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宅兇書 » 第八十四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宅兇書 - 第八十四章字體大小: A+
     

    ?は防§過§LV以下爲錯字按拼音爲準白渡=Bidu以蝦=Yixi嘿=нèì炎=yan哥=ge管=guan砍=kan醉=zui信=xin張=zhang街=jie“是誰做的?”小紅袍也看到了,她往眼睛男坐着的地方走了一步,咬牙切齒問道:“書呆子,是不是那個把我困死在追蟒村裏面的黑衣人?”

    “師傅姐姐……”結果桃子擋在了她的前面,一臉恐懼的指着我。[燃^文^書庫][www].[774][buy].[com]“那個人,就在哥哥的身後……”

    桃子不說我也沒啥感覺,可桃子一說完,我還真覺得自己身後陰風一陣一陣的。

    好像……真的站着個人!

    “註定管不住嘴巴的人,早就該死了……”

    一個空靈到分不出男女的聲音突然在我身後傳出,響徹整個客棧,我忍不住往後看了一眼,駭然發現一個被黑布蒙着臉只露出眼睛的男人如鬼魅般出現在我的身後,一身黑色的緊身衣讓他完美融入客棧陰影之中,不仔細看還真的察覺不到他的存在。

    見我望過來,那人眼中閃過一道精光,伸過手,分別放在我和鑫怡萍的肩膀上。被這手搭在肩膀上,就跟有陰風在背後呼呼吹一樣,一下就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我和鑫怡萍同時尖叫起來,然後往前面跑,可那黑衣人的手就跟有魔力一樣,我倆使勁往前跑,可就是擺脫不了這隻手,跟被鏈子栓住肩膀的感覺一樣。注:字符防過濾請用漢字輸入неì巖ge擺渡壹下即可觀看最新章節

    “天先生,別來無恙。”黑衣人抓着我和鑫怡萍第一時間望向那個眼鏡男。語氣同樣客氣。

    “你到底是誰!”小紅袍一臉怒氣到現在都沒消去,忍不住對那黑衣人吼道,但忌憚我和鑫怡萍都在他手裏被控制着,不敢輕舉妄動。

    張瑜之和麪癱男一臉凝重,盯着黑衣人同樣不敢輕舉妄動,同時他們兩個又忍不住用餘光去掃視眼鏡男。

    別說他們現在什麼能力都使用不出來,就是使用出來也沒有把握讓我和鑫怡萍安然無恙的逃離黑衣人魔掌,現在能救我和鑫怡萍,也只有這個眼鏡男。

    結果眼鏡男根本就無動於衷。目不轉睛的盯着手裏的那本書,輕嗯了一聲,算作迴應。

    “過來。木兒!”那黑衣人好像在笑,對着地上的鬼童羅木使了個眼色。

    “桀桀……”

    那鬼童搖搖晃晃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咧嘴對張瑜之小紅袍一陣怪笑,然後扭頭向我這邊走過來。

    “是你把我羅師叔的孫子弄成了惡靈小鬼!”看到這裏張瑜之怎麼還可能不明白這一切都是誰做的,他咬牙切齒的盯着我身後的黑衣人,怒火攻心。

    “就是你,把我勾引到追蟒村生生困得我在裏面哪也去不了!”小紅袍也不是第一次和這個黑衣人打交道了,“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面癱男也想說話,可他往前走了一步,忽然止步,整個人跟遭雷劈了一樣。面無表情的臉一下變得更加呆滯木訥,看起來和陌筱邂莫簡凡秋涵嬴魚米奇她們四個一樣。

    擡着手指着黑衣人,面癱男嘴巴張了半天一句話也沒說出來。

    “我說過,這個客棧很安全。”眼鏡男終於有了反應,可也不過是習慣性的擡手推了推夾在鼻樑上的鏡框,好像是在對緊張兮兮的小紅袍等三個人說,又好像是在對我身後這個黑衣人說。

    “呵呵,天先生的話,在下自然是記得的。那麼,在下就先走一步了。”

    黑衣人的眼中根本沒有張瑜之小紅袍面癱男,對他們不理不睬,所有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眼鏡男身上,聽他說完,微微一笑同時邁開步子,走向客棧大門。

    “你站住!”

    “不許走!”

    小紅袍張瑜之兩個一下堵在門口,擋着黑衣人離開的步伐。面癱男已經變得和陌筱邂她們一眼,形如殭屍,動也不動一下了。

    黑衣人對小紅袍張瑜之的舉動視若無睹,拉着我和鑫怡萍一步步向前走,我和鑫怡萍就像是他手裏的兩根連線木偶,完全沒有任何反抗餘地。

    “你給我,”張瑜之咬着牙,隨着黑衣人越走越近變得猙獰起來:“放開她們!”

    張瑜之幾個跳步過來,伸手抓我;與此同時小紅袍一個轉身單手抓向鑫怡萍。

    他們兩個抓住我和鑫怡萍,另一隻手就往黑衣人按住我們肩膀的手抓了過去,剛剛還要死要活的兩人此刻配合的天衣無縫,眼看着他們只要掰開按在我肩膀上的手,我就能擺脫這黑人的掌控。

    “呵呵……”黑衣人幾聲冷笑,依然不管不顧的往前走,我驚愕的發現,小紅袍和張瑜之兩個人根本掰不動黑衣人的手,同時另外一隻帶着屍斑的微腐小手擋在了他倆的前面!

    鬼童羅木不知什麼時候騎在了黑衣人的脖子上,咧着嘴對張瑜之小紅袍桀桀怪笑下一刻,他化成兩股黑煙分別衝在張瑜之和小紅袍的肚子上!

    噗!噗!

    張瑜之和小紅袍當即就飛了出去,摔在地上,嘴角還溢血來。

    黑衣人僅露在外面的眼睛中閃過一絲得意神色,繼續往客棧外面走!

    “壞蛋!”

    桃子生氣的尖叫聲突然在我們身旁響起,黑衣人眼中的得意一下就消失不見,他停下腳步再也不敢往前走,與此同時還鬆開了我和鑫怡萍,身子不停後退!

    咚咚!

    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砸過來的聲音,就砸在我和鑫怡萍的後面,當即就冒起一大股白煙,那白煙的味道腥臭腥臭,怎麼說呢,就好像是人死了之後沒有立刻埋下土而是放在背陰地上十幾天之後的那種味道,帶着股腐肉味兒。

    桃子救了我們!

    我腦子裏第一個想法就是這個,而緊跟着我除了想吐就再沒別的什麼想法了!

    鑫怡萍比我也好不到哪去,也是張嘴就吐。

    沒了黑衣人的控制,我吐着的同時也往眼鏡男那邊跑,這完全是無意識的,因爲我也覺得這時候有實力救我的只有這個眼鏡男。

    鑫怡萍和我的想法一樣,我倆一前一後跑到眼鏡男看書的桌子旁邊。到這我纔回頭看桃子。

    一直被困在桌子附近動彈不得的桃子不知道什麼時候擺脫了那種控制,氣嘟嘟的小臉上撅着個嘴,剛纔那兩個東西好像就是她扔的,我還看到她蠻得意的拍了拍手,對着那黑衣人吐着舌頭做了個不屑的鬼臉。

    “天先生!”

    黑衣人好像有些憤怒,望向眼鏡男他清楚的很,如果不是眼鏡男,桃子不可能過來阻礙他離開,也沒那個實力讓他害怕到不得不後退的程度!

    “十年前,你幫過我,所以今天我不殺你。”眼鏡男就像黑衣人無視張瑜之他們那樣,同樣無視很,伸手扶着眼鏡的他翻了一頁手中的書,婉婉道:“但你不該忘記,我說了這間客棧是安全的。”

    黑衣人沉默了一會,怒氣轉瞬即消,微微一笑點頭道:“是,在下大意了,十年前天先生如此,十年後自然也是如此。”

    說完,黑衣人終於捨得看張瑜之他們一眼,繼續道:“十年時間我都等過來了,也不急這一時半會兒。”

    笑着,黑衣人如風一般帶着鬼童羅木離開了客棧,扔下一句話給張瑜之:“十年前是你師傅和大紅袍,十年後卻換成了你和小紅袍。哈哈,這十年同命,也不知道是否同運……哈哈哈……”

    黑衣人就這樣走了,殺了能告訴我們真相的剝皮匠,帶走了鬼童羅木,而我們毫無辦法。

    張瑜之和小紅袍顯然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

    黑衣人走了好一會,張瑜之終究嘆了口氣,認命般隨意找了把椅子坐下。小紅袍餘怒未消,但也是毫無辦法,拉過來一把椅子跟張瑜之並排坐着,兩個人臉上都出現了頹色。

    我看了看小紅袍,又看了看張瑜之,還是沒忍住,好奇十年前究竟發生了什麼,又和現在有什麼關係,於是出聲道:“我有一個問題,剛纔張瑜之你說……”

    我話都沒說完,張瑜之瞪了我一眼罵道:“問個屁!”

    說完,他扭着屁股帶着凳子轉了個方向,不再和小紅袍並排坐,而是背對着小紅袍。忽然,他也不生氣了,認命般低下頭,呢喃道:“好吧好吧,你問吧。”

    我趕緊開口,可一個字都沒說出來呢,張瑜之擡着頭斜往向客棧大廳天花板,一字一句道:“**過……”

    字-符防過-濾請用漢字輸入неì巖ge擺渡壹下即可觀,看最.新%章&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