須要再長出一顆桃子還給我才行!”

    我開始顫抖,劇烈發抖。

    小女孩呆萌可**的小臉在我眼中變成了頭頂長角的惡魔。她奶裏奶氣的呢喃囈語,聽在我的耳中卻變成了巫破惡女的嘶吼。

    我捂住還在流血的胸口,不停的往後退,我也不知道爲什麼她拿走我的心臟之後我還活着,但本能驅使着我離這個小女孩越遠越好!

    “救,救我!”

    我終於回過神,轉身跑向那個餵魚的少女,可湖邊那少女好像沒有聽見我的呼救聲,也沒有注意到那個小女孩生生從我的身上挖出我的心臟來。

    仍然蹲在那裏,很認真的詢問着青魚的性別。

    我也不知道我跑了多久,但少女還在我前方几步遠,身後還是站着那個小女孩,拿着從我身上挖出來的心臟左看右看。

    “怡萍……你在哪!”

    遠處,突兀出現一個蒼老的聲音,好像在呼喚着誰。

    “爺爺!”

    湖邊的少女忽然起身,慌忙往後張望了一眼,趕緊扭頭和湖水裏的兩條青魚道我羅爺爺來了,不和你們說啦,我得趕緊回去,不然羅爺爺又要罰我,我可就得好幾天都不能來看你們啦!對了,我下次來,你們可一定要告訴我你們到底是姐弟還是兄妹!

    說完,我眼睜睜的看着少女歡碰亂跳的拾起竹籃,一溜煙拋向另一頭去。

    你別走!!

    我張開嘴喊,可發現喊不出聲音來了!

    一陣天旋地轉,好像眼前的一切都模糊起來。

    轟!

    原本平靜的醍醐仙女河,在一聲巨響之中掀起一道巨浪,那平靜湖水下涌動的暗流逆行直上。

    這片一眼望不到頭的湖水好像倒懸起來,如洪水巨獸,張開血盆大口想要一口吞噬掉這片草原,以及草原另一頭那一片和祥安寧的村落!

    巨浪頂頭,兩條青魚一躍而出,如跨龍門一般在巨浪之上褪去全身鱗片,魚尾拉長!

    魚躍龍門,得道成仙!

    我的腦海裏不由浮現這八個字來。

    然而天地異變,忽然烏雲密佈電閃雷鳴,有九道閃電相續從而天降,劈在那兩條鯉魚身上。

    彷佛聽到兩聲苦痛嘶喊之聲,又好像聽到憤怒不甘的怒火吶喊之聲。

    兩隻青魚硬着那九道閃電,硬生生折去頭頂剛剛長出的一對龍角,落入巨浪之中。

    瓢潑大雨隨後而落,那兩隻化爲蛟龍的青魚再度躍出水平,已經變成一身漆黑。

    “死!你們這羣人,該死!”

    我聽到那兩隻形如蛟龍的青魚口吐人言,帶着森森冰寒,又帶着滔天怒火。

    村落那邊,好多人涌向湖邊。

    “鬼王出世?”

    “是鬼王出世!”

    “還有鬼將,鬼王鬼將竟然一同現世!”

    “不對,這鬼王鬼將已經入魔,它們不再受人控制!大家小心!”

    好像看電影一般,我愣愣的看着這一切的發生。

    那些人如仙魔一般,有踏空而來,有掠地而來,還有人乘劍歸來!

    我看到一個少女衝在最前面,手捧着一本黃色封皮的書這時候我才發現,那羣人喊着鬼王鬼將,但目標卻是追逐這捧書的少女。

    少女跑到我的面前,氣喘吁吁。

    這不是先前餵養那兩隻青魚的少女,也明顯沒有餵養那兩隻青魚的少女漂亮可**,但她給人的感覺卻遠比那位餵養青魚的呆萌少女多了分成熟,多了分雷厲風行的果斷決然。

    她看着我,張嘴道:殺了我。

    我居然聽到我自己對着她迴應說:我做不到。

    殺了我,天翎。快點,殺了我!

    我在搖頭,瘋狂的搖頭。

    天翎,一諾千金天先生,你說過,你要毀掉地藏陰書,現在,我就是地藏陰書,你的諾言呢,你不再遵守你的諾言,不再遵守你的原則了嗎!

    我聽見少女的嘶吼,不知爲何,感到心臟一陣絞痛。

    劇烈抽搐般的疼痛。

    心臟!

    對了,我的心臟不是被那個小女孩拿走了嗎?

    我低下頭,發現自己的胸口不知何時又長好了,除了衣衫上胸口心臟位置破了一個大洞之外,再沒有別的任何傷口。

    這……

    “哥哥,你要還我第二個桃子了嗎?”

    又是那個小女孩,那個帶着遮陽帽一身粉紅小洋裙的小女孩,再次站在了我的身邊,看着我。

    “哥哥,現在你有沒有想起來,你還欠我一個桃子!”

    是,我想起來了,我都想起來了!

    桃子!

    我的心臟,她曾經拿走了一個,而現在,又來拿另一個!

    我捂住胸口,身子不受控制的癱軟跪在地上。

    我終於想起來,這個小女孩她是誰了!

    在澤落山道,在我前往洛城尋找張瑜之的時候,我嚇丟了她的一個桃子,然後承諾答應賠她兩個!

    我只覺得眼前一黑,背後那滔天巨浪劈頭蓋下,把我淹沒在洪水之中……

    等我再次強迫自己睜開眼。

    我發現自己跪在一片荒蕪土地上,身後是一幢四層小樓。

    旁邊躺着一個女人。

    陌筱邂!

    我所有的意識全都回來了,我認出那個女人就是一路追着我過來的陌筱邂!

    “於,於磊,你醒了……”

    我爬過去,把陌筱邂抱了起來,躺在我的懷裏的陌筱邂睜着眼睛,看着我,嘴角溢血。

    “我妹妹,不是你殺的,對嗎?”

    她慘白的臉色,氣息若有若無,一副臨死前回光返照的樣子。

    “不,是我殺的,是我殺的!”我好像意識道了什麼,瘋狂的向她喊道:“你起來,你給我起來,你還要抓我,你要把我關進監獄去,替你妹妹報仇!”

    “不是你殺的哦,於磊……”她看着我,嘴角上揚,呢喃道:“是鬼殺的我妹妹,呵呵……我好傻哦,原來,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鬼……”

    我愣愣的看着她,看着她呢喃完這一句之後,閉上了眼睛,再沒有丁點氣息。

    瓢潑的大雨不知何時又變成了朦朧細雨,雨水在她的臉上輕輕佛過,帶走她最後那一點點體溫。

    我仰起頭。

    張瑜之趴在我的身前,小紅袍躺在張瑜之的旁邊,仰頭望天。

    “八爪,你傻嗎……”

    “我嗎?不傻啊……”

    “不傻你爲什麼要這樣……”

    “因爲……我真的**過啊……”

    ……

    他們兩個,好像在說臨終遺言。

    我清清楚楚的能感覺到,他們兩個人神的生命氣息,在不斷減弱。

    “呵呵,哈哈哈哈!”

    葉仙癲狂的笑聲在我耳邊響起,我如傀儡一般擡起頭,望向前方。

    桃子嬌小的身軀被葉仙拎着,懸在半空當中,頭朝地。葉仙抓着桃子的一隻腳踝,把她拎在半空,目光望向我的身後。

    “桃子!”

    我沙啞的喊了一聲,只覺得心臟又一陣劇烈抽搐,疼得我渾身痙攣。

    “天翎,你不是鐵口一諾,千金不喚嗎?怎麼現在出來了,是打算和他們一樣,阻止我嗎?”

    聽到葉仙的喊聲,我轉過頭,眼中突然多了絲希望。

    那個強大到我無法想象的眼鏡男,那個能讓我認爲有實力和葉仙真正一戰的天先生,就站在客棧的門口,冷冷的看着我們。

    他的身旁,鑫怡萍一臉平靜,而秋涵和嬴魚米奇那兩位少婦則站在在鑫怡萍的身後,如兩尊門神。

    我看到眼鏡男往前走了一步,可被鑫怡萍伸手攔住。

    “天翎,十年前都沒有背叛你的原則,爲了完成你的諾言不惜親手殺了你心**女人。現在,難道你要違背當年的承諾嗎?”鑫怡萍頓了一下,接着道:“我再沒有轉世重生的機會了,天翎,我只有這一次唯一的機會啊!”

    我聽到鑫怡萍的話,燃起的一絲希望忽然熄滅。

    我知道她是誰了。

    她就是那個在湖邊餵養兩隻青魚的少女,而她身後的秋涵與米奇,不正是那兩隻青魚嗎……

    “天翎,請繼續遵守你的諾言吧。等待葉仙完成地藏陰書的傳承,變成真正的地藏陰書之後,好嗎?”

    鑫怡萍見眼鏡男不再往前走,長長嘆了口氣垂下手。

    他們……還要等?

    我盯着那個眼鏡男,我實在不知道,到底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承諾,原則……這些又到底算得了什麼?

    “哈哈哈,於磊,你看看,他們這些人的行爲,難道不是和我一樣嗎?”葉仙大聲笑了起來,對着我喊道。

    我艱難的轉過頭,看到葉仙擡起手,手中不知何時多了幾枚銀色長針。

    “死丫頭,你壞我好事,不過卻給我提了個醒,他的憤怒,還不夠啊!哈哈哈……”大笑之中,葉仙揚起手中長針,“引魂針,墜魂秤,紅衣鎖魂……哈哈,看到沒有於磊,僅僅是得到地藏陰書那一點傳承,我便連這等禁忌之術,都學得會!睜大你的眼睛看好吧,我是怎麼讓這個丫頭片子,享受那活取魂魄煉化厲鬼的痛苦!”

    “不!”

    我看着葉仙手中的長針刺入桃子的額頭,直覺眼角有液體流出。

    那不是眼淚。

    是血!字-符防過-濾請用漢字輸入неì巖ge擺渡壹下即可觀,看最.新%章&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