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宅兇書 » 第八十三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宅兇書 - 第八十三章字體大小: A+
     

    ?は防§過§LV以下爲錯字按拼音爲準白渡=Bidu以蝦=Yixi嘿=нèì炎=yan哥=ge管=guan砍=kan醉=zui信=xin張=zhang街=jie“讓開!”小紅袍柳眉倒豎,如怒目菩薩!

    張瑜之咬着牙,氣勢絲毫不弱於她,說的更爲絕然:“羅木畢竟是我羅師叔的孫子,你不能用拷鬼的那一套刑法來審問它!剝皮匠。[燃^文^書庫][www].[774][buy].[com]我們可以審剝皮匠,他不一定就比羅木知道的少!”

    “問鬼,永遠比問人容易!”小紅袍冷笑一聲,指着張瑜之,手中紅線羣蛇仰頭對準張瑜之:“八爪,別以爲你出身養鬼一門沒有沾染養鬼之術,我就真會你高看一眼!”

    小紅袍的話讓張瑜之呆若木雞,愣愣看着小紅袍不敢相信那話是她剛纔所說。

    “養鬼門人終究是養龜門人,你若護着這鬼童,那你便和張道峯他們沒有區別!”

    “那又如何!”回過神的張瑜之漲紅了臉,猛地爆喝一聲,雙手交織腰板微微彎,身子斜向前方。十跟手指相互移位彷佛結印:“他是我師叔的孫子,就是變成了鬼,也還是我羅師叔家的鬼!”

    “可它已經變成惡靈,八爪你敢護着它?”小紅袍好像真的失去理智,氣急敗壞道:“信不信我打廢你身上的八仙遺魂!”

    “那你來啊!”張瑜之也是豁出去了,隨着他雙手十指幻化交織,在他的身後隱隱出現八個影子來,模糊不清,但一個個又仙風道骨的懸在半空。“不是因爲老子一直喜歡你所以總讓着你,你以爲老子以前真的就是打不過你嗎!”нéiУāпGê下一章節已更新

    頃刻之間兩人已經劍拔弩張,誰也不肯相讓一步!

    “你們夠了!”見張瑜之和小紅袍誰好像是真的要動手,面癱男臉上慍色浮現,舉着木劍一下橫在他倆中間,算是勉強緩住了兩人交手的速度。

    從他們三個人的身上,好像有一種無形的氣場四散開來,把站在他們身邊的我跌跌撞撞的往後推了好幾步,鑫怡萍也是同樣如此。被推倒了我的身邊。

    我想出聲制止他們,可在這股氣場巨大的壓迫下,我感覺自己根本喊不出任何一個聲音來。

    而陌筱邂她們同樣受到了影響。如傀儡殭屍般呆滯的臉上浮現一絲痛苦表情,跌跌撞撞後退撞到無數桌椅。

    “你們別打架啊!八爪,不許你打我師傅姐姐!”

    這個時候,桃子再也坐不住了,她憋得小臉通紅,好像廢了很大的勁才跑離開那張桌子一步遠,跟着就再也沒辦法往前跑一步,只能無力的衝張瑜之與小紅袍大聲喊着。

    可兩個人誰也沒有看她一眼,桃子放棄了,轉過頭淚眼汪汪的盯着沉默不語的眼鏡男:“叔叔,你快阻止他們啊。別讓我師傅姐姐和八爪打架啊。”

    桃子的話提醒了我,如果說這裏還有人能阻止他們兩個,那麼無疑是這個實力最高深莫測的眼鏡男,我望向他,眼中充滿哀求。

    可這個人……他竟然還在看書!

    他沒看到張瑜之和小紅袍兩個人都要不死不休的打起來了嗎!

    看着他那副超然世外的悠然神情,我一下就懂張瑜之最早說那句話的心情了他果然是什麼都不管的。

    “叔叔,你忘記十年前了嗎!”當桃子發現無論自己怎麼哀求,都不能讓眼鏡男出手之後,臉已經漲成了豬肝色,帶着哭腔喊道:“師伯姐姐最疼**師傅姐姐了,你那麼**師伯姐姐,怎麼能看着師傅姐姐被人欺負呢!”

    客棧好像一下進入了冬天,在桃子哭喊完最後一句話後,我和鑫怡萍同時打了個冷寒!

    冷,太冷了!

    另一邊,幾乎怒氣達到巔峯已經動起手來的小紅袍與張瑜之僵硬住了身子,面癱男痛苦扭曲的臉也被定格在這一刻。

    “唉!”眼鏡男終於放下手裏的書,嘆了口氣,同時擡頭望向桃子,伸過手在桃子的頭上按了按,揉亂了她的頭髮,聲音溫柔似水:“小丫頭,當年依舞那麼喜歡你,你爲什麼不跟着我走,要跟着兮笑走呢?”

    “我,我喜歡師傅姐姐!”桃子吸着鼻涕,努力的想把眼淚給擠回眼睛裏去,擡手擦了擦鼻子,奶聲哀求道:“叔叔,別讓他們打架了好不好?”

    “好!”眼鏡男微微一笑,收回手。

    瞬間,我就發現那股冰寒刺骨的冷消失不見,整個客棧大廳又回到了春天,渾身暖暖的,特別舒服。

    我趕緊望向小紅袍與張瑜之,我發現小紅袍手上的紅線再也飛舞不起來了,垂向地面跟普通紅繩沒有任何區別。而張瑜之大口大口喘着氣,滿頭都是豆大的汗珠,背後那八個懸空影子消失不見了。面癱男倒是好像沒什麼變化,臉上更沒有什麼表情,看看小紅袍看看張瑜之,收起那褐黃色小木劍,回到自己原先的位置上,重重的哼了一聲。

    “書呆子,你把封印給我解開!”小紅袍第一時間專心眼睛男,暴怒大吼。

    張瑜之左右擡手看了看手心,好像意識到什麼,趕緊從身上一陣亂摸,摸出個黃色符紙,然後箭步走向那鬼童好像是準備把這黃紙貼在他的額頭上。

    然而就在黃紙貼上鬼童額頭的時候,這鬼童的額頭化成一團黑煙,那黃紙飄飄然的穿過黑煙慢慢悠悠的落在地上。

    張瑜之楞了一下,跟着扭頭對着眼鏡男喊道:“天先生,你連我都要封印,那我怎麼把我羅師叔的孫子收入鬼甕之中!”

    “我呸!”小紅袍也不管自己的形象,一口吐沫吐到地上,破口罵道:“狗屁的天先生,不過就是一個讀書讀傻了的書呆子,一個連自己妻子都殺的儈子手!”

    面癱男到不是很怕自己一身道術再也施展不出來,超眼睛男拱了拱手:“先前就一直想謝謝天先生出手救我們於人肉蠅蠱之下,可那時時間太緊,這次又是麻煩天先生了。十年前我隨師傅與天先生一別之後,我師傅葉仙便時常在我耳邊提起到您,還專門叮囑過我,若有幸再見天先生,定要轉達我師傅的問候之意。”

    眼鏡男的目光早已經移回到自己手裏的書上,對面癱男的恭維表現得平靜無常,根本就不去理他,淡然道:“我保這客棧平安無事,你們若不出去,一身鬼神之術要之何用。等出了這客棧,自然無礙。至於你們帶着那個活死人來這裏到底做什麼,我管不着,也不會再管。”

    他說的活死人,好像就是我……

    “算你狠!”張瑜之就沒面癱男這樣好的態度了,但也不敢在那眼鏡男面前太過放肆,轉頭走到一直還沒醒過的侏儒剝皮匠面前,像是撒氣一樣狠狠的幾腳踹了過去:“你給你八爪小爺趕緊醒過來!”

    無論張瑜之怎麼踢踹他,他還是緊閉着眼睛沒有清醒的跡象,張瑜之踹累了,掉過頭再次望向那眼睛男,無奈道:“天先生,好歹讓這傢伙醒過來吧,不然我們怎麼從他們嘴裏套出實情?”

    “他已經死了,問什麼呢?”眼鏡男難得的多說了一句話,卻讓張瑜之臉色唰的一下變了!

    蹲下身子,張瑜之趕緊探手過去,發現這侏儒的口中還有氣息,不由鬆了口氣。

    起身之後張瑜之滿臉疑惑望向眼鏡男,“他還沒有死啊,天先生爲什麼要說他死了?”

    “因爲他現在才死啊!”眼睛男的雙眼再沒離開過那本書一眼,隨口回了一句。

    “嗯?”張瑜之沒聽懂,臉上浮現疑惑之色。

    “八爪,你看!”我卻看到了,大聲喊着八爪讓他往下看!

    那剝皮匠侏儒的胸口上,插着一把匕首,一把普通無常的漆黑匕首,和夏琴胸口上插着的那把漆黑匕首一模一樣。

    張瑜之也看到了,幾乎是從牙縫裏擠出來四個字。

    “殺人滅口?”字-符防過-濾請用漢字輸入неì巖ge擺渡壹下即可觀,看最.新%章&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