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宅兇書 » 第八十七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宅兇書 - 第八十七章字體大小: A+
     

    befffff說實話,我也真的是累了。這兩天發生了那麼多事,我就沒一天睡個安穩覺的。張瑜之離開屋子之後,我也管不得他那麼多,實在懶得收拾,衣服都沒脫躺上去就睡着了。

    這一覺睡的是真舒服。沒有噩夢沒有雜音,更沒什麼陰魂厲鬼過來找我。等我睜開眼的時候,我就覺得渾身輕鬆我都想不起來,上一次我這樣睡到自然醒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緩緩從牀上做起來,我揉了揉眼,靠在牀頭,想着再眯一會。可一股香味順着窗戶就飄了進來,我的肚子立馬不爭氣的咕咕叫了起來。

    我迷迷糊糊的走下樓。幾乎是閉着眼順着香味往前走。

    到院子裏,我才發現是張瑜之坐在院子裏的石桌旁邊,悠然自得的拿着他那個小茶壺。對着嘴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着。

    石桌上,一鍋小米粥還散發着白色霧氣。那香味就是從鍋裏飄出來的。

    ";醒了?";張瑜之看到我,笑眯眯的問了一句。

    我沒搭理他,我可沒忘這王八羔子昨晚在我牀上做了什麼事,要不是我實在太累,昨晚非讓他再給我換牀被單不可。

    我自來熟的坐到另一邊,抱着鍋就喝了起來!

    想想真是心酸,自打我從醫院跟着張道峯出來之後,那可是一天都沒吃東西,淨顧着害怕了。

    我也不嫌燙,咕咚咕咚大口大口的喝着米粥。要知道,以前我可是挑食的很,從不喝粥的,今天我卻覺得,世界上再沒比這小米粥更好喝的東西了。丸見布。

    沒一會,一鍋米粥被我喝了一乾二淨,我還意猶未盡的問張瑜之還有沒。

    張瑜之抿了口那滿是怪味的茶壺,慢慢悠悠的跟我說我這又不是開飯diàn的,有的吃你就知足吧,我的早飯都被你吃了。

    我翻了個白眼,把鍋放下,要不是覺得丟人,我真想把鍋底都舔一遍。

    ";對了,桃子呢?";我想起桃子,趕緊問道:";你不叫她下來吃飯?";

    ";她不睡到正午怎麼可能起牀?";張瑜之聽到桃子,一下不淡定了,往我這邊稍微湊了湊,一臉神祕道:";對了,我問你個事兒。";

    ";啥事?";我嚇了一跳,這小子還有問題得問我?

    ";桃子爲啥對你那麼好啊?";張瑜之挺鬱悶的,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樣子,";我跟她認識好些年了,可無論我怎麼對她好,她對我都是那副樣子,喏,昨晚你也看到了,她可從沒對我那麼客氣過。";

    我看着他,腦子裏突然就想起昨晚這小子做的混事,很認真道:";因爲你醜。";

    張瑜之看着我,那股悠然自得勁兒緩緩消失,臉色漸差,突然把茶壺放桌子上,惡狠狠道:";九萬九千五,這次幫你,首付這個數兒!";

    我楞了一下,緊跟着張瑜之就跟我解釋道:";你可給我聽清楚,這還只是首付,今後你賺了錢,還要分期還我,至於還多少,那就看這次我幫你出多大力。";

    好像明白了,他這是在跟我要報酬。我知道我沒討價還價的餘地,可想了想我又覺得奇怪,之前楊哥給了我十萬,我這一路上花了不到三百塊錢,身上還裝着一兩百,信封裏可不正好就是九萬九千五,這個張瑜之,好像還真什麼都知道一樣!

    ";我跟你說,昨晚的事我回來之後又想了想,這事兒不對。";張瑜之對着我促促長談道:";先前我說你被孤魂野鬼上身,那的確不對,是我的失誤。因爲那時候,孤魂野鬼不可能重複梨殷十三郎對你說過的話,這明顯是有人想趁機佔你便宜。最關jiàn的是,他知道梨殷十三郎和你之間的事情。故意利用這事來擾亂你的心神,如果當時你心神失守,被徹底上了身,那就算我在你身邊也救不了你!";

    ";這個人,絕對從一開始就認識你。";張瑜之最後肯定的總結了一下,看着我說道:";你小子的仇人不少啊,這人貌似不是衝着我羅師弟那東西來的,而是就想害你。";

    他的話,說我的渾身發冷。原本我以爲,這事就是我倒黴沾上了,可照他這麼說,這事豈不是從一開始就是有預謀專門針對我的?

    ";得,我本身還想給你留點,不要你這麼黑,畢竟我也得給我那傻逼師侄報仇。可你這人,就是不識趣,事情還越弄越複雜。";張瑜之有些幸災樂禍,繼續跟我說道:";別想着跟我講價還價了,這事沒得談,不行你找別人去!";

    說完,張瑜之看着我,大有一副我不答應他立馬趕人走的架勢。

    他這麼一弄我就慌了,趕緊點頭說我這就去給你拿錢。

    說完,我轉身就往樓上跑,生怕慢一步這傢伙又反悔了。

    回到三樓我昨晚睡的那個屋子,我的揹包就在牀頭扔着。我從揹包裏拿出信封的時候,黃皮書被我給帶了出來。

    我想把黃皮書裝回揹包,可那一剎那,我有些猶豫。

    張道峯死了,梨殷十三郎死了,可紅衣女子到底死沒死現在還是一團迷霧。也許,我是不是能從黃皮書上看到些什麼?

    這本黃皮書,就跟死亡筆記似的,如果紅衣女子沒死,我肯定從上miàn什麼也看不到。

    我這麼想着,伸手拿起黃皮書,可拿起來我就又害怕不敢打開了。萬一紅衣女子本身沒死,我卻從黃皮書上看到她,那豈不就算是我又害死她了?

    我趕緊把黃皮書扔回揹包,躲瘟疫一樣閃身到門口。但走出門口我又停下了,心底癢癢的,那感覺,就跟貓爪似的。

    我就聽見我腦海裏,一股魔音不停的跟我說,你打開看看吧打開看看吧,一看不就心安了嘛

    對了,先前張瑜之見我的時候,不是往我身上一直噴那難聞的東西,好像挺管用??而且昨晚他不是也說了,在他這兒絕對安全。

    我想,在這裏打開,應該不會出什麼事吧?

    我心裏這樣安慰着自己,又掉頭走了回去,把黃皮書拿了出來。

    忍不住,真的忍不住。

    我哆哆嗦嗦的,到底還是沒忍住,輕輕的捏着封面緩緩翻開。

    裏面一片空白。

    我大鬆一口氣,正準備開心的把書合上扔回揹包裏,可書頁上,慢慢滲出幾根黑線。

    我一抖,差點把書扔了,廢了好大勁兒才穩住自己,眼睛死死盯着書頁。

    空白的書頁上,那些黑線就像是小蝌蚪,游來游去,從模糊到清晰,最終勾勒出一張人臉。

    張大爺

    我嘩的一下把書扔到牀上,不敢再看!

    ";八爪,八爪!";

    我也開始喊張瑜之外號了,一路不要命的狂奔到樓下,大聲喊着張瑜之。

    張瑜之還坐在院子裏,看我這一臉慌張的跑下來,起身剛準備問爲什麼,猛地臉色一變,擡手把那茶壺壺蓋打開,對着我迎面就是一潑!

    我制住腳,被他潑了一臉水,擡手剛擦掉臉上那滿是皮革味的髒水,迎面就捱了張瑜之一腳!

    ";你他媽先離我遠點!";

    這小王八蓋子,好像踹我都踹上癮了。我弓着腰捂着肚子,擡頭看他,才發現他踹完我之後,往後退了好幾步,跟我保持超遠的距離。

    ";你幹啥事了?";張瑜之一臉警惕的看着我,出聲問道:";你身上的煞氣,怎麼又變重了?";

    我知道現在不是跟張瑜之鬥氣的時候,忍着疼跟他說我看到黃皮書裏出現張大爺也就是張道峯他爹的頭像了。

    張瑜之咬着牙看着我,身子氣得發抖,擡手指着我問道:";我讓你貼身藏好那東西,誰特麼讓你打開看了!";

    別說他罵我了,我現在也後悔,我當時賤什麼賤,明知道那黃皮鬼書不一般,幹嘛還要去翻它?張瑜之踹我踹的真對,我自己都想扇自己幾個大嘴巴子!

    ";你上去收拾東西,咱們現在就走!";張瑜之也意識到罵我沒用,他飛快的對我說道:";我現在就去叫醒桃子,你收拾好之後去外面車上等着我們,早點去,張叔的命還有的救!";

    我趕緊點頭,一刻也不敢停,去樓上收拾我的揹包。

    等我下來的時候,張瑜之已經拉着桃子站在大門口,桃子一臉迷糊的樣子,明顯沒睡醒,臉色差的要命,站在張瑜之旁邊時不時的踢他一腳,不停的抱怨着。

    張瑜之一點都不跟桃子置氣,見我過來之後衝招手,示意我趕緊走。

    我趕緊跑過去,只是順眼看了下院子,我發現張道峯的屍體不見了。

    這次張瑜之坐在副駕駛座,而桃子躺後面繼續補覺去了。

    啓動車子開出牛家村之後,我才允了口氣,問道張道峯的屍體呢?

    張瑜之沒好氣道昨晚我讓五丁小鬼給搬走了,弄一個死人在我院子裏你覺得合適嗎?你不怕警察我還怕警察過來抓我呢!

    我似懂非懂的哦了一聲,專心開車。

    到底是新手,加上這是白天,路上車多,我一路上根本都開不快,急得我滿頭是汗。

    張瑜之也沒有先前那麼輕鬆,一直緊繃着臉,一語不發。

    車裏壓抑的彷佛空氣都凝固住了。

    呼,呼

    能聽到的,只有後排桃子細微的鼾睡聲。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