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宅兇書 » 第七十八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宅兇書 - 第七十八章字體大小: A+
     

    ?鑫怡萍往後退了一步,隨着她後退的一步,墨鏡女莫簡凡默不作聲的移了下自己的位置,遠離鑫怡萍靠近另外兩個少婦嬴魚米奇和秋涵身邊,儘可能遠離鑫怡萍。[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我沒有……”鑫怡萍有些慌亂。額頭上滲出細細密密的汗珠,好像費了很大的力氣才讓自己平靜下來,“夏琴死的時候,我被你們擋在前面,匕首也在我的手上,就算是一樣的匕首,你們也不能懷疑這是我做的吧!”

    冷靜下來的鑫怡萍的確很可怕,她一語說中我們最要害的地方--是啊,如果不是先前剛剛經歷那漫天食人蠅蠱的恐懼,親眼目睹幾個活生生的人轉瞬變成骷髏,誰也不會如此慌張,單憑兩個相同的匕首就確定兇手。

    就算是我,也只是在懷疑。因爲我覺得如果鑫怡萍是那個蠱師,就算她沒有靠近過夏琴,她也有辦法殺死她。

    “把兇器給我!”陌筱邂仍舊帶着一股警察作風,只是現在這個情況,無論是張瑜之還是面癱男誰都沒有照她的話做。

    “陌筱邂,在這裏你已經不是一個警察了,殺了林局的兇手和殺了鑫盛張朔那羣學生的的兇手現在都在這裏,等我們出去把他們交上去就可以結案。”面癱男說着看了眼變了樣子的侏儒與已經死掉的夏琴。

    面癱男的話完全把我從殺死鑫盛的事情中摘了出來,把這一切歸結到夏琴的身上。只是他這段話明顯不能說服陌筱邂。斤巨團扛。

    見陌筱邂不肯放棄,面癱男看着她問道:“夏琴就是控制那羣吃人蒼蠅的主兒,她的死,你能管的料嗎?”

    這句話。說得陌筱邂臉色一白倒吸一口冷氣:“那羣……那羣怪物,是她控制的……”

    因爲她在看到那羣人肉蠅蠱的第一時間就嚇昏過去,沒有看到後來夏琴的樣子,自然也知道後面發生的事情。其餘人知道的一清二楚,陌筱邂身子微晃,臉色越發慘白。周圍人的態度已經告訴了她這就是真相。

    陌筱邂識趣的閉上了嘴巴,她開始明白,爲什麼當初在公安局,上面會堅持放走有完整殺人嫌疑我的,就林局死了這麼大的事也都被壓了下去。當初她最看不慣的就是公安局裏明明沒有什麼職位但卻有着很高地位的葉仙與潘贇--不過現在她明白了。

    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很多事情,不是能用科學來解釋清楚的。

    還在研究那把漆黑匕首的張瑜之臉色一會一變,最終恢復正常,他擡頭看着鑫怡萍,“我只問你一個問題--這把匕首你是怎麼拿到手中的。”

    鑫怡萍伸手擦了擦額頭,沉默了好一會,才解釋道:“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當時我滿腦子都是我弟弟被殺的場面,我憤怒得完全失去了理智,我只想殺了她--對。就是這個時候,我感覺誰塞給我手裏一個東西,我看到是那把匕首,我就衝了過去!”

    說道最後,鑫怡萍終於回想起先前發生過的事情,語速加上音調顫抖起來。

    “好了……於磊。你也不要再問她了。”張瑜之聽完之後,忽然改變了態度,對我說道:“你們都累了,先去好好休息一下,睡一覺,有問題等明天早上那個人回來再說。”

    張瑜之說完這話從夏琴身上抽出另一把匕首,把兩把匕首放在一起擺在桌子上,眼神散漫,臉上疲憊之態畢露無遺。

    “不行!”我一口拒絕了他的這個提議,看他這個樣子,他對這兩把一模一樣的漆黑匕首非常熟悉,也許從中已經看出了什麼倪端,在這樣的情況下趕我們回房間休息,別說是我了,就是陌筱邂她能睡得着嗎?

    “你至少要告訴我們,你從這匕首上面看出了什麼!就算鑫怡萍所說的話沒有騙我們,也足以說明有人暗中在渾水摸魚,”我知道張瑜之看我的眼神不對,完全是在責備我礙手礙腳,但我不能不說:“遞給她匕首的人到底安得什麼心我們誰也不知道,這會兒回房間休息,萬一再出事情怎麼辦?”

    我的話得到那幾個女人的一致同意,就連胖子也連連點頭附和着說俺可不願意單獨呆着。

    “說出來?說出來我怕你們晚上更睡不着覺!”張瑜之陰陽怪氣的笑了一聲,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然後對着那幾個女人說道:“這把匕首的模型就是追蟒村以前小孩子的玩具,看看這兩把匕首的手柄,就是用追蟒湖旁邊獨有的一種叫女神樹的木材製成。聽不懂對吧?我換個說法你們就聽懂了,女神樹是追蟒村獨有的物種,也只有用女神樹上截下的木頭製成的東西,鬼才能拿得動!”

    “你,什麼意思!”鑫怡萍沒法保持平靜,她聽不懂張瑜之所說的鬼才能拿得動這句話。

    “我的意思就是,遞給你匕首的,不是人,而是鬼!”張瑜之呵呵冷笑着,指了指旁邊嚇得不敢出聲的簡詩雅:“別想丟下我!這四個字你們都沒忘記吧?那個子亮,他對你們所有人可都是充滿怨念!”

    我呼吸變得急促起來,搶着道;“難不成你想告訴我,殺了夏琴的是子亮?”

    “我說過這種話?”張瑜之又一次賞了我一個白眼,態度越來越差:“我只是說遞給鑫怡萍這把匕首的很可能是子亮的冤魂,但他又不敢靠近我們,你以爲我現在讓你們都上去睡覺是什麼意思?”

    “讓你們上去睡覺你們就上去睡覺,你們都在這裏的話,無論是子亮又或者是其他什麼鬼怪,它們什麼時候敢露面?”面癱男和張瑜之又一次站在統一戰線,“我和張瑜之就守在這裏,我是道士他是算命先生,對付鬼怪我們最拿手懂嗎?”

    張瑜之跟着點頭,“就是,你們要都留在這裏,我們怎麼抓鬼!”

    原本我還不懂,可張瑜之這話一說我算明白了。敢情這個王八犢子又開始拿我當誘餌--哦不對,是拿我們當誘餌。

    可令我沒想到的是,最先領悟過來居然是那個聲音如桃子一遍甜美蘿莉音的少婦,也就是叫秋涵的女人。

    她拉着身邊混血少婦嬴魚米奇道:“米奇,我們上路休息了,這裏交給他可以放心的。”

    “嗯,”嬴魚米奇居然也一句話沒問,兩個人就這樣結伴準備上樓。

    簡詩雅意識到回房間已經是必然的結果,無奈之下指着鑫怡萍哆嗦道:“我,我不要和她一個房間。”

    胖子更誇張,他啥話不說往張瑜之和麪癱男中間的地上一趟,吆喝着俺就在這哪也不去,下來就閉上眼睛撞死。

    “等等!”

    鑫怡萍沒說話,但陌筱邂突然喊住了準備上樓的秋涵與嬴魚米奇,她已經放棄追問夏琴的死,而是過去拉着簡詩雅和鑫怡萍,咬牙道:“我們幾個女的今晚住一起。”

    “我不要!”簡詩雅還想反抗,結果被陌筱邂拉着就往樓上走,怎麼哭喊都沒用。

    秋涵與嬴魚米奇沒有反對,反而覺得這樣也好,兩個人陪在簡詩雅旁邊,好像是在安慰她,幾個女人一同走上了樓。

    “給我起來!”張瑜之見幾個女人上了樓,鬆了口氣,踢了一腳躺地上撞死的胖子對我說道:“都是你小子多嘴,問那麼多幹嘛?現在你們兩個趕緊滾上樓去睡覺。”

    胖子撞死一動不動,無論張瑜之怎麼踢他都不管用,無奈,張瑜之附到我耳邊,小聲道:“你自己先回去。記得,如果再看到那本地藏陰書,別害怕了,打開看看,看清楚上面都有誰,然後你就下來告訴我!”

    我愣了一下,我記得以前張瑜之說過,只要我不去碰這黃皮鬼書,它就不能通過我殺人,那麼現在……

    “可萬一我看到那書上畫着你們的頭像……”我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張瑜之打斷了。

    他暗淡的看了眼那把沾着血的漆黑匕首,呢喃道:“這就是命啊……逃不掉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