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宅兇書 » 第八十六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宅兇書 - 第八十六章字體大小: A+
     

    ??被她粉嫩的小手抓住,我像渾身觸電了一般打了個哆嗦。

    ";我賠你一個桃子,我賠你一個桃子!";我誠惶誠恐的連聲喊道。生怕這個小女孩一個不高興就按照她剛纔說的那樣,把我變成一個活死人。

    活死人具體是什麼情況我不知道,但從梨殷十三郎所說的話裏,以及張道峯紅衣女子的反應來看。那絕不是什麼好下場。

    令我完全沒想到的是,這小女孩竟然出奇得好哄。

    聽到我這麼說,她揉了揉眼睛,不哭不鬧了,直勾勾看着我,不敢相信的望着我。

    我生怕她不信,連忙道:";我賠我賠,等下到洛城。我立刻就買給你吃!";

    小女孩眼前一亮,";真的?";

    我趕緊衝她點頭,拍着胸脯保證道:";真的真的。肯定賠你。不,你要多少我就賠你多少!";

    ";那好。你就賠我三個不,我不能欺負你,你就賠我兩個吧!";小女孩破涕爲笑,把手伸到我的臉前,";我們拉鉤。";

    我顫顫抖抖的伸出手,小拇指慢慢勾了過去。

    ";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誰騙人,誰就是小狗。";小女孩臉上洋溢着笑容,十分燦爛,很難讓人想到這小女孩前一刻還哭得傷心欲絕。

    我感受到指尖傳來的那淡淡溫度,與小女孩特有的細膩膚質觸感。直到現在,我纔敢肯定下來,這個小女孩不是鬼。

    ";你真的不是鬼?";鬆開手,我只想再確認一下,可剛說完我就後悔了。

    這小女孩,跟戲法玩變臉的人似的,前一刻陽光滿面,後一刻就山洪暴發。眼淚不要錢似的,說冒出來就冒出來。

    ";你纔是鬼,你全家都是鬼!";眼淚在她那明亮的大眼眶裏打轉,看着我,跟看那些拐賣少女兒童的壞蛋一樣。

    還好這裏沒有其他人,不然我估計我非被人當成壞蛋抓起來不可。

    ";是是是,我纔是鬼,我全家都是鬼";我連忙出聲哄着她,低三下四的,我發誓,就算之前對楊哥我都沒有這樣過。

    我用腳趾頭想也能想明白,這小女孩肯定不一般,但是人就好。

    可就算我是這樣的態度,這小女孩還是不滿意,雖然看樣子不打算哭了,不過還是很生qì的樣子伸出一根指頭衝我搖了搖,";不不不,你不是鬼,你只是快變成鬼了。";

    她說得我想哭,你能跟我說清楚不能!

    要不是時間真的很緊,我肯定會安下心來好好跟這個看似什麼都清楚的小女孩好好聊聊,問清楚她什麼是活死人,爲什麼她能看到那本地藏陰書我記得先前梨殷十三郎是這麼稱呼那本黃皮鬼書的。

    我知道張道峯與紅衣女子還在和梨殷十三郎對峙,我不知道他倆到底有多大把握對付梨殷十三郎,但我想,也許我慢一點,就算找到張道峯的小師叔,梨殷十三郎可能也跑掉了。

    既然紅衣女子說他們三個聯手就能殺死梨殷十三郎,那麼我一定要抓住這個機huì。

    反正到洛城還有一段路程,這小女孩也沒下車的打算,好像就打算這麼跟着我等我給她買桃子吃。

    ";小妹妹,你先坐好,我開車去城裏,到城裏我給你買桃子吃行嗎?";我示意小女孩回去座位上坐好,然hòu點火啓動,開始緩緩掉頭。

    ";人家叫桃子!";就在我專心啓動車掉頭的時候,那小女孩從後面伸手一下捂住了我的眼睛,";不許叫我小妹妹!";

    ";放開放開!";我嚇壞了,這雖然是公路,可真要是開到旁邊的稻田裏,以我這水平,那是真開不回來了。再說了,這還不是我的車啊!

    ";叫我桃子,我才放手!";小女孩嘻嘻笑着,似乎只是在和我鬧着玩,一點都沒意識到這樣的危險性!

    ";好好好,乖桃子,快鬆手!";我可不敢和她鬧着玩,我又不是梨殷十三郎那樣的怪誕人物,這車要是翻了,我該受傷還得受傷。

    ";真不好玩";她聽話的手鬆開,我不用扭頭都能看出來,這會兒她肯定嘟着嘴,一臉不高興。

    我平安的把車掉過頭,開向洛城的方向,這才安下心,開始思考怎麼騙這小女孩不是,我是說該怎麼哄着這個小女孩把她所知道的事告訴我。

    ";桃子啊,你剛纔說我快變成鬼,是什麼意思啊?";我斟酌着自己的用詞,偷偷瞄着車內後視鏡,觀察着那小女孩的表情,小心翼翼的問道。

    我不過偷偷從後視鏡看她,就被她發現了,她擠了個笑臉,還不忘伸手對着後視鏡裏的我做了個V的手勢,隨口道:";你快變成活死人了唄,等你變成活死人,很多人見到你就會把你變成鬼。";

    我呼吸有些急促:";那我爲什麼快變成活死人了?這個活死人,到底是什麼?";

    ";那本破書,煞氣那麼大,誰沾上誰就的死啊?可你卻沒有死,現在它把你誤當主人了唄可你又沒什麼本事控制它,反而被它控制了。";小女孩白了個眼,那口吻讓我想起小時候我媽訓我的樣子,";等它完全控制住你,你身上的人氣就被煞氣取代啦,可不就變成活死人了!";

    我眼皮一陣猛跳,扭頭掃了眼那個揹包。原來是這個意思,所謂羅家的咒詛,其實就是這本地藏陰書,而我因緣巧合沒有死反而得到了它可不對啊,先前我聽梨殷十三郎那意思,就算張道峯他們幫我擺脫這本該死的鬼書,我一樣會變成活死人。

    ";路,路,看路!";身後,桃子稚嫩的嗓音突然拔高。我回過神來,猛地發現前方車輛漸jiàn多了起來,而我的車速沒有絲毫減慢,眼看就要跟前面一輛大貨車追尾撞上。

    減速已經來不及了,我只能咬着牙飛快的打方向,一口氣直接超了過去。順着這股氣,我一連超了好幾輛車,讓原本往來有序的道路立馬混亂起來,好在有幾次差點蹭住撞住別的車,最終都有驚無險。

    我聽到一陣滴滴車鳴聲以及那些司機破口大罵的聲音,不過我哪兒顧得上這些,心裏默唸我是有緊急情況,悶頭向前開。

    看着道路上漸行漸多的車輛行人,兩邊房屋的不斷增加,甚至還有一些樓房小區的影子,我知道,總算進到洛城了。

    ";哥哥,你好好開車呢,別胡思亂想啦。";小女孩又一次探過身來拍了拍我的肩膀,故作老成的樣子很是可愛,";就算你現在擺脫那本破書,也晚啦。它的煞氣已經和你融爲一體,擺脫了它,你也會一樣會變成活死人。當然,越早擺脫情況會越好一點,這樣你還能有自己的主觀意識。";

    她的話,讓我不知道說什麼纔好。但總算,我知道了一部分真相。

    ";你能幫我嗎?";我發誓,這一次我態度絕對發自內心的誠懇請求,而不是把她只當成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女孩那麼看待。

    聽到我這話,她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我可幫不了你,我什麼都不會埃,我師傅就老罵我笨!";

    說着說着,我看她難過的低下頭,嘴嘟得老高,那可憐楚楚的樣子,讓我實在不忍心繼續再問下去。

    算了,還是去找張道峯的小師叔吧。

    洛城縣文玩風情街,算命先生張瑜之。

    這個地址,我記得一清二楚。

    我把車靠路邊,打算找個人問一下文玩風情街在哪裏。天色這麼黑,我也不敢肯定他還在不在那,但死馬當活馬醫,這裏找不到,我再去找他家所在的牛家村去找。

    當然,我停在這裏,也是看到路邊有一個賣桃子的地攤,給這個叫桃子的小姑娘買點桃子,順便再問路,一舉兩得。

    等我買了一兜桃子回到車上,也問出了文玩風情街的地址。落城縣並不大,那個買桃子的人指的路比較好記,他說一遍我就清楚了。

    我把一兜桃子遞給後面坐着的小姑娘,開始往文玩風情街開去。

    吭哧吭哧,我看到小姑娘發現兜子裏的是桃子後,兩眼放光,隨手拿出一個就啃了起來。

    我呵呵一笑,這小姑娘,雖然神祕了點奇怪了點,但真的很可愛。

    不過很快我就笑不出來了,這小丫頭,咬了幾口桃子,就把眉頭皺的老高,自行打開後車窗,把一兜子桃子全扔了出去。

    ";不好吃?";我問道。

    桃子點點頭,嘟着嘴說道:";是非常難吃,我不吃。";

    ";沒事,那到文玩風情街之後,我再給你買。";我也沒嘗過那桃子,當時就想着早點去找張瑜之了。

    小姑娘這次挺好說話,點點頭,";沒事呢哥哥,你記住就好啦,欠我兩個桃子,以後還我也行。";

    兩個桃子,我用欠嗎?我噗嗤笑了笑,真想過去親這小丫頭一口,太可愛了。

    到了文玩風情街,我心情更好了。

    這裏原來就是一個花園廣場,兩邊全是路燈,燈火通明。廣場裏,有牽着狗閒逛的行人,也有親親密密的情侶談情說愛,還有那羣正開心跳廣場舞的大媽,以及廣場邊緣那些隨處可見的地攤。

    我把車停在路邊停車位,牽着桃子的手順着廣場邊往前走。

    算命先生,我估計張瑜之應該擺的是個算命攤,不過我這一路走過去,見到的都是賣文玩手鍊的,沒見那種掛着八卦圖穿着道士袍的算命攤。

    桃子倒是蠻喜歡這裏的,四周望着,還時不時把她覺得有意思的東西指給我看。丸鳥豆。

    我心急找張道峯的小師叔,一邊敷衍着桃子,一邊攔住一個路人,問道你認識張瑜之嗎?

    結果這裏好像沒人認識張瑜之,我問了好幾個,都沒得到答案。最後,還是一個據說自己長期在這賣東西地攤主兒說他認識,不過他要我買一個手串才肯告訴我。

    五十塊,也不貴。我權當問路了,給了他一百塊,東西我都不要,就讓他帶我去找張瑜之。

    結果他收了錢告訴我,你往那邊角落走,就說找八爪兒,這兒的人都會告訴你他在哪。

    八爪?

    我一頭霧水,倒是桃子聽到這個名zì,拉了拉我的手,問我你找八爪?

    我點點頭,驚奇道你認識?

    桃子點點頭,然hòu拉着我開始跑。

    我跟着桃子跑過三四個花壇,從一條小路走過去,結果在廣場一個小出口外,我看到一張拴在兩頭樹枝上的鞦韆牀,而鞦韆牀上躺着一個穿半截短袖的年輕男人。

    ";八爪,八爪,快起來,有人找你!";

    小女孩看見他,立馬大聲喊了起來。

    那個躺在鞦韆的年輕男人睜開眼,看到桃子的一瞬間立馬翻身起來,從鞦韆牀上崩了下來,一路小跑的湊過來,對着桃子嬉笑道:";這不是咱們桃子小美女嘛,終於捨得來看你八爪哥了!";

    ";滾滾滾,誰是你妹妹!";桃子對他可就沒這麼客氣了,拉了拉我,對這他說道:";是我哥哥找你呢。";

    ";你哥哥?";這個年輕男人好像纔看見我在桃子的身邊,擡起頭和我對視了一眼。

    ";我糙!";

    沒等我說話,他先跳了起來,一腳踹在我肚子上,然hòu一把拉住桃子轉頭就跑!

    我從沒想到過,我見到張瑜之的第一面,會是這種下場。



    上一頁 ←    → 下一頁

    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
    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