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宅兇書 » 第七十一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宅兇書 - 第七十一章字體大小: A+
     

    ?這劇烈爆炸聲響顯然比陌筱邂的槍聲還要恐怖,自打外面傳來那侏儒關於一線天坍塌的喊聲之後,大家都在往外面跑,就連我和張瑜之都不曾例外,我更沒功夫去看桃子那一腳到底對這兩個紋身大漢造成了什麼樣的傷害。[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客棧外面。除了我們來時候的開的那輛suv,旁邊還有一輛紅色寶馬mini小轎車,和羅家那姓周的兒媳婦車款一模一樣,我估計這寶馬mini應該是那兩位背影殺手的;在我們suv和這輛寶馬mini之間停着一輛摩托,我看到摩托車屁股後面貼着桃木劍串着一串黃色符紙的圖貼就懂了,這肯定是面癱男的車。

    一輛小皮卡就停在這幾輛車前面,那侏儒正是從這皮卡車上下來的,不過開車的不是他,而是另外一個帶着墨鏡的女人。

    侏儒在車上就喊着一線天坍塌了,下來之後也沒停下,就是到了自己客棧門口,看到地上那一灘血跡和被分屍的張朔屍體,這才站住了腳步。瞪圓眼睛長大了嘴巴,啊啊半天再也喊不出一句話了。

    張朔的屍體此刻被一圈白色粉末圍在其中,我估計這是陌筱邂的手法。以前在電視上見到刑警偵查兇殺現場的時候都有這樣的白線畫着現場屍體所在的位置。

    只不過那白粉……我聞着味兒有些熟悉,好像就是張瑜之先前撒在子亮屍體旁邊勾引人肉蠅蠱的那種白粉。

    我還記得當時麪包車被夏琴開走,張瑜之手裏的瓶子也沒及時放回去,後來太混亂我也記不清誰把那瓶子拿走了,反正張瑜之開車的時候他手上可是什麼都沒有。

    我正想着,開着皮卡的那女人從車上跳了下來,邊往前走邊問着:“怎麼了老葛!”

    不需要那侏儒回答,墨鏡女人已經看清了前面張朔的屍體,身子一抖兩腿就開始發軟打顫。

    而我們早就過了初見張朔屍體的驚訝期,相比較之下,我們更關心那侏儒喊的一線天坍塌是什麼意思。

    侏儒店長被我們圍着,七嘴八舌的問題讓還沒從張朔屍體震驚中醒過來的他感到一陣暈眩,還是張瑜之看出這侏儒有昏過去的跡象,一下推開所有人把那侏儒拉了過去,拍着他的後背儘可能柔聲安慰道:“葛叔。你別害怕,千萬別害怕!”

    “報警,趕緊報警!”墨鏡女人在那邊已經大喊起來。

    聽到這裏,先前那個說話聲音很像外國人的背景殺手聳聳肩。迴應道:“沒法報警哦,從那邊一線天進來之後,這裏的手機就沒有任何信號了。”

    這時候我纔看清那兩個女人,如果說以怡萍爲代表的簡詩雅葉詩琪充滿年輕活力的少女美,那麼這兩個女人渾身上下則充滿了能掐出蜜水般的少婦美,胸大腰細腿長屁股翹,一準的模特身材,淡妝錐子臉更是吸引的人挪不開眼睛,渾身上下一股子十成十的成熟韻味。

    這倆人不但是背影殺手,正面一樣是少男殺手。對我這樣處男來說,簡直少看一眼都是遺憾。不過還好。我沒忘記自己處於一個什麼境界,很快就從第一眼的驚豔裏回過神來,嘲諷了一句自己心真大,然後扭頭--張瑜之這傢伙居然也在盯着她倆看,而且到現在都還沒回過神,哈喇子都順着嘴角流出來了。

    我發現就我和張瑜之一直盯着人家看,其他人就沒這麼大的心關心那倆背影殺手是不是美女。

    “沒信號?”墨鏡女還不相信,她從自己身上拿出手機按了三個數字出去……可即便是這三位數的緊急電話,都完全撥不出去。

    “電話打不通,一線天又坍塌了……”墨鏡女愣愣得看着自己的手機,嘀咕着:“我們豈不是要被困死在這裏了!”

    我聽到她的嘀咕一愣,什麼叫被困死在這裏了?

    轉過頭,我疑惑的看着張瑜之,張瑜之還在安撫那個在墨鏡女口中姓葛的侏儒,不過他那樣子我怎麼看怎麼覺得他和這個侏儒其實是認識的,也許那個侏儒不認識他但他絕對認識這個侏儒。

    張瑜之沒機會回答我,我又找上面癱男,面癱男回答的挺痛快:追蟒村這裏三面環山一面臨湖,湖那邊便是邙山一處根本不曾開發過的懸崖瀑布。也就是說,進出追蟒村都只有一線天那一條路可以走,現在一線天坍塌,也就意味着我們徹底被困死在這方圓百里的山中谷底內。

    “格老子的,你胖爺就不信這個!”那胖成肉球的紋身大漢第一個爆了粗口,走向墨鏡女開來的皮卡,這會兒皮卡還沒熄火,他的目的不言而喻。

    “誰也不能走,”陌筱邂想去制止那胖子搶車,可被胖子的兄弟老二老三從後面偷襲了一下子,陌筱邂的槍被這倆人搶了過去。

    誰也沒注意到這倆人瘸着腿從客棧裏面最後出來,也就胖子注意到了,他突然過去搶車顯然是在吸引大家的注意力,給瘸着腿走路不方便的老二老三製造機會。

    胖子立馬得意了,“老二,老三,你倆拿着槍過來,這羣孫子誰敢擋着咱兄弟跑路,就直接開槍打死他!”

    槍在老二手裏,他和老三互相攙扶着往皮卡那邊退,退着還不忘扭頭跟車上的胖子說:“老大,這羣人肯定不對勁,那小丫頭片子竟然一腳把我和老三踢瘸了,我們倆很可能是骨折了!”

    “少他媽放屁,半大點的小丫頭能把你倆提骨折,這事要是真的你們以後出去就別說是我肉球的兄弟!”胖子按着喇叭,罵着這倆瘸腿的傢伙後就催着他們趕緊上車。

    槍在那老二的手裏,誰也不敢輕舉妄動。

    “大哥,這幾個妞都長得水靈,不然咱拉幾個上來,一路上也不至於太寂寞啊!”

    等三個人都上了皮卡,老二突然說了句話,把我們這邊幾個女學生嚇得直往後退。

    “放你孃的狗屁,命重要還是你下面的老二重要?等那羣吃人肉的蒼蠅追過來,你想變成老四老五那樣?”胖子呸了一聲,開着皮卡掉個頭就往外面跑。

    車裏的老二和老三同時打了個哆嗦,誰也不再說話。眨眼的功夫皮卡就變成一個小點兒,他們離開的方向正是一線天。

    這三人開着皮卡跑了,留着我們和張朔的屍體呆在一起。

    大家都沒了辦法,我這時候也管不上許多,我只想知道面癱男說的對不對,張嘴對大家喊道:“都別愣着啊,這不還有兩輛車,大家擠一擠往一線天那去,那兒要真的堵死了,咱們出不去怎麼辦!”

    我的話起了作用,無論是那羣學生還是那兩個女人目光一下集中到我身上。

    “看什麼看……”墨鏡女苦澀着臉,摘下墨鏡,難過道:“我們剛從那邊過來,剛纔的震感你們又不是沒察覺到,二次坍塌比先前我們遇到的那一次還劇烈。”

    那侏儒這時候也回過神來,在張瑜之的攙扶下站了起來,跟我們無力呻吟道:“不用看了,大家都被困死到這裏啦!追蟒村唯一的進出口,現在絕對被封死了。”斤聖貞圾。

    “兩位,那追蟒村這裏其他的村民呢?”我見他們這樣一說,心裏估計着大家大概是百分之百被困死這裏了,於是再次問道:“這裏不是說在開發什麼度假村,投資商啊或者施工隊什麼的,那些人呢?”

    “追蟒村這裏哪還有人,老葛他們一家子就是這村子裏最後一戶居民,去年老葛他爹死了以後,追蟒村裏的村民就只有他一人了。”墨鏡女捂着臉,蹲在地上,繼續和我們說道:“我就是負責開發追蟒村度假項目的總負責人,但目前來說這只是一個計劃,各方面都還在談判,而這次我就是來想請老葛去市裏面和政府投資商那些人進行一個簡單的照面……”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