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宅兇書 » 第八十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宅兇書 - 第八十章字體大小: A+
     

    ?“喂,你想什麼呢!”簡詩雅看到我發呆的樣子,嬌嗔了一句。[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我回過神,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這個問題,只能伸手去捏了捏鼻子。防止鼻血真流了出來。

    幸虧沒真,不然我覺得我這丟人要丟大發了。

    “沒事沒事,那你去洗澡吧。”我捏着鼻子,把門給順手關上趕緊往牀那邊走,背對着簡詩雅不去看她。

    不看她,我心裏那點齷齪想法還能少一點。

    還好還好,這來的是簡詩雅,到底她還只是個學生,說這話多少還帶着點羞澀。如果來的是秋涵或者嬴魚米奇那樣熟得簡直能擠出水的曼妙少婦過來,我覺得那我可真就是一點抵抗力都沒有。

    “你真沒事?”簡詩雅問了一句,我衝後面擺擺手連聲說道沒事。

    簡詩雅哦了一聲鑽進洗手間去了,沒過一會我就聽到一陣悉悉索索脫衣服的聲音,我不得不說這房間裏的隔音效果實在太差了。那聲音聽得我心裏跟貓抓似的,奇癢難忍,腦子裏不停浮現裏面的簡詩雅洗澡的畫面。

    我強迫着自己不去想這些,就去想肖小康張朔迎子揚他們死的樣子--這還真有效,我一想到他們死的那個慘樣,別說色膽了,我就是連色心都被滅得乾乾淨淨。

    洗手間裏傳來嘩啦嘩啦的流水聲,流水聲剛傳出來,簡詩雅打着哆嗦的驚呼就從裏面傳了出來:“好涼的水,這兒沒熱水嗎!”

    我挺無奈的,這破地方的洗手間裏能安個淋浴頭都算是良心發現了,還指望有熱水?那個追蟒村度假開發總負責人莫簡凡不是說了。這裏只是規劃好了,各方面都還沒開始施工呢。

    “你將就一下吧,這裏哪有那麼好的條件!”我對着洗手間喊了一句。

    簡詩雅哦了一聲不再說話,結果沒五分鐘,她就穿着衣服哆哆嗦嗦的從裏面出來了。

    她手裏拿着洗手間的毛巾一邊擦着頭髮,一邊小碎步跑着到我牀邊來。一句話不說就上了牀鑽到被窩裏去,嘴裏還不停嚷着好冷好冷。斤巨豐血。

    我看她這樣嘆了口氣,說起來也夠難爲這姑娘了,跟着自己同學出來還被人惦記上想圖謀不軌,之後一路上又遇到那麼多事,結果現在自己的同學都死完了,唯一剩下的還是有最大殺人嫌疑的鑫怡萍,擱誰誰也受不了。

    我安慰了她一句早點睡吧,然後就躺倒了旁邊。

    這小破客棧,牀挺大但上面被子就一個,現在被簡詩雅裹着,我連個蓋的東西都沒有。

    我也不想去別的空房間裏拿了,心想着就這樣湊合一晚上算了。反正我也沒了和簡詩雅之間發生點什麼的想法,背對過去閉上了眼睛開始養神。

    “於磊哥,你睡了嗎?”

    簡詩雅的聲音從我後面傳過來。一股子楚楚可憐的味道。

    “沒呢。”我當然睡不着,閉着眼睛就隨口回了她一句。

    可沒想到,我話音剛落,一隻手從我的後面伸了過來,抱住我的腰,耳邊傳來簡詩雅幽怨的聲音:“於磊哥。我害怕,你抱着我行嗎……”

    我只覺得一個滾燙的身體從背後貼住了我,後背上那軟軟綿綿的觸感透過薄薄的衣衫輕而易舉的傳遞過來。

    我剛剛澆滅的色心一下子就死灰復燃了!

    我想起一個笑話來:男女同牀的時候,女的說今晚你要是敢碰我一下,你就是禽獸,男的果真一晚上沒碰這女的一下,結果第二天早上起來,女的給了那男的一巴掌,對這男的說你禽獸都不如。

    我覺得自己肯定不是禽獸,但也絕對不會做禽獸不如的事。

    這可是她簡詩雅自己主動的!

    我立馬挪騰着轉過身來,簡詩雅就像剛纔在門口那樣,我剛轉過身來她就把頭埋進我的胸口,雙手死死抱着我的腰,雙腿也跟着纏繞過來,整個人就跟個樹袋熊一樣掛在我的身上。

    她的頭髮還有些溼漉漉的,在我臉上脖子上蹭來蹭去,癢癢的。那少女獨有的香味與柔軟身軀不停衝擊着我的五感。

    我覺得我忍不下去了,抱她抱的更近了一點,手也不老實的伸進她的衣服裏。

    簡詩雅象徵性的動了動,沒有反抗,我一下就受到了鼓舞,三下五除二就把她剛穿上的外套給脫了下來。

    “於磊哥,我好怕死,你救救我行嗎。”就在我準備進行一步動作的時候,簡詩雅突然說出這一句話。

    這句話如一盆冷水,劈頭蓋臉的澆在我的頭上。

    她來投懷送抱,爲的只是想讓我多照顧下她,讓她活下去?

    我明白了她的意思,燃起的色心一下熄滅了。

    我苦笑一聲,真想擡手給自己幾個嘴巴子,原來她是抱着這個想法過來找我的。如果我要是佔了她的便宜,那麼我和肖小康張朔那幾個傢伙還有什麼區別?

    見我不動了,簡詩雅的頭緩緩從我懷裏擡了起來,我看着那張可圈可點的精緻臉龐,說不出一句話來。

    我想說你其實不用這樣,我也會全力保護你。但又覺得不對,因爲我根本沒啥保護她的能力。畢竟從頭到尾我也是被張瑜之面癱男他們保護的,自己弱的跟螞蟻似的,隨便來個人都能輕鬆捏死我,我還能保護誰?

    想了半天我覺得還是乾脆和她實話實說了吧,結果就在我張嘴想說話的時候,門外突然又傳來嗙嗙嗙的敲門聲。

    這可真救了我,我也不用和她說那麼喪氣的真話。簡詩雅也不敢太過分,鬆開抱着我的手,身子縮回到被子裏去,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

    我趕緊掙扎着從牀上起來,邊向門口走去邊喊着:誰啊。

    “我,怡萍。於磊你睡了沒!”

    敲門的居然是鑫怡萍,我愣了一下,趕緊拉開門,門外面一臉憔悴的鑫怡萍還是那麼美麗動人,那麼平靜。

    我一句話都沒來得及問,她就開口道:“莫簡凡、秋涵和嬴魚米奇都認爲我身上沾了髒東西,不願意和我在一起,那個女警察看我的眼光跟看殺人犯似的,我不想和她們呆在一起,今天晚上讓我在你這住一晚上吧。”

    她的話,和簡詩雅幾乎一個模子裏刻出來的。

    沒等我反應過來,比簡詩雅更大氣的她側過身子繞過我就走進了房間。

    我趕緊轉過頭,不過晚了。

    鑫怡萍呆住了,看着牀上那個人。牀上的簡詩雅也是一臉驚慌的看着她,身子還不自然的往牀邊縮了縮。

    “呵呵。”我聽到鑫怡萍不屑的冷笑聲,“詩雅你說出去上廁所,原來上到這裏來了。”

    不知怎麼,我有種被捉姦的尷尬。

    “我是不是來的不是時候?”鑫怡萍轉身看了我一眼,說完就就往外面走,“算了,我還是下樓找他們呆在一起吧。”

    我趕緊拉住她,不知道爲啥,我就是不想她誤會我,手忙腳亂的解釋了一番爲什麼簡詩雅會在這裏,還對着怡萍說你不是不想一個人呆着,留在這裏也沒事,這牀大,咱們三個擠擠能睡得下。

    聽我這麼一說簡詩雅不願意了,她尖叫着說於磊你讓她走,我不要和她在一起!

    鑫怡萍看到她一頭溼漉漉的披肩頭髮躺在我的牀上,看我的眼神早就不對了,氣呼呼的甩開我的手就往外面走。

    “於磊你那邊幹嘛的那麼吵?”

    這時候門口傳來張瑜之的聲音,我拉着鑫怡萍不讓她走,同時探頭往外面看。

    張瑜之這會兒正從三樓走了下來,往我這邊走過來,邊走還邊沒好氣的道:“上面幾個女的不安生瞎胡亂叫,你一個大男人怎麼也瞎胡亂叫!”

    等張瑜之走過來,看到我和鑫怡萍站在門口的時候整個人愣住了。

    我沒敢說實話,就對他說簡詩雅和鑫怡萍兩個人害怕,來我屋子裏坐坐。

    結果張瑜之臉色一變,問我:簡詩雅也在你房間裏?

    我點了點頭說是啊,不等我繼續說張瑜之就大喊了一句壞了,喊完轉身就往樓上跑!

    我連忙跟着追問道咋了,張瑜之邊往樓上跑着邊和我喊道:陌筱邂她們危險了,剛纔在樓上我看到簡詩雅和鑫怡萍就在她們房間裏!你們趕緊下樓去找面癱貨!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