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宅兇書 » 第七十五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宅兇書 - 第七十五章字體大小: A+
     

    ?這個人所說的每一個字,都彷佛帶着某種魔力,一錘一錘的錘在我的胸口心臟處,我想吐卻又吐不出來,臉色漲紅。[燃^文^書庫][www].[774][buy].[com]憋得異常難受。

    不僅僅是我,怡萍、墨鏡女、侏儒以及那兩位少婦一樣如此。好像也只有面癱男與張瑜之兩個人好一些,但他們兩個同樣扭曲着臉,不敢直視前方。

    至於那漫天的人肉蠅蠱比起我們來說更加苦痛,隨着第一個“怪”字聲響起,它們嗡叫聲響不起來了,飛也飛不成了,所有的蠅蟲就好像陷入一張無形的巨大蜘蛛網內,動彈不得。

    “力”字音落,那些蠅蟲開始下墜,落在我們的身上落在四周的地上!

    尖叫聲,奔跑聲同時在耳邊響起。

    “亂”字聲沒有受到絲毫影響,反倒是那些落在地上以及我們身上的蠅蟲好像受到了莫大的折磨。它們的張張人臉扭曲變形,張着嘴露出裏面一排鋒利牙齒以及它們那根如管子般長長的舌頭。

    我和怡萍也不例外,被這落下的蠅蟲嚇壞了,起身開始拍打抖掉落在身上的人肉蠅蠱。

    “神!”

    那人最後一個字落下,這些人肉蠅蠱集體一顫,然後身子蜷縮起來成一個個黑色球形,徹底失去生機。

    漫天的人肉蠅蠱,兇悍且殘暴的食肉蠅蟲,居然就在這人幾個字之下,盡數死去!

    然而同樣是在這一聲落地之後。怡萍兩眼一閉昏倒在地上,不單單是她,墨鏡女以及那兩位少婦也昏倒在不遠處。

    我大概掃了一眼,現在還站着保持清醒的,只剩下我張瑜之面癱男以及那位侏儒。

    我抖掉那些人肉蠅蠱的屍首。不敢相信的望向夏琴那邊--這個時候,我纔看清來者是誰。

    這個人帶着一副眼鏡,斯斯文文的,臉上還掛着獨有的微笑如清風拂面,那笑容同樣充滿魔力,我只看了他一眼就覺得心曠神怡。竟然再沒有絲毫恐懼感。

    是先前那個始終在客棧角落裏安靜看書的眼睛男。我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會是他站在了這裏,出手救了我們。

    “好像是他……”面癱男神色複雜,喃喃自語。

    “居然是他……”張瑜之如受雷擊,呆滯出神。

    而那個侏儒臉上卻出現驚恐,他好像想跑,但有強迫忍着不讓自己亂動,忍的很辛苦。

    他們幾個都認出了這人是誰,可幾個人卻好像又都不敢相信這個人是那個他們所認識的人。

    “他到底是誰啊……”我拉着怡萍,好像是問自己,也好像是問他們幾個。

    沒人回答我。

    “你是誰!”我聽到夏琴的音調拔高,變得尖銳刺耳,有些變聲,原本她引以爲傲的人肉蠅蠱羣現在卻於頃刻之間死絕一片,憤怒全寫在了她的臉上。

    那人沒有回答她,夏琴擡起手,虛空抓着向那人甩了一下,好像是什麼東西從她的手心散了出去,飛向那年輕眼睛男。

    “唉……”

    那人又是一聲嘆息,仍舊不平不淡,放在她頭上的手搖了搖,就好像長輩親暱晚輩的那樣……

    夏琴的手無力的垂了下去,她虛空那一抓好像有什麼東西飛向這人,但在半空之中失去力道掉落在地上。

    我看到地上多了好些線蟲一般的東西,蜷縮着,好像是些其他的蠱蟲。

    夏琴已經不再亂動掙扎,認命似的在那人的手中低下了頭。

    “萬般苦難,唯讀書最高。”這個眼鏡男嘀咕了一句,鬆開夏琴的手然後往前走了幾步,站到我們幾個的面前問到:“地藏陰書也不過只是一本書,你們不會讀它,幹嘛還要對它費盡心機?”

    我愣住了,我怎麼也沒想到他第一句話就是提及那本黃皮鬼書。

    他這是在對我說話嗎?

    我扭過頭看了看張瑜之,張瑜之沒啥反應,還是那副遭雷劈的呆滯模樣,面癱男好一點,也不面癱了,表情倒是一下變得複雜的很,讓人琢磨不透。

    “你是在問我?”我硬着頭皮看着那人,輕聲問道。

    “不是。”誰想到他沒看我,笑着輕回來一句。

    不等我反應過來他在看誰,那個姓葛的侏儒忍不下去了,他瘋了一般掉頭就跑。

    “剝皮匠,你要跑到哪裏去?”

    我只覺得眼前一花,那個眼鏡男剛纔還在夏琴的身邊,轉眼便站在侏儒逃跑的路線前面,擋住了他的去路。

    “剝皮匠!”我不敢相信的驚呼出聲,我記得先前在公安局的時候,張瑜之告訴過我,和那個蠱師一夥的便有一個是剝皮匠,就是那個把林局殺死後面冒充林局的那個人,他的真身竟然是這個侏儒……

    可不是說這個侏儒是追蟒村最後剩下的一戶村民嗎?我看着張瑜之,張瑜之好像還認識那個侏儒。

    “你說他是假的!”張瑜之比我還震驚,從呆滯不敢相信的神情中清醒過倆,他對着那眼鏡男大吼了一句。

    “手上沾了那麼多的鮮血,束手就擒吧。”眼鏡男沒有理他,而是擡起手超着那侏儒的腦門上彈了過去。

    那侏儒跳起來似乎想反抗,但眼鏡男的這一指彈如影隨形,砰的一聲結結實實的彈在他的腦門上。

    僅僅是彈指一下,那侏儒卻彷佛斷了線的風箏,後仰着飛出老遠。

    做完這一切,他才朝我們走了過來,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然後轉向張瑜之:“這就是你來此處的目的?”

    張瑜之卻反問道:“你真的是他?”

    “哦,原來真的是這個目的。”眼睛男點點頭,所答非問,回望向面癱男:“你師傅來了爲什麼不和你們在一起?”

    面癱男好像有很多話要說,結果聽到他這一句話,反應比先前張瑜之還大:“什麼,我師傅在這裏?”

    眼鏡男莫名其妙的哦了一聲,不再理他而是望向我,卻搖了搖頭:“道不同……不相爲謀……”

    我快瘋了,他們好像什麼都知道,唯一被矇在鼓裏的就我一個。可當我想問清楚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的時候,我卻發現那眼鏡男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對。

    我在他的注視下渾身力氣彷彿被抽空了一般,身子發軟,連想張嘴說話都變成了奢望。

    我悶頭倒在地上,動都動不了一下。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只聽到那眼鏡男說睡一覺回客棧去吧……之後便失去了意識。

    等我再一次恢復意識睜開眼的時候,我發現自己趴在客棧一樓大廳的桌子上,而旁邊是沒有醒的葉詩琪簡詩雅他們。

    在另一邊,張瑜之、面癱男兩人坐在同一張桌子上,面面相覷。這兩個從一開始就像是冤家對頭的人,此刻難得在面對面一起發呆。斤匠斤弟。

    我身子還是有些發軟,掙扎着起來朝他們走來過去。我沒看到那個眼鏡男,他不在客棧一樓大廳裏。

    不過我看到夏琴和那個姓葛的侏儒店長,被結結實實的捆在一起。

    我使勁的拍了拍他倆面前的桌子,“你們兩個,能不能跟我解釋一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張瑜之從愣神中醒了過來,瞅了我一眼沒好氣道:“還能怎麼回事,這個夏琴不是蠱師,但這個侏儒的的確確是蠱師那一夥人之中的剝皮匠--原來我們一直追着的不是蠱師,而是這個剝皮匠!”

    說着,張瑜之好像比我還氣憤,伸手使勁拍了下桌子,怒道:“那個人,他什麼都知道,可就是和十年前一模一樣,什麼都不肯說!”

    我被他的反應嚇住了,也意識到他嘴裏說的就是那個救了我們的眼睛男,愣愣問道:“他,到底是誰。”

    張瑜之突然像是泄了氣的皮球,雙手抱頭,無力呻吟道:“他?他就是這一代大紅袍的男人!紅羅十八彎千百年傳承歷史上,第一個娶了大小紅袍之一的外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